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在豆腐西施的家里一住就是三个月,到现在已经是九月初九。重阳佳节,思亲的感觉更是热烈。而赵宇爷爷在送赵雅萱来到这里就独自外出到城里去找工作了。这样,这个重阳节就只有赵雅萱和豆腐西施一起过了。

  就在这一天,豆腐西施发现,自己所积余的口粮已经所剩无几了。当她对赵雅萱说这件事后,赵雅萱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两口人两张嘴,但却没有收获,这样多多的粮食也会消耗光的啊。

  “秦阿姨,这样下去,我们都没有吃的了。真是对不起,我吃得太多了。让你的粮食这么快就要没了。”

  “小萱,你能够陪着我我就很开心了,如果不是这三个月来有你陪我聊天解闷,我的生活会很无聊的。这点粮食算得了什么呢。”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

  “这个村子的人大多走光了,他们都去到城里去寻找机会了,这样吧,我们也一同到城里去看有没有大家族招收下人,这样至少还有一点希望,总比活活呆在村子里饿死的好。”

  “城里?我爷爷就是去城里的啊,我们能不能在那个地方找到他呢。如果他知道我已经恢复记忆了,不知道他会多开心啊。”赵雅萱的眼睛亮了,她也很想去看看在古代的城市究竟是不是好像她在书中看到的那样繁华。

  “对,我们就去城里。但是,这一路上,可能要受些风吹雨打,我又不放心你独自一个人留在村里。你愿意和我一同去吗?”

  赵雅萱拍拍胸脯,“风吹雨打算什么,只要能和秦阿姨你在一起,受再多苦我也愿意。”

  豆腐西施笑了,这丫头的嘴还真甜。

  “那好,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明天就出发。一路上,我们要靠步行的,而且,我们还要做半个月的乞丐,这样走下去,我们一边赶路,也不用另外去费心食物的来源了。”

  赵雅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如果叫她安分守已的赶路,她是会觉得无聊的,听豆腐西施说要做乞丐去城里,当下也不反对。反正能够到达目的地就好了,做十几天乞丐又算得了什么。

  当下,赵雅萱和豆腐西施一起,各自收拾了一个包袱,弄了一些吃的,吃饱以后,将剩下的干粮都带上,准备留在路上吃。

  第二天,两人都起了个早,一切都在昨晚准备好了,况且也没有什么人在村里了,不必作个告别什么的,赵雅萱特地回到她只到过三四次的今世赵雅萱的家,记住了它的样子,心中也没有什么不舍,毕竟,这对于她来说还是那么的陌生。反而是豆腐西施,对于生活了很长时间的她的这个家还是依依不舍,虽然它不是完整的一个,但在这里,让她从少女变成少妇,与家人度过的那些时光还是时刻萦绕在她的心中,这一切都让她觉得逝者犹生。如今就要离开了,因为生活所逼……

  怀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憧憬,赵雅萱与豆腐西施就这样踏上了走向城里的路途。

  三天后……

  “秦阿姨,您小心点走,这山路太陡了。”赵雅萱自己在前面走着,她一手握着一根木杖,用它来拄地,另一只手不时的拉住山路边的小树枝,借力一下,这样才能尽量地避免自己会有摔下山去的危险。

  在赵雅萱的身后,豆腐西施也同样拄着一根木杖,只是仔细看的话,她的走路姿势是一拐一拐的,很显然她曾经摔伤过。

  赵雅萱看着那一拐一拐的脚,内心是一阵内疚,这秦阿姨是因为救自己才会弄成这样的啊。

  “小萱,你也要小心点,不要那么着急。”满面风尘之色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这小丫头还是那么活泼,一点也没有因为路途遥远而生出半句怨言。如果自己没有扭伤脚的话,赶路速度会快很多,现在,只能慢慢来了。

  现在同样是一身乞丐装扮的赵雅萱在走路时,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她奇怪的说:“秦阿姨,刚才那位老伯会不会是骗我们啊,像这座山怎么可能会有劫匪呢?”

  “小萱啊,这事情呢,不会空穴来风的,既然那位老伯说了,就应该有的。不过我们两个人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算碰上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我才同意走这条路。”

  “还有,那位老伯说,这里的山大王不会伤及无辜的,有时还会帮助穷人呢。我真想见见这些英雄好汉啊。”

  “小萱,你不会想去入伙吧,如果这样的话你爷爷一定会对我有意见的,会怨我带坏你的。”几个月的接触,对于赵雅萱的心思,豆腐西施差不多已经摸透了,听到赵雅萱这样说,当下就揭穿了她的真正心思。

  “哪有,”赵雅萱辩驳道,“再说我这样一个小女子,那些好汉怎么会收纳呢。”

  “那我就放心了。我走得有点累了,咱们坐一会儿休息休息然后再赶路吧。”

  “好啊。”

  就在二人刚刚坐下,在林子中突然有敲锣打鼓的声音传出来,接着就看到三人少年领着十几个喽啰走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动了正在休息的赵雅萱和豆腐西施。两人同时站起来,望向来者。走在前面的三人身高差不多,都很是精瘦。脸色都显得那么的黝黑,应该是经常晒太阳才弄成这样的。中间那个穿着如血般鲜红的马褂,长发散开披在肩头,目光闪烁之中显出他的智慧不低。在他身旁两人一个穿青色汗衫,一个披黄色长袍,看他们所站的位置比穿红马褂的那个要后一点,显然他们都是要听令于红褂青年的。三人手上都持着兵器,都是那种鬼头大刀。而那些喽啰手持的是红樱枪。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买路才。”三个领头的居中那一个在距离两人一丈时如此吆喝道。

  “喝,你们是谁,居然敢拦路抢劫?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赵雅萱跳了起来,指着领头三人当中一个的鼻子如此说道。

  而豆腐西施却拉赵雅萱到自己的身后,对他们说:“几位大王,我们母女二人身上并没有什么钱财,你们就可怜可怜我们,让我们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