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寂雪再次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两个就整夜整夜的坐在雪山之巅,看雪花在空中舞蹈,纷纷扬扬地落下,铺满我们的视线里。一天寂雪突然将母后留下的那本意念法典交到我的手上。寂雪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做意念师,我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成为母后手中的艺术品而已。寂雪说她很喜欢意念师,她的纤纤玉手在我的面前微微动了动,她的瞳孔之上出现一个淡蓝色花纹,一对儿雪人在我们不远的前方堆积而成,原来寂雪也是一名意念师。七十年,我与寂雪在这里携手渡过七十年,在这七十年里,我们将那本意念师法典修炼到最后一阶。在空中可以自由的翱翔,一个意念就可以毁灭一座雪山。意念师,念力的强弱体现在施展念力时所用的手指,小指是最弱的,而拇指是最强的。瞳孔花纹的颜色体现念力的属性,我是血红色的,我的念力可以操控火焰,寂雪瞳孔的花纹颜色是淡蓝色的,她可以操控风雪。七十年间母后从未出现过,而弟弟也不曾来过,赤炎城唯一让我留恋的就是我的弟弟暮槿,按照火狐族的族规,长子是要继承王位的,我曾经问过寂雪,你愿意陪我回到赤炎城么?寂雪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寂雪喜欢自由,她是银狐的公主,如果带她回到赤炎城就会束缚她的自由,我答应她等到成年后,我就回去将王位禅让给我的弟弟,之后我与她远走雪原,永远都不再踏入赤炎城。这样一个简单的承诺,寂雪感动了好一段时间,她经常微笑的看着我,幻想浪迹天涯时的场景,我习惯抚摸她的脸颊,她习惯倾听我的心跳声。“鹏,我们去下界走走好么?”“下界?”“是啊,婆婆说下界生活着一群朴实的人们,他们爱好和平追求美好。我想看看那里,站在太阳东升西落的地方,一起呐喊我们不变的爱情。”赤炎大陆,太阳西升东落,遵循着与下界完全相反的规则。这里广阔无边,我只在法典的羊皮纸上看到过简单的描述,东到明海,西到垞峒山,南接一线天,北往听天涯。我们离开了这个居住七十年的大雪山,回头望着隐约可见的冰山之巅,消失在大雪的尽头。我们不喜欢飞行,一步步行走着,路过山川我们定要登上其巅,路过河流我们必要探索其源,生活就该如此无忧无虑,随遇而安。十三年,我们用了十三年,来到了这个太阳东升西落的地方。寂雪我问,以后可不可在这里定居,我微笑着告诉她,她喜欢在哪,我就在那里陪着她。这里有一座座城市,迷城,我们走在熙来人往的街头,她轻轻勾着我的手,街道两旁有小商贩的叫卖之声,这里的确是一个给人以温馨的地方。“两个小孩,你们想吃点什么?”一个头戴扎头布的店家走到我们面前。寂雪指着蒸笼里面的包子,怒了努嘴。“可是我们没有钱。”寂雪的声音带着一丝愁离。当寂雪拉着我就要离开的时候,那名店家将两个热乎乎的包子拿到我们面前。“吃吧,不要钱。”店家露出和煦的笑容,寂雪轻轻接了过来,像店家弯腰表示感谢。事后,我问过寂雪,为什么要吃包子。寂雪笑了笑对我说,她说要适应这种生活,以后与我要在下界安家。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这里也有战争,他们是金戈铁马,长刀所向的战争,没有绚丽多彩的魔法,没有阴狠毒辣的巫术。他们真的好单纯,就连战争也那么简单。这里有着季节的变化,春天生机盎然。夏天朝气勃发。秋天红杏满园,冬天银装素裹。相比之下,赤炎大陆就要狲色得多,只有夏冬两季交替,除了大雪山的漫天飞雪,就是赤炎城的骄阳似火。后来我们再一次来到迷城,如今的这里硝烟弥漫,城池被军队围个水泄不通,城池里面的人们,家家紧闭房门,如临大敌。敌军攻破了迷城,马蹄之下的迷城,被践踏的支离破碎,我们看到了那个给我们包子的店家,他看着眼前一匹匹战马杀戮而过,他颤抖的身体缩成一团。一把明晃晃的长刀劈了下来,在长刀距离店家头顶几厘米的时候,我眼中血红色花纹亮了起来,微微动了动小指,那名士兵同他的长刀飞出我的视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