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到了此刻,已经没人再敢小看这位俯视众人的少年,数百人具是用莫名复杂的眼光望着天云。现场又一片寂静起来。项天云对他们到底怎么想根本不在意,他还在盯着华丽青年……手中的剑外面的鞘。‘怎么回事?这东西居然能给我一种威严的感觉?’对于天云如今的实力,能给他这种感觉的剑鞘应该是神话级别的东西了,内涵强大的威能……话是这么说,但这么个普通的剑鞘居然会是这个别的神兵?‘算了,抢来看看就是了!’又看了一会,天云决定把它抢来看看就是了,至于他原本的主人?作为抢了他东西的一点愧疚,本来还想弄他这个嚣张哥来立威的,这次留他一条性命就是了!本来静静盯着华丽青年的天云毫无征兆的动了,“咻!”天云微一点脚,用了半分速度,‘缓慢’的接近华丽青年,而在其他人眼里就不是这样,前一刻,谁的眼睛都盯着楼下,下一刻,那个身影忽然不见,诸人下意识转头寻找。天云一个踏步到了华丽青年身前两老者前面,柔柔的两掌搭上了两老者的肩膀,英雄剑飘飘散散的飞在他身后,两老者浑身一僵,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他们根本没反响过来就到身前的凌空。“尊老爱幼这时候没有的吧?”天云嘟囔了一句,手上轻轻的一推,两老者年老瘦肉的身躯倒飞起来,速比闪电还快,砸过繁杂的人群,轰隆一声撞塌了石墙,被碎石埋在下面。“啊!……啊!……啊!”被两老头子身躯砸中的武林人士各个惨叫起来,被擦中的也是如此,被砸中的武林人士又倒向一边,本就是人群密集的地方,这样连带着倒下了一大片,顿时,一片嚎叫咒骂之声。华丽青年愣了好一会,反应过来后慌张起来,想拨开身后人群逃开

  项天云恶魔一样的视线,人群连忙一个个躲避瘟疫一样往后退。天云微笑一下,也是一手轻轻抚过青年肩膀,将他那手中之剑连剑带柄的夺了过来。“你!……”青年察觉到手中忽然空无一物后,立马不再继续逃命,而是转过身来想要大叫什么,只是他只说了一个你字后就目现惊恐之色起来,原因就是天云那根已经在他额头的手指。“再见,多谢你的剑鞘!”天云微笑着说道,他自认为这话是有诚意的,但看在青年眼里自然那就是大嘴裂开的白色恶魔之笑了。天云说完之后,也不再多言,食指在青年额头微微一点,这一点悄声无息,但青年好似被火车撞上一下一个空气冲击波,随后倒飞上了屋外天空,在太阳的照耀下,成了一个闪亮闪亮的小白点。“轰隆!”两侧都是此声传来,凌空眼神离开两手中对比的两剑,微微斜眼望去,原来是两个老者成功突破了碎石出了来!“少主!”刚一出来,两人就看见了悲催的人形白点,两个嘴角带血老头子怒吼一声,苍老皱皮的脸庞扭曲起来,随即各自视线越过凌空对视一眼,瞬间一人一拳一人一掌的击向天云。项天云身子一个旋转转过这两招,淡淡的自语道:“合击之术?”果然,话音刚落,两位老者拳掌之招交换一下,飞天再袭天云。再次闪过这一招,天云不耐烦放下两剑,带起几道罡气碰撞的太极劲力一抓,抓住擦身而过的两老者各自一臂,也往上空一扔,“呼!”两老者也似他们的少主一样,瞬间极速的身躯与空气相撞一下,凭空一个停顿,这才成了飞机。“你们的少主性命我还是没取的,去找吧,勇敢的老年!”天云轻声轻语,后面一句则是完全的恶搞性灵机一动了。这声音说是轻声,实际上也的确是轻声,只不过不管是屋内众人,还是倒飞了老远的两老者都能像在耳边一样听的清楚。再次拿起两剑,把青年那把华丽剑拔出剑鞘,只见满眼都是珠宝之光,红的,蓝的,黄的,黑的,与英雄剑的正宗中式古剑不同,这把剑剑身镶满了宝石,果然和剑柄相同,是把华丽的剑,可惜这么华丽的剑杀人也就不行了!不过更让凌空疑惑的是这个位面真够奇怪的,这时候就有加工宝石这种东西了?还大量配备?好笑的把华丽装饰剑吸入元神空间,现出的白色元神,虽不过只是一个脸,但不管是看过的还是没看过周围武林中人具是发自灵魂的一阵颤抖。有几人已经忍不住要夺门而逃了,天云看了一眼,手一指,几道在指间形成的白色罡气穿过走到门口的数人,“噗……通!”几人脑后被穿了一个洞,几色液体喷洒而出,随后不甘的瞳孔倒地。随后不理惊骇的众人,天云把剑鞘拿近身仔细的看了看,的确只是个黑白各半的普通剑鞘,除了一些不明花纹外,别的什么也无。带着好奇,天云把英雄剑咣当一声插入了此鞘。……什么都没发生,天云稍有些失望的叹息一声,不过看看相互之间倒是挺相配的,感觉到稍有灵性的英雄剑有些欢喜,天云也就不再多妄想了。处理好英雄剑和刚刚成为它剑鞘的剑鞘,天云就这么提着英雄剑,看向诸位‘豪杰’,见

  到了此刻,已经没人再敢小看这位俯视众人的少年,数百人具是用莫名复杂的眼光望着凌空。现场又一片寂静起来。天云对他们到底怎么想根本不在意,他还在盯着华丽青年……手中的剑外面的鞘。‘怎么回事?这东西居然能给我一种威严的感觉?’对于天云如今的实力,能给他这种感觉的剑鞘应该是神话级别的东西了,内涵强大的威能……话是这么说,但这么个普通的剑鞘居然会是这个别的神兵?‘算了,抢来看看就是了!’又看了一会,天云决定把它抢来看看就是了,至于他原本的主人?作为抢了他东西的一点愧疚,本来还想弄他这个嚣张哥来立威的,这次留他一条性命就是了!本来静静盯着华丽青年的天云毫无征兆的动了,“咻!”天云微一点脚,用了半分速度,‘缓慢’的接近华丽青年,而在其他人眼里就不是这样,前一刻,谁的眼睛都盯着楼下,下一刻,那个身影忽然不见,诸人下意识转头寻找。天云一个踏步到了华丽青年身前两老者前面,柔柔的两掌搭上了两老者的肩膀,英雄剑飘飘散散的飞在他身后,两老者浑身一僵,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他们根本没反响过来就到身前的凌空。“尊老爱幼这时候没有的吧?”天云嘟囔了一句,手上轻轻的一推,两老者年老瘦肉的身躯倒飞起来,速比闪电还快,砸过繁杂的人群,轰隆一声撞塌了石墙,被碎石埋在下面。“啊!……啊!……啊!”被两老头子身躯砸中的武林人士各个惨叫起来,被擦中的也是如此,被砸中的武林人士又倒向一边,本就是人群密集的地方,这样连带着倒下了一大片,顿时,一片嚎叫咒骂之声。华丽青年愣了好一会,反应过来后慌张起来,想拨开身后人群逃开

  项天云恶魔一样的视线,人群连忙一个个躲避瘟疫一样往后退。凌空微笑一下,也是一手轻轻抚过青年肩膀,将他那手中之剑连剑带柄的夺了过来。“你!……”青年察觉到手中忽然空无一物后,立马不再继续逃命,而是转过身来想要大叫什么,只是他只说了一个你字后就目现惊恐之色起来,原因就是天云那根已经在他额头的手指。“再见,多谢你的剑鞘!”天云微笑着说道,他自认为这话是有诚意的,但看在青年眼里自然那就是大嘴裂开的白色恶魔之笑了。天云说完之后,也不再多言,食指在青年额头微微一点,这一点悄声无息,但青年好似被火车撞上一下一个空气冲击波,随后倒飞上了屋外天空,在太阳的照耀下,成了一个闪亮闪亮的小白点。“轰隆!”两侧都是此声传来,天云眼神离开两手中对比的两剑,微微斜眼望去,原来是两个老者成功突破了碎石出了来!“少主!”刚一出来,两人就看见了悲催的人形白点,两个嘴角带血老头子怒吼一声,苍老皱皮的脸庞扭曲起来,随即各自视线越过凌空对视一眼,瞬间一人一拳一人一掌的击向赵凌空。天云身子一个旋转转过这两招,淡淡的自语道:“合击之术?”果然,话音刚落,两位老者拳掌之招交换一下,飞天再袭天云。再次闪过这一招,天云不耐烦放下两剑,带起几道罡气碰撞的太极劲力一抓,抓住擦身而过的两老者各自一臂,也往上空一扔,“呼!”两老者也似他们的少主一样,瞬间极速的身躯与空气相撞一下,凭空一个停顿,这才成了飞机。“你们的少主性命我还是没取的,去找吧,勇敢的老年!”天云轻声轻语,后面一句则是完全的恶搞性灵机一动了。这声音说是轻声,实际上也的确是轻声,只不过不管是屋内众人,还是倒飞了老远的两老者都能像在耳边一样听的清楚。再次拿起两剑,把青年那把华丽剑拔出剑鞘,只见满眼都是珠宝之光,红的,蓝的,黄的,黑的,与英雄剑的正宗中式古剑不同,这把剑剑身镶满了宝石,果然和剑柄相同,是把华丽的剑,可惜这么华丽的剑杀人也就不行了!不过更让天云疑惑的是这个位面真够奇怪的,这时候就有加工宝石这种东西了?还大量配备?好笑的把华丽装饰剑吸入元神空间,现出的白色元神,虽不过只是一个脸,但不管是看过的还是没看过周围武林中人具是发自灵魂的一阵颤抖。有几人已经忍不住要夺门而逃了,凌空看了一眼,手一指,几道在指间形成的白色罡气穿过走到门口的数人,“噗……通!”几人脑后被穿了一个洞,几色液体喷洒而出,随后不甘的瞳孔倒地。随后不理惊骇的众人,天云把剑鞘拿近身仔细的看了看,的确只是个黑白各半的普通剑鞘,除了一些不明花纹外,别的什么也无。带着好奇,凌空把英雄剑咣当一声插入了此鞘。……什么都没发生,天云稍有些失望的叹息一声,不过看看相互之间倒是挺相配的,感觉到稍有灵性的英雄剑有些欢喜,天云也就不再多妄想了。处理好英雄剑和刚刚成为它剑鞘的剑鞘,天云就这么提着英雄剑,看向诸位‘豪杰’,见天云看了过来,不敢走的众人具是吓了一跳,有一胆小的鼠脸男子干脆就跪下来哭泣道:“大侠饶命啊!我只是来……”“打酱油是吧!”天云打断了鼠脸鼠胆男子的话,淡淡道。“我要你们为我作一件事,方可饶了你们扰我练功之罪。”鼠脸男子不知道打酱油是什么,但这妨碍他的求饶本事,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磕头道:“大侠尽管吩咐,不管上刀山下油……”天云挥手打断鼠脸男子不诚心的发誓,难得的冷声道:“我也不要你们送命,我要你们帮我找到断浪的下落!……给我听清楚,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那几人就是下场!”项天云看了过来,不敢走的众人具是吓了一跳,有一胆小的鼠脸男子干脆就跪下来哭泣道:“大侠饶命啊!我只是来……”“打酱油是吧!”天云打断了鼠脸鼠胆男子的话,淡淡道。“我要你们为我作一件事,方可饶了你们打扰我练功之罪。”鼠脸男子不知道打酱油是什么,但这妨碍他的求饶本事,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磕头道:“大侠尽管吩咐,不管上刀山下油……”天云挥手打断鼠脸男子不诚心的发誓,难得的冷声道:“我也不要你们送命,我要你们帮我找到断浪的下落!……给我听清楚,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那几人就是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