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六角魔兽平静道:“难道这里没有一个神众会使用水系魔法(法术)吗?”

  六角魔兽确实是以一种神秘的形象存在,不过在这种关忽生死存亡的时刻,大伙也就对它提不起多大兴趣了。

  一妇女边泼水边答:“那种东西虽然全域普及,但威力也就浇浇花,拖拖地呢!对付这种大火没用的。”

  九老听出一点味道,试探道:“圣兽,你会吗?”

  沉默5秒,圣兽肯定的回答道:“不会。”

  九老一晕,腹诽道:靠,不会还这么多废话,小心我抓你去动物园。

  似乎有所感应,圣兽恨恨瞪了九老一眼;“不会不代表我灭不了火。”

  “什么?”九老不解。

  圣兽回头望了雪谷一眼,心中腾起阵阵的忧虑:死战停止了吗?一股杀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可是为什么有一股萧杀之气还是那么强盛呢?是冲我来的吗?不管了,先灭了火再说。

  ……

  赤孤伶伶的身影矗立在空旷的雪地之上,影子被斜阳拉得如厉鬼一般修长。

  “下来吧!”赤暗道。

  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身形同时开始变化,最后幻化成一小女生形象,不用猜,当然是丽。

  赤站直身子:“都看到了。”

  丽一点头。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赤弯腰搜寻失落的斩龙:“你走吧!”

  丽一愣————然后————摇头:“不要。”

  “还不明白吗?现在的我才是赤的真面目。我就是那种就算对手把所有感情都倾注在希望上我也会毫不犹豫结果他性命的刽子手。滚吧,离我这个终结生命的屠夫远一点。”

  “不对,不是那样的。”

  “你的那双鸟眼真的看懂了吗?”赤几乎是在怒吼:“无论十精背负了何种使命,抱着何种决心,我的手也不会有一丝停顿,我就是冷血无情的————煞光战士啊!”

  “大错特错,”丽以同样的分贝回应着赤的怒吼:“赤,就算抹杀敌人,你的姿态也充满着埋藏自身的悲哀啊!”

  赤眼皮一跳,愣了一下。

  “就算要我死一万次,我也坚信那个外表冷漠内心温柔的赤先生,才是赤道火·仙子的真我啊!”丽呜咽着,两行泪夺眶而出:“拜托,不要再进行无意义的死斗了。”

  雪谷中的风呼呼地吹过,让人睁不开眼。这里是一片冰冷的世界,那里也是一片寒秋。

  那里,————指的是赤的内心。

  “收声!”赤咬紧牙关,砸出两个字。

  “你有怎样的哀伤也好,拜托,不要再以折磨自己的方式生存下去。”

  “收声啊!”一声怒吼,赤拔出深埋于雪地中的斩龙,带出大片的雪花:“如果不是看在你救过我,你早就死过一百回了。”挥动几下,嗡嗡作响,转手负剑于背,不管丽的话,自己大步走了。

  丽赶紧跟上去:“觉醒吧!不要再说自己是多么无情之类的傻话。再怎么样的伤痛,也无法遮掩真心的光芒。”

  “闭嘴,我的世界是一望无际的冰川,你又如何能体会,又如何敢说我尚有真心未死。”

  两人停下脚步,丽顿了顿,咽下一口口水,一个疯狂的决定诞生了:“我证明给你看。我也算半只妖怪吧!那你试试你自己会不会杀我。”

  没有转身,赤猛地拔出斩龙:“只要你再敢跟来一步。”

  风雪呼呼作响,除此之外便是一片死寂。

  两人都将自己与对方逼到了死路。

  一秒、二秒……与赤交往的一幕幕闪过丽的眼前。十秒,丽露出一个微笑;“我相信,相信我的心。”

  一步,丽已用赌上性命的行动来作出回答。

  “哇啊!”赤反身大力斩下,斩龙正中眉心,乘势而下,一分为二。

  呼呼风雪——————嘎然而止。

  扑,尸体倒下。重复,赤全力一击,将回光返照站起的十精奇一剑斩开,此剑力道反常的奇大,竟将十精一分为二。

  时间飞奔。

  丽一笑:“我赢了。”

  赤眼中寒星骤显:“你输了。”

  斩龙剑身横转一削,一条红线滑过丽的胸口,丽随之倒地。

  呼,呼,呼,赤挥动几剑,抛起的雪花将十精尸体掩埋,自己大步向森林走去。

  “来吧!这就是我旅程的最后一战。”

  ……

  森林中,满是一张张惊讶的脸。

  “太,太厉害了。”

  “几十个神族族人也无法控制的森林大火,它一个就搞定了。”

  九老兴奋道:“喂,老弟,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老弟?我都600多岁了啊!圣兽无奈地想:“其实也没什么,我利用声波引起空间振动,形成真空隔绝火与氧气就行了。”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我们今天算是见识到——真正的圣兽了。”

  六角魔兽一笑:“我被誉为妖界双圣之一,你们不厌恶我吗?”

  “那只是妖界皇室方面单方宣布的吧!从你身上我们感觉不到一丝妖气。”

  “你们又如何知道自己不是感觉错了呢?”六角魔兽怪笑一场,闪身离开了,速度之快,竟没人能看清它是从哪个方向离开的。

  ……

  北风呼啸,白雪连天,腐木枯草,苍日当空。

  赤看着“天之创”发愣:“天之创,青天白云凭空出一眼,正圆,径不知几许,盖一域之上,不知经几世而不消。上圣人不解白眉:怪哉。”难道上天是以此来告诉我们——痛苦无处不在吗?就算我死后下达地府上致九天也无法摆脱枷锁吗?

  长桥横卧,花开花也落。

  飞鸟恋白云,看风多情不若。

  流水不返,鱼恋静潭。

  单凤单飞,三千华不可依。

  大鹏冲天起,长剑动山河,可知人寂寞。

  曲终,赤已到森林边缘,而六角魔兽已恭候多时了。

  六角魔兽一身银甲,头顶六角,神态安详,浑身与身后的雪境融为一体,就像是真正恐怖的对手:平静,且代表了天意。

  它首先开口:“意味悠远,韵调和谐,好曲。”

  赤冷道:“你在等我吗?”

  “似乎你不会放过我,所以我等你来。”

  “你如何确定我不会放过你?”

  “呵呵,煞光的作风我还是有所耳闻的,况且——我还有解读别人感情的能力。”

  “哦?那更好,不用说废话了……”

  “……”

  “战斗吧!”赤卷起斩龙赶风带雪而去。

  “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银白色身影闪动,躲开赤第一击。

  赤单手持剑挥出大刀阔斧的三招,魔兽以自身爆发力强的优势在空中滑出一条白色闪电,穿过赤的剑网而去。赤身上倒添了一道爪伤。

  “速度上似乎是我略胜一筹。”六角魔兽一笑,赤还以一冷笑:“我只想确认一下。”

  “什么?”

  “经过这一击,我确认你藏匿了强大的妖气,圣兽称号绝非空穴来风。”

  六角魔兽一愣:“难怪我刚才在你的感情里读到一丝犹豫。”

  “费话少说。”赤持剑冲来。

  六角一愣:快了好多。

  一闪,斩龙已带下六角一片银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