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尽管残梦率领冷月山庄的弟子封锁西门冷月逝世的死讯,但是不久之后,西门冷月的死讯还是传出去了,整个江湖顿时沸沸扬扬:连西门家如此强盛的势力前往血煞教都是无功而返,那么我们要征讨血煞教,是不是以卵击石呢……

  古清仞把西门冷月的尸体送回冷月山庄,除了是对西门冷月的一份敬意以外,更重要的是给冷月山庄,整个中原武林一个下马威。毋庸置疑的,江湖上西门冷月的死讯传得沸沸扬扬,必然是血煞教的作为。

  “啊,西门庄主,殒命西域了吗……”庐州客栈内,唐枫叹道。“师弟,那我们的脚步要抓紧一些了,否则我怕东方兄一个人在西域,会有不测。”“嗯。”丁晨点点头。一路上,唐枫无意中听说了西门冷月率领庄中精英弟子调查西域血煞教之事,结果无功而返。

  “听说天机门门主杜万千的门生在登州搜寻到了一件天下神兵,是一件盔甲,名叫破兵。”忽然间,庐州客栈的某个角落在窸窸窣窣地讨论着,而且并不是讨论着西门冷月逝世的事情。“这件盔甲有什么了不起的?”旁人见那开话之人故意卖关子,叫嚣道。“说起破兵,就不得不提起碎甲。传说破兵碎甲都是由不知名的精钢所铸,一件名为破兵的盔甲,另一件名为碎甲的兵器。破兵不仅能防止任何刀枪不入,还能让所有斩向它的兵器碎掉;而碎甲这兵器,不知道是刀是剑,是枪是矛,传闻能刺穿天下所有盔甲……”开说之人滔滔不绝地说道。“嘿!又说破兵是天下第一盔甲,紧接着又说碎甲是无坚不摧的神兵,这不是自相矛盾么!……”旁人斥责开说人道。“唔,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传闻是这样的……”开说之人此时也摸不着头脑。“天机门已经广发请帖给各大门派,举行一个赏甲大会,到时候有机会的话去开开眼界也不错。”“嘿,你有杜门主的请帖么?……”旁人又在打岔道。“……”开说之人被旁人一驳,顿时哑口无言。

  “破兵?碎甲?……”一旁的唐枫听到旁边的人谈话,疑问道。“唔,之前在师父的武林通鉴中,似乎看过关于破兵碎甲的记载……”丁晨此时深思着,尽力组织起脑海中关于破兵碎甲的描述:“正如方才那人所言,破兵碎甲是无坚不摧的天下神兵。在多年以前,碎甲在刚铸造出炉之后不久就神秘失踪,破兵流入江湖引起江湖纷争不断。最后破兵碎甲重归铸造之人所有。他原本想以碎甲之利攻破兵之坚,让两件神兵就此绝于世上。然而罪者,非兵器,乃是人心。想到这一点,他便让破兵,碎甲各藏一方,埋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丁晨滔滔不绝地解说着。“只是……”丁晨忽然转折:“杜庄主竟然能够把失传多年的破兵寻回,真是不简单啊……”“好了好了,这事与我们并无关,还是快快启程吧……”唐枫催促道。“嗯……”

  庐州城外的森林里,阴风阵阵。

  “有异动,各位小心……”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从背上抽出青龙刀,双目炯炯有神地凝望四周,观察情况,其余弟子也抽出兵器警戒着。“此次护镖,绝对不容有失!……”那位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正是长虹镖局的关长虹。为了万无一失,他老人家亲自护镖。关长虹的眼睛迸发出杀气扫视四周,他的眼睛充满怒火:一路下来,从未有宵小之辈敢来劫这趟镖,也没人有这个能力劫这趟镖。毕竟这么多年来,关长虹的青龙刀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出刀可做到只闻其声,不见其影。纵使是四大家族之首与之交手,也能交锋上百回合。

  “喝!……”忽然间,关长虹反身一刀斫向背后,地面顿时被斩开一条裂缝。“长虹镖局关长虹,果然名不虚传。”此时不远处有一位娇俏玲珑的女子迅猛地抽起攻向关长虹的长鞭,妖媚地说道。“来者何人?!竟敢劫长虹镖局的镖,不知好歹!……”关长虹怒喝道,但是对方并没有理会,举着长鞭指挥着自己的伙伴投掷出烟幕弹。

  “轰……”霎时间森林里充斥着一大片紫色的雾。“大家小心!……”关长虹说道。紫色的烟雾并没有毒性,但是顿时让关长虹等人的视线受阻。“咻……”又是一道长鞭破空的消息。关长虹听得清清楚楚,又是那神秘女子的长鞭要伸向自己身后的破兵盔甲,想用长鞭将它勾走。关长虹挡在镖物面前,灵巧地舞弄青龙刀挡住了长鞭的攻击。那神秘女子也没有冲上前,只是在远处不断挥舞长鞭,试图勾走镖物。

  关长虹气急败坏,恨不得一把冲上前灭了那神秘女子。只是镖车紧紧地绑着镖物,四周又非常混乱,他不敢远离,生怕中了调虎离山计。那神秘女子见关长虹稳如泰山,也有点急了。论武功,她自然不是关长虹的对手,只希望将他调走,凭借自己的轻功还算有把握甩掉他。只是现在,她自己也不敢冲上前与之硬拼,只是挥鞭之时还投射几枚暗器攻向迷雾之中。

  “冷月镖?!……”关长虹信手拈住一枚神秘女子攻来的飞镖,大惊。正当关长虹满脑子思绪之时,又一道长鞭破空的声音响起。关长虹唯有仓促地格挡着长鞭的攻击,怒吼:“你是冷月山庄的人?!……”神秘女子并没有说话,只是依旧挥动着长鞭。

  “嘶……”忽然间关长虹背后传来一道清脆的麻绳被割断的声音。关长虹惊讶地回过头,只见被严实绑在镖车上的镖物——破兵被掳走。由于刚刚冷月镖影响了关长虹的思绪,导致他没有专心致志地注意后方的镖物。“啊!……”关长虹暴喝一声,循着那急促的逃窜脚步,追了过去。镖车上还有一堆财物,稀世珍宝,然而最重要的一件——破兵被掳走,想必神秘女子等人早有预谋。关长虹追没几步,那神秘女子就挡在前头。关长虹怒火中烧,手中的青龙刀凝聚着淡淡白色的内劲,一鼓作气斫向神秘女子。神秘女子尽管畏惧他的攻击,但是为了拖延时间,还是奋勇地与之交锋起来。

  关长虹被神秘女子纠缠住了。交锋十回合,神秘女子颓势大现。不得已,她唯有溜之大吉。关长虹也没去追神秘女子,毕竟保镖要紧。只是此时早已不能循声辨位,那劫镖之人往哪个方向逃窜也难以辨认。关长虹愤怒地将青龙刀往地上一斩,整片大地为之一震。那震撼强度充分地体现了关长虹心中的怒火。但是愤怒归愤怒,关长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检查镖局弟子们的情况。所幸对方志在劫取破兵,并没有滥杀,镖局中的弟子并没有太大的伤亡。关长虹稍稍整顿了一下,命令其他弟子护送财物去天机门,自己则追寻神秘女子的踪迹。

  “不愧是天下神兵……”那神秘女子之后和她的手下会合,拆开破兵叹道。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古清仞的义女祝婉儿,其他弟子正是血煞教的弟子。祝婉儿手上的破兵盔甲闪闪发亮,由铁丝和铁片串连而成,每一缕钢线和每一片铁片都是巧夺天工。

  “希望东方兄在西域能平安无事吧……”森林中想起一阵慨叹声,祝婉儿和血煞教的弟子们听到有异动,顿时紧握兵器。“这么多天了,也没有东方兄的消息,想必他在西域无碍!……”森林中的两道声音,正是唐枫和丁晨。“嗯……”唐枫点点头。想必东方烨在天山之时听从唐枫的劝告,并没有意气用事。

  唐枫和丁晨走着走着,忽然见到祝婉儿等人。祝婉儿见到唐枫,有些惊讶。但是唐枫和丁晨并不认识她们。唐枫经常行侠仗义,祝婉儿记住了他的相貌。唐枫和丁晨的眼帘忽然浮现一堆人,先是一愣,然后瞅了瞅他们,神情紧张,杀气腾腾。唐枫和丁晨都停下了步伐,祝婉儿等人也对和唐枫两人对视。“对方似乎不是什么善类。”丁晨悄悄地说道。“嗯……”唐枫点点头,双方大战仿佛一触即发。

  “还我镖物!……”忽然间,另一边传来一阵吼声,那阵咆哮声震慑整片山林。“关总镖头?!……”唐枫和丁晨见到来者正是关长虹,大惊道。“唐少侠,丁少侠?!……”关长虹见到唐枫,丁晨二人也是有点惊讶,然后说道:“这些人劫了我长虹镖局的镖物!……”说罢,关长虹的眼神凌厉地盯着祝婉儿。“果然不是什么善类!……”唐枫和丁晨叹道。他们发现为首者是一名女子,手中拿着一件盔甲,想必就是关长虹押送的镖物——破兵。于是紧接着便一鼓作气冲上前,要帮关长虹夺回镖物。

  “喝!……”祝婉儿迅速投掷两个烟雾弹在地上,一阵迷雾顿时散开笼罩了一大片森林,关长虹三人的视线顿时被遮蔽,祝婉儿和血煞教弟子顿时四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