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苏护听着步辇中的女儿一路上不停的弹奏着伯邑考送给她的琴。琴声低沉婉转,像是一个哭泣的少女在向天低声控诉。

  苏护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姬昌,便不在理会姬昌。

  姬昌听着妲己的琴声,走向步辇好似低声对着妲己说道:“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人生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每个人都不只是在为自己而活,我们都是在背负着上天的使命。对于命运,我们就该毫无怨言。”

  “面对,不一定最难过。孤独,不一定不快乐。得到,不一定能长久。失去,不一定不再拥有。”妲己念着从伯邑考那里听到的句子,这一刻真正的懂了。

  妲己玉手离开木琴,细细的将木琴收起来。

  “妲己是幸福的,因为妲己有最美的回忆陪伴。所以姬伯父妲己会成为大王最爱的那个人的!”

  周围的侍从看着嫣然一笑的妲己,灵魂好像全部被温暖。不自觉的嘴角也露出幸福的笑容。

  姬昌看着周围侍从的反应,忽然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刚刚女孩那个魅惑众生的笑容让自己心中十分不安,好像自己将这个善良的女孩送进王宫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吾儿,贵人已经明白。你呢?”姬昌想着自己的长子。

  殊不知自己的长子正在和自己的弟弟打斗。

  “大哥,你太让我失望。为什么你没有站出来拦下妲己,你不是喜欢她吗?为什么你能这么镇静的看着妲己离开?”

  姬发在愤怒中一拳打向伯邑考。伯邑考左脸随即肿了起来。

  “男人不是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吗?这是大哥你说过的。可是你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妲己被送进王宫。你是西岐的继承人,却连自己心爱的人也无法保护。大哥对不起,你也不会是西岐的继承人,因为你压根就不可能给西岐人民幸福的。”

  姬发看着自己的大哥彻底失望了,转身离开。

  伯邑考看着自己的弟弟失望的眼神,心中的苦楚无人可知。

  短短的时间内,自己也深深被那个女孩吸引。但是自己的目标是成圣,眼前的所有羁绊都会是自己成圣的障碍。妲己和自己的结局早就注定,轻易的改变妲己的命运。那自己怎么办?留在人世间继承西岐,享受一世繁华,最后化为一杯黄土。

  自己的使命呢?

  可以说妲己的命运是伯邑考一手放任而成的。

  为了大道,无人不可斩,无人不可杀。

  今天死去的就是伯邑考心中的不舍。肿着脸的伯邑考仰天大笑着,泪水不断的留下来。

  又是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一丝黑气融进伯邑考的身体。远在火云洞的伏羲猛然将双眼睁开,眉头一皱,阴沉的看着人间。

  姬发听到自己大哥的笑声,看着自己的大哥。发现自己大哥身上有了一丝不同的变化。

  伯邑考停下狂笑,微笑的看着姬发。

  姬发却在一瞬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因为自己大哥伯邑考眼中仿佛没有一丝感情,又好像充满了世间所有的情感。半肿的脸上洋溢着诡异而危险微笑!

  令人战栗!

  护送妲己的车队行进至恩州驿站,天色已晚。众人商议再次休息一晚,明日即刻前往王都。

  一阵大风忽起,非干虎啸,岂是龙吟。淅凛凛寒风扑面,清冷冷恶气侵人,到不能开花谢柳,多暗藏水怪山精。悲风影里露双睛,一似金灯在惨雾之中;黑气丛中探四爪,浑如钢钩出紫霞之外;尾摆头摇如狴犴;狰狞雄猛似狻猊。一只九尾异兽不断的窥视着妲己。

  三更时刻。众人都做休息。妖狐化作一阵怪风,吹灭守护在妲己房间两旁的姬昌和苏护两人的房间。在两人前去点亮油灯这时,妖狐已经溜进妲己的房间。

  梦中,妲己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来人啊!”

  “不用喊了,这是你的梦境。外界是听不到你的声音的。还有你不是不想侍候大王吗?打算过自杀吗?这不过担心家人被牵连而已。所以那就让我来吧,请你去死吧!”

  妲己对面的自己忽然变成一只狰狞的久违狐狸,就要将妲己吞噬掉。身边的木琴忽然想起了一阵悦耳的音乐。妲己就感到自己的灵魂好像越来越轻,被吸进了木琴当中。

  琴声猛然一停。九尾狐看着眼前刚刚妲己站着的地方空无一人,一声狐啸惊起四周的动物不断悲鸣。

  姬昌和苏护连忙让人探明究竟。二人前往妲己的房间门口确定妲己的安危。

  九尾狐妩媚的伸着懒腰,娇声问道何事。在确定了妲己平安无事后,两人请安退下。

  九尾狐看着妲己的肉身称赞道:“不愧是天下第一的媚骨啊!居然和我狐族的契合性这么高。简直就像是自己的身体的一样。还以为要成为一个没有法力的凡人了。现在只要自己将妖身炼化进这个躯体,自己就即能利用人族的身份,又能使用妖族的法力了。真是完美啊!”

  九尾狐布下结界,一晚的炼化,已经将九尾妖身炼化进妲己肉身,以后就是一个不断融合的过程了。

  “以后我就是妲己了,天下第一美人苏妲己。”

  说完,才走向那个令人厌恶的木琴。芊芊玉手刚要触碰的木琴,一道电光闪过,美丽的手指就流出了鲜血。血将要滴在木琴上时,木琴又是一道闪光将血蒸发。

  妲己手指受伤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治愈着。玉手轻轻拂过妩媚的嘴唇,开心的笑了。

  几天的路上,妲己不动声色的将妲己的过去全部套了出来。也了解那把木琴的来历。

  “伯邑考,看来也不是凡人啊!”嘴角扬起妩媚的微笑。

  周围的人再一次被妲己的微笑俘虏。

  姬昌看着越来越妩媚的妲己,心中的警钟再次大起。

  “为什么我会这么不安,妲己你到底怎么了?”

  不远处苏护看着忽然有些陌生的女儿,也在想着和姬昌同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