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吩咐下去,听我命令,全体准备!联系另外两家的人,叫他们配合我们一起行动!快则半日,迟则一日,我们将直取龙座!”万青山目光幽深,威严的声音响在房间内。

  “是!”“遵命!”那婢女和一名隐藏在角落的黑衣人应声而去。

  吩咐完毕后,万青山静静地看向天际,喃喃道:“父亲,母亲,孩儿就要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了······”

  阳光透过营帐的缝隙,斜斜地照在万青山脸上,就像是慈爱的父母抚摸孩子般,万青山微微翘起了嘴角,慢慢闭上眼,静静地沐浴在这阳光的温暖下。

  半日不到,静坐着的万青山突然睁开眼,果然见到血鸢静静站在他面前,手上抓着一个小盒子。

  见他睁开了眼睛,血鸢手一扔,将手上的盒子抛了过去。

  轻盈小巧的盒子在空中划出了个美丽的抛物线,被万青山轻松抓住。

  盒子到手了,血鸢转身要走,却突然被万青山叫住,脚步一顿,转身淡定地面对万青山的打量。

  “你受了很重的伤,比你以往受过的伤加起来还要多,发生了什么?”虽然心里对她关心无比,但说出来的语气却还是丝毫没有起伏,淡然地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这种事情。

  “洞里遇到了点麻烦。”血鸢也是淡然地回答他的话,就像在说“是的,天气很好。”

  万青山心里有些火气,血鸢永远都是这幅冷冰冰的样子,从把她捡回来起他就没见她笑过或哭过,说话也是那么不疾不徐的样子,让人发不出脾气,但也无法再继续谈下去。

  “哦?听说除了你外还有一个人也从那洞里出来了?好像是······贤王罢?”万青山定定看着血鸢,看她有什么反应。

  “嗯,是的。”血鸢不避不挡,直截了当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万青山什么都没有从血鸢脸上看出来,心下稍霁,想了想觉得不放心,继续问道:“那贤王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能从洞中出来?要知道,连雪琰、明苕那般的人物都折在里面了,就连你,都受了这么重的伤才出来的,难道他隐瞒了武功?!”

  “他没什么武功,是我把他带出来的。”血鸢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完全忘记了他们和皇族现在是敌人这个事实。

  果然,万青山心中一沉,但却不是因为宁东篱是他们的敌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他对察觉出了血鸢这句话的不同寻常的意味。

  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万青山调笑道:“哦?你看上他了?要不要我进攻时放他一命,留给你玩玩?”天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多阴沉,要是血鸢敢说“好”,他立马找人将宁东篱劈了。

  “不用了,哦,对了,进攻的时候叫上我罢,我答应了他要亲自杀了他。”血鸢认真地答道,无视万青山的调笑。

  闻言,万青山心上的大石头放了下去,想了想,答应了她。

  血鸢见他没有话再问了,转身欲走,却听到万青山突然问道:“你的真容什么时候去掉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急切。

  血鸢想了想,没有回身,答道:“在洞里的时候,被雪琰划破,便撕下了。”说完没再耽搁,直接走向了宁东篱旁边明显为她准备的小营帐。她愈合能力虽然强,但是这次受的伤太重,加上回来的时候赶路赶得太急,现在亟需休息,再和万青山一问一答下去,估计她就要直接晕倒在万青山面前了。

  万青山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情绪,心里思考着血鸢的那番话,洞里么?那么这个贤王也是看过她的真容的了?如果他稍微放出点有关血鸢绝世美貌的消息出去,那么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觊觎上血鸢这块肥肉?

  脑中突然出现血鸢那张冷冰冰的脸,他苦笑了下,如果她要离开自己,早就可以离开了,这些年来她为自己做的,早就将当日救下她的恩报完了,如果不是念着这么多年来的情分,想必她早就隐于世间了罢?

  贤王这个名字突然又闯进他的思绪中,这个人······很麻烦啊。

  既然血鸢说了要亲自杀了他,那么他就不可能现在对他下手,不但不能下手,如果有需要的话说不定还要保护他的安全,实在是太憋屈了。

  摇摇头,将脑海中的杂念甩走,目光定在手中的盒子上。

  灌入内力,轻轻一扭,便将那把小锁拧了开来。

  将盒子往上一掀,没有夺目的宝石光彩,只有一卷羊皮纸静静地躺在里面,泛黄的质感透露出它的古老与真实。

  “来人!”

  “在!”

  “传言下去:吾得上古之乾图,顺应天意,清君侧!”

  “是!”

  消息像长了翅膀般,飞往四面八方。

  ********************************************************************

  “什么!”江空气得一把掀了桌子,手下人顿时噤声,不敢发表任何看法。

  “啊呀呀呀!气死我了!定是血鸢那个女人干的!好啊!好啊!竟然不留一点情面,连明苕也害死了!我们走!就让他们望雪楼顺应天意罢!让我们好好看看他们是怎么‘清君侧’的!传我命令,大部队向后退十里,让我们好好等着收拾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望雪楼罢!”江空怒发冲冠,一道命令下去,不留一点转圜的余地。

  手下人被他的情绪感染,动作迅速地收拾东西向后退去

  *********************************************************************

  听完传来的消息,离琼气得将手上的茶杯一甩,“吧啦”一声,茶杯落地,散成一朵盛开的玫瑰。

  “哈!果然派了血鸢去么!真是心狠手辣的女人啊!倒跟万青山那个贼心不死的男人是绝配!万青山还真因为我们要听他的不成?想当皇帝自己打去!听到这个消息,江空那个秃贼肯定想在不远处看热闹,那我们就立刻奔往望雪楼的本部去!这一次,就让望雪楼不复存在吧!”说完慢慢地伸出玉手来捋了捋头发。

  “是!”神色一凛,等候命令的属下飞快地去传达下了离琼的命令。

  **********************************************************************

  本来扎营在一起的三大势力顿时分崩离析,望雪楼的队伍士气昂扬地向紫禁城发起了猛烈的进攻,而忘忧堂和无情谷的队伍却在同一时刻毫不留情地向后撤去。

  “楼主!楼主!不好了!忘忧堂和无情谷的人全部都退走了!”一人跌跌撞撞地冲进万青山的营帐,带来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正在跟万青山商议的右护法晚仙闻言一震,看向宁东篱,出声道:“楼主,这······”

  万青山闻言眉头都没皱,淡淡道:“随他们去吧,等我们取下紫禁再对付他们。”

  “是······”晚仙和地上那人同时道,既然楼主胸有成竹,那么必然是没有意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