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花亦飞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他梦呓般喃喃低语,仿佛已然痴了,眼中渐渐地泛起了晶莹的泪花,盈满眼眶再溢落出来,滑过她那苍白的脸颊滚落地上,润入土泥土之中,直到他重复了千遍万遍直到他口干舌燥,嘴唇干裂,方才长长吸了口气,扬了扬脸,任山风风干了脸颊上的泪迹。

  慕容晟见此不由的将心提到了嗓眼,只怕她又作出什么惊人的决定。

  她长长吁了口气方才悠悠地道:“其实你不必歉疚,你之所以有曾经的种种抉择那是因为你是沈洛天,你若不那样做,那就不是你了,而是另外一个人。可我,爱的那个男人是沈洛天!不是别人。如今我之所以离开,也绝非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我不想与你共同重复着单调平凡而又琐碎的生活,若是那样,我们曾经拥有的刻骨铭心都将会被柴米油盐这些现实的生活弄得黯淡无光。我不愿你看着我每日拿着锅碗瓢盆围着灶台转到头发花白,我怕你看到我老丑的样子,吓得下辈子不敢要我。”

  她深深吸了口气,将沈洛天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回过身来,四目相对,沈洛天满目薄雾,花亦飞满目柔情,声音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相爱不一定要相守,相守也不一定就会得到幸福,其实幸福真的与爱无关。这辈子有你,彼此爱过了,恨过了,痛过了,笑过了,也就罢了!”

  沈洛天痴痴的听着她无限温柔的叙述着这些编织在累累伤痕上的谎言,然后眼眸开始黯淡,精光也渐渐涣散开去,脸上浮现的是无法化解的愧疚与悔恨。

  花亦飞亦是痴痴的瞧着他,许久,然后嘴角微翘,勾起一抹久未的弧度,终于缓缓地绽开他朝思暮想的笑颜,而他却在笑颜背后捕捉到一丝被她深深藏匿的情绪,似是悲痛无奈却又似欣慰解脱,说不清,道不明。还欲在寻,可她已经全身而退,只留背影。

  沈洛天五内俱裂,伸手去抓,却已抓不到任何东西,他不自主的倒退半步,几乎站立不稳,瞬时的痛苦与悲凉将他的心生生撕裂。他用尽气力,仰首悲啸,却发不出一丝声响。

  他唯有眼睁睁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去。他的手仍伸在半空,心却已被撕成万千片,沉入了无尽的黑暗中。他可以留住任何人,唯独她,他的脸上泛起了无可奈何的悲伤。

  “表姐!”花亦飞方走出十来步,便被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震的停住了脚步。她缓缓地转过身来只看一眼,身子便已顿住,再不能动弹。

  只见得虞美人的墓碑前,花溅泪左手扶墓碑,右手抚心口,面容哀婉,一滴胭红的珠泪自眶中溢出。

  花亦飞只觉灵魂深处都在颤抖,她惊恐的嘶呼一声:“不要!”在众人的惊诧中朝着花溅泪飞掠而去。

  十步的距离并不算远,但较之眼与唇的距离却难以计算。花亦飞的飞速虽快却仍赶不上珠泪滴落的速度。

  她无比清楚的瞧见花溅泪薄唇微张,那滴如珍珠宝石般的胭脂泪毫无停滞的滚入花溅泪的口中。

  看见这一幕她彻底崩溃了!脸上呈现的是难以言表的痛苦与绝望。她拼命地摇晃着头道:“我不要你死!”

  她猛然转身,拼命地摇晃这飞奔而来慕容晟与百里浩然,苦苦哀求道:“帮我救她,帮我救她!”

  他二人惊惧的望着花溅泪,喉头酸涩,一时无语。唯有无奈的摇头,除却痛惜还有一丝疑惑。

  花溅泪面色苍白,眼中闪过深沉而又绝望的神色,哀泣道:“她的红泪掺杂面上的胭脂便是连她自己都无法抵御的胭脂泪!”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那胭脂是无毒的,那泪也是无毒的,但胭脂泪却是毒中之王。

  见他二人除却惋惜遗憾再无其他反应,她几近疯狂的反身冲到沈洛天面前,拉住他的衣襟,失声痛哭道:“洛天…救她…救她…”

  沈洛天心口一阵绞痛,似是被人生生挖空了一个大窟窿,痛的不能自已。他缓缓朝着花溅泪走去,每一步都走的极为艰难,一步一个脚印在干燥的地面上烙下极深。

  他终于走到了花溅泪的跟前,然后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凄怆的笑意,喃喃地道:“连你也不肯原谅我,非要以死来惩罚我么?”

  花溅泪面色渐渐灰白下去,本就苍白的脸色此时更白的触目惊心,她的声音低沉而微弱,她目中盈泪,却始终在眶内打圈,她黛眉微蹙,凄然笑道:“从未怨过,何来原谅之说?我只是不想成为表姐幸福路上的绊脚石而已。我们一生悲苦,她总希望我过的好些,未免我情无所归,抱憾终生,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但我一个性命将休之人又怎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无视你们那份刻骨铭心的感情?”

  沈洛天神色凄迷,喃喃低语道:“其实许多事并非非死不能解决的。”

  花溅泪涩然苦笑道:“但也有些事是唯死方能解决的,比如说深入骨髓,无法自拔的一厢情愿!死对于我来说是种解脱。”

  思及自己这两年以来的苦苦暗恋,她胸口蓦地一闷,不及遏制,唇边溢出一缕血丝。

  沈洛天惶然疾呼道:“溅泪…”

  她微微摇首,脸色迅速灰白下去,她长吸一口气,定定的注视着他道:“其实我本打算杀了叶明珠再自杀的,我不想再有一点影响到你们长相厮守的因素出现,可没来得及,她便死在了曲流觞的手上……”

  沈洛天不禁呆了呆,她已苦笑道:“我有这种想法你很吃惊是不是?我若那样做了,你会恨我么?”

  沈洛天痛苦的摇头,喃喃低语道:“我怎会恨你?我又怎能恨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的心已被步步娇,鱼思渊,虞美人,叶明珠的音容笑貌填满,再看看怀中的花溅泪,壅塞的心中是言不尽的痛苦,诉不尽的悲凉,愧疚与自责煎熬着他的心,几近将他一颗心吞噬。

  花溅泪痴迷地瞧着沈洛天,然后攒起最后一丝力气缓缓的抓起花亦飞与沈洛天的收放在一起,紧紧握住,艰难地挤出一丝笑意道:“你们都是聪明人,不需要我教你们怎样过,自私一点,完完全全为自己活一次!”

  沈洛天痛苦的闭上眼睛,手已不自主的颤抖起来,而花亦飞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无声的悲泣,道:“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花溅泪微微摇头,目中光辉渐渐涣散开来,断断续续地道:“我答应小美…等一切都结束…..在这儿陪她看一辈子夕阳…”一语未完抓住沈洛天的手无力的垂了下去,苍白的脸上却泛起了恬静的笑意。

  花亦飞已瘫软在地,茫然仰首,两滴血泪自脸颊上划落而下……

  沈洛天仰天悲啸,直到声嘶力竭,泪水无法遏制的滚落…

  慕容晟沉静的脸上也不禁浮现出痛惜之色,而百里浩然就连身子也颤抖起来,目中更有热泪翻涌,原来有些人,注定是要错过的!是你走的太早,还是我来的太迟?终究没能赶上….终生遗憾如影随形….

  天起了风,那娇弱的茉莉不胜风力,落蒂坠落,带着婉约的哀艳,就似胭脂泪美丽的生命,瞬间香消玉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