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就跟我走吧
作者: 福寿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天早上,欧艺像平时一样上班。半小时后,秘书才来,别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到来了,在办公室门口的指纹打卡机不停地发出滴滴滴的响声,甚至到快要到点的时候,打卡机前排起了队。欧艺走到秘书那把U盘给了她。因为昨天太晚,秘书、助理都下班了,欧艺要她们先做准备。

  不一会,秘书匆匆走进来,对欧艺说:“办公室里来了一个人,他就坐那里,大家都不认识他。不知道是不是公司的领导,你去看看。”欧艺走到办公司门口,就笑了,他一看欧艺,也笑了。你当是谁?原来是赵一山。赵一山看到欧艺,就赶紧站起来,伸出手,欧艺也赶紧伸出手。赵一山就说:“我决定来你这里学习怎么当一个人精。”欧艺呵呵一笑,就说:“欢迎欢迎,太委屈你了吧?”因为人多,也不好说什么话,就叫秘书在她的直辖组里给他安排个座位,赵一山就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

  欧艺部门的晨会是很有特色的,也是欧艺在多年的工作中提升的精华的一部分,公司曾经组织过别的部门来取经。还有外地的分支机构也来学习过。走过程的部分是大家都一致的,关键在一个文化氛围,估计不是每个部门都学得来。

  赵一山坐在下面,看着讲台上的欧艺在宣导昨天开会的内容,不禁深深着迷。欧艺的举手投足显得那么优雅,既靓丽又端庄大气。他心想,就让她当一个上市公司的CEO,也完全没问题啊。这个公司的培训真是不简单。他就真的有心想去看看。

  每个团队的成员其实都有机会上台展示自己的。在分享拜访和销售环节有时是心酸的,有时是很搞笑的,有时又带有一种手段的,五花八门,但在每个分享的时间里,最能看出一个人的素质、修养、性格等。有时候大家就报以善意的笑,有时大家有寂然无声,甚或有窃窃私语,但就绝不会有尖叫嘲笑的声音。到了下面的轻松一刻的环节,就会有一些小游戏或者一些笑话又或者一些互动。这都是各个小组设计安排的。后面接着就是学习和欧艺的宣导了。

  每天这样的晨会,既有序又有效。每个人都参与了。

  赵一山就想,自己的公司的管理是否也可以借鉴一些东西呢?以后有机会就和她们搞活动。

  晨会后,秘书问欧艺要不要安排赵先生的面试什么的?欧艺就说让他先跟着学习一段时间再说吧。因为欧艺晨会后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赵一山问秘书要了一些学习的资料,就对正在忙碌的欧艺说了声:“我明天还来。”就走了。

  到了晚上,赵一山就打电话给欧艺,说他想真的去参加公司的培训,欧艺就说你疯了。赵一山就笑,他把自己想学习的想法说了出来,欧艺就说:“前期的培训有些全天的,完全不能请假,再说,开始学的东西并没什么深度,要到主管一级的培训才比较全面。”赵一山一听,也在理,就提出还要去开晨会。欧艺就开他的玩笑:“是不是看中了哪位美女啊?我帮你说说。”说完就知道失言了。赵一山说:“是啊是啊,要培养感情的,请欧总通融一下。”

  后来赵一山每天都来。慢慢地和大家也熟悉了,别人就以为他是欧艺招聘的人,也就当他同行一样。一天,助理在安排晨会内容时,问赵一山要不要也来个开心一刻?赵一山就赶紧说好啊好啊。第二天的时候,他在晨会里讲了一个故事:就说一个秀才娶了一个娘子,说是一位大官家里被遣散的厨娘。秀才就问她会做什么菜?她就说只会炒瘦肉。秀才就叫她炒个瘦肉,她说:“一头猪就那么一块肉是能炒的,你的这些肉炒不好。”到过年,秀才当值年会的管事,办完事后就叫娘子在整头猪里挑一块肉,娘子就说是死猪还不够好,但将就吧。她炒了肉出来,叫秀才等她温一壶酒再吃。等她温好了酒出来,秀才已经躺在桌子底下了。原来,秀才把舌头吞进去了。

  他的故事讲完,大家就说有趣,再来一个。他就说没了,赶紧下台坐回自己的位置。到欧艺宣导的时候,才第一次向大家介绍赵一山,但没有透露他的身份,只是说来先学习。

  突然有一天,赵一山没过来。欧艺看他的座位,虽知他不定每天有空,但心里还是有点空空的感觉。

  到了晚上十点多,赵一山的电话到了,他在电话里显得疲惫无力,完全不是平时那一幅嬉皮笑脸的口气。欧艺有点担心,问他:“怎么回事?今天没空来吗?”他说:“我这里的一位员工走了,带走了三个人不算,还带走了我的大批客户。我今天在处理这件事情。”欧艺哦了一声,就说:“事情严重吗?”他说:“还行吧,就是以后在这个方面我要小心保护好客户的资料,她带走的都是她平时负责的那些。她是老员工。”欧艺又哦了一声。她想问是不是平时接待她的那位黑皮肤的中年妇女,但她一想,觉得就算吧,下次去不就能知道了吗?她又问:“要不要我明天看看你吗?”赵一山说:“不用,你忙吧,我几天没去,怕你多想了。我今天也累了,你早点休息吧。晚安。”欧艺放下电话,想着做哪一行都不容易啊,想赵一山,够稳定的了,也有无助的时候。她心里想三想四的,想到赵一山的这个电话,心里又有点暖:这个时候还记得打电话给我。

  欧艺被子没盖就睡着了,在梦里,她又梦见了那个温暖安全的臂弯。她依偎在这个温暖的港湾,踏踏实实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