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衡远市一中,位于市北郊,学校占地20余亩,有过百年的文化底蕴,全校师生三万余人。校内莺歌燕舞,鸟语花香,草木茂盛异常,除了设有必要的足球场、篮球场等设施外,一大片茂密的棕树林和两个荷花池塘,成了学生晨读、散心,甚至是谈情说爱的最佳场所。

  第四教学楼,三楼,高三(13)班。

  “老师早!”

  “早!”班主任李元一边整理数学书一边说道,“同学们,这是你们高中生涯的最后一个学期,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希望同学们好好努力,坚持、坚持、再坚持,争取考上一个好的大学,回报给自己的父母。好了,言归正传,我们开始上课……”

  两节课后,骆方独自一人坐在最后一排,斜着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这时,张羽花嬉皮笑脸地凑了过去:“喂,发什么呆了?发愁考不上好大学啊!”

  “对啊。”骆方抬抬头,随即又把目光转向窗外,“你也知道,我除了外语还可以外,其他科目都是成绩平平,考一个好大学对我来说不容易啊!对了,我也挺奇怪的,你一副呆胖子模样,其他都不行,偏偏学习成绩好的冒尖,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

  张羽花老脸一红,挠了挠后脑勺:“呸,你才吃错药了,人家萧建明学习成绩也比你好啊,虽然曾经留过一级,哈哈!”说着,张羽花看了看一边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

  “说我什么了?”萧建明凑了过来。

  “说你长着一副呆样,学习怎么还那么好!”张羽花笑道。

  萧建明鄙视了张羽花一眼,随即不再说话。

  张羽花却不管,依旧嬉皮笑脸的看着萧建明,道:“建明啊,今天叫上你妹妹语心一起出来玩啊!人家骆方可是盼着了,可是无奈脸皮薄,不好开口。你们俩兄妹都知道骆方有异能,你想想,就这么个超人,你们家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吧!唉!也罢,我就勉为其难当一回红老吧!”

  “去,滚一边去!”萧建明沉声道。

  张羽花挤着胖脸嘻嘻一笑,随即不再出声。

  骆方看着张羽花嬉皮笑脸地模样,无奈摇头,随又转头看向窗外……

  骆方和萧语心属于一见钟情,两人在萧建明的生日聚会上认识,彼此都产生了好感,而萧语心并没有抵触骆方拥有异能的事实。事实上,骆方拥有异能的事,除了家人外,只有张羽花、萧建明和萧语心知道。周围邻居都只是根据一些事情胡乱猜测,乱放谣言而已。

  这么久来,骆方和萧语心之间谁也没捅破那层纸。因为骆方把心思都放在了考大学上,他想尽快扛起照顾家庭的责任,为父母减轻负担。至于和萧语心的关系,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这时,萧建明抬头看向骆方,问道:“骆方,下午校运会田径赛决赛开始了。你不是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了年级400米预赛了吗?还去不去?

  “去,当然去!”骆方站了起来,对着张羽花道,“你去不去,死胖子。”

  “我去。”张羽花忙道,随即露出“真诚”的笑容看着骆方和萧建明,“反正下午不上课,帮兄弟加加油还是义不容辞的。嗯,顺便看看美女!”话音刚落,人已被萧建明和骆方按在了桌子上连番伺候的嗷嗷直叫。

  校内田径场上。

  田径场内熙熙攘攘,一片欢声雷动,观众席上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场内的另一边,一块块方队组成的阵营里鼓号齐鸣,锣鼓喧天,“加油”、“下课”声此起彼伏。

  田径场上标枪、铅球、跳远等等,不同田径项目正分别进行着。

  骆方换好NO.6的运动服后,与其他队员站在了赛道的一旁,静等着裁判的指挥口令。

  “哔~,该上场了。”随着一阵口哨声,裁判口令传了过来。

  骆方随即与其他队员往赛道跑去,在自己的赛道上停了下来,抬头望着前方。

  “骆方,加油!。”一道尖锐刺耳、如钻入九天云霄的声音从一个明显与这道声音不符的胖子口中传了出来,“我精神上支持你。”

  “死胖子……”骆方笑着摇摇头,看向观众席上的张羽花,接着目光一震,一股暖流涌进心里,“她也来了!”

  骆方看到张羽花的旁边正坐着萧建明和萧语心。萧语心盘了一个漂亮的头花,弯弯的柳眉,清澈的大眼睛,薄薄的双唇,犹如出水芙蓉,坐在那儿凭空产生一种美感,此刻正托腮凝目的看着骆方。而一旁的萧建明也笑着朝骆方点了点头。

  骆方强压下心中的激动,表情自然地朝萧氏兄妹笑了笑,看也没看那正发出尖叫的死胖子,转头做了一个深呼吸,开始活动手脚,准备比赛。

  一分钟后。

  “预备……”裁判下达口令,并举起了手中的发令枪。

  所有参赛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全部躬下身,做好了起跑准备。

  “叭!”

  随着一声枪响,参赛者们犹如一头头脱离了牢笼的猎豹,冲过起跑线。

  骆方在6号跑道。在他的前方,5号跑道,是全校颇有名气的赛将——林辉。林辉是高三(10)班学生,自他到学校就读高一以来,连续两年获得全校400米冠军,以超强的耐力和持久的爆发力闻名。但在今年的年级预赛上,却出乎意料地以1秒之差输给了第一次参赛的骆方,有人认为他保留了实力,想在决赛上出乎意料地来记狠牌,打压对手。

  200米!

  骆方开始加速,与其他对手拉开距离,逐渐向林辉靠拢。

  林辉在奔跑时也时刻注意着赛道上的情况,此刻眼角余光向后一扫,心中冷笑:“这个骆方,还以为我上次输给你是实力不足,我就是等着这个机会狠狠打压你,让你在这么多人面前输的抬不起头来,让你心爱的女人也看到。哼,臭小子,喜欢我看上的女人!”想到这,林辉朝萧语心坐的方向瞥了一眼。

  同时,林辉突然加快速度,又与骆方拉开了3米距离。他就是要保持这种不温不火的距离把骆方活活气死。

  300米!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迟早要输给他。”骆方开始焦急起来。因为他发现只要自己速度加快,林辉也跟着加快速度,自己到了极限放慢下来,对方也跟着慢下来。

  “他预赛的时候保留了实力,此刻一定是在玩我!”骆方心中暗想,“难道我得罪他了?”

  360米,370米,380米!

  距离终点越来越近,骆方甚至都看到了远处萧语心那焦急地眼神,听到了张羽花奋力尖锐的嘶吼。可这就像两辆速度一样的汽车,后面的车加速,前面的车也加速,两者之间始终保持着同等距离。

  骆方心急如焚,他可不想让自己喜欢的人就这么看见自己失败,此刻,拼命是必须的!

  390米!

  此刻后面第三名已和林辉、骆方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骆方却已榨出了身体的每一分力量,紧盯着终点,不要命的只顾向前跑。他甚至感觉到前方林辉嘴角微微上扬,正在鄙视他的无能,而萧语心也露出了为他感到惋惜的眼神,只有死胖子的嘶吼声还在耳边环绕。

  “不行,支持不住了,追不上他!要输了!”骆方脑袋里一片空白,双腿无意识地做着最后的努力。

  忽然,脚底正中一道刺骨的寒气沿着大腿渗透上来,冰入心扉的感觉使骆方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虚脱感一扫而空。

  正觉得奇怪的骆方,突然感觉到双腿已被一股浑厚有力的气息包围,正在奔跑着的两只脚忽然猛地一抬,跨出了4米多的距离,顿时超过了林辉,再一下跨出时已过了终点。

  正自高兴的林辉,紧紧盯着终点,正准备做最后冲刺,只觉一道身影从身边闪过,下一秒,终点处就站着一个头发浓密,正站着喘气发呆的骆方,运动服上醒目的“NO.6”随着运动过后的喘息一起一伏。

  林辉怎么也想不明白骆方怎么就到了自己前面,顿时惊怒交加,只感到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在了终点线上,剧烈奔跑的惯性导致双手、双腿以及右脸被擦得血肉模糊。

  周围加油呐喊的同学顿时哑然,一个个向终点围了过来。两名医务员慌忙抬着担架跑上场,七手八脚的把不省人事的林辉抬了下去。

  “行啊,你小子,后面那一下加速快的离奇,我只觉得眼前一花你就已经过终点了。”张羽花上来就给骆方一个熊抱,看都没看林辉。

  旁边跟上来的萧建明也笑着点头,的确太快,连他也没看清楚。而另一边的萧语心则是带着欣喜异样的眼神看着骆方,朱唇微动,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此时,骆方缓过神来,看了一眼萧语心,摸了摸后脑勺,尴尬道:“我也不知怎么了,自觉得双腿被一股气息包围着,忽然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一下就超过了林辉。呵!”

  这时,张羽花故作深沉地道:“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嗯,一定是!哎呦!”接着屁股上就挨了萧建明一脚。而萧语心则是抿嘴偷笑。

  “请别在场上逗留,无关人员快出去。”一位老师喊道。

  张羽花伸了伸舌头,几人当即停止了打闹,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