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师弟,慢慢说,别着急。”唐枫对丁晨说道。“不好了,武当派已经被灭门,中原许多门派已经被东瀛忍者们歼灭或者降服,阳关已经失守了……”丁晨一连串地到讲述着这一个月以来武林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什么?!……”东方烨等人大惊失色,他们难以想象东瀛忍者的速度能这么快。“当初你没有通知武林各门派东瀛忍者潜返中原,要提醒他们好好戒备么?!”唐枫有些焦虑地问道。“当然有!”丁晨回答。“只是东瀛忍者的能力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强得多,即使有所戒备,武当派还是轻易被灭门,更何况其他门派……”“那逍遥谷呢?!”唐枫惊问道。“逍遥谷暂无大碍……”“离开逍遥谷多时,都还没回谷一趟。此时正值多事之秋,我更应该回逍遥谷一趟了。东方兄,史姑娘,祝姑娘,就此分道扬镳,保重。”“呃,唐兄,多多保重。”说罢,唐枫便带着丁晨往逍遥谷的方向先行一步了。

  “东方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史灵茵问道。“先前往各大门派,尽量力挽狂澜吧……”“嗯……”史灵茵和祝婉儿点点头。东方烨是想要让那些归顺东瀛忍者的门派返回正道,以及顺藤摸瓜,查出东瀛忍者的下落。

  另一方面,西域那边,阳关已经失守,驻扎在阳关的是蒙古兵。

  月黑风高,阳关内是死寂一片,寒风瑟瑟地吹拂着蒙古军趾高气昂的旗帜。淡淡的窸窣声在将军府邸处漂泊,紧接着一股杀气阴寒地掠走一丝丝的原本的寒意。

  “小心,有刺客!……”阳关将军府邸处,蒙古兵大喊道。“图鲁博罗特王子,稍安勿躁,看我的。”一名阴柔鬼魅的声音说道,正是伊贺。“哪里逃!”只见伊贺话刚说完,手里边提起一个人,如同提起一直鸡一般轻易。“来人啊!把刺客押入大牢!……”图鲁博罗特王子下令道。

  “说,是谁派你来的?……”大牢内,伊贺亲自审问那名刺客。那名刺客一看到伊贺手上的皮鞭,旁边一堆刑具,便吓得直哆嗦,手脚发抖地说道:“是血煞教古清仞派我前来刺探军情的……”“噢噢!……”伊贺点点头,笑笑道:“真没想到血煞教的部众竟然如此弱不禁风!哈哈哈!”“大人,求你放了我吧。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早就知道血煞教已经气数已尽,想投靠你们多时。只是苦于没机会呀……”“哈哈哈……”伊贺笑得更加凌厉了。“好,留下你的家眷为人质,三天后,把血煞教的人引入阳关,辅助我们尽数歼灭血煞教弟子,事成之后保你富贵荣华!……”“好好好,谢谢大人!!……”那名刺客顿时唯唯诺诺地拜谢伊贺。“哈哈哈……”伊贺的笑声充斥整个牢房,他的笑践踏着这名刺客,践踏着血煞教的尊严。

  “哼哼……”阳关外,那名刺客已经被放逐出关,迫使他带着家眷到阳关为蒙古军为质。否则他就把这名刺客与蒙古军私通的投降书信展现在天下人面前。但是那名刺客并没有任何慌张,只是冷静地冷哼了一声,回顾阳关,蔑视地看着蒙古兵们,嘴角泛起一丝鬼魅阴险的笑容。这种笑容的魄力,即将带动着他所蔑视之处,即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教主,我回来了!……”血煞教内,那名刺客拜见古清仞,并讲述了在阳关时发生的事。“原来伊贺还没有离开西域……李忠,做得好。”古清仞对李忠说道。原来,李忠只是诈降蒙古兵。难怪离开阳关之时,能够不紧不慢,从容不迫地回顾那插满蒙古旗帜的阳关。“弟兄们!……”古清仞运足内劲在血煞教内大声说道:“三天后,我们就要和蒙古兵决一死战。当初我一时不慎,引进蒙古军南下,至今懊悔不已。如今我为了弥补过失,愿誓死剿灭蒙古军,至死方休!教中弟子若有异议,可离开血煞教,避免三日后的大战,我绝不追究!”“誓死追随教主!……”古清仞一呼百应,血煞教弟子们异口同声,血煞教内顿时呼喊声响彻云霄。“唔,好,好!……”古清仞听到如此洪亮的声音,心中无限感激。“好,各位养精蓄锐,三日后阳关城与蒙古军一决生死!……”

  两天后夜晚,古清仞整军待发。

  “李忠,你的家眷都还在阳关城为人质,难道你就不牵挂么?”古清仞领军正前往阳关,对李忠说道。“为了大义,家人算得上是什么!”李忠回答得铿锵有力。“真是一条铁汉子啊!……”古清仞称赞道。“教主,次日,我将身上绑满炸药,与蒙古贼子和那东瀛鼠辈同归于尽!待教主听到爆炸声响起后,再领弟子们冲杀进去!”“……”古清仞一言不发,只是把手搭在李忠肩上,给予肯定。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然而李忠面对生死,竟然如此慷慨。

  次日,阳关城将军府邸。“怎么样?现在血煞教弟子们引进阳关没有?”伊贺笑嘻嘻地对李忠说道,那笑容中漂浮着一阵阵鬼魅。“都引进来了,现在就在将军府外。”李忠也笑嘻嘻地回答道。“什么?!”伊贺和图鲁博罗特王子大惊。“东瀛鼠辈,蒙古贼子,受死吧!……”紧接着,李忠脸色一变,仇视着图鲁博罗特和伊贺,解开衣衫,露出腰间的一圈土炸药。“去死吧!”李忠暴喝一声,冲向图鲁博罗特和伊贺,抽起炸药引线。“喝!……”伊贺瞬间凝聚内劲于掌心,一掌把李忠打出门外。

  “轰!……”一道爆炸声顿时响彻云霄,由于伊贺的掌劲李忠被打出门外,但是那爆炸力还是穿透了将军府邸大堂。“王子快走!……”伊贺运起内劲罩着图鲁博罗特,踏着凌云步带着图鲁博罗特离开。他完全没有料到,那天看起来弱不禁风,贪生怕死的李忠,竟然是一条铁铮铮的汉子。无惧生死,不受亲情所束。为了大义,竟然可以眉头也不皱一下就赴死……

  空气中顿时凝结着血腥味,皆是李忠那铁血的味道;响彻云霄的爆炸声响起了战争的号角,那是李忠用自己的生命对血煞教弟子们鼓舞的号令。

  “哪里跑?!……”紧接着,将军府外冲进一帮人,皆是血煞教弟子,为首的正是古清仞。“哼,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祭日!弟兄们上!……”“哼,就凭你也能拦得住我吗?!”伊贺大怒道。“今天你们就别想走出这个大门!……”古清仞放下狠话。

  古清仞和十数名弟子顿时形成一个包围圈包围住伊贺和图鲁博罗特两人,其余的血煞教弟子向外扩散对抗守卫在将军府的蒙古兵。“真没想到李忠不能一举灭了他们……”古清仞为李忠的牺牲感到不值道。“哼,就你们这些乌合之众,也妄想和我们作对?!”伊贺大吼道,紧接着便放下图鲁博罗特,一股冲向古清仞。“雷神疾!……”伊贺迅捷如雷,电光火石之间便冲到古清仞面前。“哼。”古清仞冷哼一声,一掌硬是接住了伊贺的一击,然后扣住他的手对血煞教弟子命令道:“杀了蒙古主帅!……”“啊!……”血煞教弟子们眼中充满战意,紧握兵器冲向图鲁博罗特。“金刚解!……”伊贺再次使出六神决,挣脱古清仞的束缚,然后极速回到图鲁博罗特身边,使出菩萨灭一式横扫血煞教弟子们。

  “喝!……”血煞教弟子们运足内劲于兵刃之上,挡住伊贺的菩萨灭一式。伊贺开始有些震惊,他没想到血煞教弟子竟然能有如此功力。紧接着冷笑道:“古清仞,你觉得你能逃得了吗?刚才的爆炸声已经引起蒙古兵的注意,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哼!我们也没想过要活着出去!只要能把你们歼灭!……”古清仞怒道。“我们也没想过活着出去!……”血煞教弟子们举着兵刃高声呼道。“!!!……”伊贺心头一震,他没想到血煞教的弟子如此团结,他太小看古清仞的弟子了。“真是铁一般的队伍啊……”图鲁博罗特感叹道。

  大战持续了一天一夜,阳关内烟火弥漫。

  “古清仞,破浪,现在血煞教就剩下你们俩人了。我们图鲁博罗特王子很欣赏你们的才能。如果愿意投降,姑且饶你们一条生路。”伊贺抹去脸上的血迹,疲惫地对他们说道。“竖子不足以谋!……”破浪呲牙怒吼,提着长剑直冲向伊贺。“以卵击石。”伊贺冷冷道,挥一挥衣袖,一股内劲击向破浪。破浪已经筋疲力尽,没有内劲保护自己,受到伊贺的攻击顿时五脏俱裂,吐血身亡。

  “破浪……”古清仞哀叹,闭着双目,内劲游便全身。“怎么样?确定要束手就擒了吗?哈哈……”伊贺疲惫地看着古清仞,冷笑道,这是为他们即将的胜利而笑。

  “天魔解体大法!!……”只见方才似要束手就擒的古清仞,顿时怒睁双目,死死地盯着伊贺和图鲁博罗特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