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大清早,华云赛场内已是人山人海。

  “真的不要紧吗?”元老头关心的问到。

  “开玩笑。”仙子跳起翻了一个跟头道:“完全没影响。”淑灵放下手中的赛程表,低声道:“原来,坤庐还真是比赛选手之一,不过战绩不好,一胜三平险入。”“所以才用那么无耻的手段吗?”幽紫听说了昨晚的事后,也很不平。

  “对了。幽紫今天也有比赛吧!”仙子大约记得比赛表的排序,询问道。“嗯!”幽紫点点头道:“是261号的魏成沦。”

  仙子下巴直接掉了,差点叫出声来道:那小子居然能打。

  淑灵也连忙翻看魏成沦的战绩,不由真的叫出声来魏成沦的所有对手全在比赛不过一分钟就弃权了,而魏成沦——————还没有出招,有人怀疑他作弊,却查无实据……。

  “请今天要参赛的各位选手上场。”广播响起,比赛要开始了。

  仙子活动着自己的手脚,冲幽紫笑了笑,道:“呵呵,不加油的话你的梦想就泡汤了哦。”“小心你自己的伤才对吧。”幽紫一笑。仙子收敛了笑容道:“你真的才要小心一点,你的对手不是个简单的小子,他可能会使诈。”幽紫认真的点点头。

  仙子纵身上台。

  他的对手是位白肤上人。

  仙子行了个礼,对方也点了点头,接着便掏出一条三截棍,耍了个密不透风的棍花摆开了架势。

  仙子一愣,一脸无语道:“等一下,我怎么不知道可以用武器啊!”

  “你没仔细阅读‘十六强决赛圈’的规则吗?”

  “没有。”

  “难就怪不得我了。”白肤上人抢先攻了过来。

  仙子破天荒的开场后退:三截棍不是随便上的了手的武器,仙子不得不探探他的来路。

  白肤上人见仙子后退,挥棍扫来,仙子跳起闪过,并接此一跳,占领对手上空。

  “好啊!踢他。”淑灵在台下助威喊到。

  仙子双腿并攻,白肤抽棍回防,组了个密不透风的防御阵势。仙子半招也未得手,反被震开。

  元老头道:“不妙,三截棍是长短皆益的武器,仙子却只会埋身战,看来是不好赢了。”

  淑灵听了师父分析,再看战况,果然,仙子几次进攻都不能得手,白肤上人持棍长扫时他却只有躲避的份。不由一叹:“看来阿仙就算是完全状态也未必能赢。”

  “你也太小看你师兄了,如果他没伤,便可先挡下攻击,再折断对方武器,然后再取胜,可惜他现在浑身是伤,硬挡一下就会痛入骨里,哪还有力气来折断对方兵器。”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仙子为何会在昨晚那么冲动,挑战渡霜天,这是万分不该的呀!”淑灵问道。

  这话触及元老头心头,不由令他舒眉道:“因为仙子和我一个脾气。”

  “什么?”

  元老头一笑,道:“你再想想昨晚的情景吧!在我和仙子下楼来时,渡师徒一动也未动,分明有一种大派的傲气。在我们谈话时他们又突然插嘴是为了显示眼力。如果他们一直这样,我倒能看得过眼,可是渡一站起来对我就极是吹棒,这就让我很不舒服,仙子也很不舒服这种笑里藏刀的个性,所以故意以下犯上。”

  “哦,明白了,不过代价好大啊!”淑灵担扰的看看赛场之上。不会吧——————仙子已经——————————赢了。

  元老头也张大了嘴巴:“小仙,你做了什么?”

  仙子跳下比赛场,使劲揉着双臂:“喂,我很痛啊!你们俩个一直咕嘀,有没有管我死活啊!”

  淑灵连忙去查看仙子的伤势,元老头连把刚才的问题重提一遍。

  仙子不高兴的说:就知道你们没有看我的“表演”。

  原来仙子自行退到赛场死角,并脱下外套铺在地上,等白肤上人攻来。仙子猫着腰从他腋下窜过,虽然挨了几棍子,但仙子已乘机抓住外套,刚窜出去就是一拉,白肤上人顿时失去平衡,乘势一脚,白肤跌出场外。

  淑灵无语:“原来是靠鬼点子赢的啊。”

  “战术、战术啊!”仙子纠正。

  元老头也不知该夸该贬,必定仙子能在一瞬间想到长攻,短攻以外的方法,但,这也算赢吗?

  白肤上人在赛场另一头大呼上当。

  仙子满不在乎的看了他一眼,扭头道:“我们去看看幽紫怎么样了。”

  ……

  走到幽紫的比赛台前,理树正紧张的看着局势。元老头轻轻的问:“怎么样了?”

  理树摇摇头:“不知怎么搞的,阿幽完全不在状态。”

  仙子看看场上情况,果然,对方攻来,幽紫只是一味死守,而且三招中只能接二招。对方后退,幽紫却傻站着,不去攻击。

  仙子有些生气;“喂,幽紫,你搞什么啊?”

  幽紫不理他,只有她自己知道。不,对手应该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糟糕。她——双眼看不见,在上场的时候突然看不见的。

  跟裁判说明吗?不,那样裁判必定会认为自己无法继续比赛,会被判输的。

  输,就失去了梦想。

  仙子见幽紫不答话,更生气了,但转念想想又不对,仔细看看幽紫的动作、神态,不由觉得有些端倪。

  再说幽紫,只见她定了定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摆出“花间月舞”的起手式。

  对方一见幽紫想使用法术,当然不会给她时间完成前奏,侧面袭来。

  “右边。”仙子下意识的喊道。

  幽紫斜身一脚,正中对手的下巴。

  “好啊!幽紫姐姐得手了。”淑灵一阵激动。

  对方后退几步,揉揉下巴道:“果然是在诱我进攻,难怪没有感到有元素流动的现象。”

  幽紫一笑道:“可惜你还是中招了。”

  “如果不是那个讨厌鬼帮你,哪会那么容易?”魏成沦说着,狠狠的扫了仙子一眼。

  仙子上前两步道:“魏,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欺负她。”

  “哦,认识是吧!那更好。”魏成沦一笑,一脸阴险。

  幽紫摆好架式道:“看来果然是你在搞鬼,不然你刚说的话就很奇怪了:仙子一句‘右边’就是什么帮我,你一定知道我现在的状况。”

  魏成沦阴笑道:“不知你在说什么。套话吗?真是老套呢。”说着掏出两根短棒,耍着杂乱无章的方位攻了过来。

  “糟了。”幽紫只感到这次完全是一股股混乱的气流,完全了解不到对方来路。

  “上、下两路。”——是元老头。

  幽紫————接住了。不愧是合七馆馆主,元老头就是在魏成沦如此杂乱的棍法下也能判断出他的来路。

  “捉肘。”——是理树玄女。

  幽紫出爪抓住魏手肘,一发力直接擒拿,魏成沦疼得大叫。

  “不中用。”这次是仙子。

  “什么?”关键时刻幽紫愣了一下,不解这一招“不中用”怎么打。魏成沦却反手执棍准备反击了。

  “踢下巴、换飞腿。”是元老头。

  幽紫后仰避开一棍,同时踢出一脚,魏回手挡住。

  幽紫右手支地,飞出另一只脚,轰中魏成沦面频,当场将他轰飞出去,不由痛得他大叫。

  魏成沦这次不知用的什么办法,使幽双眼不可见物,可惜他功底太烂,幽紫却是一位好手外加还有三大馆主中的两位当场指点,不输才怪。

  魏成沦挣扎着起来,后退了几步,天生的明锐才思叫他瞬间明了了各自的优劣,不由在心底盘算着办法。

  “幽紫,出绝招。”理树玄女出声,。

  幽紫又一次打出“花间月舞”起手式。

  魏不得不又攻过来,花间月舞拥有攻击全场的范围,如果让幽紫完成使出花间月舞的前奏,他不输才怪,而且是瞬杀。

  魏成沦一攻来,元老头马上说出对招,魏又一次被轰飞。

  魏成沦站起来大呼道:“抗议、抗议、裁评,她使用帮手。”

  “化气归元,阴阳相调,刚柔互补,丹田收劲,气冲北海。”理树不理魏,指引幽使出一套快速调理伤势的气决。

  倒是一个警卫员没事找事,过来干预元老头等人道:“对不起,请远离比赛场地。”

  “我们是‘亲友团’享有特权。”淑灵应道,必定她读过比赛手则(刚刚)。

  “但不能干预比赛啊。”警卫员板起脸来道。

  “我们说的是每一个正常选手都会想到的招数,怎么能算干预比赛。”元老头加入辩解。

  “小心。”仙子出声提醒。

  原来魏成沦乘元老头不空,又攻了过来,伸手抓住幽紫肩头。

  “盘腿、出肘”是理树。

  幽紫扭身盘腿,架开魏的手,再接旋式出肘,轰中魏腹部,不由得魏成沦不退。

  “好啊!又下一城。”淑灵一喜,开心道:“明明看不见却连续打击到对手,幽紫姐姐太厉害了。”

  仙子却轻松不起来:魏成沦的短棒呢?不好……魏后退之时,另一只手同时甩出两根短棍。

  “上位、下位。”理树支招。

  可惜这次慢了一步,两棍都已轰中幽紫,不由让幽紫脸上青了一片,紫了一块。

  糟了,细小的物品扔来时,单知道方位是接不下来的,魏成沦这小子在这片刻间已经想到了对策了吗?

  “女士,请您也不要喧哗了。”警卫员伸过手来抓理树玄女的胳膊。

  干什么?想拿理树,太早了点吧!

  就连仙子也只看到理树左手一闪,警卫胸口的金属微章就全碎了,接着才是一声轻响,无数的铁渣飞溅。

  元老头一笑道:“哈,阿树,你的招式就是又快又准。”

  那警卫眨眨眼,哇的一声吓跑了。

  理树紧盯赛势,焦急的说:“你还笑,万一幽紫‘那个’失控了怎么办?”

  元老头大大的愣了一下,回头看看三大长老,切切的说:“真的不好办啊!”

  再说魏成沦确认投掷有效,后退几步,击碎地面,把石子扔向幽紫,幽紫频频中招,恐怕身上大部分都给砸青了。

  元老头,理树把方位都判断的很准,可惜,无用。

  仙子见急也没用,小声骂了一句。(当然不会让淑灵听到)转头看看那个奇怪的警卫,他不应管裁判的事啊!哦。

  那个警卫走到一位贵妇人面前说了几句,贵妇人也低头说了几句,警卫立刻跑步离开。

  仙子一皱眉:这女的表情————不似常人啊。

  “啊”一声惊叫,仙子回头,原来幽腹部中了一击。

  “算了,告诉裁判你眼睛看不见了”是理树的呼声。

  “不行……这样还是算弃权。”幽紫咬紧牙关,硬站了起来。

  “哼,还不弃权?……这样更好。”魏慢慢的——摸出几把飞刀。“喂、喂、喂。”仙子见魏成沦摸出飞刀,着实一惊,叫喊道:“敢出手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魏成沦看了仙子一眼,一声冷笑道:“更好。”

  仙子一急,破口大骂:“你这混蛋是不是疯子啊!”听了仙子说的脏话,元老头也没拿出大锤,他现在能做的,就是紧张的看着局势。

  理树再一次开导幽紫道:“阿幽,弃权吧,胜败乃兵家常事,明年再来就是。”

  幽紫凝神待魏成沦出招,轻轻道:“仙子与广对决,入绝境而不退,方能取胜,今日我还未入绝境呢!”

  也许应该夸奖一下幽的豪气,可惜在她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魏的第一把飞刀——已经出手了。

  “守面门。”元老头完全大吼。

  险之又险,或者说是神奇之上的神奇,幽紫竟接住了这一刀。

  “呼——”众人舒了口气,多亏这次老天保佑,可惜——第二、第三、第四把飞刀,已经攻来了。

  “跳”这次是仙子,元老头,理树一起喊的。

  飞刀,三把夺命的飞刀呼闪而过,只比幽紫慢了十分之一秒不到,差方寸距离被幽紫避开了。

  “天啊!这简直是在玩命。”淑灵几乎被这场面吓倒在地。这时其他赛场的比赛已经结束,观众都盯着幽对魏的这一组,看着刚才闪避,不由全场喝彩。

  “你们都是一群混蛋啊。”仙子回头大叫,不过——谁听得见啊?异势的喊叫更本无人知晓。

  魏再使出最后两把飞刀,元老头指位,幽紫急闪,但还是添了一道口子。

  “总算挨过去了。”六把刀总算是使完。

  魏见六飞刀只中一把,自己也不由为幽紫鼓起了掌,鼓掌完了,从怀中又摸出七把刀。

  “王八蛋,我真的生气了!”仙子一只脚已跨上赛场道:“让我来教训你。”硬被淑灵和理树拉了回来。

  这时倒是元天真人最冷静,他清楚的看到幽紫——还有最后一丝胜算,不过……。想到这,元天真人又不渗由出丝丝冷汗,再拖下去,恐怕幽紫会…………。

  天啊!元老头不敢想,眉头一锁,坚定的说:“我上去破坏他们的比赛。”

  不会吧!淑灵一晕,刚刚才把仙子拉住,师父又要来了。

  理树也吓了一跳,吃惊道:“你疯了,会受到长老的惩罚的。”

  “不这样不行了。”元天真人轻声说。

  “啊!”理树忽然明白,叫出声来:“还有多久?”

  “恐怕不到三分钟了。”说着,元已流下豆大的汗。仙子暗暗将两人的表情看在眼里。

  这时,魏已再使三把飞刀,分打左、右、上方。完全是封杀了幽紫退路,分明是要逼幽紫出手来接。可是,幽紫又如何能——

  接住了,真的接住了。

  原来,幽紫急中生智,在千钧一发之际想到了破解之法,无声息的解开外套,飞刀来时,立马抖出外套,飞刀刀身过了,可刀柄过不了,到底还是给外套截下来了。

  仙子也是惊得一身冷汗,强行笑道:“哈,当众脱去外套,实在不是淑女作风啊。”他在这种时候还能发挥一点黑色幽默。

  魏沉沦仰天大笑起来:“姐姐,你的鬼点子还真是不少,我还真有点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了。”他的语气骄狂而嚣张,这场比赛似乎已成了他的血腥娱乐。

  幽紫单单一笑迎千否,道:“对你来说这只是鬼点子吗?不,不是。”微风拂过她淡淡的留海星,所谓的阴柔与坚强,竟在这一瞬同时出现:“我站在这里时内心涌起的阵阵恐惧才让我觉悟到的,————是心,心的强大才是胜负的关键。”话落,幽紫与仙子同时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

  但元老头等不下去,运起一股雄浑的气,仙子看了不由不解——师父运的是本馆最强的一种练气之法练出的气——“七舍”。

  但情况再次有变————一只有力的手搭在元肩上,众人回头。

  不知何时,一位虎目上人已带一队警卫来到众人身后。

  “这些人都不简单啊!”仙子暗想,原因不是元老头和理树都没发觉他们的到来,他的原因是他自己没发觉。(笑)

  “请你们远离赛场。”带头上人发话了。

  元老头回头一看,不由暗骂了一句:混蛋。

  来人牛高马大,四十上下,一身劲装,正是神域三号唯一一位将领兼本次大赛的主管——————拉玛阿将军。元老头心里明白:这位将军可是自己和理树联手也不能在一分钟内搞定的主,可时间——不足两分钟了。

  “为什么?”元老头问得很快,而且敷衍。

  “应该我问你,为什么运起这么强大的气?”说着拉玛阿也运起一股强大的气息与元老头抗衡。

  两人的气势并不如一般的内劲流走般会引起一阵强风,或大或小。他们运起的气并未引起什么变化,只是感觉上,可怕的尽乎恐怖。

  “啊呀。”场上又传来幽的叫声。

  原来魏见幽用外套来挡,接下来的飞刀是急旋飞出,幽紫小心避过,衣服却撒裂了。

  元一急,脱口而出:“不关你的事。”强跨出一步。

  拉右手发力抓紧元肩头,左手跟着抓来:“休想乱来。”

  元料敌先机,身子前倾,后踢一脚,拉也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翻面,抬起左腿来挡,还是被震退两步,但退时打出一道风劲引力,搞得元不能向前。

  几十个警卫见头都动手了,呼呼呼的拿出军刀(忘了说,主管是将军来做的,警卫也是神域三号的正规军)一同刺向元天真人。

  理树眼急手快,拦在中间,使出一道吸力。一对肉掌翻转,贴着刀面而动,动作快而灵活。连绵风力收于一点。几十把细、长、尖的军刀,顿时失了准心。理树两手一伸拈花指,神忽其神,纤纤十指把几十把军刀刀面贴一块都给夹住了。

  拉纵身跳起,手刀劈向理树脑门。

  元连忙转身……。

  同时魏打出夺命一刀,元老头,理树都没空,幽紫如何能接。

  轰,元——一拳顶住拉的手刀,两位绝强高手的硬碰产生的气浪,别说淑灵和那些警卫,就是仙子和处在气浪中心的理树也感到受不了。

  地面逐一裂解,几十几百的照明灯被气浪冲的狂甩,灯光乱照,全场尖叫,乱作一团。

  地面还在裂解,波及到的赛场也开始裂解,淑灵被这突如奇来的气浪冲飞老远,仙子也睁不开眼,警卫们更是东倒西歪。

  三大长老也吓了一跳,大声叫唤:安静、冷静……。

  气浪过后是满天的尘埃。

  理树乘着警卫乱作一团,飞出一脚。正中拉的腹部。

  这决对是拉想不到的:一、一个女人不应该在此情况下还有还手之力,二、女人,应该说是女神众,应该典雅,不应这么粗犷,所以……

  不过,中了就是中了,三大长老看见的就拉从尘埃中被轰出来的情景。

  元天真人乘着尘埃还浓,轻声呵道:“快,我们上去击晕幽。”

  仙子眼力远比那些警卫好,所以,他应该是唯一看清楚元天真人和玄女违规上场之事的人,尘埃外的上人就不用说了,况且这两位的速度可不是一般、两般的快。

  拉眼力再好,也穿不过这十余米罩住了整个幽对魏用的比赛赛场的浓尘,但他才不会等呢,随手一挥,一阵不尽的疾风,尘埃顷刻散,不过,元老头和理树还是站在场外呢!——他看见的是这样。

  仙子使劲眨眨眼,不由得他不这样做,因为:

  第一、他没听错,元说的是击晕‘幽’。

  第二、他离两人最近,亲眼看见他们上台了。

  第三、尘埃散尽时理树与元站回原位。

  最最奇怪的是第四,全场,包括他看到的都是尘埃过后————幽紫仍然站着,并未被击倒。

  “师父……。”仙子轻声问。

  元抬起一只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给什么东西挡回来了。”

  仙子大大的吃了一惊,他们两个同时出手,还能有东西能把他们挡回来。

  淑灵从老远跑来(不是被吹飞了吗!):“幽没事了吧!”她记得魏刚才扔了一把飞刀。

  “放心!”仙子安慰道:“飞刀被气浪弄偏了。”

  拉玛阿将军大步走来,朗声道:“我要求你们马上离开。”他的手下见又要打了,连忙爬起来列好阵式,一付大战将至的样子。元、理两人不理他们,继续盯着比赛,既不上前,也不离开。

  其实——元已打定主意,最后十秒,形势还在恶化下去的话,拼了命也要阻止比赛。

  理树玄女望了一眼元天真人的眼神,已完全明白了元天真人的心思,定定神,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比赛。——还有一分钟左右吧!——元天真人心想。

  拉向前走了两步:“喂,听见了没有。”

  ——连个回头的都没有,差点把将军的肺气炸了——。

  魏成沦也被刚才的气浪搞的站不稳脚,刚刚回过神,发现这必中的一刀也没中,气不打一处来,红着眼睛道:“来吧!清楚的感受一下吧!”说着深吸一口气,双手各拿一把飞刀交手作斜十字状。

  看来这一招不好躲。

  没人说出口,但心里都知道。

  拉不识台举的说了一句:“你们两个马上给我蹲下,我怀疑你们是危险分子。”

  元和理同时回头,同时用尖、硬的声调回了一句:“闭嘴。”

  吓了警卫一跳,不知道有没有观众听到,反正拉玛阿将军是真气炸肺了,一手掏出军刀,几十个警卫连忙拉住他——这是在赛场,不是战场,哪有治安主管,去杀人的,而且是上百人面前。仙子看这乱的不行了,不由摇摇头,甩甩长发,沿赛场边沿走去,边走边道:“真是的,场上的情况就烂到不行,场下也乱的一锅粥似的,有点受不了的。”

  “阿仙,你又要干什么?”淑灵很生气道,他在关键时刻竟还走来走去的。

  元老头并不理他,可忽然又明白什么,扭头直愣愣的望着仙子:“你——难道也已经知胜算在哪里了吗?”

  仙子回头微微一笑,他——何时又变得这般冷静。挥挥手,算是答话。

  时间——还有三十秒。仙子心思飞转————实在不明白师父他们为何这么紧张,似乎再这样下去就会发生很不得了不事,虽然我也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如果明明能阻止却不去帮忙的话,仙子就不再是仙子了吧!

  再说魏,刚才摆好起手式,全身的衣服就开始膨胀起来,大如圆球,接着又不断收缩,两把飞刀逐渐由白转黄,再转为正红,看得出——他是把全身的力量聚于一点了。

  “喂,臭小子。”

  冷不防有人叫自己,魏刚要出手的飞刀并未出手,是仙子叫的。——还有二十秒。

  “是你这个讨厌鬼。”魏不屑的看仙子一眼。

  “我还记得你说过要在‘我的世界打倒我’。今天算是前奏吗?”

  “说中了。”阴冷的一笑。——十五秒。

  “不过,像你这种混蛋也可能打败我吗?”

  “闭嘴。”魏正欲出手,却再次被打断。

  “我还记得上次比赛的事哦。”仙子越说越快。字字打进魏的心里。

  “什么?”魏成沦一愣,停了手——十秒。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在两次逆境中抽到想要的珠子,…………答案是——因为你作弊了吧。”

  “乱讲。”魏有些激动。

  “为什么你‘八宝手镯’上的‘虚无珠’是被涂黑过的,因为只有这样你从里面拿东西的时候,虚无珠发出的光才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仙子说话快如炮炸:“不如我把这事写成传单,告诉别人你不败的秘密,不错吧,你喜欢的方式。”——3秒。

  一瞬间,一幅幅画面闪过魏的眼前。“你敢。”——是极度愤怒的负面情感冲垮了理性的大堤。————而就在这一瞬间…………。

  “分胜负了!”同时另一个激情的声音也响起——是幽紫,只见她身形急旋,一道白光随急旋射出,直指魏胸膛,中了。

  最后两秒,幽紫用尽力气半跪于地,战意全消。

  元这时可是满手心都是汗,但还是仰天长啸道:“哈啊——这就叫刺激吗?”

  射中魏的——是一把魏的飞刀。

  魏愣了,他看看自己胸口上的刀,再看看跪倒在地的幽紫,再看看仙子——那个打破自己神话的仙子——依旧如当日一样,双目深遂,目冷如冰,依旧是那个山一般的存在,魏吐出两字:怎会…………?

  轰然倒下——他的所有力量都聚于双刀之上,已经接不了这一刀了。

  裁评报数10秒后,宣布幽紫获胜,全场一片惊呼,理树纵身上台,为幽止血疗伤,她的手心伤的最厉害,那是她用手来接下第一把飞刀时留下的。

  元对仙子会心一笑,不过麻烦还没结束。

  回头一看,拉玛阿将军还没有收起军刀呢!元见了立即大步走去。几十个警卫连忙列好阵式,不过——他们看到的是:元忽然蹲下,双手抱头,大呼:大哥,你饶了我吧!我只是太紧张了啊!

  顿时,拉和他的手下也进入呆立状态。

  淑灵无语——很多上人看的啊!

  这时两个布人来抬魏去医务室,与仙子擦身而过事时,仙子最后说了一句:“下次再用阴招,小心你再也站不起来。”魏眼也不睁,不知听见没有。

  仙子一甩衣袖,大步走开。

  其实,仙子一开始就不应该把魏当成帮助的对象,他本不需要朋友,一个敢说敢做的人,是真正的敌人,也许——是宿敌。

  再说拉这边,拉见对方认错的这么快,这么诚恳,都不知该怎么办了,最后还是一位长老下令——对元处以罚金。

  仙子轻轻走到幽身边:“没事吧?”

  “嘘”理树示意他小声点:“我用银针扎了她的睡穴,让她休息一下吧!”说着抱起幽,对幽微微一笑。

  仙子一愣:眼神,好慈祥。

  元老头也走了过来,用外套给幽盖上。

  轻声说:“走吧!”

  大家转身离场,临走时,仙子最后一次回头。

  人们还没开始散场,那贵宾席里的贵妇人却不知去向。

  ……

  医务内,魏正在大吵大闹。

  一位衣着华丽,有西方神域味道的贵妇人走了进来。

  魏见了她有些生气:“母亲,你为什么不帮我。”

  妇人一笑:“我不是帮你让那丫头看不见吗?”

  “可是……我就是不服气。”一把打碎了十余个药瓶,把医务室内的十来个布人,纸人吓了一跳。

  “小宝贝,走吧,会有收拾那小子的一天。”说着伸手来扶魏离开。

  一个石人站出来:“请等一下,他是病人。”

  贵妇人尊贵的一笑,手中的纹花轻丝扇开启,又关上,同时,石人分解为石块,断口光滑如镜,接着是那些布人,纸人,全在丝扇关启之时被解体。

  魏更生气:“母亲,凭你的这手功夫早能对付他们了。”贵妇一笑,眼神很有些诡异。她道:“我不是帮你拦下了那两个想上台的家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