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阴沉的天空,没有风,似乎一会儿就有一场暴风雪。一轩内不似往日的明媚欢快,红旺的木炭在炉中噼噼啪啪。沐宛初受笞三十杖,当场昏厥,不过现在总算清醒了。面前玉苏悔怨不已、哭红双眼,紫瑛担心不断面庞焦灼。众丫头看到主子清醒,纷纷颜面遮掩泪花……

  沐宛初温暖一笑:“我有些口渴……”一丫头忙去倒水递给紫瑛,沐宛初喝了几口。“你们都回去吧,我没事。”

  丫头们纷纷犹豫着退出去。“玉儿,你也受了杖笞,赶紧回去养着。”玉苏摇摇头,哭泣道:“玉儿不碍事。都是玉儿该死,连累夫人……”

  沐宛初摇摇头:“傻丫头,谁连累谁还不一定呢!”握住玉苏的双手。“你既然不愿休息,咱们说说话。”又吩咐紫瑛仔细给玉苏弄妥帖。“当日赫夫人撞见的是怎么一回事儿?”

  玉苏神色又黯淡几分,低头咬咬唇,“当日……在雪园遇见几个丫头小厮互相打趣,说叶……叶正与吉玉姐姐的坊间趣闻,杏儿强拉了我一起听……”玉苏强笑道:“确实很好笑啊。听完后我就回一轩……不料,”玉苏猛顿了顿,眼中一直闪烁的泪光再抑制不住,“叶正追在后面一个劲儿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是觉得更是可笑啊。‘有什么对不起’?如果真的要说对不起,似乎也应该是我向他说对不起,是我不该常打扰他,以致于吉玉姐姐误会……”紫瑛靠过去轻轻搂住她,玉苏缩在紫瑛怀中哭作一团。

  哭得久了,玉苏抹一把泪水,笑道:“其实我们真的没什么。当年我刚进府,其他姐姐们虽不打骂,却也常常冷言冷语。他在府中很多年了,虽没有明着帮衬我,可偶尔会很真诚地和我讲几句话……后来,上头说要将我派到一轩。我还记得那天下午,夕阳特别好看,晚霞红彤彤地映红了半边天。我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茶几底下压着一张字。是他写的,我认得他的字,总是那么工整好看,可我就是觉得太秀气!”玉苏微笑着,“我当时心怦怦直跳,怪他为什么要送这书信,可心里有又偷偷有些喜,纵然我那时只想好好做工。”玉苏虽然笑着,可眉宇、眼中显然是满满当当的苦涩。“‘春花秋月时节好,且期凌云壮志酬’,”她反复轻吟着,“他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我思忖着,他应该是告诉我,他心中有凌云志尚未实现,劝慰我们或者单单是我现在不要存其他心思!”

  紫瑛听完,竟好奇地问了一句:“那,那封信呢……”全然不顾沐宛初犀利的目光。

  玉苏摇摇头,涩然一笑:“我也不记得了。我当时觉得特别气,我好端端的一个人,清清静静,你平白跑出来告诫我不要存其他心思算怎么回事。我随意将信一塞,几天后便将此事忘得干干净净了。”

  沐宛初静静听着,等了半晌没见下文。“那后来呢?”

  玉苏一笑,淡淡道:“后来我便来一轩伺候夫人了。见面的机会少,说话的机会更少,直到八月份。”说到此处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那盆菊花确实是他送的。我路过沁园曲桥,一株株金菊亮地直闪眼睛,还有紫色的,白色的,红色的……我站在一边赞美了几句,他便硬做主送我一株……那天我们聊得很高兴……渐渐地,我也关心他的举动……他不开心的时候,我安慰他;他颓落的时候,我会鼓励他;他得了赏识,我替他高兴,甚至有那么一丝丝觉得,我应该更加努力……直到那天在雪园,一群人围着他打趣,我才知道叶姬求过王爷,求王爷做主将吉玉姐姐嫁给他……”玉苏望着十分关切的沐宛初与紫瑛,摇摇头:“他拉住我什么都没有说,除了一句句‘对不起,对不起’……然后就让赫夫人撞见了。”眼泪又骤然泛起,“没想到赫夫人一口咬定我们有私,拿出很久前他央求我做的绣带等为据,还累及夫人你……”

  沐宛初温暖笑着,伸手轻轻抚摸她,安慰道:“不是跟你说了,我过几天就会好,不碍事。”她想了想,问,“你对叶正究竟怎么想?”

  “如果在以前,只要他开口,我便愿意等,我相信他永远不会弃我。”

  “那现在呢?”

  “现在?”玉苏摇摇头,“当日大殿上,赫夫人质问我们是否有苟且之事,他只顾磕头,称‘绝无此事,我们之间没有半点瓜葛……’,再看叶姬与叶姑铁青脸色……我便知道,是我一厢情愿了……”说罢,泪花又在眼眶里拼命打着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