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爱上男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的房间最终还是被秦晴霸占走了,我住进了卧室隔壁这间经过改装的书房,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书房虽小但是五脏俱全,翻身就可以触碰到的电脑,可以方便我娱乐,房间内部还自带了一个厕所,这样我半夜被尿憋醒的时候,不必浑身哆嗦的往客厅的厕所里跑了,最重要的是床也够大!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秦晴的到来,我还无法发掘出住在书房里还有这样的好处,

  不过老骥伏枥,况且志在千里,更何况是我这种拥有远大理想的社会好青年,

  我对生活的要求又怎能仅止步于此?

  所以自入住书房的那一刻起,我便立下了毒誓,早晚有一天哥是要杀回去的。

  “…………”

  “…………”

  通宵网战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在加上今天下午我已经睡饱了,现在可以说是精神奕奕,可是我的肚子却没有适应这种“风餐露宿”的生活,跟队友打了五脏闹革命的招呼后,我开门朝着厨房溜了过去,为什么要说是溜呢?因为我领取战备物资的动作用溜这个字来形容似乎更为恰当,由于天气开始降温,我家的客厅暖气又在这个时候很不争气的刚好坏掉,室内外温差极大,环境的恶劣已经容不得我昂首踏步前行。

  打开冰箱,一股冷气袭来,我不自觉打了个哆嗦,这一哆嗦的打的让我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吃前天早上剩下的那半快面包而不是选择今天早上没吃完的油条,独自在上海漂泊的日子里,基本让我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像是空腹冷天不能吃油腻的东西这种生活常识,我还是会特别注意的。

  取到物资的我,一想到兄弟们还在前线奋战,便忍不住以更快的速度往回溜,开门关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我还没来得及为我的动作之矫捷而感慨一番,荡气回肠的尖锐叫声撕破了寂静的夜。

  “啊!!!!”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震了个哆嗦,手里的面包也跟着掉在了地上,完了,刚才光想着回来支援前线奋战的兄弟们,却忘记我已经和美女同居而且交出房间使用权的事情了。

  我愣在了当场,气氛有些阴沉,暗含杀机,饶是我一直被冠以智囊的称呼,此刻也有些力不从心。

  “你…你还没睡啊?!”沉默良久,我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这叫什么话,难道说她睡了我就可以半夜溜进来了吗?

  果然,回应我的是一个飞来的枕头,还有一句很能表达秦晴此刻情绪的话。

  “滚!”

  我被赶出了房间。

  秦晴最后说的话内容虽然简短,但它所能代表的含义确是海量的。

  第一点,秦晴现在对我的怒火如果释放出来的话估计堪比热气流再次席卷上海了;第二点,无论我现在怎么解释想必她都不会相信我,我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今天晚上要是不把事情跟秦晴解释清楚的话,只怕以后再也别想见到她了。

  站在门外的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我打从心底里不希望秦晴搬走,可是想让她不搬走,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刚才的事情跟她解释清楚,但偏偏这种事情我又解释不清楚,难道跟她实话实说说说我走错门了,就算我说的是事实,但是她会相信吗?先不说秦晴会不会相信,就连我自己现在都有些怀疑我自己了,我真的是不小心走错门了?

  五分钟之后,我拿出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的态势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门里传来出乎意料的平静回答:“进来。”

  我推门而入,秦晴身着可爱的卡通粉色睡衣正半躺在曾经属于我的床上,右手拿着个苹果左手操弄着笔记本,一副闲情自若的样子,完全没有我想像中该有的神情。

  “你,你没事吧?”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秦晴不会是被我刚才的突然闯入给吓傻了吧。

  “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你才对!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我的房间里做什么?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秦晴用美丽的大眼睛瞪着我,总算是有点兴师问罪的样子了,我悬着的心也顿时落了一半。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晕,我怎么又问出这个问题了!难道说我心灵深处真的是想那样?好吧,那样就那样吧,这说明我是正常男人。

  秦晴顿时警觉了起来,疑惑的看着我:“我如果睡着了,你想干什么?”

  “我没想干什么!”

  “那你这么晚了来我房间做什么?”

  “我,我走错门了……”

  “真的?”

  “真的!”我的表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真诚过。

  “你怎么证明你的清白?”

  听到秦晴这么问,我一下看到了希望,她愿意让我证明清白,就说明只要我有合适的理由她就可以原谅我!至少事情还没有恶化到我想像中的那种地步,于是我开始一五一十的将我因为肚子饿而到厨房找食物,最后又稀里糊涂的走错房间的事情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啊…”秦晴将吃完的苹果核仍到垃圾桶里,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我现在的状态。

  “那你愿意原谅我了?”

  “不愿意!”秦晴坚定道,

  “我不是都说了吗?这是误会啊!要不我在把事情说一遍?”

  “我知道这是误会!”

  “那你为什么不原谅我?”

  “误会是一回事,但你影响到了本小姐的正常作息,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的睡眠是很重要的吗?”

  “所以呢?”其实我原本想反驳,你不是还没睡嘛,但转念一想,我还是放弃了,毕竟错误出在我身上。

  “所以我要惩罚你啊。”

  惩罚?可是你说话的语气可一点也没有要惩罚人的样子,我苦笑一声。

  “什么惩罚?”

  听我这么问,秦晴用白皙的手拖着下巴,做出了可爱的思考状,很快她便想出了我的刑罚。

  “罪犯木头!”秦晴拿出了少有的威严。

  “干嘛?”

  木头这个称呼我就先让你叫着。

  “本小姐罚你现在立刻回房间睡觉,而且以后的游戏时间除了周末以外都不准超过21点!否则我就逐你出户!”

  逐我出户?这叫什么话,貌似这房子是我的!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有些不敢相信我的罪行换来的惩治竟然如此之轻,准确的来说这哪里是惩罚!

  我不敢置信的问道:“就这样?”

  “要不呢?对了,差点忘记说了!”

  听到这里,我心情一沉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你出门别忘记把门关好!”

  “啊?”

  “啊什么?不愿意啊?”

  “不是,我愿意。”

  “愿意还不快走!”

  “你确定就这样?!”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什么就这样不这样的,你走不走啊!”秦晴摆出一副凶巴巴赶人的样子。

  “秦晴”我无视她的表面强化,平静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气势上赢过秦晴。

  “恩?”

  “谢谢你!”

  我帮秦晴掩上门,开始执行我的刑罚,回到房间,关闭电脑总电源,翻身上床,至于还在前线奋战的兄弟们早就被我抛到了九霄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