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监狱外的停车场里,我一眼瞥见除了我的车以外仅有的另一辆车。这辆车不仅是很眼熟,而且是很熟悉,是戴茨的。我转过脸,不想去在意。玛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那一辆车,什么都没说。我泊好车,走入监狱的大厅,然而,在大厅前,就那么碰巧地撞见了他。“戴茨。”我礼貌性地叫了一声。玛拉并没有发话,只是盯着戴茨,目不转睛。“小……殿下,玛拉。”戴茨客气地应了一声。“来看西法洛克……叔叔吗?”“嗯。”……就这么冷场了。一阵尚挟带着夏热的秋风从我的右侧吹来,拂动了我的裙子。蔷薇超韧纤维制成的衣料手感凉滑,富有质感,与丝绸倒有些相似。风一吹,衣服就贴紧了我的肌肤,身体的曲线都显现了出来。“你怀孕了?”他忽然盯紧了我显露出来的微隆的小腹,脸上瞬间闪过一点狂喜之色,随后一愕,有些自嘲,然后是深深的失落。按照日子来算,戴茨他也想到了,孩子不是他的了吗?“嗯。”我不经意地抚上小腹,心里涌出一丝温柔。“米拉姐姐,你不是说要去看望查理夫人的吗?还不快走?”玛拉笑眯眯地牵着我向大厅走去,直到戴茨的身影已经模糊了,她才放开我,“你真的怀孕了?”“是。”我直截了当地回答。“你说要埃斯莫克做你的女儿的老公时,我还以为你只是在开玩笑。”玛拉神色有些复杂,揣测着问,“孩子不是姐夫……戴茨的?”“嗯,是基斯的,一男一女。”我毫不忸怩地回答。“唉,晃来晃去转了那么多个圈圈,最终你还是和基斯在一起啊。”玛拉收起复杂的神色,颇有感触地感叹了一声,“算了,反正打小时候我就看定你们会走到一块儿去,这下子总算是圆满收场了……喂,不是找查理夫人有话要问吗,还不走?”向监狱里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之后,玛拉留在大厅等我,我则走进了与犯人对话的小室里,查理夫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小室按照我的要求,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一旁监视的工作人员。见我进来,她不无讽刺地说:“嗳,陛下屈尊到这种地方,为的是什么事啊?”她有意无意地咬紧了“陛下”两个字。我心里刺痛了一下。我们相处的时候,她的表现、举手投足一直都是那么的慈祥高贵,而我也一直十分尊敬这位与我有着共同爱好的长辈,还不疑有他地和她一起研究着科学。可是,真实的她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她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想在心头,话已出口。她愣了一下,冷冷一笑:“因为我一直是格利挪尔斯。”一直是格利挪尔斯,她的意思是,她一直都只是在利用我吗?“可是你对我讲什么是真正的科学家,你那么义正词严地指责我,说我应该要拥有科学家的胸怀……难道这也是因为你在玩耍我、也是因为你是格利挪尔斯、是西法洛克手下团体的成员吗?”我失控地喊了出来。那么一个让我敬佩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吗?“是。”她嘲讽地笑道,“真想不到,你还真是个容易被感动的孩子啊。”我低下头,深呼吸了几下,压下潮动的心情,“那多维亚特斯王室专用机爆炸的那一次呢?你不可能不知道那架飞机安装的是定时炸弹,可你为什么还要拖延哥哥的登机时间让哥哥逃过这一劫呢?他们——西法洛克和戴茨一直不希望我插手政治、成为西法洛克的王位竞争对手,为什么你却向哥哥提议,让哥哥改变原意、同意让我进入科技部?”我耐心地问。高中毕业没多久我就知道了,原本按照母亲大人的嘱咐、十分不赞成我被卷入政治的哥哥,是因为听了查理夫人的劝说,才勉强同意让我以自己的实力进入科技部。“波尔金卡说的没有错,我就是太心软了,终究不会有好下场。”查理夫人沉默了良久,敛去了眼中的嘲讽之色,低叹一声,“至于为什么让你进入科技部,那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小蕾。”“那为什么你要帮西法洛克对付我们?就算你的丈夫……你也是查理男爵的独生女儿、查理家族的继承人,根本不需要……”“是因为查威和基斯!”她声音倏忽转冷,“如果不是他们逼人太甚,怀瑟斯那个小女孩根本不会想到用‘黑狼’来作为组织的替罪羊,皮特——我唯一的侄子也不会因为暴露这个该死的‘黑狼’的替罪身份而被执行家法……”什么?我有些无语了。这就是科学家追本溯源的精神吧?她的侄子被他们的组织执行家法,她不去怨组织,不去怨那个怀瑟斯,甚至不去怨那个执行家法的成员,反而怨我们?“……我也不会在东欧契谈那一次,在加速器保险盒里安装炸弹。”我一震,“原来那一次也是你……”“很惊讶吗?不然你认为呢?谁能有那个本事,在那台飞机被机械组全面检查之后呈递上科技部总部的时候完成那么高技术难度的动作?”她一哂,“不过没有想到,查威竟然有那么好的运气因事避开了那架飞机,而基斯竟然能够在那么短时间内发现并安全拆除炸弹。”我闭了闭眼:“你还做过什么?或者说,你还利用我和科技部部长这个身份做过什么?”闻言,她又笑了,嘲笑:“我还做过什么?还记不记得你跟着我出使英格兰的那一次,刺杀你的人都穿着你的蔷薇超韧纤维制成的衣服,那是我利用联合国航天这个机会得到了提取方法,再呈交给组织的;你在探测戴茨和怀瑟斯的手机的时候不是遇到了‘绝密’反监测吗?那是因为我把你的波文探测仪和‘绝密’反监测系统交给了组织。还有,你呈递上来的、和我讨论过的未公开的研究成果我都拿给了组织。我甚至还利用你那冲动的性格离间你和撒兰提亚、让你顺利嫁给戴茨……”我瞳孔骤然一缩:“戴茨也有份?”她一愣,脸上立刻明显地浮现出“你不知道吗”几个大字。“戴茨……如果不是戴茨,你这个傻丫头早就和查威一样被暗杀了、当初侯爵大人同意不对你下手,是戴茨同意不和他父亲作对、不结露他父亲的恶行换来的。”她看见我一脸的惊愕,摇了摇头,“戴茨这孩子自己牺牲了那么多,也没有告诉你,怪不得就连怀瑟斯他也会勒令要她……”她没说下去。勒令要她流产是吧。查理夫人她应该还不知道我早已知道了怀瑟斯怀孕这件事。但她既然不说,我也不挑明:“那西法洛克应承了戴茨不杀我,为什么还要命令赫罗梅来狙杀我?而且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我死了,同为第一继承人的他不是更会让人看出意图吗?他会那么笨?”我忽然想起了打官司的时候他听到说赫罗梅来狙杀我和看到我手中的赫罗梅时表现出的震惊和……不敢置信。心里莫名其妙地涌起了一丝不安。“我不知道……”她的脸上也涌出了一丝困惑,“或许,戴茨并不知道他安排老女士来狙杀你;或许,在西法洛克的眼里,王位大于一切;又或许,因为你不再是他儿子的妻子。别忘了,当时可是你自己提出分居,然后提出离婚的。”她顿了顿,继续说,“我一直不肯向你下手,就算是怀瑟斯向我发下暗杀你的任务时我也不肯,一方面的确是看重你的能力,另一方面却是因为——戴茨这个孩子真的很爱你。”我默不作声。戴茨很爱我?这我知道啊。我想了想,在腹中酝酿了许久,又开口对她说:“夫人,小蕾还有一个请求,夫人就答应小蕾好吗?”我用上了以前和她说话的语气。查理夫人挑挑眉,等待着我的下文。“再过不久,夫人就出狱了。夫人出狱之后,仍担任科技部的部长好吗?”她吃了一惊:“为什么?”“我也相信夫人的能力啊。”我眨了眨眼,笑了笑,“说真的,撇去格利挪尔斯这个身份,我从以前到现在都还是挺佩服夫人的。”查理夫人愣了许久,终于笑了出来。不再是嘲笑。从小室出来,我看见玛拉还在静静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等我。这丫头,除了偶尔疯言疯语一下,总体来说还是比以前成熟了。想起少女时代,玛拉一本正经地向我传授着玛拉式爱情教育以及玛拉人生观,我不禁莞尔,快步走过去。“咦,讲完了?”一直到我走到她面前,影子笼罩了她时,玛拉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可以走了吗?”“当然可以了。”让她呆坐着等那么长的时间,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扯着她走向停车场。戴茨已经走掉了,偌大的停车场冷冷清清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掏出爱车的车密,忽然一种不妥的感觉从后脑方向传来,我想也没想,平素训练养成的敏觉让我不假思索地一把扑上去,使劲把玛拉的脑袋摁进怀里。两人一起摔倒在地。子弹呼啸而过,只擦伤了我的手臂。我大大舒了一口气。幸好,只是擦伤了一点点。在我还未庆幸完的时候,一股极强烈的眩晕感猝不及防地漫过了我整个脑袋。我顿时手脚一片酥软,视线朦胧,残存的意识帮我把答案找了出来——麻醉枪。迷糊之间,我看见玛拉的手臂也中了一颗呼啸而来的麻醉弹。最后,停车场外迅速走进两个持着麻醉枪的男人,收好枪,飞快地给我的车换掉车牌,摇上车篷,把玛拉和我拖上车,驾驶着我的车疾驰。车上,我沉沉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丝毫没有出乎意料,我发现我已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麻醉枪的劲头很足,我即使醒来了仍感觉到头昏脑胀。我伸手扶着晕的快要裂开的脑袋,身体扭动了几下,脚忽然碰触到了一个软绵绵身体。我一惊,慌忙甩了甩头,清醒了一些再看过去,是玛拉。玛拉沉沉地睡在我身边,呼吸均匀。我放下了心,开始打量着四周。这是一个看上去挺清雅的房间,很干净。之所以认为很清雅,是因为房子装饰的风格——偏向东方风格的装饰。我和玛拉睡在一张很宽敞的大床上,木工作底的床很舒适,硬度柔度恰好,轻纱的幔帐绣工也很精致。靠近窗台有一张白色时至的写字台,桌前一张铺着锦缎的椅。巨大的落地窗外是一个小阳台,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不远处就是大海。我静坐了一会儿,等麻醉药的药效散去,才下床,推开落地窗。从阳台上观望,大致可以辨识出这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别墅。那么费尽心思地把我们绑来,却把我们安置在这么一个别致舒适的地方?我估计,房间里大概安装有摄像或者感应装置。在我醒来没多久的时候,就有人推门而进了。那是一个中年女人,一副乡村农家气息,而且是一个一看就知道很聒噪的女人。果不其然,她看了一眼还处于昏睡状态的玛拉,看上去很淳朴的笑容一敛,眉头一皱,开始发话:“这个小女孩怎么还在睡啊,麻醉弹的药效不是应经到了吗?怎么还不醒?那个小女孩也真是的,瞒着侯爵大人和少爷私自调动人手把人抓来,居然还敢把人安置在自己的别墅里。诶,小女孩,你中了麻醉弹,刚醒来可不要站在风口啊……”这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小女孩?我头大了……我好不容易在她偶尔呼吸的短暂停顿时才插上了一句:“请问你是……”被打断了话,大妈相当的不高兴,瞪了我一眼,才回答:“哎,我说你不要站在风口,快进来……我是坦求来。知道坦求来是什么吗?一种很出名的英格兰杜松子酒哦。”她顿了顿,继续相当开心地说下去,“不过,坦求来这种这么难听的代号怎么适合我这么可爱又活泼的女士呢。我的名字叫阿弗罗狄蒂·迈可森,这个名字很可爱吧?你可以叫我阿弗罗狄蒂小姐,可以叫我阿弗罗狄蒂女士……”我眼皮跳了跳。阿弗罗狄蒂,泡沫之中的女神——这个名字,浪费了……“是西法洛克……侯爵吩咐把我抓来的吗,阿弗罗狄蒂……女士?”我尽量耐心地等她聒噪完,才出声问。相比起浪费了阿弗罗狄蒂这个名字,我还是更注重坦求来这个称号。坦求来,跟怀瑟斯、格利挪尔斯、老女士一样,是英格兰的杜松子酒,也是忒瑞司手下行动团体里女性的代号惯称。也就是说,这位坦求来,和绑架我和玛拉的那两个男人,都是忒瑞司手下团体的人……等等,那个小女孩?不会就是……“不是!”大妈……阿弗罗狄蒂小姐面带不满地回答,“侯爵大人已经不能再继位成为多维亚特斯的国王了,怀瑟斯那个小女孩还在瞎折腾什么!那个小女孩居然还敢背着少爷私下调动组织人手,她还放不放我们在眼里了!就算立功再大,就算她老爸是波尔金卡,她也不能……”我已经不惊讶了,直接转为惊恐了。不是因为听到抓住我们的是怀瑟斯,而是——我在心里直飙泪,我……我以后再也不喝坦求来了!我和这种酒结仇了……不不不,我以后再也不喝英格兰的杜松子酒了……“……好了,你们都睡了一整天了,该换件衣服了,换好衣服就下来用晚餐吧。不过想要保住你们的小命,阿弗罗狄蒂就好心提醒你们一句,不要想着逃出别墅哦,会炸掉的。”大妈看着苏醒的玛拉,终于收了嘴,递给我们人手一套衣服。我把衣服抖开,一瞥,不妥,再仔细一看,脱口尖叫:“孕妇裙?”“对啊对啊。”大妈……阿弗罗狄蒂小姐笑眯眯地回应我,“你都不知道你自己怀孕了吗?一男一女龙凤胎哦,刚才在你昏迷的时候已经做过大致的检查了。是戴茨少爷的孩子吧?哇,小少爷和小小姐一定会很可爱。怪不得怀瑟斯刚回来的时候脸色那么黑。她也不想想,她这个闷葫芦冷血的要是生了少爷的孩子,那孩子一定会像她那样铁手无情,好无趣的!还好组织勒令要她打掉了……”扑通!刚醒转的玛拉被她的一轮机关枪扫射吓住了,又晕过去了。我在心底又开始狂飙泪。在这位大妈面前,一定要谨言啊……我换好了衣服。虽说肚子还不至于要被塞进那么宽松的衣服里,但这总归是我第一次怀孕,我当然很想试一试穿孕妇裙的感觉——为我和基斯的孩子穿孕妇裙的感觉。玛拉看着我直发笑。我瞪了她一眼,一声不响,下楼。来到餐厅时,阿杜罗弟弟已经在等候了。看见我,她做了个抱歉的动作,尴尬地笑道:“怀瑟斯刚来了电话,说今晚不回来用晚餐了。你明天应该就能够看到她,她说过要亲自见你的……那个小女孩也真是的,明明……”我看了看餐桌,桌上只有两分餐具,想来是给我和玛拉的,于是拉着她一起坐下,笑道:“那么阿弗罗狄蒂你就和我们一起用晚餐嘛。我去拿多一份餐具。”转身往后走。她总归是那边的人,我现在在人控制之下,讨好她一下总归不会错。换衣服的时候,我已经检查过了。我和玛拉身上所有的通讯工具和能发射接收信号的东西,包括我们颈上的那条项链,都被搜走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应该是处于一种“失踪”状态。身后传来了她颇为高兴的声音:“厨房左转,再一直前走就是了。”用餐的时候,我才发现阿弗罗狄蒂准备的都是不荤不腥的清淡菜,对胎儿有益。我心里一动。这么善良的一个人,真的是那个取了我母亲大人和哥哥性命、让我杀意滋长的组织里的人吗?沉思之间,话已经脱口而出。阿弗罗狄蒂沉默了一下,破天荒地只说了一句话:“我不是杀手。”我揣摩了一下这句话,安下了心,专心吃着食物。我能感觉得到,肚子里的两个在嗷嗷待哺。一张嘴三个人吃,怎么也得吃的卖力点。说起来,讲到宝宝,我又有点好奇了。宝宝们会像谁呢?基斯还是我?要是看起来像我,但又有基斯那么帅那么漂亮就好了,最起码不能输给玛拉的埃斯莫克……不不不,我怎么能这么想呢,我自己长的明明也不差啊!小时候怎么说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败,是个会喘气的都会夸奖我的碧色大眼睛水灵灵的很可爱。至于基斯……我忽然想起他那对深绿偏褐色颜色有点奇怪的眼睛,现在想想跟我的眼睛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相似……胡思乱想之间,我不知不觉的停下了用餐,手抚上了小腹。阿弗罗狄蒂看上去十分满意我这一副慈爱的模样,又开始喋喋不休了:“小女孩,你对孩子还真是好。来,多吃点,一张嘴三个人吃嘛,不要饿着了小少爷和小小姐。千万不要学怀瑟斯。那个小女孩在怀着少爷的孩子的时候竟然还去执行任务!她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嘛!一个刚成形的孩子那里经受得住这种折腾!她还真不是一个好妈妈……”很久之前……刚相遇的时候,我就知道打断大妈讲话会令她很不高兴,所以,我明智地选择了选择性接收,没有营养的充耳不闻。待耳边的嗡嗡声缓了下去之后,才抬头问:“这里是怀瑟斯的家?”“这里只是她的一所小别墅,最偏僻的一间,而且是她自己偷偷买的,连少爷也不知道。”我的心里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西法洛克入狱,要是我和玛拉都不在了,那王位不就铁定是戴茨的了吗?国会总不会让凯尔特这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子成为国家元首,管理政事吧。如果是这样,怀瑟斯抓了我和玛拉,为绝后患,我们的下场岂不是……等一下,听阿弗罗狄蒂这样说,戴茨好像并不知道我们被抓,那么那个怀瑟斯的目的究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