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聂风拼命扳开绝天掐住他脖子的手,中麻骨香太久,他都忘了自己可以用内力一掌震开他的。被掐得脸红脖子粗,聂风还是硬梗着勉强说道:“我……说过……你们迟早会……一锅……锅端……”在聂风还没说完“一锅端了”时,断浪举剑冲了过来,一把格开绝天,握着聂风的手臂道:“风,你还好吧?”聂风咳个不停,喘了喘,无比怨念地接着说道:“一锅端了的!”断浪:“……”此时,对方人多势众,好在聂风、断浪武功都不弱,全身而退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无名和绝无神打得难分难解,颇有些不决出个胜负决不罢休的架势。聂风也只好留下来对付那些小喽啰了,而断浪也和绝天缠斗,两人下手皆颇为狠毒,一时不相伯仲。聂风正想一个手刃劈晕眼前的家伙,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他的胸口鲜血喷涌而出渐渐不甘地倒下。而背后出现的人,正是许久不见的步惊云,眼如刀锋,眉似点霜。聂风喜笑颜开,正想上去叫上一声“云师兄”,可步惊云的眼神冰中带火,态度不冷不热,上下打量了一下聂风,并未发现受伤,便一言不发地投入到厮杀中去了。唔,确切地说,是喽啰们被他单方面撕了杀了。聂风顿时觉得有点不解,还有点不是滋味,咱也好久没见了的说啊!不过眼下也没空多纠结于这个问题,他最纠结的是另外一件事。由于步惊云的加入,本来平分秋色的战局,霎时一边倒,聂风甚至不用怎么出手。而另一边的绝心,却是至始至终都只是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也许是众人都各自拼命,他站在角落中,一时之间反而没人发现他正冷眼旁观。无名和绝无神二十年前曾有过一战,当年的战败令绝无神耿耿于怀多年,这次本以为可以一举拿下中原武林,谁知还是被无名搅局。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绝无神分外恼怒,但无名号称武林神话,武功高强,已臻天剑境地,他也奈何不得,反之,他渐渐落于下风。正待他欲聚集全身真气,全力打出杀拳时,没想到他无所防备的后背,被人重重刺了一刀,正是他命门所在。绝无神不甘地回过身,看到那刺下致命伤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长子——绝心。这比败于无名之手更让他难以接受。绝心眼神疯狂,看到绝无神中刀之后,大笑不已,口中说道:“哈,我终于为娘报仇了!娘亲,你看到了吗!”与断浪打斗的绝天看到这一幕,立刻奔过来扶着绝无神,“爹……”他甚至不敢去看他背后的伤口。绝无神渐渐支撑不住,背靠着一边的蟠龙石柱,看着绝心,无法置信,“报仇?这些年难道我就养大一个仇人吗?”绝心似乎听到了笑话,笑得眼角都出现了泪珠,他对绝无神亲切地说道:“你不会以为你当年没有杀了我,我就会感恩戴德吧?”他拭了拭眼角,接着道,“在你眼里我根本就不是你儿子,不过是一个能为你做事的下属,况且杀母之仇,我怎么不报?这么算来,我这么做岂不理所应当?”说完,绝心又开心地笑了起来。绝天气愤不已,对绝心道:“哥,无论如何他终究是你爹啊!”绝心面无表情,看着绝天颇有不屑,道:“哦?难得你还有父子之情么,我还以为你心里想的无非是怎么继承无神绝宫。”绝天盯着他不语。绝心又笑了,对聂风淡然地说道:“我要做的事都做完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聂风没料到他会这么说,还以为他会给自己留后路的,看了这出集悲惨、伦理、人性和狗血为一体的舞台剧,聂风有点承受不住,他果断按照剧本来,深沉道:“你走吧。”接下来,我们看到这个似乎像反角但又似乎弃暗投明了的反角,经典地诧异地看了聂风一眼,然后,果断地走了。这回,聂风有点失望了,难道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吗?比如“你为什么不杀我?”,或者“不杀我,你会后悔的!”。绝心大步离开,他甚至不在乎是不是看到绝无神真正断气,不知道是确定他必死无疑,还是不在乎后续了。绝心的身影彻底消失后,绝无神眼神已经涣散,似乎看到了谁,口中喊了一声“郁儿”,脸上出现了宁静平和的神情。绝天再探了探他的气息时,发现已气绝身亡。聂风叹道,每一个枭雄的背后,都有一个狗血而深情的故事,难以忘怀而午夜梦回的的梦中人,在他死前的那一刻,倏然出现在眼前的幻影。那些错过,那些遗憾,那些求而不得的……没看到雄霸他老人家也是这副德性吗?在聂风还没感叹完,步惊云果断地上前,举剑欲取绝天的性命,聂风行动在思想之前也出手了。步惊云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聂风,聂风也似乎被自己的行为诧异到了,他放下挡住步惊云的手。踌躇半响,聂风还是挡在绝天身前。终于他重重叹了一口气,背着绝天道:“带着你娘回东瀛,永远别踏入中原一步。”绝天低低笑着:“你可别后悔,等我的实力强大了,我会卷土重来的。”聂风深呼吸,道:“你父亲就是前车之鉴,真有下一次,我不会再纵容你了。”在场的众人并不是每个都知道聂风和绝天关系的,但既然步惊云都没有阻拦绝天的意思,便也没人开口阻挠。绝天一路畅通无阻地离开大殿。聂风顿感一阵无力,无论如何,这份深入血脉的联系都不是外界可以影响的,就算他可以不在乎绝天,他也会为了颜盈留下他的性命。更何况,对于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真的有几分不能坐视不管的心情呢。原来,所谓对颜盈的多年怨恨,都是源于在乎。步惊云看着聂风带着脆弱的脸,控制不住轻抚他的肩颈,聂风吓了一跳,避了避,没有避开,便也任他所为了。步惊云嘴角轻勾,心中的怒火,熄了一半。众人没注意这边的互动,忙着收拾残局,大部分喽啰见绝无神已死,都放弃了抵抗。无名在校场上,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众人,悲从心来,先有雄霸,后有绝无神,下一个试图称霸天下的人,会是谁?这芸芸众生,何时才能有个尽头?步惊云四处找无名,见无名站在校场前方的高台上,似乎正在烦恼什么,连他站在他身后都没有发现。“前辈?”步惊云出声提醒。“是惊云啊。”无名颇有些心不在焉。“前辈在担心什么?”步惊云顺着无名的视线,看着校场上的的众人问道。无名叹了一口气,道:“我在想,无论是雄霸,还是绝无神,都不会是个尽头。而他们,注定只是所谓霸业的牺牲品。什么时候,才能真正阻止呢?”步惊云难得笑了,笑得嚣悍高傲,俯瞰着众生,眼神锐利,道:“是不会有尽头,下一个入主这里的人,将会是我。”说完,便看也没看无名一眼,转身离开,衣袂翻飞,背影似剑锋冷冽。无名惊讶地合不拢嘴,他他他,刚才说什么了?!聂风等在无双城的城口,不止一次在反问自己,他在做什么?正双手抱头,暴躁不已的时候,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他连忙躲到一旁的树上去了。颜盈的声音传来,“天儿,我想见风儿最后一面。”绝天道:“娘,你放心,不会有什么最后一面的,孩儿会重回中原的。”聂风听了,谩骂不已:我呸,有我在,你想都别想。接着,颜盈便诧异道:“咦?这里怎么会有马车?谁准备的。”聂风在树上捂着脸,谁准备的,我也不知道。绝天沉默一阵,忽然笑道:“哥哥,难为你想得这么周到了,我们后会有期!”后会有期你个头!就是因为后会无期,才会……颜盈听了绝天的话,顿时变得激动,“天儿你说谁,你是说风儿吗?风儿在这里吗?”看着绝天默认的意思,颜盈四处观望,却不见聂风身影,悲切地喊道:“风儿!你在哪里?出来见娘一面好吗?”聂风抱着树干不答,心中喊道,走吧走吧,我不会出来的。颜盈眼泪控制不住往下直掉,本以为可以弥补这个多年不在身边的儿子,自己也可以时时看见他,不比忍受多年思念之苦,没想到相聚的日子竟然这么短暂。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他一面吗?大道上,颜盈一直在哭,无声而悲伤。聂风不停地对自己说,别心软别心软,别心软啊!!而下一秒,他还是出现在颜盈面前了。颜盈终于见到聂风了,笑着抚上聂风的脸颊,脸上还有未干的眼泪,看得聂风心中一疼。终究做不到当成路人吗?颜盈道:“风儿,娘是做了很多错事,不要再怪娘了,好吗?”到了这一刻,似乎没有什么理由一直抓着怨恨不放,颜盈也从未对不起他。聂风只道:“娘,过去的事就当它过去了,风儿未能承欢膝下,还请娘原谅。”没有任何一句话能比聂风的这番话,更能让颜盈泪如雨下,她哽咽着点点头,在绝天的搀扶下,上了马车。最后聂风对绝天道:“照顾好她。”绝天看了他一眼,笑意盎然。聂风一直站在原地,目送着马车离开,直到不见了影子。正待他欲转身离开时,身后一阵杀意袭来,聂风一闪。身后的人看清了聂风,诧异道:“是你?”聂风也很诧异,这不是那天挟持剑晨的中年人吗?怎么在这里?好像叫什么破军。破军道:“我看到有人从无神绝宫逃出来,听说绝无神被杀了,是不是真的?”聂风点点头。破军立刻急切道:“那颜盈呢?颜盈怎么样了?”聂风恍然,原来这也是他家娘亲的追求者啊,看起来还是挺痴情的么。低头思索了半刻,他对快等不及的破军答非所问道:“如果她不愿接受你,你不许打扰她。”破军一愣,继而苦笑着点头。聂风道:“刚刚离开的那辆马车上。”看着破军立刻消失的身影,聂风想,也好,多个人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