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没事吧!”淑灵关心的问。

  “放心,好多了。”幽紫一笑,算是回应淑灵的关心。这里是五人下榻的旅馆,在比赛结束后大伙第一时间将幽紫背了回来。

  理树还装出有些生气道:“阿幽,以后不可以这样了。”

  幽紫看着包得老大的手,点头答应。

  理树玄女回头道:“这次还真要感激仙子了,不然这一场比试你是拿不下来的。”

  “嗯?”淑灵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表示不明白。

  元老头站了出来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当时幽冒着飞刀射中面部的危险接了第一把刀后,一直把这刀藏在手后,我开始明白她的打算,可是她当时目不视物,如何能射中魏。如果我们直接告诉她魏的方位,魏一定会小心提防的。况且幽不善长飞刀,魏作事又小心,就算猜对对方方向也未必能中,不过仙子有一手,几句话就把魏弄得六神无主,自己大吼大叫,暴露了目标,而且警觉大降,幽才能一刀得手。”

  “所以说其实是仙子打败了魏。”幽紫让功了。

  仙子哈哈大笑道:“不要说得我很那么好,其实我只占了51%。”

  当,大锤K下。淑灵一脸黑线,直接动手了。众人不由笑开怀。

  “不过,幽姐姐为什么会突然看不见呢?”淑灵回到正题。

  “是啊!我刚才醒来时又看的见了,真奇怪。”幽紫道。

  “我检查过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眼睛完全正常啊!希望以后不会再出这种事了?”理树玄女叹了口气。仙子自地上爬起,眼神一寒。

  ……

  深夜。

  理树房间的灯还未熄灭。

  理树玄女独自坐在窗里,望着星空,很有些惆怅,一道人影闪入理树房内。

  理树玄女却不惊慌,轻声道:“来了。”

  来人悄悄应了一声,坐下,是元老头。

  理树又问:“怎么样?”

  元天真人答:“最后的选手我都调查过了,有三个最难应付,如果幽紫遇上这三位就棘手了。”

  理树思付道:“明天的四分之一决赛,遇上这三人之一的可能是七分之三,实在太高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元天真人叹了口气:“如果明天上午的‘抽选组区’中真让幽紫遇上了这几位,我就化装成蒙面人,在休息室打晕幽。——————当然,这是下策。”

  理树玄女皱眉思索片刻,道:“不如我去劝幽紫放弃比赛。”

  “又来了,你这个做母亲的老是做的像‘看守’一样,我说过,幽紫的身体不是由她自己决定,我希望她能得到最大限度的自由。”元天真人一笑,心中已有了打算。

  “唉,你说什么我都依你,不过,我的心就是放不下。”

  “阿树,你也不要太担心了,说不定幽会遇上仙子,那样的话,仙子会在十分钟内获胜,以后也就万事大吉了。”这一次难得元老头对仙子这么有信心。

  “但愿吧。对了,仙子的‘七重煞掌’练的怎么样了。”

  “那小子是个武痴,再加上我自身的心得,应该已学会一招半式了吧!”

  理树犹豫道:“以‘七重煞掌’的威力,不会伤到阿幽吧!”

  元天真人呵呵笑道:“放心,仙子不会对朋友下毒手的,别忘了他是谁的儿子”“对,虽然我对仙子的了解不如你深。但我确实看得出他有着他父亲的风范。”理树玄女忽然有些激动道:“赤道之血的热,武者的精神,都是他骨子里的东西。”

  元天真人也一笑,几许激动,几许得意。两人商量片刻,便吹灭了灯火。一切重归于无声,但这里的剧情并未结束。

  漆黑之处,一丝月光的色泽在窗外闪耀着,如果你眼力极好,便能在理树的窗外找到这丝光芒的出处:一根花针。

  元、理都是顶尖的武者,如果花针是刚刚钉上的,他们一定会发觉。但花针是早先就钉好的,那就未必了,花针上连了一根细线,一直连到——仙子的房间。

  ……第二天清晨。……

  “早,师父。”淑灵低头问好。

  元老头点点头道:“幽紫好吗?”

  “我刚才又上了一次药,她精神很好呢!”

  “不过还是别让她乱动,记得叮嘱她多喝些汤药。”说着,叹口气,迈步出门。

  “师父,你去哪?”

  元老头头也不回道:“转转。”其实,是去交昨天的罚单……。

  一路上都有卖报的布人在吆喝。

  元老头买了一份,头版头条就是他昨天闹赛场的事。不由搞得他哭笑不得:幽紫的对决那么精彩也不说两句,自己才出几招啊!就搞得天下皆知了,这些做报纸的……。等等,如果天下都知道自己曾经和拉玛阿对着干了一次,以后,不是更难和拉搞好关系了吗?想到这里,元老头更是哭笑不得了。

  不过,接下来的一件事会让他进入另一个哭笑不得的全新境界。

  走着,走着,元老头有些奇怪:怎么迎面走来的人个个都像捡了宝似的——笑成了一朵花,双手抱着一件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再往前走,看见的情景把元也震住了。

  神域的人口不足两百,现在是大赛期间,加上旅客大约是五百左右,可现在他看见的——是三百多的上人挤成一片。

  有一高一矮两上人堆中挤了出来,边走边说:“真是没想到啊!”他们各抱了一件物品。

  元老头看清楚了,抱的是一本新印的蓝色粗线书。

  高个子的道:“神域三号不愧最强的神域,连这种绝世武功都有人卖。”

  矮个子的道:“是啊!如果可以,真想全部买下来,独自一个人练。”

  高的道:“美你的。”说着两人乐呵呵的走远了。

  元老头来了劲,既然是绝世武功,自己一个武者为何不去买一本,不过……

  望着三百来号狂挤的上人,元老头掉汗了:——自己怎么进去啊!

  不过也好,上人都是自视高贵的,他们都这样挤来挤去说明真的是“绝世”的好货。

  元老头静静的吸了一口气,一道纯正的气息由丹田而发,游走全身,再透体而出,这么运了在三遍,元老头的给人的感觉不再是宏大,反而是一种细小轻盈的感觉。

  一闪身,元老头混入人群。你若从人群上方往下看:人群中就如多了条游走的白线。到底是一流高手,元渐移渐入,只与人擦身而过,既没挤谁,也没被谁挤。

  进了几层,元才发现人群的上人个个拿着一大袋金币,一幅急不可待的样子。

  元也学他人的样子,拿出一大袋金币。这时可顾不得身份了,元老头在这人山人海中扯开老牛嗓子叫喊道:“这里来一本,这里来一本。”

  再进两层,听见一个声音叫喊道:“十万一本,十万一本,挨帮,挨帮。”

  再进一层。

  晴天霹厉。

  十万一本,是绝不会贵的,虽然书都是堆放在地上的,虽然纸料只是中等,虽然没有包装,虽然有很多很多可以让人压价的瑕疵,但书的价值只用封面的四个字就体现出来了。

  ——《七重煞掌》——

  一位买书的上人认出了元,朗声道:“元师傅,你亲自来压阵啊!”

  也许大家应该知道卖书的主是谁了,元天真人用史无前例的声音吼道:“仙子————————。”

  三百来人全给震住了。

  一个身形灵巧的小孩蹑手蹑脚的想从书堆边移开,几个不识相的上人拦住他:“小仙子,你师父来了啊!”

  元的虚无珠闪了一下——钱袋不见了。

  再闪一下——出来了一个东西,当然是大锤了。这是因为元老头的手镯里并没有放菜刀。

  又有几个不识抬举的上人递过钱道:“来一本。”

  “收场了,收场了。”现在打发这群上人是最重要的,元用八宝手镯把这些《七重煞掌》的复印本一一收了起。

  几个上人不服气:“不公平啊!我们还没买。”说着伸手来拿。元正在气头上,猛的一挥手,一阵雄劲无比的狂风随之打出,众人纷纷后退。

  一个上人见到手宝贝快丢了,伸手拿了一本,纵身跳起想走。

  元再一挥手,一道强光打出,正击中那人手上的书本,书本顿时炸开,那人受到波至,直直的从半空中掉下来。

  其余上人见不是对手,变化对策上来论理。

  元老头猛的举起手,吓得他们连退几步。这时元已将书本收尽,抓起仙子,提步一跳,远离了人群,说实话,这群上人早已荒废了武功和法术,拿了绝世秘籍也只会拿来收藏,不过剩下这些没买到的,见元收摊这么早,还是很不服气。

  ……

  华云都城外一座无名的山上。

  元老头压制不住怒火,扇了仙子一个耳光。

  仙子捂着火辣辣的脸:“师父,你打错了。”

  “我打错?我真该打死你。”说着又举起手。

  仙子连忙退两步。

  “说吧!谁叫你这么做。”这话好像问错了,谁会叫仙子做这种事啊,不过,又好象没问错,因为仙子还真的直接回答道:“你啊!师父。”

  “何时?”元知道仙子又要施展久违的嘴皮子功夫了,心里做好了再扇他一耳光的准备。

  “师父在传给徒儿时,不是告诉徒儿要把这套武功发扬光大吗?”

  元老头忍不住了,双手掐住仙子脖子道:“你不可以练吗?”

  “放……、放……。”没气说下去了。

  元老头松开了手。

  仙子喘了口气道沉声道:“这样最能提高‘秘笈’知名度,再说我也练不会。”不再像是开玩笑了。

  元口气一冷,道:“为什么?”

  “我知道这套武功是为了对付谁而练,就不可能练的好了。”气氛——变了。真正的勇士在面对屠刀时也可以纵声大笑,因为他们的心,已经镇压住了这片黑暗的天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元的眼睛变的闪烁不定,他惊奇的发现仙子知道的比他想的还要多。

  “为什么?我小时候看过师父的灵镜,其中有一幅画面非奇怪,画面是两人的背影,一男一女,身形相靠,女的好像抱着什么。”

  “闭嘴。”元双目一寒,暗暗握紧了拳头。

  “最奇怪的是那男的戴了一顶帽子,那帽子与那人的衣着完全不配。”

  啪,一个耳光响亮的抽在仙子脸上。“闭嘴。”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但是………………。

  不可以后退。仙子咬紧了牙关,心道:现在后退的话,这世界一点都不会改变。

  站直身子,仙子直视元天真人双眼道:“后来我才知道师父的头是‘鹤顶’,神域居民是很少有秃顶的,所以我想那男的就是师父你,而那女的应该是理树师傅。”

  啪,又一个响亮的耳光。元天真人眼中含泪道:“不要再说了。”

  “而理树抱的是一个婴儿,那婴儿就是幽紫,对不对。”

  元老头支持不住,轰的跪下。被戳中了,元内心的死穴。

  尘封的情景涌上心,在婴儿的可怕力量被预知时,元老头与夫人,女儿分手时的情景,多年以来,元天真人都不敢看灵镜的画面,怕自己会支持不住,今日仙子一点旧事,正是刺中了元天真人悲情的神经。

  “落泪之后,这世界就该开始改变了吧。”仙子呆呆的看着天空,就像是在看着上天的眼睛。……………………他声音在天地间飘扬。

  ……

  一片肥沃的草原上,并坐着两个人影。

  一阵和风,阵阵绿浪。

  “好点了吗?”仙子问

  “心情好多了。”元最后再擦了一次眼泪:“真不好意思,这么大人了居然在弟子面前流泪。”

  他刚才真的哭的像个孩子似的。

  “爱到深处才会这样吧。”仙子细发微微飘起,像个大人。

  呼,元深吸一口气,收拾一下心情:“刚才打你两耳光,没事吧。”其实打了三耳光啊!什么记性。

  “开玩笑,我可是公认最有希望得冠军的人啊!不会这么小气的。”

  “……哦……。”原来仙子是想得冠军的?也许他不想得冠军,但他绝不愿意自己输,真和他老子一个脾气。元天真人暗想道。但可惜,这句话其实是仙子为了接下来的谈话轻松些的一个随意的引导。

  “那……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难道幽真的是‘黑孩子’。”

  元一笑,道:“看来你从书上知道不少啊!那你知道‘黑孩子’是什么吗?”

  仙子认真道:“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在神族出现之初,长老们并不确信我们的下一代可以保持我们智力突变的血统。为了保证神族人种的优越性,所以我们神族是较少生育的,几乎所有新的成员都来自下界新出现的强者。在二十余年前,‘神妖消耗战时代’。战乱使神域人口严重不足,长老为了增加人口作为战后重建做准备,提出了在下界引进新的强者之外的‘大规模生育’的办法。可是在十年前发现,新生的婴儿中,有一些带着强大的暗之力,这些出现原因无法解释的婴儿就是所谓的‘黑孩子’,据说第一个使体内的暗之力觉醒的‘黑孩子’叫马耶拉,在他觉醒力量的一瞬间,他性情大变,四处破坏,当时的最大都市‘圣彼’就是因他而化为灰烬的,后来几乎动用了所有神众的力量才让马耶拉伏法。”

  “对,历史上就是那样,接着长老下令:不准任何一对神众结婚生子,并杀死所有已发现的黑孩子。”

  “那么幽紫她……。”

  “当时我和理树住在深山修行,幽也出生在深山,没人知道,后来我给她造了一份假证。”

  “幽紫不知道吗?”

  “我没告诉她,只是悄悄的在她的灵魂上画了一个结界。”

  “是不想让她有负担吧!”

  “做人父母的都是这样。……臭小子,扯这么远干什么?”

  “为什么要我‘很快’结束战斗。”仙子望着元问。

  元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声道:“战斗越久,幽身上的斗气越强,相对结界的力量会越弱,万一……”元用手捂面,没能说下去……

  一分钟的静,一分钟的静换来一分钟无声的风。抛起一阵一阵的浪,那是连绵得叫人舒服的草浪。

  “哈、哈、哈”仙子爽朗的笑起,那般的无拘无束:“师父,你也太多心,放心吧!有我。”

  “说定了。”元眼中放光。

  “那我卖书的事就结了。”仙子得意一笑。

  “臭小子,真和我一个脾气,走吧!去吃烤鸭。”

  真是一对名符其实的绝配师徒。

  当年,元从他的师父传承这一绝学时,就有了不让这种绝技再成为下一代馆头负担的想法。

  “七重煞掌”固然是绝学,可是难学不易懂,并且作为独门秘芨,馆主还要提防秘芨被人偷去偷学、偷练,搞得历代七重武者都患了一块心病,元天真人是不拘之人,学到第二招就没再要求自己强练下去了。今天,他的徒弟仙子更是不拘一切,不过这次是要拿“七重煞掌”去救女儿,仙子竟然自己不学拿去卖了,特别是“卖”这个字,也太夸张了些,不然元也不该对仙做“一个耳朵”这种污辱性动作。

  但,仙子为何要卖?是要逼元说出实情,还是深深知道元的心思,要用这种偏激的方法来治元的心病?这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

  回到旅馆,理树她们已经知道仙子卖书的事,轮流说了一番仙子不是,当天下午就登了一则广告,说是仙子卖的全是修改版,没有修练价值,买者可拿到旅馆退款。

  不过,众上人看了后半信半疑,也没几个拿来退。只是悄悄练了几下,练不走(仙子可没把元写的心得一并买)于是不管真假,放入了各自书库,以后也没谁再认真的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