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静静地温养丹田毕,赵毅放开心神,缓缓地睁开眼来。

  山风依然在呼啸,东边的红日依然刚上云霄,面前挡着山风的巨大冰块依旧静静地竖立着,琉璃般的冰块内桃树依旧璀璨美丽。

  赵毅站起身来,放眼四望,感受一切;便感觉到天更蓝了,云更柔了,花更艳了,那气更清了……一切,都更加美好了!

  “毅儿……”后面传来亲切的呼唤声,是爹在叫他。

  赵毅想起了之前爹的吩咐,看看天色,显然不过才过一刻钟而已。

  心下微诧,不过还是连忙应道:“啊!爹啊,我好了,马上就回来!”

  回身一看,爹正一脸古怪的打量着自己,不禁奇怪的低下头,上下看了看,不就是衣服裤子脏了点嘛,没什么啊?

  于是走过去迎着父亲的目光,问道:“爹,咋了?”

  “你在这上面坐了一天一夜,爹和你三叔担心死你了。”想起自己和三弟二人担心了一天一夜,半夜里更是轮换着上来看着这个儿子,赵耀武没好气的对赵毅说道。

  赵毅这时才惊讶了,说道:“啊?一天一夜啊,我还以为……”

  说到这里,赵毅自己也是恍然,虽然自己在引天地灵气进入体内,通过丹田气旋旋转而化为自身真气,然后在丹田气满之后进行缓慢地导引通脉,最后温养丹田而收功这一系列的存想感应中专注无比;但是也知道所化时间着实不少,特别是导通第一条足少阴肾经,简直便如蚁行。

  不过刚才睁眼之际,看到周边景物略无变化,尤其是那东升的朝阳依然是刚上云霄的样子,一时间便产生了错觉,觉得刚才只不过刹那而已。

  “呵呵……”赵毅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笑,确实不太好意思,要不是他在这山顶突然感悟,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天屏山下了。

  赵耀武看着赵毅不好意思的样子,想起昨天夜里看到,赵毅周身淡淡放着微微的白光,映射的桃树冰雕璀璨神奇;山顶呼啸的罡风围绕着赵毅身体,犹如风中之茧般的奇景,又感到欣慰无比。

  “你这本事,就是陈道长教的吧?”赵耀武将昨天看到的奇景和赵毅说完之后,问道。

  “嗯嗯,是啊,道长对毅儿可好了。”赵毅说道。

  赵耀武点点头,也叹道:“道长是个好人啊,回去爹一定要当面谢谢他。”握着赵毅的手,又说道:“走吧,我们下山了,回家咯!”最后三个字,说的分外响亮。

  “回家咯!”赵毅抬起头来放声大叫。

  头顶有一大片云,在飘啊,飘啊……,倏忽间已经飘到了天边。

  ……

  颌阳镇道观之内,四叔背着的双手紧捏着拳头,如同一只热锅上的蚂蚁般,在道长居室之内团团乱转,忧急之色溢于言表。

  旁边禅床上,道长却是老神在在的在盘膝打坐,双目微阖似睡非睡。

  四叔转了一阵子,脚步越踩越重,只踩的地板咚咚作响,道长却是充耳不闻,一动不动,眉毛眼角便连一丝跳动也无。

  昨日下午近晚时分,四叔便已赶回颌阳镇了。

  和他一同回来的四个人中,有一个在前天夜里赶路的时候不小心崴了脚,所以四叔便让其他人稍后回来,自己独自一个人日夜兼程的往回赶。

  四叔到了镇子之后,记得三叔的一再嘱咐,绕过镇外直接来到了道观。

  脸色灰败,两个眼珠通红,双眼深深凹陷,精神却分外亢奋的四叔见了道长,将事情经过一说,四叔本希望着道长大发神威,施展诸如往日祈雨求福之时使用过的神术,木剑一指、道铃一响、符纸一烧、脚跟一跺,念念有词之际便能让人心想事成了;再不济也能拿个主意帮个忙。

  谁知道长听完叙述之后,皱着眉头说道:“兹事体大,先容老道算上一卦,你先用些饭菜歇个乏。”然后便吩咐观中道士准备饭菜。

  四叔表示自己吃不吃饭的可以再说,还是先算卦的要紧。

  道长正色说道:“你来求卦,便需心平气和,如此心浮气躁,如何算的了卦?更何况毅儿出了这等事,老道又岂能不忧心,你若又累又饿的病了,我就算能算出来如何救毅儿,又让何人去救?难不成你让我这把老骨头爬上天屏山去?像毅儿一样爬下天沟去?”说到后来居然吹胡子瞪眼的有点生气了。

  四叔暗想,我什么时候求你算卦了,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再说了,你要算卦跟我吃不吃饭有什么关系?我一边吃你一边算不就得了?等我吃完饭你这卦不也就算好了?这事,可是十万火急啊!

  不过看道长一脸不爽怒气冲冲的样子,心里的疑问只好暂时压着。吃就吃吧,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儿了。

  于是便只好等着饭菜上来。

  不一会儿,好家伙,三菜一汤啊,不过可惜的是没有荤菜。

  三口两口吃完,四叔站起身来,看着道长,等着道长算卦呢。

  道长呵呵一笑,风轻云淡地说道:“这算卦呢,还得讲究个时辰、心境;老道刚才看了看,这时辰不对,你的心境也还不平;这样吧,你先休息一晚,明儿个咱们再算。”

  四叔一听,急的跳了脚,说道:“我说道长啊,这可是人命关天啊,越早越好啊!”

  一听这话,道长立马翻了脸,沉声说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会不管毅儿?哦,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关心毅儿的死活!你……”

  一通数落,四叔听的晕头转向,心里想,这老东西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我不就急了点嘛。你老道不也把小毅当宝的吗?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好像吃错了药一样?难道是修道修的走火入魔了?

  嗯,跟吃错药或者走火入魔的人那是没法说的,你推三阻四的不管,我找太爷去,太爷总不会不管的。心下想着,四叔站起来拔腿便走。

  刚起身呢,道长喝道:“站住,你想去哪?”

  四叔恨恨的说道:“你不管,我找太爷去,这事人命关天十万火急……”

  话没说完,道长打断了四叔的话,沉声说道:“你想害死你爷爷?”

  四叔愣了,瞪着道长。

  道长又说道:“你爷爷七十多了,毅儿又是他寄望最深的后辈,便如心头肉一般,你这样冒冒失失地过去跟他说,他一急,说不得便得急死。他急死了,你担待的起么?”

  四叔一听,冷汗唰的便下来了;是啊,爷爷毕竟年纪大了,道长说的情况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

  可是,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

  没了主意的四叔只好向着道长一揖到地,诚恳地说道:“多谢道长教诲,承志知错了,还请道长拿主意,承志无不从命。”

  道长点点头,捋了捋胡子,说道:“你放心,老道很喜欢毅儿这孩子,不会置之不理的。”

  道长看四叔看着自己点头,便看着四叔的眼睛问道:“你真的听老道的话?”

  四叔看着道长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但凭道长吩咐。”

  道长盯着四叔的眼睛,眼里闪动着柔和的光芒,轻轻地说道:“你很想救毅儿,是不是?”

  四叔觉得道长的目光好亮、好柔和,看着很舒服,很让人放心,便也看着道长的眼睛说道:“是。”

  道长又轻轻柔柔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很累?”

  四叔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很累,身子都是酸酸的,就答道:“是。”

  道长又柔和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困?眼皮子都睁不住了?”

  四叔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困,眼皮像灌了铅一样,直欲闭上,恨不得就此躺在地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嘴里便含含糊糊地应道:“是。”

  道长眼里柔和的亮光闪了闪,说道:“那就去睡吧,你的房间在隔壁。”

  四叔应道:“是。”说着站起身来,转过身走到门口,拉开门,走到隔壁房间,一眼看到幽暗烛火下的床铺,连鞋子都来不及脱,便上了床,脑袋刚一沾枕头,呼噜声便响了起来。

  道长轻轻地走了进来,看着四叔沉沉酣睡的摸样,叹息着说道:“难为你啦,这着急上火、体力透支的摸样,还是睡一觉先救你自己吧。”

  灭了蜡烛,走出房门,轻轻地带上门,抬头看看天边,轻声说道:“毅儿,你可还好?师妹,有你在,应该不会有事吧?”

  这一夜,观里的道士们惊讶的发现,很少亲自带晚课的观主来到了大殿,和一众弟子焚香礼拜,静坐诵经;那严谨,非同一般;那虔诚,果是修道楷模。

  四叔睡了一夜,天光大亮才醒过来。

  这一醒来,便觉得浑身酸痛四肢乏力,满身都像被抽了骨头似的,四叔知道,这是放松下来一夜好睡,原先强撑着赶路所带来的疲乏发作的结果。

  想想昨天,道长推三阻四的样子,四叔心里就来气,便想偷偷跑出去找老太爷,可是想想道长说的那句话,又忐忑不安起来,在房间里犹如困兽一般的走来走去。

  不多时,有道士送了早餐进来,四叔稀里哗啦吃完早餐,想想还是没有办法,便只好到道长的居室外敲门。

  进了道长的居室,四叔正准备求道长呢,道长倒是先开了口。

  “承志啊,老道先入定,静静心,之后就起卦啊。你老老实实呆着,别打扰我啊!”说着,自顾自的盘腿坐上禅床,闭了双眼不再说话。

  四叔一看没辙,那就等吧?

  等啊等啊,这都等了一个时辰了,还不见道长睁眼出定。

  四叔心里这个恼火啊,你道长那心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就这么静不下来?心下隐隐觉得道长似乎在拖时间,可又不敢肯定,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在房间里团团乱转。

  眼看着午时将至,四叔觉得自己的脚底板都已经跺的没有知觉了,再等等就可以吃中饭了,道长还是没有出定醒来。

  四叔豁出去了,便向道长走了过去,打定主意,就算是摇也得把道长摇醒。

  无论如何都要道长拿个主意出来。

  不拿主意怎么办?不拿主意我就……我就……。

  刚想伸手去摇呢,道长的眼睛唰地睁了开来,把四叔唬了一跳,猛的向后退了一步。

  道长笑眯眯的看着四叔,下了禅床,说道:“怎么,着急了啊?我刚才入定之时,忽然有所感应……”

  四叔急急问道:“道长,感应到啥了?”

  道长面容一肃,说道:“毅儿肯定没事,而且还会大有收获!”

  四叔不信,说道:“道长,那你倒是说说,毅儿会有啥收获?”

  道长被问的一滞,“这个……”眼珠子转了转,捋了捋胡子,很淡定,很仙风道骨地晃着脑袋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四叔被噎的直翻白眼。

  看四叔满面通红、鼻息咻咻,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道长又说道:“你放心,依贫道看来,一时三刻之内,定有佳音传来!”

  看道长一副笃定的样子,四叔又迷茫了,这……

  道长牛哄哄地说道:“走,我们先吃饭去。或许不待中饭吃完,便有佳音传到了。”说着,当先往门口走去。

  就在此时,居室原本关着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了,一个穿着玄色道袍的女冠出现在门口。

  道长一愣,接着便是大喜,连忙沉了脸,对四叔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和我师妹有几句话要说。”

  四叔一头雾水的答应了。

  到了门口稍远的地方,云瑶一脸崇拜的看着道长,说道:“师兄,你这道行真是进境的越发不可思议了,这都让你感应出来了。”

  道长说道:“师妹,你就别取笑我了,哪里是什么道行,哪里是什么感应啊。我这不骗着这小子,拖时间等你回来嘛。”

  自己想想也觉得确实巧了点,“哈”地一笑,说道:“就是这小子越来越不好忽悠了,幸亏你回来了,不过你回来的这个点,也实在是太巧了。”

  “快说说,毅儿他们怎样了。你若还没消息,今晚我真的要去找你们了。”道长也是急啊。

  于是,云瑶将这两天的事情择其要简单的说了下,道长听得那是满脸都在放光。知道赵耀武居然活着,赵毅不但救了他爹,居然在山巅引气入体成功,好像还导通了一条也不知两条脉,道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听见道长笑的这般开心,四叔忍不住走了出来,问道:“道长……”

  道长大袖一挥,说道:“走,我们去你太爷那。”

  四叔一愣道:“不吃饭了?”

  道长眼睛一蹬,说道:“吃啥吃啊!怎么光记着吃了?不吃了!不吃了!要吃也要到你家太爷那里吃去!”

  四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