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你就把我当妖精收了吧!)

  青梦疑惑的看着他,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在这**盛行的清朝,确实有些事是她容易疏忽的。

  “最后一句,改成‘梦出红墙外’,或者什么别的都行。”胤禛不像看玩笑,他也不会跟青梦开玩笑。

  筱白刚准备拉着青梦上台,听到胤禛的这句话没头没脑的加了句,“那不成了红杏出墙了?”

  “那改成‘不悔当年爱’吧,好了,皇上看着咱们呢。”青梦起身,走向舞台。

  胤禛担忧的看着青梦的背影,“就按青梦的改吧,一定记得。”

  筱白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何要改,可一想最后一句有个“大唐”,可能不妥吧,四哥少见的如此担心,自己可不能再出错了。

  乐师照例先熟悉了一下歌词,趁着这时候,筱白挥手把早就准备好的舞女招了上来,有了上次的经验,之后两人心有灵犀的都学习了一些舞蹈,下午的时候略微一彩排,就定下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再让舞女们在周围不停的转圈圈,两人也能凑合过去。

  看青梦有些紧张,筱白打趣她,“又不是超女比赛,唱完就行,不用紧张。”

  “超女唱不好大不了回家,这里唱不好可得砍头啊。”

  筱白黑线,这,不用这么夸张吧,“也是回家,都一样。”大不了再穿回去,死就死了!

  乐师示意,可以开始了,筱白缓塔一步,“皇阿玛,查鲁哥哥,这次筱白与侧福晋给您带来的是《贵妃醉酒》”,无需多言,多了她也不知道,一点头,乐师的琴声就响了起来。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马嵬坡下愿为真爱魂断红颜”青梦的声音很柔,有着钢琴十级的基础比筱白的节奏感好很多,加上感情丰富,唱完这一段时已经可以看到有些爱慕的目光朝她飘去。

  筱白的声音属于甜甜的那种,声调比青梦的高些,所以第一段的京剧她就包了,“爱恨就在一瞬间”

  第一句一出就震惊了在坐的所有人,筱白的唱功当然不及这些阿哥大臣们听的那些名角儿,可她唱的也是有模有样,一段唱罢,十阿哥带头叫好,使劲的拍掌,看的筱白笑颜如花。

  “醉在君王怀,不悔当年爱~”最后一句结尾,筱白总算没有忘词。

  “好!筱白唱的太好了,四嫂也是一副金嗓子啊。”十阿哥激动的起身拍掌,身后几个年轻的阿哥也是不住的附和。

  康熙微笑着点头,很满意筱白与青梦的表现,太子的表情有些勉强,隐隐有些醋味。

  “皇上,臣妹在宫里这些年长进果然不是在草原上的格格们能比的,对诗词歌赋这些恐怕臣都不及妹妹了,哈哈。”查鲁的恭维在筱白眼里有些假,他的气质明明是受过良好的儒家教育的,又加上草原人天生的勇猛,这么一个凤毛麟角的儒将,在筱白眼里,说出这番话反而有些折了身份。

  回到座位,胤禛没有过多的表示,只是点了点头,继续与太子讨论着什么。

  胤禩看着筱白笑而不语,那笑里的温柔如水,看的筱白心虚。

  “八哥,你这般会吓到我的。”筱白小小的抱怨在胤禩眼里完全是撒娇的模样,可爱至极。

  “哈哈,不逗你了,唱的很好,改日可否给八哥再唱一次?”胤禩收敛笑容,筱白反而有些恋恋不舍。

  “为何?”难道,这算是约会吗?

  “是听不清了,你真是笨,那么远,只能模糊的听,改天给我们唱一次好不好?”十阿哥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胤禩身后出现,话语间仍然像个孩子。

  十阿哥出现了,那么十四阿哥就不远了。

  “不用找了,我在你后边。”十四阿哥的声音从青梦身旁传来,“我是来给嫂子敬酒的,不过,既然听到了,下次你唱歌也算我一份。”

  “再把九哥叫上吧,就当陪我上次打赌输了好不好?”可怜兮兮的望着八阿哥,筱白明显找了个心最软的。

  “那你得多唱两首,否则你还得给我们当仆人。”十阿哥借机杀价,恨得筱白牙痒痒。

  “是啊是啊,就两首歌怎能抵了一天的仆役呢。”十四阿哥默契的附和,“四嫂要不要一起?”

  青梦摇头,“你们玩就好了,我刚来,还不适应。”找个礼貌的理由拒绝,她现在也在慢慢的接受胤禛,不该与八爷走的太近。

  “八哥~”甜甜的求救声,八阿哥终于耐不住了。

  “好了,好了,依了你了。不过,得按十弟的建议来,怎么样?”

  原来也是只笑面虎,还不是暗中杀了价,只能点头了,谁叫自己野猪没打到,还差点赔上自己的小命呢。

  苦着脸点头,看的十阿哥与十四阿哥心情大悦。

  十阿哥与十四阿哥很快回了座位,筱白与青梦聊起天来,开始青梦还忌讳胤禛与胤禩,声音压低只能两人听到,后来见筱白没有顾忌,也就放开了一些。

  “我会骑马了,还能打野猪呢!”筱白比划着野猪的大小,孩子气的跟青梦炫耀这些东西,小脸满布骄傲。

  “骑马吧,我信,但那野猪不是跑了吗?你还被熊给撵树上去了?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爬树?我以为你会装死的。”青梦最气人的就是一脸正式的揶揄筱白,偶尔还配上几个无辜的眨眼。

  胤禛听了这话也忍不住莞尔,原来青梦也可以这么活泼,只是以前对自己的刻意疏离吗?

  “装死的是你,再说了,那时候我来不及装啊,爬树是最简便易行的方法了。咦,怎么被你带跑了,我真的打了野猪的,四哥作证!”筱白终于把胤禛也拉下了水。

  “是打了野猪,只是,那野猪掉到陷阱里不能动了的。”这俩人真的蛮般配的,都是擅长冷笑话的主。

  “是在表演妇唱夫随吗,不理你们了。”筱白白了两人一眼。

  “羡慕吗?赶紧的,众多的阿哥里挑一个去。”现在的青梦完全没有了雍亲王府里那看破世俗的模样,活泼可爱,喜欢跟筱白斗嘴,每次还都略胜一筹。

  筱白故作环视状,摆出一副难以抉择的表情,“一句歌词‘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至心碎’。”

  “要不你就从了十五阿哥吧,孩子不错呢。”青梦与筱白眼里十五阿哥就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可她们忘了,此时“她们”也只有十五岁。

  “夫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积点德吧。”筱白很少扯文言文,因为语文本就是她的弱项,也是把赵晋礼搞疯了的原因之一,想想赵师傅那早衰的白发,就知道筱白的语文有多差。

  “这句用的不错,看来有读书。”筱白笑着对上胤禛的目光,“但是你的妇德是不是差了些?”

  黑线~

  生活在男尊女卑的古代还真是郁闷,怎么就没穿到唐朝呢,怎么没穿成太平公主呢?这次不仅筱白,青梦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弄得胤禛有些疑惑,难道一向以大家闺秀模样现身的青梦也与筱白一样的想法吗?

  “那孩子看着你呢,嫂子你是不是回个倾城一笑呢?”见十五阿哥朝这边看来,筱白侧倾身子,压低声音对青梦说。

  “你以为我听不见吗。”一个浑厚的男中音飘入他俩耳中,再看胤禛,头也没转。

  “顺风耳”嘟囔一句,吐个舌头,筱白幽幽的转身,假装看歌舞去了。

  “胆子挺肥啊,敢当着四哥的面调戏四嫂。”八阿哥转头,看着筱白。

  场中正在表演蒙古歌舞,节奏感极强,筱白本来跟着乐器打着拍子,突然听到八阿哥这个玩笑,惊得手停到空中,久久不落。

  看着僵住的筱白,八阿哥不解,“怎么了?”

  “你会开玩笑啊”这话怎么听都带着惊吓过度的感觉,听得八阿哥一脑袋黑线,在筱白眼里他是不是就是个永远面带微笑不远不近的人呢。

  八阿哥脸色微微变化,筱白看的挺带劲儿,大有今晚我就是调戏你了的架势,“八哥,呃,问个问题可以不?”

  筱白心虚的看着胤禩,仍然犹豫这个问题是不是太突兀,太隐私,可好奇心来了挡也挡不住。

  胤禩点头,好奇她会问什么,眼神明明露怯,嘴角却紧抿着不甘心的样子,估计不是什么好问题,否则怎么会这般模样呢。

  看到胤禩点头,筱白反而更加犹豫,害怕话一出口,两人好不容易建立的暧昧关系会轰然崩塌,如果不问,那继续暧昧下去对自己到底时好时坏呢,毕竟他不是电视里的胤禩,纵使相似的儒雅,自己也不是若曦啊,怎么能确定他有着足够自己付出真心的喜欢呢。

  “说吧,我保证不怪你。”轻轻的鼓励,胤禩貌似猜出了些苗头,筱白的性格大不可是关于政事的,于他,除了政事以外对筱白到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心一横,死就死了,大不了找十五阿哥去,“呃,八哥,八嫂是不是反对你再娶啊?”

  胤禩一愣,怎么会是关于郭络罗氏的问题呢。

  “是这样的,上次中秋宴,我看到八嫂好厉害的”本想继续解释,可考虑到周遭复杂的情况,即使压低了声音也不能保证别人听不到,还是忍了回去,这事胤禩肯定是知道的。

  “你是想问是不是我畏妻吧,这些话我早就听过了,十弟与十四弟也劝过我,”筱白眼巴巴的盯着胤禩,后面的应该是原因了吧,会是什么呢,专一?同志?

  想着自己终于冒着生命危险将要揭开一个历史谜题,筱白的心跳大有冲破极限的欲望。

  “出去走走吧”看到宴会到了高潮,阿哥、王爷们都跳到场中去了,胤禩皱眉,起身离开了。

  “不管怎样,你给我编个理由就行。”对青梦附耳一句,筱白沿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绕了半个圈,在外围看到了胤禩的身影,还是淡淡的笑容,只是这笑融化了悲伤。见到筱白过来,胤禩点头,他没有想到筱白也学会了避人耳目,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怕那些所谓的耳目了,等到秋猎过后,他们的主子都会摇摇欲坠,何况他们。

  “我喜欢过一个女子,”与筱白并肩而行,第一句就震撼了筱白的鼓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