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想起我为什么愿意帮你的原因。”

  “你的程序里面不是有:服从每一位神域居民意愿这一条吗?”仙子从书上了解到不少。

  “虽然我照做了大多数的命令,但我其实还是有最后的选择权,而我帮助你的原因:是你的眼神。”

  “什么?”

  “那是一种解码的眼神,在我的基础程序中,有服从有种眼神的神众的命令这一条。”

  “这么奇怪?我也觉得神脏的电脑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去破坏神域,哦?”仙子从一个屏幕上看到了卫空,地上的拉正在向他招乎。

  “炸雷准备了好了吗?”仙子问。

  “好了,你准备杀了拉吗?”

  “放心,他罪不至死。”淡淡的一笑。

  可惜,拉对仙子的看法可不这样。

  拉对着卫空使劲的招呼;“下来,快下来。”北面的天空被映成了红暇,南面的成了惨白的寒天,拉大概知道仙子做了什么。

  仙子又发出了一个命令:“目标,华云水塔。”

  “吱,完成。”

  在卫空正欲降落之时,华云水塔也倒塌了,水塔内的蓄水一泻而出,充塞了水塔周围的一切空地,奔走四方,冲出一条主街,去势不减,如滔滔洪水一般吞噬了大街上的一切,直指——街头的拉。

  “哇啊!”卫空急拉操纵杆,躲过一劫。

  拉避闪不及,卷入洪流之中。

  “补上一道闪雷。”仙子。

  一道闪雷击中流水,电流闪过,拉五肢一麻只觉得七孔都有电流贯入,顿时全身没劲了。

  仙子看着洪流由水塔为始,沿大街小巷奔走,洗刷了一个通城。

  仙子坐下:“敌方暂时无法行动,我方整顿休息。”

  “吱”圣贤打开了气温调节装置,为仙子送来一阵凉风。

  华云都掠过的北风越来越大了。

  圣贤忍不住开了口:“你可知道:你今天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注定你会遗臭万年。”

  “知道。”仙子闭目养神。

  “不只是名声,还有性命,你的每一个命令都是在抽去你的血为代价的,没人会让你活着离开神域。”

  “生生死死,只是小事。……。”

  好一会,圣贤道:“其实从前有一个人和你差不多,做事也是这么荒唐,他的名字叫做……”

  “赤道火·连云。”仙子、圣贤同时说出这个名字。

  “你知道?”

  “有他妻子的资料吗?”仙子眉宇间流过一丝不解,圣贤竟不知道自己和赤道火·连云的关系,但接下来的事让仙更不解。

  “只有赤道火·连云带领七神队打败妖界以前的资料。”

  “没有显示他的妻子。”

  “没有,其实我还不知道他结了婚。”

  怎么?

  “吱,众神聚在一处,似乎在制造一个可以破坏神脏的大型法术,应该是火系或雷系。”

  “我也正好想出一个点子。准备停止供应神域的悬浮力量。”

  “所有神都会死的。”

  “放心,只是停止一分钟。

  飓风已经开始,繁华,洁净的华云都起了漫天的尘土。

  在一个广场,几十个还有搏斗精神的神正在合力制造一个超大号的火球,其他地方也有神开始聚集。

  仙子打起了精神,轻声问:“圣贤,盘古和女娲的传说是真的吗?”

  “有迹象表明是真的,吱。”

  “那他们创世的目的是什么?”

  “……吱。”

  “如果创世不是为了灭世的话。”仙子眼中闪出了光,沉声道:“那就请两位伟大的真神帮助一下这些自以为是神的人吧!”

  在那枚火球即将轰出的时候,神域不安的晃了一下,大多数的神都立即被放倒,接着,神域开始下沉,大伙没心情制造火球或雷球了,当证实神域确实是在下降后,有人开始哭泣,有人发疯似的往外跑,可惜神域三号唯一的一群可移动交通或浮石,已经不能再使用了,既有老化严重,也有炸雷轰击的结果。有人吓极,哭着向神脏跪拜,有人瘫坐于地,一动也不动……

  仙子看着北风吹来的阵阵尘土挥撒在华云都之间,不由一叹:繁华的背后,这里哪里不是一座墟城。

  神脏重新为神域提供能量,神域复升,不过众人或坐或跪,已经没有斗志了。

  “这么容易就被打倒,如何面对凶残的敌人。”仙子摇头,发出华云都之北、之南,恢复原温的命令,不过飓风之势已经形成。

  “破坏通讯系统。”

  “吱,完毕。”

  “好了,做完了,如果神域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么就请神域的居民重显‘神’的风采,在没有外界的帮助,没有发达技术的支持下重建家园吧!请回想起——所谓的神,应该怎样做吧!”

  “吱,现在你要做什么?”

  仙子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坐下:“不知道,也许我没有希望活着离开神域了。”

  “说实话,我希望你能看见你今天所做的一切能为神域改写的最后结局,不过我也不认为你能活着离开神域。”

  “是啊!不知我会被砍成八块还十块”。仙子闭了眼……眼泪的成分很复杂,惟独没有后悔。

  一道白色的光。

  照亮了整个世界,仙子看着四周白茫茫的一片。

  “这是……?”

  有一个人影由远而近。

  ……

  仙子猛的睁开眼:“不,我还不能死,幽紫下落不明,我必须去找她。”腾的从椅子上起来,似乎再坐一会,椅子就会成为他的坟墓。

  “吱,要我用传送装置送你下去吗?”

  “哈,恐怕一开启传送装置,几十个精兵强将就要涌上来了。”仙子飞速的制作着什么。

  “那么……。”

  “再见,很高兴认识你,你这个有毛病的电脑。”仙子一挥手。

  “等等,吱,帮个忙。”

  仙子明白它的心思:“有毛病的电脑再见。”漂亮的脚后跟攻击,顿时圣贤的屏幕模糊一片。他俩当然不会让人知道圣贤是神域的最容易刺到的死穴,那样圣贤就完了。

  接着仙子又挨个在各系统上扎腾一番,各个系统都负了伤,这才离开控制中心,来到神脏的大厅,看着已不能工作的防预系统,不由想哭想笑:这些长老考虑太不周全,到处都是严密的防预,就是控制中心没有,遇到自己这种以大赛准决赛选手资格进入控制中心再“兵变”的,不是真要灭了神域吗?今天算是提个醒吧!

  ——神域上——

  拉看着四周破烂的房屋和满是尘灰的天空,以及垂头丧气的人们,不由咬牙切齿:小子,要么你饿死在上边,要么下来祭我的军刀。

  一块厚重的材料,砸了下来。

  一个兵连忙拿望远镜望:“报告,敌人在神脏大厅底部开了一个洞。”

  “什么?要跳下来吗?”拉一惊,但他接下来看到:仙子纵身跳了下来。

  “笨蛋,3050米的高度会让你粉碎。”拉不服气的哼哼,看来自己没机会杀了他了。

  “快看,那个狂人自杀了。”

  所有的人都站直身子,仰着头,看着这个“魔头”的灭亡,那————似乎是很神圣的一幕。

  仙子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只感到风的冷劲像是透过身体一样,但他还拼死睁着眼,看准时机,松开紧抱于胸前的东西。

  “什么?”“不会吧!”

  太阳的光彩,自由的洒在大地。

  天空出现一匹很宽,很大的布,两条短边系满了韧绳,分别连在仙子左右手上,他正在——天空——滑翔。

  “卫空,拦他下来。”拉下令。

  卫空犹豫一下,向仙子靠去。

  仙子努力控制风向,接生生不息的北风,向南飞去,卫空步步逼进。

  拉在地面布置一番,用通讯器下令:“卫空,用P-16机枪打他下来。”

  “他会没命的。”卫空一惊。

  “这是命令。”拉厉声道

  卫空拿不定主意。

  仙子扭头望了卫空一眼,明白什么,一咬牙,松开了手,直落下去。

  “好,地面部队包抄。”拉示意卫空继续锁定目标。

  十来个全副武装的军人,还有大量的上人,叫叫嚷嚷的向仙子坠落的方向冲过去。

  眼看自己要摔到地上了,仙子打出一个并不熟练的火咒,砸在地上一声炸响,接着反冲力,仙子着陆,全身骨骼作响,但倒底没死。一个人大叫:“没事,没事,那小子落到死胡同里去。”

  “好,捉住他”“捉住他。”

  一大群上人也不顾身份,你挤我,我挤你的挤进胡同。

  仙子扎起精神,向胡同深处跑出,身后已能听见众人的叫嚷声了,可没走两步,却见——一堵高墙。

  军人冲前头,群众跟着,不一会儿也到高墙前,却不见仙子。

  胡同口几声炸响,墙倒屋歪,封住了口子,一个人影拍拍手,正是仙子,一笑:“这种胡同,我一只脚也能跳出来。”

  拉见自己的部下没了回应,通讯问:“卫空、卫空,报告情况。”

  “胡同口被封住了,大家都出不来了。”

  “仙子呢?捉住了吗。”

  “下落不明。”

  拉骂了一句:“立刻搜索,立刻搜索。”

  卫空关了通讯,看着正在向自己打招呼的仙子一笑:这小子还真行。心里想着,向另一边飞去。

  现在离南门不远了,仙子奋力向南门跑去。

  巍然耸立地南城门,就在眼前了,忽然——。

  闪出两个人影,是卫界与卫地。

  仙子剂住脚,阵阵心惊,黑着嗓子道:“卫叔叔,你们也是来捉我的吗?”

  卫界不管,一拳攻了过来,仙子闪身避开,擦时而过之时,卫界轻吐两字:后面。

  仙子沉身,躲过了袭来双拳,连忙跳开。

  出手的人正是拉。

  没想到拉这么快就来,仙子暗咐不妙。

  可惜,接着又赶来了一个令仙子头痛的人——渡霜天,已经离仙子不远了。不知从何处来的渡霜天在勾心斗角的阁楼间几个跳跃,稳稳落到仙子一侧的栏杆上,阴沉着脸坏笑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今日你是在在劫难逃了。”“切。”仙子暗暗咬牙,摆开了守势。————今日局面,用正常方法是过不去的。

  “小子,束手就擒吧!”边说着,拉玛阿上前来捉仙子。

  仙子凝神:要是他们两个一起出手就麻烦了。快速跳动避开,忽的轰出一脚。

  拉玛阿冷静伸手捉住,仙子不停片刻,另一只脚跟着轰来,拉伸手再捉。

  仙子猛的甩手,几颗石子砸向拉的面部。拉一愣,仰头闪开,仙子乘机发力脱身,背后却传来一阵疾风。

  仙子后颈猛的一震,大脑一晕,身子不由得倒下,是渡霜天的杰作。——————混蛋。

  拉有些不服,自己居然没有一招制敌。

  上前一脚踢来。

  竟然踹空。——————还不可以放弃。

  只见仙子在差万分之一秒时闪身跳起,一拳打向渡,另一只手同时轰向拉。

  两人也没想到仙子还能反击,都是一惊,小心的挡开,仙子一转身,又是一手攻拉,一手攻渡。两人再次把攻势挡了回去,仙子再一转,又是一手攻渡,一手攻拉,两人一惊:怎么这小子一拳比一拳劲?难道:————接力用力。

  仙子同时左右轰拳,力道强悍无比,沙石震溅,两人不由飞退。

  不错,仙子正是接每一次的回震力再攻另一人,再接下一次的回震力,攻回上一人,可惜……。

  仙子喉头一甜,吐出大口鲜血,暗咐:同时接这两人的力道,果然不是我的身体能承受的。

  渡、拉见自己被一个小孩震飞,大呵一声,发力攻了上去。

  仙子心头连叫不妙,但是还是乘刚才分开的一会儿打开了“七重结界”。

  拉、渡对光罩一阵狂攻,光罩泛起层层波纹。但七重结界身不愧为七道武馆的无上妙法,硬生生扛下这无数的攻击,这时,拉的部下也从胡里爬出来了。

  卫地见仙子用了结界,一喜,叫道:“大人让开,我用火炮轰开结界。”

  拉、渡分别跳开。

  “砰”一发炮弹从发射架上射出。

  仙子拼尽全力一挡,火光冲天,一团黑雾冲天而起。

  “砰、砰、砰、砰、砰。”就象生怕轰不开,卫地又开了五炮,一阵爆炸之后,仙子一声惨叫,掩埋在黑雾,拉听了声身,不等烟雾散去就冲了进去,眼前一花,百拳攻来,拉连忙挡招,脚下出招回击。

  “呼——呼、呼、呼、呼、呼。”片刻已过三百回合。

  “哪个狗贼拦我去路?”拉呵道。

  “呼、呼、呼、呼、呼。”对方不管,又攻了几十拳,退隐于烟雾之中。

  拉想:一定是仙子的同伙。冲身上去,又与那人斗了起来。

  这时士兵也来,卫界朗声道:“将军在烟雾中啦,还不去帮他。”

  众军一愣,拨出军刀冲了进去,里面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卫界、卫地听了只觉得好笑。

  拉正斗的火,忽听手下来了,大喊:“别让犯人跑了,小心。”说着猛的一挥手,一阵强风席卷大地。呼——烟雾散尽。

  ……

  渡与拉黑呼呼的一脸,如进了碳灰厂一般,仙子嘛……嗯……仙子不见了。

  难不成……?不会,仙子不可能在受伤后还能在两大高手手下逃走,哪?

  ……仙子的原定逃跑计划中,他应该从南门逃走,再绕成半圈,回到七道会馆,再逃下凡间,现在也正按这条路线行进,不过,是有人背着他逃走——救他的是两个黑衣人。

  ……

  拉玛阿顿时明白了,在黑暗中与自己过招的人其实暗暗的换了人,成了自己和渡霜天瞎斗,仙子恐怕早就跑了,想到自己又被耍了,大叫:“找啊!全都去找!”部下连忙去找。

  拉愤愤的通知卫空在南门外搜索,自己却不知叫自己干什么了。

  卫界上来恭敬的说:“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拉擦干净脸道:“救出那些被困的神众啊!”

  百来众神大多还困在胡同里呢!

  ……

  “师父。”仙子轻声叫道

  黑衣人解开面布。

  果然是元天真人和理树玄女。

  元也不回头:“别出声,我现在没时间骂你。”一运劲,飞一般的离去。

  ……

  风,吹拂着仙子脸,对他来说,现在是最难熬的一段时光。元究竟会如何。

  记得一本书上说过:“神的感情世界是极大丰富的。……最大伤心莫过于……

  后面是什么?仙子不想去想了。

  ……

  七道合馆出现在山腰,淑灵冲他们挥手。

  可惜

  桃花依旧。

  仙子,却不属于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