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亚特斯的蓝色蔷薇
作者: 应宓
字体: 特大
颜色:          

  全民投票在二十天后进行,而在第十三天,我以原告人的身份被王国最高法院传上了法庭。我坐在驰向最高法院的车子上。之前备案、诉讼等一切有基斯处理,我利用了这顿时间乖乖接受了成为女王的必要课程。我看了看驾驶着车子的艾琳、副驾驶座上的阿格拉叔叔,还有身旁的基斯,心潮起伏,思绪飘到了出发之前——我在实验室中整理着等会儿上法庭时要用的关于那和秘密投入使用的机器人的各种资料,放置在文件袋内,抱着文件袋正准备走出机械室。忽然,一眼瞥见那个辨识身份的仪器的工作灯在闪烁,也许是我进来时不小心碰到了开关。我没多想,朝着它走去想关掉仪器。待走近时,我身形一顿,呆住了。显示屏上有三个影像——准确来说,是两个小小的阴影叠在一个大的人影上。我愣了足足五分钟,丢下资料,冲向了之前帮玛拉检查过的那台机器……检查结果表明,我的确——怀孕了,异卵双生,一男一女,接近两个月。按时间来算,按时间来算……我咬紧下唇,右手捂住尚未有任何迹象的小腹。我居然怀孕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是——我和基斯的孩子。我紧紧捂住嘴,很想大笑,又很想大哭——我和戴茨还是夫妻,是世人都知道的夫妻,但也许也是最令王室蒙羞的夫妻了吧。老公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我和我的恋人有了孩子……非常的不适合,不适合的时间,不适合的场合,面对着不适合的人……我忽然极其轻柔地抚着我的小腹。孩子虽然来得不太适合,但这是我爱的人和我的孩子,我爱的孩子……在最高法院上,我看到了对席被告席上的西法洛克和戴茨。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腹部,一抬头,又看见了因为提交了假报告而被扣押的蓓丽丝·查理,那位我曾经十分尊敬的查理夫人。我撇过头,定了定神,把此次庭审我要做的事情默声温习了一遍。我感觉到戴茨很复杂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我避无可避。庭审开始。之前的一段时间是不需要我发声的。到了一定时间,基斯给我丢了个眼色,我站起来,直截了当地盯着法院长官:“法官大人,我想我的证人是可以出来说明一些事情的。”看到那个女人被押了上来,我继续介绍,“这个人就是当晚要刺杀我的狙击手,名字叫作赫罗梅·多斯巴坦思,就在狙击当场被我的护卫小组抓住。根据她的口供,我们知道了她是在西法洛克·忒瑞司侯爵手下工作,代号是——老女士。我想,者能够说明一些事情。”老女士,又是一种英格兰杜松子酒。在接触了阿格拉叔叔和基斯查到的资料之后,我大概了解到了:西法洛克的手下,女性的代号都是杜松子酒的酒名,如怀瑟斯、查理夫人的格利挪尔斯、眼前这位赫罗梅的老女士;而男性,则是各种伏特加的酒名,如波尔金卡、法国灰雁。“老女士?”由于我练习射击和各类格斗术,听力相当好,所以我清楚地听到了西法洛克极低的惊叫声。我心下冷笑——让你更惊讶的还在后面呢,老狐狸。法院长官高屋建瓴地看了对席一眼。西法洛克站了起来:“法官大人,我手下的确有一名叫赫罗梅·多斯巴坦思的女士,她在我手下工作的代号的确是老女士。但老女……赫罗梅女士一直都在我手下工作,没有一天离开过岗位,我想请问米拉小姐,赫罗梅为什么会在你这里?”“赫罗梅一直在侯爵大人你这里?可是在狙击当晚,我们就一直‘招呼’赫罗梅女士一直到现在啊。”我故作惊讶,提议,“如果侯爵大人不相信的话,可以把你的那位赫罗梅女士叫过来让法官大人看看啊。”“好。”西法洛克犹豫了一下,还是吩咐他的人把“老女士”给叫过来。我微微一笑,手似是无意地摸了摸那个文件袋上的圆扣。五分钟后,法庭观席那边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相貌普通但气质并不普通的中年女士碎步而入。就在众人抬眼望向她的同时,一阵阵倒抽冷气的声音顿时不约而同地响起。众人脸上布满了震惊,只因为这位碎步而入的赫罗梅女士与已经被扣押的那个女人长得——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法院长官相当震惊,更努力地盯着两个相同的人。两个人都是动作流畅、面部有感情的变化,就连皮肤看上去都是一样的……这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双胞胎?我向四周瞥了瞥,戴茨平静的脸也掠过一丝惊讶,更别提已经目瞪口呆的西法洛克了。我转过头,朝着西法洛克开口:“侯爵阁下,您也分辨不出来吗?那次你下达了暗杀令之后,不是有个赫罗梅回来向你禀报暗杀不成功吗?那个回来向你复命的、以及你这两个月天天面对这的赫罗梅,其实只是一个……”我掏出遥控,按了两下,正走向法官的那个赫罗梅蓦地停了下来,转过身,注视着大家,然后在众人的惊讶之中——头部慢慢打开了,开始复读录音录下的内容。“侯爵大人,万分抱歉,刺杀米拉的行动失败了。”“失败了?!你是怎么办事的!”“对不起,侯爵大人。因为米拉正和基斯公爵在一起,我的红外瞄准点被发现了。幸好走得快,不然连我也被她的追踪小组抓到。”“行了,现在说也没有用。你下去吧,下一次有任务时我会通知你。”“是。”我很满意地看着西法洛克的脸在慢慢变白。我和玛黎瑞亚秘密研究的这款机器人,因为运用了克隆技术,外观、触感与常人无异,有神的眼珠会自由转动,有体温,而且精巧的内部结构使它无论通过什么仪器都能够显示出与人类一样的感应图;而且,它还运用了人工智能……可谓没有丝毫破绽。当初基斯当机立断,在捉拿了赫罗梅之后,运用了快速克隆技术迅速为机器人包上了赫罗梅的人体克隆外壳,让拥有着赫罗梅外貌的机器人向西法洛克报告说行动失败。而且我该庆幸,这一项研究,我并没有和蓓丽丝·查理讨论过。“法官大人,这是关于这台机器人的详细资料。”我双手奉上刚整理好的资料。文件袋随着传送条被传到法院长官面前。“法官大人,我抗议。”西法洛克霍的一声站起,“谁都知道米拉……殿下最精通这些机械,而且这款机器人也是她自己研究的。我不能保证米拉……殿下,没有造假来诬陷我。”看得出,西法洛克是黔驴技穷了,才会提出这么无力的要求。我明媚地笑了笑,朝着西法洛克扬了扬下巴:“真对不起,侯爵大人,因为那时赶制赫罗梅的机器人,所以操之太急,连那个造假必用的程序输入系统都忘记安装了……”这是真话。想当时我还为这个担心不已,恐怕少了程序机器人就不能正常运作。而现在才发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西法洛克呆住了。倒是法院长官皱了皱眉,显然不是很理解这些高科技的语言,“那么米拉·蕾·多维亚特斯对这一方面,可有证人?”“当然有,法官大人。”我偏过头,看似是对着法官笑,实是在讥笑西法洛克这只走投无路的老狐狸,“我的证人就是——与我共同研究这一款机器人的科技部机械组内的工作人员,玛黎瑞亚·扬纳森。”审判结果不出意料,却又出乎意料。不出意料,蓓丽丝·查理和西法洛克·忒瑞司都落了法网;出乎意料,只是提交了错误报告的蓓丽丝·查理居然被判监禁三个月,而主使了两次刺杀行动的西法洛克以杀人未遂罪被判终生监禁——多维亚特斯的刑罚一向十分苛刻。西法洛克这只老狐狸,能料到最高法院的长官不易被收买,却怎么也料不到我们居然敢这么大胆地在他身边安插眼线吧。审判结果以最快的速度公之于众了。当然,国会也得到了消息,所以,七天后的全民选举取消了。多维亚特斯的王——只能是我。走出最高法院时,我听到身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叫我。我扭过头,是戴茨。他面无表情地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一份文件,不带感情地说:“你托琉勒给我的东西,我已经签了。”我伸手接过文件,一看,了然。忽然敏锐地发觉到,他的呼吸比以往的要急促些。我猛地一抬头,掐看见他正盯着我,努力收敛着眼中的痛意。见我抬头,他一愣,残存的不舍和痛楚就这么定格了。我愕住了,鬼使神差地低喃了一声,“对不起。”他摇了摇头,敛去了痛意,“是忒瑞司先对不起你,你不需要道歉。而且这是你的选择,我说过,我会尊重它。我只希望,待你的恨意散去的时候,还记得我这个曾经爱过你的人,就够了。”他伸出双臂,拥抱了我一下,又迅速放开,低声说,“小蕾,对不起。”我点了点头,转身走向正在等待着我的——家人。我和戴茨,是因为一个错误而开始的,那么结局——注定是悲剧。玛拉大大伸了个懒腰,不无惬意地舒了口气,“太好了,以后再也不需要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出来一步都不行了。”“那请问大小姐的某一件事情可以安心解决了吗?”我笑了两声,转身向着威尔舅舅和舅母道,“威尔舅舅,其实玛拉不仅订了婚,还怀了……唔……”嘴巴被猛地捂住了,玛拉“温柔”的声音在我而那边炸响:“米拉姐姐啊,有些事情,你还是少开口为妙啊!”舅母不以为意地数落:“不就是有了小孩子吗,还这么神秘。玛拉你真以为你家老妈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玛拉愣住,众人笑成一片。我拽了拽基斯的衣服,“艾琳,我有事要和基斯说,你们先回去吧。”艾琳原本如同开了花的脸色顿时变了变,随即又笑了起来:“好的,记得今晚早点回来。”看着他们都坐上了车走掉了,我才坐上了基斯的车,不客气地指使:“基斯,带我出去。”“去哪儿?”基斯坐上驾驶座,眼带笑意地看着我。“你喜欢哪儿就去哪儿。”我回以一笑,抱紧了胸前的文件袋,“基斯喜欢的地方我都喜欢。”之所以说得那么大胆,是因为我就知道基斯肯定会来这里——他果然把我带到了王家森林那边。海边,别墅的不远处,我们面朝大海,坐在草坪上,看着夕阳一点点下沉。“再过不久我就要登基了。”我先开了口。审判结束,我将成为多维亚特斯的国王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知道了。”基斯笑出了声,“那小蕾的国王绶章要用什么样的图案?”我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用我的蓝色蔷薇的图案。”“小蕾。”基斯的笑声沉了下来,添上了认真的味道,“等你登基之后,嫁给我。”我依旧毫无羞态地笑:“公爵阁下,本女王早在期待中了。”我顺手扬了扬一直抱着的文件,“戴茨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基斯脸上浮起笑意,清了清嗓子,话归正题:“你要和我说什么?”“……基斯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我忽然想起嫂嫂初怀凯尔特的时候问玛拉的话。基斯眼神闪烁了一下,神情有些捉摸不定,“……都喜欢。”“那好,我怀孕了,接近两个月。”我没有前奏没有一点吊胃口,直接说了出来,“有了两个,恰好是一男一女。”基斯一愣,欣喜顿时涌出了眼角,漫过了整张脸。他忽然一把把我抱了起来,站起了身。“干什么!”“草地凉,怀孕了就要懂得照顾自己,不要坐在地上,知道了吗,笨蛋!”“我至于那么娇弱吗!”“我只是不想我的孩子还没有从他们母亲体内爬出来就得关节炎。”“什么你的孩子,孩子是我的,是——我——的!”“别吵!”“那你放我下来啊!”“再吵我打晕你!”我缩在他的怀里不动了,心里甜蜜的同时,却郁闷得要命。怎么做爸爸了的基斯好像没有少年时代的那么绅士啊……登基典礼就定在十一月,那个入冬时节,初寒的时候,离现在还有半个月。其实到现在我都还不太敢相信,母亲大人与西法洛克斗了那么多年,甚至因为他,连自己和哥哥的性命都丢掉了还斗不赢他,为什么我似乎那么轻易就能扳倒他?说实话,我能在法**打赢他,几乎全是因为赫罗梅刺杀我的缘故吧。但一直老谋深算的他,为什么会在万众瞩目全国聚焦的时刻上演如此白痴的剧本?刺杀我?而且只派了一个人,什么后备和支援都没有?他就没想过赫罗梅会被我们抓到这种事情吗?但西法洛克这只老狐狸的确已经蹲在监狱里了。我怀了孕,心情应该保持和畅,就不要再多想了!宝宝们在肚子里已经呆了四个月了,庆幸的是,我还未有那种能拿掉半条命的妊娠反应,肚子也不会太过鼓起,没穿紧身的服装也没太能看得出来我怀孕了——其实我还没把这件事告诉嫂嫂他们。玛拉的儿子一个月前已经出世了,是七个月生的婴儿。玛拉真的信守了当时的冲动——孩子就叫做埃斯莫克·多维亚特斯。不过,这个紫罗兰色头发、银色眼睛的漂亮小东西就快要改名为埃斯莫克·贝尔托斯了。玛拉和阿萨那准备结婚了!看着漂亮的埃斯莫克,我曾不止一次地感叹:为什么我和玛拉是两姐妹啊?如果不是,我就一定会拐了埃斯莫克做我女儿的老公!结果当然是换来了玛拉的一记白眼和一脸鄙夷。我的蓝色蔷薇绶印也已经制造出来了——我等待着使用它的那一天。母亲大人,哥哥,相信我。由我管理的王国,一定不比你们管理的差。“咦,怎么这么勤奋?”玛拉推开门,不客气地走了进来,“我记得某人以前是一沾政史类的就睡到流口水,连作业也是门门要别人代写的哦……”其实除了哥哥,玛拉也偶尔会帮我写一下政治历史作业。“一大清早的你又抽什么风?”我扶了扶开始痛的额头。这个女人,怎么一做母亲就聒噪了那么多啊……我放下笔,“玛拉,陪我出去一下。”“去哪儿?”玛拉呆了一呆,马上提起了兴致。“不是出去玩!”我瞪了她一眼,“去监狱。查理夫人过几天就出狱了吧,我有些事情要先问问她。”“有什么事情不能等她出狱了再问啊……”玛拉不情不愿地嘟哝一声,但还是乖乖地坐上了我的驾座。这个孩子,就算做了母亲,但还是我的妹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