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白啸林抱着物品箱蹒跚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一脸的沮丧和失落。

  “先生,先生,我终于等到你了。”声音急切而又甜美,白啸林无神地寻声望去,咦!这不是刚撞我那女孩吗?

  定了定神,对!就是她,没错!白啸林怒发冲冠,冲动地一把抓住她那白嫩的手臂,厉声吼到:“你,你把我的资料弄到哪去了?”

  要知道白啸林念大学时可是篮球健将,冲动中他可没怜香惜玉!可怜那水做般的女孩被他抓得满脸通红,痛苦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见女孩如此,白啸林心里奇怪地哆嗦了一下,手上的劲道本能地松了不少。他这举动细心的女孩感觉到了,奇怪的是她眼里没有埋怨之色,却流露一丝感激!

  “不,不,先生我,我没有拿走你的资料,是你太急了,把我的资料当作你的资料,是你搞混了,我一直在这等你,你的资料在这。”女孩一脸的痛楚,把两本粉红色的资料夹递给白啸林。

  白啸林看着粉红色资料夹,怒目圆睁!哼!他冷笑一声,狠狠地说:“颜色一样,产品差一个字,刚刚要交资料时就撞上你,这也太巧合了点吧!说!你是不是有意调包!”

  “调包?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就是一发现资料搞混了,就一直在电梯口等你,我也不知你在哪家公司?”

  看着女孩一脸的无辜,和纯洁如泉的眼神,白啸林的怀疑动摇了,心想:如果真是她有意掉包,她还会在这等我?那不是找揍吗?想想今天先厄运连连,先是公交车爆胎;而后是摩的撞车;的士被掉走;最后撞上这女孩!一切一切似有天意。

  曾经有老人说过:人的一生总有几天特别倒霉,难道今天是我的厄运日?那这一切该找谁算账?天!连出气的人都没有!一股血气上涌,头一阵晕眩,双腿一软,身心疲惫的他倒下了!

  “先生,先生……!”

  “啸林,啸林……!”

  女孩和小沈急切的呼叫声响彻整个大厅!

  市立医院,白啸林躺在病床上,输着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你醒了!”高兴而又充满关心的声音让白啸林感到温暖。

  “我这是在哪?”白啸林迷茫地问。

  “喔!这是医院,你在大厅里晕倒了,我和你同事小沈把你送过来的,医生说没什么事,说你是怒气攻心,加上身体疲惫所至,调理调理就可以了!”

  “哦!那谢谢你。”白啸林歪了歪嘴笑了笑,心想:惭愧!真丢人,在女孩面前居然晕倒!

  “不,不,不用谢,我……!你现在这样都怪我!你的同事小沈都告诉我了,他先回去了。我,我真不该撞到你……”女孩语气满是内疚,眼框里的泪水清晰可见。

  真是个善良的女孩,见她如此,白啸林内心马上不安!急忙说:“没事,没事,不就是失业吗,重新找一份工作就是。再说我会晕倒,可能是前几天献血时抽得太多,那护士说我血型罕见,比别人多抽了点,再加上这段时间加班加点是有点累,不能怪你。再说不是你撞到我,而是我太急撞到了你,该道歉的应该是我!”

  不知何故,只要见到这女孩难过,白啸林心里就难受,所以他想着办法安慰着这女孩!女孩见他这样说就笑了笑,然后怯怯地问道:“你真的不怨我?”

  “不怨你,都是天意!再说我不是因此认识你了吗?”

  女孩眼里掠过一道羞涩,脸上透出红霞,精神一振,高兴地说道:“是的,现在重新找一份工作不是很难,再说我看了你的广告创意,我相信你们公司做出了错误的决定,那是他们的损失!凭你的才华很多公司会抢着要的!”

  “你也是做广告行业?”

  “算不上吧,我只是在振鑫广告公司做文员,普通职工。但你的创意我们公司有专业人士看过了,说你是奇才。我也认为好,具体我说不上,但是如果看了广告我是会买一瓶试试的。”女孩认真地说道。

  “谢谢,这个话题我现在不想谈。噢,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你能告诉我吗?”白啸林很想认识这个让他心跳、心痛的女孩。

  女孩马上高兴地回答:“我叫楚柔,楚国的楚,柔和的柔。我知道你叫白啸林,对不对?”

  白啸林盯着楚柔点点头,说道:“楚柔,很好听的名字,人如其名。本来今天我走厄运,碰上一连窜倒霉的事,但认识你是我今天最高兴的事情,真的!”

  楚柔一听心里甜甜的,抿着嘴害羞地不敢笑出来,但眼儿却成了月牙儿,不敢正视白啸林,羞涩地回应:“认识你,我也很高兴!”

  “真的?”楚柔点点头!

  “那能留下你的手机号码吗?我们做个朋友。”

  白啸林趁热打铁。楚柔拿起白啸林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然后把手机放在床上,站起来,转过身,大口大口出着气。白啸林很快就把号码存好,看到楚柔那状况,他心里灌了蜜般甜!

  抬头看了看吊瓶,还要好一会,他就说:“楚柔我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上班了,不能再麻烦你了!”

  “没事,我请了一天假,如果你愿意我想多陪陪你。”楚柔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我当然愿意,不过我想去狮子岭,你敢去吗?”

  狮子岭在市郊,在岭上可以纵览海晨市,白啸林去那是想舒畅舒畅心情!“我敢,狮子岭我早就想去了!”楚柔毫不犹豫地回道。

  白啸林拿起手机,拨了肥崽的手机号,在QQ车上他们互留了手机号。“肥崽,我是啸林,你还在上班吗?”

  “老同学,你的事成功啦!怎么?要感谢我,那我可得要你放大血哦!”肥崽打趣地说道。

  “哎!刚好相反,我现在是失业人士。不过我想请你到狮子岭野炊,今天下午,你能来吗?顺便征用你的QQ,你看怎么样?”

  “喔!好的,在哪接你?”肥崽的声音低了很多,但他没有多问。

  “市立医院。”“好,我下午请个假四点钟到,行吗?。”

  “好,谢谢!”

  白啸林知道肥崽是打算来陪他的。肥崽是白啸林高中同学,幽默风趣,善解人意。俩人一向很合得来,多年未见,今天偶遇,才知同在一城市工作。接着白啸林又拨了同事小沈的手机。

  “啸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老板今天来啦,把侯经理当着我们的面骂了一顿,说他丢了单不算,还把你这宝贝也给弄丢了。侯经理不好意思跟你说,他要我找你回来。”小沈一看是白啸林打来的电话,马上就把这好消息告诉他。

  白啸林听到这消息沉默了一会,坚决地说:“小沈,我是不会回去了。谢谢你,今下午我想请你到狮子岭野炊,你能来吗?”

  “怎么?你不回来了!”小沈不理解。显然小沈没有肥崽善解人意,白啸林摇摇头,说:“小沈,你来吧,下午四点我们从市立医院出发,好吗?”

  “嗯,嗯,好……!但是你真的不回来了吗?”小沈纠结地问道。“见面再说吧!”“好!”哎!白啸林挂了手机长叹了一口气。

  楚柔见他神情黯然,便问:“怎么啦?刚才电话里你们老板不是叫你回去吗?这是好事呀,你怎么……!”

  白啸林没有回答楚柔,柔声反问:“楚柔你大学毕业上班有多长时间了?”

  楚柔伸了伸舌头,尴尬地回道:“才四个月,同事都说我是菜鸟!”

  “那难怪,你没看透,我是不能回去了,回去也没什么发展,必须要换个地方。”

  “为什么?是你们老板要你回去呀!谁还有老板大啊!”楚柔睁大眼睛不解的问。

  白啸林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抿着嘴笑着,摇了摇头。楚柔看到白啸林一副嘲笑她的样子,心里不高兴了,说道:“你不要看不起新人,你教教我嘛。”

  “好,反正今天也空,我就跟你说说这职场上的事。话说回来,这只是我个人这两年的心得,不一定对喔,你可以参考参考。”

  “谢谢,我洗耳恭听!”楚柔把凳子摆正,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