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师的无家可归
字体: 特大
颜色:          

  “要说的话,这里应该就是教会吧……看那里。”

  操绪突然从我的身后探出头来,这样向我说道。吓得我心脏都差点儿停了呐。在的话就别闷声不响地藏在别人身后嘛。

  那些先暂且不谈,操绪的手现在指着的前方有个祭坛。祭坛上矗立着一个十字架。

  原来如此,的确这里应该就是教会呢。不过,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个地方。难道这里不是“重力炉”的内部么?

  “这里就是那个在次元间隙中潜航的超微空间么?”

  应该不会吧,这样想着的我不禁小声地嘟哝着。嗯~~,操绪也摆出了一张困惑的表情,不过紧接着她的表情就变了。

  “快看、小智!啊……千万不要看啊!”

  说着我来研究下教会石壁的操绪,就一个人自顾自地转过头去,也自顾自地在一旁吵闹了起来。

  “诶?你在说什么哦?”

  我也把头转向了操绪望着的方向。明灭可见的淡淡辉光映入眼帘。

  那一瞬间,我不禁以为我看见了天使。

  就像是堕入尘世的天使们的标本。

  如果这里只是普通教会的话,镶嵌着彩色玻璃画也是很正常的。

  石壁上凿出一排整齐的圆筒状凹槽。每个凹槽里都镶嵌着一个少女的雕刻。就像水晶工艺品一般,透明的少女们的雕像群。被囚禁在透明玻璃圆管里的她们的身姿,比至今为止我所见过的任何艺术作品都更加精美、更加震撼人心。我的眼睛不由得被她们牢牢吸住,嘴里不住地发出惊叹。

  “明明都说了不要看的,还看得这么出神。色鬼。”

  瞟了一眼看雕像入迷了的我,操绪冷嘲热讽地向我扔来这样的抱怨。你这样说也不太对吧。

  “呃、那个,她们都有好好地穿着衣服的嘛。”

  “衣服不都是透明的么。”

  “衣服里面也是透明的嘛,有什么关系……”

  这样说着的我,现在才恍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水晶艺术品的少女们还穿着水晶工艺的衣服?这种事情可能么?她们的这个样子,与其说是雕塑,还不如说就是将活生生的少女们直接变成了水晶雕像似的——呃?!

  “秋希……?!”

  视线不禁定格在了一个少女雕像上的我,只能不住地发出呻吟。

  洛高的制服。朋克头发型。可爱的面容和凛凛的风姿。这个少女无论怎么看,都和我所知的橘高秋希一模一样。还是高中生的秋希——也就是说,这是在“二周目世界”里的她。应该是那位曾作为“黑铁”的“副葬少女”、已经永远消逝在尘世间的她。

  “小哀音也在哦……小智。就连紫浬都……”

  操绪用着微微颤抖着的声音对我说道。

  身体内部突然钻出一阵痛楚,我不禁压紧了自己的胸口。

  宽阔的大厅里,罗列着数百个这样的雕像。她们全部都是这样结晶化了的少女雕像。虽然其中的很多人都不认识,但我也已经察觉到她们的真实身份了。

  这里是祭祀着她们的陵墓。

  “——历代‘副葬少女’的灵堂。”

  似乎显得十分飘渺的一个声音,静静地回荡在教会的大厅里。

  我们环视着整个大厅,不过还是无法感觉到声音的来源地。

  “失去了灵魂的她们,将永远地漂荡在这个混沌世间的夹缝里。与衰老无缘的她们,青春与美丽将亘古永存。”

  就像朗诵着赞美诗般的声音,只是点燃了我心中喷薄而出的忿怒。

  “就这样把她们抛弃了么!就像换下没有电了的干电池一样!不惜做到这种程度,你到底想做什么?!”

  谜之声的主人并没有回话。只有我的怒涛震荡在整个寂静的厅堂里。即使如此,我也还是毅然接续着我的心声。

  直面肯定就藏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的那个男人。

  “——回答我,直贵!!”

  这一瞬间,世界再次笼罩上了一层昏暗。

  “啪沙”地,一阵粗暴地扇着翅膀的声音将我们包裹住了。

  紧接着,又是一阵像站在经受着狂风暴雨洗礼的渔船甲板上的颠覆感。期间,又数次产生了穿越不连续的空间境界线时的眩晕感。

  待到眼里的金星散尽时,我才发现我们已经抵达一个不知名的建筑物里面了。还是在一个四面都被石壁严严实实地围住、像地下圣堂似的房间里。石壁上既没有大门也没有窗户、天井和地板上也没有一个能让人出入的缝隙。

  一个完全的密闭空间。

  “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

  边想办法摇醒昏沉沉的头,我边这样问道。不过操绪也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只是无奈地摇着头。

  这个时候,房间里响起一个声音。

  “这个设施是没有内外区别的哦。就像不存在正面和反面的单面环一样,这个空间里没有内侧和外侧境界线呢。跟克莱因壶的那个原理很类似就是了。”(单面环:将一条纸带一端的反面与另一端相粘连后,形成的只存在一个面的环状带子;克莱因壶:原型是将普通的烧瓶嘴口拉长并重新烧融入烧瓶内部伸向瓶底后形成的一个循环型的单面封闭空间,衍生物为像“8”这个数字可以一笔画无限重复写一样的内循环原理)

  “克莱因……壶?”

  我边把自己的身子压成进攻型的姿态,边向声音传来的方面转过头去。

  在视界的尽头,有个什么东西横穿过去了。

  是一只身披灰色羽毛的猛禽。作为我们向导的那只猫头鹰。

  猫头鹰朝着被漆黑笼罩着的地下圣堂深处飞去,直至身影完全被黑暗所吞没。“欧~”,它最后的一个叫声,回响在寂寥的石壁上,逐渐淡去。

  “黑……黑铁?”

  在猫头鹰没有一丝征兆地就远去之后,被抛下的目瞪口呆的我朝着那片昏暗里定睛一看——天哪!

  ——啪沙~~~~~~~!

  “呜哇啊啊啊?!”

  突然,从那片浓厚的灰色黑暗里,伸展出一对巨大的羽翼。原来我刚才误认为的那片单纯的黑暗,只是一个由巨大的躯体遮光所产生的影子。

  “猫头鹰?好大!”

  操绪惊讶地感叹道。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只已经变得相当巨大了的猫头鹰——“克罗耶”。展翅后可能都达到了七、八米宽了吧。这可是能与由璃子的“雷兽”和真日和的“风兽”同场并列都毫不逊色的怪物——就如字面所述的“魔物”。

  “那个……就是律都‘使魔’的本来面目么……”

  望着这个炯炯有神地俯瞰着我们的巨大猫头鹰,我不禁有些心生畏惧。

  在外面世界里的,应该只是它作为“使魔”的一小部分而已吧。恐怕克罗耶的本体,自始自终都在这个“超弦重力炉”内部待机着的吧。

  为什么呢?当然,这个原因也是“使魔”存在的根本目的。

  ——为了保护“契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