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东方烈阳和武林联盟军见到北堂流星带着一众流星堂弟子风风火火地赶着路,惊讶道。北堂流星听闻中原武林联盟进军西域意欲捣毁血煞教之事,故相见并无惊异。“北堂堂主,你等门生不是镇守在大漠么?何以如今前往西域?”北堂流星如实北堂流星如实说道:“一直在大漠北方虎视中原的阿尔苏博罗特大军忽然从西域进军,所以我等才会前往西域。”北堂流星紧接着说道:“最奇怪的是,我们发现古清仞曾出入过阿尔苏博罗特大军的军营。“!!!……”东方烈阳大惊,叹道:“也就是说,古清仞和阿尔苏博罗特大军联手?他们的目标是?……”“阳关守将终日纵情声色,不务正业。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阳关。”“北堂堂主被册封为总兵,今闻蒙古军从阳关进军中原,何以不领兵剿之?”东方烈阳见北堂流星身后只有数百名流星堂的弟子,惊讶地问道。“可惜我受奸佞小人诬陷,被皇上收回兵权……只是我北堂家忠于朝廷,为了朝廷,为了中原百姓,纵使专断独行也要抵御外寇!……”

  原来北堂流星被古清仞放出风声诬陷他意图谋反,地方官员听风是雨,上报朝廷,甚至捏造事实,意欲令北堂流星蒙受不白之冤,让自己加官进爵。皇上半信半疑,为了给其他臣子一个交代,唯有暂时撤去北堂流星兵权。北堂流星纵使没有兵权,但是知道蒙古军要从阳关进军中原之后,抗命也要赶赴西域抵御蒙古军。

  “北堂堂主,既然血煞教与蒙古军联手要进攻中原,而我等又肩负着维护武林,保护黎明百姓的宗旨,何不一起行动?!”“好!难得东方堡主如此豪气!我们便一齐驱除鞑靼!”

  于是中原武林联盟和流星堂等人驻守在阳关关外,以便抵御血煞教弟子和蒙古大军。部分武林联盟弟子听闻对手从血煞教升至血煞教和蒙古大军,都惊惶地连夜逃离西域回中原。东方烈阳见此,倍感心寒。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屡次拜见阳关守将,希望他能够好好做出警戒,然而阳关守将屡屡不见。直到某天夜里,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潜入阳关。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犀利的眼神捕捉住这个身影,正是古清仞!东方烈阳正要喝制住古清仞,北堂流星打手势意示他安静,静观其变。

  只见古清仞窜入阳关将军府如同进入无人之境。主房内,阳关守将正独自酩酊大醉地瘫在椅子上,脸颊还痴痴地泛着笑容。古清仞一步一步迈向他,手中凝聚着强劲的内劲。古清仞的目的是对阳关守将不利,夺其首级,助长蒙古军威,打击阳关兵将士气。“喝!……”紧跟在古清仞身后的东方烈阳早已经按耐不住,大喝一声,一式火龙穿山攻向古清仞。“飞花流水!……”北堂流星从袖中飞出几枚暴雨梨花针,斜斜攻向古清仞。古清仞对于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的攻击是始料不及,他从未想到过他们两人会追踪着自己进入将军府。或者说是连日以来的奔波古清仞已经身心疲惫,导致警惕性下降。

  古清仞惊险地躲过了东方烈阳的攻击,但是对于北堂流星的暴雨梨花针,那种迅猛的速度,却是躲闪不及,有两枚金针刺透他的肩膀。古清仞吃痛咳了一声,回头仇视着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心想:两大家族首领皆在此,此地不宜久留……想罢,古清仞一掌朝头顶打去,屋顶顿时被击出一个大窟窿。古清仞一跃而起,跳上屋檐,逃离将军府。

  此时巨大的声响惊醒了阳关守将,紧接着只有星星点点的几名将军府侍卫赶来。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见到守卫如此稀松的将军府,摇头慨叹,可想而知将军府内是如何奢靡腐败。刚刚惊醒的阳关守将见到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先是一惊,然后他们两人讲述了方才事发经过。阳关守将见到他们俩并没有恶意,便稍稍放心起来。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讲述了蒙古大军从阳关入侵中原之事,并讲述了方才的刺客古清仞就是为了夺取他的首级以壮军威……阳关守将听罢,心中一惊,并跟东方烈阳,北堂流星说道明日便和关中守将商议,让他们俩明日也前来共同商讨……

  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带着武林联盟军和流星堂弟子进城,东方烈阳和北堂流星与阳关守将共同参与军议。但是军议开始没多久,便收到城门守卫兵的紧急通传:蒙古十万大军已经攻向阳关!听到消息后,阳关守将和东方烈阳,北堂流星迅速赶往城楼。阳关守将见到黑压压一片的蒙古大军,心中一惊,战战兢兢地举着令旗命令士兵们坚守城门。北堂流星被册封总兵之后就研究兵器以便于战场上杀敌之用,在数月前北堂流星研发了一个圆筒一般的暗器,名为暴雨梨花箭。暴雨梨花箭中能藏有数千枚暴雨梨花针,暴雨梨花箭下拥有一个开关。只要不断触动开关,它便可以发射出源源不断的暴雨梨花针。

  城楼下,黑压压的蒙古大军如同浪涌般挤向阳关;城楼上,无论是武林联盟军还是流星堂弟子,或者是关中守将,都奋勇击杀入侵的蒙古军。虽然说关中守将们经常花天酒地,射箭不过数十步,投石不过数丈……

  蒙古大军攻城一个时辰,一无所获。阿尔苏博罗特和古清仞从远处看到城楼上北堂流星的暴雨梨花箭杀伤力巨大,攻克阳关城一个时辰了,并没有一位蒙古军能够登上城楼。只见城楼下蒙古军士兵尸骸遍野,阿尔苏博罗特王子于心不忍,举着帅旗,下令道:“全军撤退!……”“阿尔苏博罗特王子,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要坚持下去啊!……”古清仞在一旁劝阻。阿尔苏博罗特王子瞥了一下古清仞,并没有说话,策马要回头离去。他的目光渗透着寒光,充满杀气。古清仞没有说话,静静地策马回头。

  “报告元帅!我军右翼有敌方伏兵!”“人数多少?!……”阿尔苏博罗特大惊道。“暂未清楚!但是沙尘滚滚,恐怕敌军数量众多!……”“报!敌方伏兵数量未知,为首的是四骑!……”“四骑?!”古清仞心中念叨,对阿尔苏博罗特王子道:“阿尔苏博罗特王子先撤退,我来领血煞教弟子断后!……”说罢,古清仞策马往大军右翼进发。

  只见那四骑不是别人,正是东方烨,唐枫,史灵茵,丁晨四人。而他们身后沙尘滚滚,正是马尾上束缚着树枝,骑马奔跑时扫动地下灰尘所致。蒙古大军本来就因为流星堂暴雨梨花箭所震慑,士气大降。收到阿尔苏博罗特的撤退命令后,逃跑时恨不得爹妈给自己长多两条腿。此时东方烨四人在乱军中冲杀,斩杀蒙古军兵如同割鸡宰羊一般。祝婉儿,破浪随着古清仞来到此战场,祝婉儿和破浪先一步抵御着东方烨四人。只见祝婉儿一掌拍在马脖子上,借力腾飞在空中,凌空而下一鞭抽向东方烨。东方烨高举寒赤剑,挡住了长鞭的攻击,也借着马力腾飞在空中与祝婉儿交战。祝婉儿长鞭直刺东方烨,东方烨转起寒赤剑卷着长鞭,然后反身一削,一道剑气从寒赤剑中散发出来击向祝婉儿。祝婉儿侧身一躲,却见东方烨如饿虎扑食般攻来,左掌凝聚内劲于掌心使出火蛇吐信击向祝婉儿。祝婉儿措手不及,右肩被击伤倒在地上。

  唐枫和破浪狭路相逢,只见破浪先发制人,使出雷音剑法的疾电风雷一式凌空破下。破浪的剑法速度当时在冷月山庄之时就仅次于西门冷月,出剑如同奔雷疾电。唐枫奔下马与之对战,一边踏着逍遥游步灵活闪避,一边使着笨拙的霸王枪以慢打快。尽管破浪的剑是快,但是在唐枫灵活的逍遥游步之下,并不能占得上风。反倒是唐枫霸王枪的重量,给予破浪的每一击都能停顿下他的剑法飘逸。“霸王回马!……”唐枫反身甩起霸王枪扫向破浪,霸王枪的重力加上唐枫旋转的力度,再加上唐枫的内劲,破浪只是能生硬地挡住攻击,然而被那股巨大的推力推撞到在地上。

  “东方堡主,你看!是东方烨和唐枫等人!……”城楼之上,眼光锐利的北堂流星对东方烈阳说道。城楼上人们众志成城方才赶走蒙古大军,对于蒙古大军忽如其来的骚乱不明所以。东方烈阳经过北堂流星一点,定睛一看远方,虽然看不清楚容貌,但是其中一名身穿红袍和一名身穿黄袍的年轻人身材,的确如同东方烨和唐枫一般。北堂流星见蒙古大军被釜底抽薪,急忙对阳关守将说道:“蒙古大军受溃逃离,我们应该乘胜追击!……”阳关守将愣了愣,捉摸不定。北堂流星眼神充满鄙夷,转过身对流星堂弟子道:“流星堂弟子听令,乘胜追击!……”“是!……”说罢,北堂流星脚下凝聚内劲,使着轻功跳下城楼,一众流星堂的弟子也紧随其后。东方烈阳见势,也跟着说道:“各位武林同道,冲!……”虽然有些武林人士迟疑不定,但是以东方堡和牧野山庄的弟子们都一呼百应,纷纷跳下城楼追杀蒙古大军。

  阳关外,战火纷飞,东方烨和唐枫击败祝婉儿和破浪之后,继续奋勇杀敌。“东方烨,受死吧!……”战乱之中,只听东方烨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