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陈老四在昨晚被赵雅萱纠的一团糟的头发,孙大娘还有陈梦鸥也是有点心疼,而陈梦鸥、孙大娘的脸上也被赵雅萱的指甲给抓和留下道道痕迹。

  三英战吕布就是这样的结果,那个扮演吕布的赵雅萱反而是最完好无损的一个。看来,她的确是让陈梦鸥一家子很是同情啊。

  好在,昨晚那场闹剧并没有维持多久的时间,陈梦鸥一家子看到赵雅萱的出手并没有什么顾忌,也不想再玩下去了,所以陈老四和孙大娘瞅准机会,两人一把按住了赵雅萱,使其动弹不得,之后,让陈梦鸥连夜赶到村中名医陈一帖的家中,找他过来为赵雅萱再进行诊治。

  而他们和赵雅萱开打前的动静已经惊动了邻里,很多被吵醒的邻居怒气冲冲的来到陈梦鸥的家里想兴师问罪,倒是在得知是当天被救的失忆女子发疯后,不再追究了,都一齐站在边上看热闹。这就让陈老四、孙大娘的面子挂不住了,所以就来个速战速决。陈梦鸥也觉得这样子闹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当然很配合了。

  当赶过来凑热闹的邻居陆续散去,陈梦鸥也来到了陈一帖的住所兼医馆。这里离自己的所住的地方不是很近,所以,因为赵雅萱而闹出来的大动静并没有影响到这边的人,陈一帖当然睡得很安稳,他的美梦还没有做到一半就被陈梦鸥拍打门环的声音给吵醒了。

  到门外一看是陈梦鸥,连忙让其进屋来。

  陈梦鸥不好意思地说道:“一帖大哥,真是不好意思,又打扰到你了。”

  陈一帖很大度的摆摆手,道:“没事,干我们这一行,就是任何时候都要准备出诊的。你这次来是?”

  当下陈梦鸥将赵雅萱的表现一五一十的向陈一帖说了,末了说道:“一帖大哥,麻烦你再跟我走一趟好吗?”

  “哈哈,我们两个还用得着那么见外吗。你啊,还是对别人那么热心,就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也都这样尽心尽力,好吧,你等一下,我洗把脸。”

  于是陈梦鸥坐在厅里等着,陈一帖的屋子和自家的差不多大,只是这里的摆设显得古色古香,让人有一种进入到古董坊的感觉。陈一帖就住在东面的房间里,西面的房间被他用来作为接待病人的场所。

  等了没有多久,陈一帖就洗完脸,带了药囊,出屋后锁上了大门。接着就跟着陈梦鸥到其家中去为赵雅萱看病了。

  陈梦鸥打着灯笼和陈一帖并行,边走边聊着。

  “一帖大哥,你说,这小姑娘是不是真的失忆了啊,为什么她会在三更半夜起来,演戏呢。”

  “梦鸥贤弟,这姑娘出现这种情况呢,应该就是同她以前的经历有关了,一个失忆之后,也会凭借本能来行事的。所以这种情况也是属于正常的。你不要担心,还要因此而高兴才是。”

  “哦,请大哥说清楚一点,我有点听不明白啊。”

  “这个姑娘在白天喝了我的药之后,她的身体也是调养得差不多了,这就让她的头脑清醒了很多,这样一来,她的潜意识里就会做出和她以前相同或者相似的事来。她现在只是缺少一个让她彻底想起过去的契机,不然,她也一定会想起以前的一切来的。”

  “哦,是这样啊。多谢一帖大哥相告。”

  “不过你也不要开心得太早了,这种契机很难找的,一来,这个姑娘,你们以前都不曾认识,所以想找到她失忆之前的环境,或者她的亲人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二来,她现在在清醒的时候脑袋里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片空白,你们可以尽管去教导她一些日常的知识,她会很快学会的。”

  “哦?我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让她变成我们喜欢的性格吗?她现在的性格有点让我们受不了啊。”陈梦鸥经过在饭桌上赵雅萱的话发现了她性格不合自己。于是问出了这个问题来。

  “那可能不行,所谓江山晚改,本性难移。一个人生来是什么样的性格那是早已确定的了。除非他自己刻意去纠正,旁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陈梦鸥听了那是一阵子的失望。陈一帖看到他这样子,笑着又道:“梦鸥贤弟,低估可以让那位姑娘喜欢上你,然后她就有可能为你而改变了啊。”

  “一帖大哥,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连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清楚,怎么会发生除了道义之外别的感情呢。我只是希望她能够早日恢复记忆,送她回家去,别让她的家人过于担心罢了。”

  “哈哈,看你急的,不过,我看那位姑娘长得很俊啊,如果错过了机会,你可就有可能要后悔一辈子了啊。”

  “那是以后的事了。更何况,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成亲过了,如果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和她在一起,等到她恢复记忆之后我们该怎么样面对那种尴尬啊,想想都让我头皮发麻。”

  “瞧,你的心里并不是对她没有意思啊。”

  “我……”陈梦鸥被说中了心事,有些不知怎么样去回答了。

  “你喜欢她很正常啊,她那副俏模样,连我都动心了。”说到这里,陈一帖斜眼看着陈梦鸥,当看到他脸上那种吃醋的样子,已然明了。

  见陈梦鸥不出声,陈一帖继续说道:“可惜啊,没有那个机会了。”

  陈梦鸥这时才回过神来。“为什么?”

  “因为有你这护花使者啊。”

  “……”

  “梦鸥贤弟啊,你救回来了那位姑娘,你的父母就不反对吗?”陈一帖打破沉默。

  “他们啊,没有反对啊,我母亲还很高兴呢。”

  “我说,你以后和那位姑娘要以什么样的身份相处啊。”

  陈梦鸥心里咯噔一下,这个问题他还没有想过,这时经陈一帖这一提,再想一下,还真是该注意的。

  “那请问一帖大哥有什么建议呢?”

  “呵呵,这可是你自己的问题问我干什么。我怎么知道你真正的想法。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陈一帖并没有为陈梦鸥出什么主意。这让陈梦鸥又陷入承深思当中。他想了很多,很多。

  说话间,两人到了陈梦鸥的家里来了。邻居们大多已经散去。留下的并不是为看热闹的,来帮忙的。其中就是白天帮陈梦鸥救起赵雅萱的几位乡亲。他们看到孙大娘、陈老四两人用力按住赵雅萱,而赵雅萱并不是任由他们按住自己,总是在不断的挣扎,弄得两夫妻筋疲力尽,最后他们实在看不过去了,就施出援手,接替两人按住了赵雅萱的身体。

  陈梦鸥和陈一帖到来时,赵雅萱正被按在凳子上,一动也不能动。但是她也不是老实的呆着,不断说道:“放开我,放开我。”

  而且,还不断张开嘴想咬按住她的那几只手,陈梦鸥在进来的那一刻刚好欣赏到一个乡亲掌背被赵雅萱狠狠的咬了一口,疼得他就要一巴掌甩向赵雅萱,最后还是看在赵雅萱现在不是处于正常的情况下,忍了下来。陈梦鸥赶紧向前,代赵雅萱向他道歉。

  “青叔,真是不好意思,请原谅她,她现在……”

  还没有等到陈梦鸥说完,那名乡亲就摆摆手,道:“这个我不怪她,你也别往心里去。唉,我也困了,该回去补上一觉了。明天我再过来看需不需要帮忙。”

  “阿青,喝杯茶再走不迟啊。”陈老四叫住了那位将要离开的乡亲。

  “不了,喝了茶就睡不着了,明天我再过来吧。”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陈梦鸥便接替了那位他称为青叔的位置,也伸出手来按住赵雅萱的胳膊,孙大娘这时找来了一条毛巾,把它塞到赵雅萱的嘴里,让她不能再张口咬人。

  陈一帖搬了一张凳子坐在赵雅萱的对面,托起她的手,为她把脉,把着把着,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帖大夫,有什么问题吗?”陈老四连忙问道。

  “是有点问题,她这个病很奇怪……”陈一帖沉吟道,然后,他迅速的对陈梦鸥等人说道:“我必需马上去为她配药。你们还是要按住她不动,我这就回去,配好药后立即送过来。孙大娘,你赶紧生火烧好砂锅水。”交代完这几句陈一帖就火急火撩的赶回他的家中去了。留下一帮搞不清楚状况而错愕着的乡亲还有陈梦鸥这一家子。

  就在孙大娘按照陈一帖的要求烧开了水后,陈一帖才回到这里来。他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对孙大娘说道:“大……大……大娘,你把这药放在开水里煎了,这样快点的。”

  孙大娘赶紧接过来,按照要求将药倒进砂锅中去煎。

  陈一帖在送来药之后也没有立即离开,他说要留下来看一下赵雅萱喝药后的反应。这一次,他似乎对自己的一帖威名有点不自信起来了。

  当赵雅萱依旧被灌着喝下还热着,但不烫嘴的药后,也变得镇定下来。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天已经大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