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本周不定期双更,亲,赏点收藏和票票吧。)

  看到被抬回来的筱白,脸色苍白,口唇紫绀,全身冒虚汗,高烧不退,手脚冰凉,青梦一下子六神无主了。

  胤禛几乎是拎着太医进来的,太医身后的药箱都有些零散了,这一路上他也颠簸的够呛,“快,救不活你们也不用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太医除了口唇还算红润外,被胤禛吓得跟筱白几乎差不多了,也是白脸冒汗。

  “怎么了?”青梦小心的问胤禛,后者现在的脾气实在不好,与以往冷静沉稳的性格相去甚远。

  看到是青梦,胤禛的目光柔和了很多,这让青梦有些吃惊,“筱白中毒了,具体的事情以后再与你细说。你在这里照顾下筱白,我去十弟那里看看,他也中毒了。”‘

  草草交代了青梦些事情,胤禛就离开了。

  青梦看着太医诊完脉,如果还有脉搏的话,抱着个砂锅就要去煎药,这怎么能行,光等他把水烧开筱白就回去跟宋婷报道了,然后下半辈子就要自己在这里熬了。

  “格格等不到药熬好了,有成药吗?”看到被人扯住衣角,还问着莫名其妙的话,太医摇头,就掰开了青梦的手。

  看到这太医一个草包模样,青梦有些气恼,怎么,除了因循守旧之外还能不能指望你干点救人的事。“有安宫牛黄丸吗?”这是青梦能够想到的唯一可能出现在这个时代的成药了。

  “有,侧福晋稍等。”那太医一听这个药名,丢下砂锅就把药箱翻了个底朝天,最后还真找到一个六角盒子,外面是精美的刺绣,打开一看,一颗药丸不大不小,刚好是噎不死的体积。

  那太医大喜过望,双手捧着这救命的药丸,小步跑到筱白床前,青梦扶着筱白半坐起身,免得呛水,要是中毒没死,最后呛出来个肺炎就那堪了。

  服下那安宫牛黄丸,太医才又拾起丢在一旁的砂锅,继续熬他的药去了,青梦没管他,毕竟这安宫牛黄丸只是救急用的,之后的调理还需要他的药方。

  过了一会儿,青梦听到外面窸窸窣窣有人在小声的说话,出去就见到间儿在外帐转圈圈。

  上前问了怎么回事,开始间儿不想说,支支吾吾、扭扭捏捏的样子,挨不住筱白这一病确实没了正主子,她一个小丫鬟,哪里能撑得住外面这些事,最后老实的告诉了青梦说十五阿哥一直要来探视,可太医也说现在筱白的情况不太适合探视,她推脱了好几次,十五阿哥已经恼了,怕是等会儿再来就挡不住了。

  青梦也明白十五阿哥的心思,他是真喜欢筱白,可惜,他不知道筱白的心理年龄可是二十三岁,嘴上叫着“十五哥”,心里想着的可是“十五弟”。

  还没等青梦想出对策来,外面十五阿哥的贴身太监扯着尖细的嗓门开始与门口守卫的侍卫交涉,声音之大,乍听之下都能听出有些示威的意思。

  “怎么办,侧福晋?”间儿带着哭腔,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难道只能看着十五阿哥进来吗。

  青梦权衡着如果自己出面硬生生的拦下来,会对胤禛造成什么影响,虽然现在的十五阿哥不成气候,可也保不准以后会有什么关键作用呢,谁叫她历史读的少,压根就不知道十五阿哥这号人。

  整理下表情,深呼吸一口,青梦迈步走向帐门口。

  “十五弟,你是来探视筱白的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还带着丝丝冷意,与他往日的温和形象截然相反。

  十五阿哥稍显犹豫,还是咬牙答了一声,是的。

  门外的侍卫见是胤禩,也没有敢阻拦,看的十五阿哥眼冒恨意。

  青梦并未近距离见过胤禑,看得胤禩身后一个俊美的少年想来就是十五阿哥胤禑了。与他俩说了下筱白现在的情况,还是昏迷着,偶尔冒出几句话,烧倒是开始退了,可能是那安宫牛黄丸起的作用。

  “那安宫牛黄丸还有没有?我在让人送些来。”

  看胤禩真的转身去找人,青梦赶紧阻拦他,“八爷,这东西不能多服,药性太凉了。只是救急用的,等着太医的汤药熬好了再看看吧。”

  胤禩与青梦一问一答,询问的都是筱白的情况,胤禑插不上嘴,显得有些浮躁,“八哥,你对筱白也太了解了吧。”

  胤禑的这句把自己推到了胤禩的对立面上,看到胤禩含着怒气的目光也是后悔不已,可话已出,收回是没有可能了,“八哥、四嫂,我先回去了,等筱白好些我再来探视便是。”

  将胤禩的目光收入眼底,青梦承认他的气质也完全可以胜任皇帝这个角色,可惜,成王败寇,将来的皇帝,是自己的丈夫——胤禛,那个承接了康乾盛世的帝王。

  自从胤禑离开,胤禩就恢复了往日和善的样子,只是望向内帐的方向有着掩饰不掉的担忧。

  “既然担心,为何不进去看看?”

  吃惊于青梦的理解,疑惑为何她对自己与筱白的关系如此熟悉,转念一想,筱白既然与青梦要好,自然会同她说。胤禩充满感激的看了一眼青梦,快步走进了内帐。

  青梦找个理由支开了内帐的丫鬟,只留他俩在里面,自己坐在外面喝茶放风。

  看着筱白没有血色的脸,胤禩心如刀绞,为什么上天要用这种方式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爱一个人到了骨髓,不能自拔,难道就为了这么看着她,听着自己的心一点一点碎掉吗。

  “筱白,我错了,我不该编衷敏的谎话骗你,我不该骗你的。我喜欢你,你睁开眼看看我好吗,你用力的打我好吗?”一个晚上,除了太医来送药胤禩暂时的回避一下,他都陪在筱白身边低声的说着这些话。

  “八爷,您先回去休息吧,有我在这里就好,如果筱白醒了我立刻差人去通知您,您看好吗?”青梦知道胤禩也有伤在身,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何况如果让康熙知道了那这对还没成形的鸳鸯肯定要被打散了。

  胤禩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恋恋不舍的看着筱白,犹豫了一会儿才离开。

  “水,我要喝水。”干涩、低微的声音。

  青梦一惊,看向筱白,果然已经醒了,眯着眼睛在适应许久不见的日光。差人送了水进来,开始青梦还喂她,可筱白实在太渴了,抢过碗直接灌了进去。

  “你这样怎么行,脱水了也不是这个补法啊”,赶紧抢下碗,瞪着筱白,怎么看都不像刚醒的人,一般人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意识不会这么清楚,看她抢碗的力道,肌力明显至少是4级以上啊,这家伙,竟然装晕。

  “说吧,什么时候醒的?”青梦把水拿到筱白面前晃晃,示意如果不说实话就不给水喝,这种虐待病号的方法似乎很管用,筱白舔了舔嘴唇,装起了无辜。

  “不要这么委屈的看着我,我不是八爷,只要保证你死不了陪着我就行,至于你渴不渴,就不在我责任范围内了。”青梦的小阴险让筱白无计可施。

  “唉,”筱白叹气,颇为同情自己的感觉,“遇人不淑啊,这世间唯有年青梦与蔄青梦难养也。得了,我说,你先让我喝一口,算是交个定金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