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二天,赵雅萱早早地来到艺部学堂的后院,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了,花老更是一脸得意的在向一班人说着话。那班人的手头上都拿着一种乐器,看来是为这新节目伴奏的。那十二个被选中的学员也已经在旁边等着了,不过因为昨天那件事的尴尬,男女学员各自站在一边,说话也只是男与男,女和女。

  赵雅萱走到花老跟前向他打招呼后,就走向那十二个学员旁边。

  “嗨。早上好啊。”赵雅萱微笑着向众学员说。

  那六位男学员还是很友好的回应赵雅萱:“早上好。”

  那六位女学员则是个个别过头去,理都不理她。

  赵雅萱讨了一个没趣,那六个男学员见到赵雅萱的问好并没有得到那六个女学员的回应,而且当他们回应赵雅萱时,她们投来的目光更是让他们心寒啊。如此看来,她们心中的怨气还没有完全消尽。

  赵雅萱也不在意她们的这种态度,在昨晚和赵德昭以及周妙音的讨论过后,她也明白了现在她们的表现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了。只是她没有想她们这六个人的肚量就这么一丁点而已。

  当赵雅萱要站到那六个女学员的行列时,她们居然同时向右边走开,与赵雅萱拉开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赵雅萱无奈之下,只能靠向那六个男学员了,只是他们看到那六个女学员的表现,如果他们同意赵雅萱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那就会让她们更加生气了。所以他们也同时向左边移动,与赵雅萱拉开了距离。

  那六个女学员看到那六个男学员的表现,这才向他们点点头,表示对于他们的做法很满意。

  赵雅萱就这样站在男女两队之间,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她也试过强行加入其中一支队伍之中,但都被挤了出来。所以,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就数她最为尴尬了。只是被花老点到名要参加这个节目,不能就这么退出啊,那样也太不给花老的面子了。现在她也只能寄望于花老能够让这些学员对自己消除了成见,不然,这个节目不可能会排练成功的。

  赵雅萱的预感告诉她如果在排练节目时,他们每个人都对自己保持这样的态度,自己肯定受不了的。而看她们的样子,要消除对自己的成见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那些男学员的心似乎向着她们了,要让他们再像前几天那样对待自己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赵雅萱站在两队的中间将求助的眼光望向花老,希望他可以想办法让十二个男女学员对自己不再抱有成见。但是花老似乎没有将心思放在这边。依然是兴高采烈的和那些乐器演奏师谈着话。

  赵雅萱那个悔啊,自己真不应该就这样答应花老的要求和他们一同表演这个节目,当时自己真是太蠢了,没有想到自己就是引起那场恶作剧的源头。现在弄得自己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了。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直发呆,如果地上能够找到洞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钻进去的。

  等待花老结束谈话的时间虽然只是一刻,但是赵雅萱却觉得经过了千年之久。

  花老转过身来,他看到站在两个队伍之间的赵雅萱,再看看另外十二个学员的表情,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他也不开口斥责他们还是由着这样的站姿继续下去。对于赵雅萱的求助眼光更是直接无视了。

  花老开始了他的新节目讲解。

  “孩子们,今天开始,我就要教给你们一个新节目的表演了,如果可以排练成功,就能够登上演艺大堂去给来山寨的观众表演了,希望你们都给我专心听讲,不要有三心二意,我对这个节目很有信心,你们对自己有信心吗?”

  除了赵雅萱,其余的十二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道:“我们对自己非常有信心。”

  “好,有信心就已经成功了一半了。”花老将其目光从这十二个学员的脸上一一扫过,其中充满的鼓励之意。

  而当花老将目光停留在赵雅萱的脸上时,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赵雅萱看到花老那样子看自己,心中一片空虚,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自己已经被排挤成这样了,花老居然还可以笑得出来,他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正当赵雅萱想开口询问花老问题,花老开口了。

  “三十六号。”

  “在。”

  “你知道我给你的角色是什么吗?”

  “报告花老,我不知道,请您给我说明一下好不好啊。”

  “刚才,你要进到他们两个队伍当中的一个去,却被他们避开了,造成现在你站在两个队伍的中间,你现在的感觉如何?”

  “我?我感到很孤独,他们都排挤我,让我有种被舍弃的感觉。花老,再这样下去,我想我在这个节目当中是表演不下去了,请您另外找一个学员来表演给我的角色吧。”

  赵雅萱两边的十二个男女学员听到花老和赵雅萱的对话,都十分奇怪,为什么赵雅萱受到自己的排挤,花老还显得那么开心啊。这,有问题在里面。于是大家都很想知道,花老给赵雅萱的角色是什么了。

  花老听到赵雅萱的这个要求,轻笑道:“三十六号,这个角色,你是最为合适的,因为,你现在就已经在体验着这个角色的遭遇了。”

  “花老,您能否再说清楚一点,我还是不明白你话中的意思。”

  “我呢,在这个新节目里,要你表演的就是一个弃妇。”

  花老此言一出,赵雅萱还有其他的十二个学员才恍然大悟。

  赵雅萱的脸上却是犯难了,弃妇?自己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子好不好,要自己表演一个妇女,这也太难了吧,再说了,自己还没有找到一个婆家,现在就表演弃妇,以后,真的应验了,那自己可就惨了。

  “花老,人家现在只是一个女孩子,怎么演得了那个什么弃妇啊,您还是另外找一个人来表演吧。我不合适。”

  赵雅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这样说出了她心中想说的话。想抗议花老给自己的角色。

  花老好像早就知道赵雅萱会这样回答的。他准备好了说辞:

  “三十六号,女孩子又怎么样,只要你能够真正体会到角色的感觉,就可以有几成的表演成功率。你可是我想了很久才定下来的角色表演者,你来到艺部学堂才几天就能够和其他的学员成绩有得一比,这就证明了你很是优秀,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你忍心让花老我很不容易想到的灵感就这样报废吗?你忍心让这六位男学员剃光了头被别人笑话吗?你忍心让山寨因为少了你参加这个节目而减少了收入吗?你忍心……”

  花老还要继续说下去,赵雅萱已经招架不住了,她连道:“好了,我投降,我还是不退出这个节目了。”

  花老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好,我就知道,你是很为大家着想的。”

  那六个女学员没有想到,她们的排挤反而成为赵雅萱留下来的理由。心中那个气也就更加强烈了,只是当着花老不好发作。

  那六个男学员更是惊奇,这花老也太能想了,居然让赵雅萱在进入她的角色之前,先体验着被人舍弃的感觉。

  赵雅萱也终于知道花老的苦心了。她也就心安了,不再为不能融合到整体中去而烦恼。继续体验着被舍弃的感觉。

  花老向所有要参加这个新节目的学员说明了一下新节目的内容,并且给每个发了一个剧本,上面写着每个人的台词。

  于是,新节目的排演就这样开始了……

  花老预计的三四天就能排演成功并能够登台演出被拖得很久,直到两个月后,这个节目才总算排演成功。其中的原因如下。

  这十三个学员都是第一次来排演节目,对于舞台经验是几乎没有的,虽然他们也曾经在舞台下观看过别人表演节目,但隔岸观火和身临其境是绝对不同的感觉,所以当被他们对自己的信心也在逐渐的消退,甚至于有时候,他们集体向花老说演不下去了。想放弃。

  还有就是学员们内部的矛盾。赵雅萱自然是首当其冲,那六个男学员还好一点,平时见面虽然没有打什么招呼,但至少不会暗里使坏。

  那六个女学员可就没有什么好心了,在赵雅萱排演节目时总是要捉弄她一两下,赵雅萱只是一个人,怎么敌得过六个女学员的联合呢。所以,她在这两个月里,吃的暗亏实在是不少哇。而那六个女学员的掩饰功力也太好了,赵雅萱想投诉于花老,却又找不到证据。

  这就让赵雅萱在排演节目时遇到了很多次要停下来的时候,有时,她要抖掉被人特意放在她鞋里的沙石,有时,她要回房间去换掉她那被六个女学员中的一个“不小心”喷到的湿衣服。诸如此类,那六个女学员都是恶作剧高手,就这样在学这个节目的时间里不断的捉弄赵雅萱。

  赵雅萱呢,她也照常听花老的安排,怎么唱台词,怎么做身段,都一丝不苟的练习着,她也不是大肚量地原谅了捉弄她的那六个女学员,她暗自记下了她们捉弄她的次数,准备,以后在她们身上加倍的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