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叶青和竹子摇摇相对而坐,九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叶青首先睁开了眼睛,他淡淡的说道:“我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向我们袭来。”

  竹子摇摇也醒了,她从修炼中脱离,冲叶青眨了眨眼:“按计划行事。”

  两人隐藏身形,消失在地脉深处,

  地面上,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带着墨镜,进入了盐镇。他一步跨出,自然有十米距离,十步之后身形一闪,原地消失,钻入地下。

  此人正是元婴后期修士窃国良,只见窃国良遁入地下,直接向地脉遁去,他速度极快,毕竟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片刻之间就进入了地脉之中,他从身上拿出一道符阵,祭在空中,开始收取地脉精气,收取的的过程中,窃国良不时吞吸地脉精气,他发现今天的地脉精气中有种像是少女幽香的气味,不由多吸了两口,虽然觉得奇怪,但并没有多想。

  地脉精气不能一次抽光,窃国良抽了三个时辰之后,收起了符阵,就要遁入地下,潜行而走,但他遁法使出,却惊异的发现自己仍然立在原地,并未真格遁入土中,不由得惊怒交加。接着尝试了四五次,窃国良却无奈的发现了一个事实,自己所处的这片空间,被人布下了某种困人的阵法。

  窃国良面朝虚空,信誓旦旦的说道:“不知道是何方道友在此?为何拦住窃某去路?”他见无人回应,换了种说法道:“不知道是那条道上的兄弟和窃某过不去?窃某虽是一介散修,但也有不少朋友,你要是主动撤了阵法,窃某不与你计较又有何妨?当如果等窃某自己破了阵法出去,那就说不得要劝兄弟小心性命了。”

  这次依然没有回音,窃国良种种的哼了一声,他盘膝而坐,就要运转体内真元,用神识勘察阵法,寻出其中破绽,也好求得生机。

  哪料到他刚一运转真气,立刻感到浑身无力,那种少女幽香浸透了他的全身,软化筋脉,封印丹田,捆缚元婴,几乎无所不在。

  窃国良心下大惊,这种气体闻起来诱惑无比,但毒性之列,简直闻所未闻,他情知如果自己真的被毒倒,敌人恐怕会瞬间冲出,将自己噬骨灭魂,情况紧急,窃国良暗下决心,他豁出去了

  强行运转真元,元婴挣脱束缚,就要破开丹田,元婴离体。

  “嘭”就在这紧要时刻,一道无坚不摧的光线从暗处射出,穿透了窃国良的胸腹,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猛的出现,窃国良身体受创,灵力被震散,本来就要脱困的元婴再次被少女幽香般的毒物困于体内。

  他怒目圆睁,狠狠的转头看向阴暗处。

  叶青手捧九星连珠从那里走了出来,叶青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九星连珠飞出,悬浮在窃国良头顶,蓄势待发。叶青幽幽的说道:“你就是窃国良吧?”

  窃国良怒道:“你是哪来的毛头小子?敢暗算你窃爷爷”

  叶青不由好笑,想不到对方死到临头还嘴硬。

  窃国良情知必死,出口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这一点叶青却不知道了。

  叶青淡淡道:“实话跟你说了吧,你百年前曾夺走一位千年蛇妖的内丹,现在,是到了你还债的时候了。”

  窃国良皱眉苦思,疑惑道:“蛇妖?什么蛇妖?你是在瞎说吧。”

  竹子摇摇也从暗处现身,看着僵硬在原地的窃国良,恨恨的说道:“窃国良,你不得好死,现在你中了我的九龙散,天上地下在无一人可以救你,快说,你把我的内丹藏哪去了?”

  窃国良看见竹子摇摇,就像凡人见了鬼一样的吃惊,无语道:“你这蛇精,怎么还没死?当年受那么重的伤。”

  竹子摇摇怒视窃国良,当年她被窃国良偷袭致死,被取走了内丹,她逃窜千里,对方紧追不休,势要抽她的筋,剥她的皮,还好她用龟息之法,让自己陷入沉眠,气息全无,隐匿于地下,才免去了一场命劫。

  如今仇人见面,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她幻化出利刃,刺穿窃国良的身体,在窃国良的身上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鲜血喷涌,她却有些迷茫了,内丹是否还能寻回?

  叶青将竹子摇摇拉到一边,她明显有些失控了。

  叶青将窃国良从地上提起,从记忆海中翻出一种上古老搜魂术,想要对其施展,却害怕自己的神识没有对方强大,只好作罢。

  他将窃国良复又掷于地上,道:“不要逼我用搜魂术”。

  窃国良嘿嘿冷笑,他心里有点担心,害怕对方真的对他使用搜魂术,那样他的一切秘密都将被对方所知,他将完全被对方掌控,但对方既然没有立刻施展,那也说明对方肯定是有所顾忌,他所说的搜魂术一旦使出,恐怕还会造成其他不好的影响。

  窃国良面上冷笑,其实心里十分忐忑,拿不定主意。

  叶青接着道:“你还有15分钟的时间”,他以时间压迫对方,希望能够诈出对方的真实想法。

  窃国良想了一会,脑袋还是很混乱,但他脑海里总有一种求生的冲动在内心挣扎,他开口问道:“如果我说出来内丹的去向,能不能绕我性命?”

  叶青晦涩的点头,似乎是沉思良久后做出的决定。

  窃国良吼道:“她的内丹早就被我吃掉了,没了,没了……”他神情有些疯狂,“你说过不杀我的,你说过的……”。

  叶青看向竹子摇摇,竹子摇摇附耳说道:“我本体未死,内丹无法被人炼化,我想内丹还在他体内。”

  叶青听了以后,心中安定不少,他走向窃国良,低声道:“我既然承诺过,那便不杀你,我送你出去。”

  窃国良木讷的看着叶青,叶青拉起他的手,示意竹子摇摇解开阵法,并且暗中冲竹子摇摇使了个眼神。

  竹子摇摇解开阵法,叶青带着窃国良遁入土中,不久之后,一声惊天惨叫从暗中传来,又是片刻过去了,叶青手握一颗染血的绿色青珠归来。

  竹子摇摇默默接过青珠,抚净其上的血迹,吞入腹中,这颗青珠正是她遗失的内丹,如今终于寻回了。

  竹子摇摇看向叶青,道:“他死了”。

  叶青摇了摇头:“他没死,不过已经失去元婴,神识抽离,丹田焚毁,以后也不过泯然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