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窗外的雨声和雷声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小,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了。而此时沈野逸紧皱眉毛的程度越来越大了,他在反思为什么在救唐皖的事情上,自己没有经过深思熟虑,那么草率的就采取了行为,导致了自己和唐皖都被绑匪抓住了。而且沈野逸在被绑匪抓住之前,认真的考察了下周围的地形,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地处深山之中,要是发生大规模的泥石流事件,自己和唐皖只能在这里等死,因为这里的通讯并不顺畅,时而有信号,时而没信号的。

  “沈野逸?我,好冷。”唐皖是个很怕冷的人,尤其是在这种雨天,地处四处漏雨冷风的小黑屋的情况。她很想往沈野逸那边挪动下身子,可是她的四肢都被冻得僵硬了,完全都动不了。而此时的沈野逸正抓住了地上的一个玻璃碎片,努力地用玻璃碎片去划绑在他手腕处的尼龙绳。玻璃碎片不是太锋利了,就是沈野逸太用力了,绑在他手腕处的绳子很快的被划开了,可是与此同时,他的两只手腕都被玻璃碎片划伤了,鲜红的血液顺着双手的伤口慢慢的往下流着,而此时的沈野逸顾不得手上的伤,他只想快点把唐皖救出去,因为照现在这样的雨势来看,关着他和唐皖的小黑屋很快就会倒塌的,要是那个时候自己和唐皖没有逃出去,肯定就玩完了。

  “沈野逸?你怎么了??”唐皖见沈野逸半天没有搭理自己,就很担心的问道。因为天色逐渐暗了,这就致使本就光线不足的小屋更加的黑暗了,唐皖根本都看不清沈野逸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此时的沈野逸已经解开了绑在手腕上的绳子,所以她很担心沈野逸,他怎么了?怎么半天没理自己。

  “嘘!”沈野逸对做了个唐皖噤声的指示。因为他不确定绑匪是不是还在小黑屋的附近,所以他不敢告诉唐皖自己应经解开绳子的事情,而是一点点的往唐皖的身边挪去,他挪了好半天才找到了唐皖的双手的位置,他不敢用碎玻璃去划唐皖的双手上的绳子,而是用手一点一点的去解绑在唐皖手上的绳子。

  “咔嚓。”小黑屋的房梁开始裂开了一个裂缝,随后屋子的四周墙壁也开始有泥土往下掉落了。突然沈野逸感觉到有石块砸在了自己的头上,他感觉小黑屋离倒塌不远了,于是他加快了解唐皖手腕上绳子的速度。唐皖在感觉到沈野逸在解自己手腕上的绳子之后,一下子就明白了沈野逸的用意,她很安静的等待着沈野逸帮自己把绳子解开,然后和他一脱险。唐皖在这个时候,突然自己心中的不安和恐惧都消失了,只剩下期待?她在期待着沈野逸救自己?唐皖无声地笑了,她笑自己怎么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胡思乱想啊。

  “啪,嘀嗒,嘀嗒......”小黑屋的房梁的裂缝越裂越大,加上狂风和暴雨的侵袭,小黑屋的房顶被刮飞了,然后屋子的四周的墙壁也开始摇摇晃晃,逐渐有倒塌的倾向了。

  “唐皖,快。”在小黑屋即将倒塌的一瞬间,沈野逸解开了绑在唐皖手腕上的绳子,拉着唐皖的手急忙的往外跑去。但是到了门口的位置,铁门却成了妨碍唐皖和沈野逸脱险的障碍了,沈野逸用尽全力的去踹门,可是收效甚微,当沈野逸都快放弃的时候,觉得自己今天和唐皖是没有办法赶在小黑屋倒塌前离开的时候,铁门被沈野逸踹开了。当沈野逸和唐皖刚刚跑出小黑屋的时候,小黑屋轰然倒塌了。小黑屋倒塌时蹦出来的石块,正好砸在了唐皖的腿上,唐皖被突然而来的疼痛弄得跑不了了,她停了下来,用手去捂着疼痛点,这时,沈野逸发现了唐皖的不对劲,虽然他看不清唐皖怎么了,但是直觉告诉他唐皖受伤了,他也停了下来。

  “唐皖,你怎么了?”沈野逸因为天色太暗,用手去摸索着唐皖,他的手感觉到唐皖的身体在疼的颤抖。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快没有一丝力气的时候,居然还能爆发出把唐皖一把背起来的力量。沈野逸背起唐皖,慢慢的站了起来。他感觉到很吃力,因为一天的折腾,他的身体极度的饥饿,再加上血流不止的两只手的手腕,沈野逸背着唐皖没走多远,他就感觉到腿软软的,使不上力气,然后眼前一黑,就晕倒了,但是在晕倒的一瞬间,他下意识的把唐皖护在了怀里。

  “呃。”当唐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她感觉自己的头很痛,然后自己貌似躺在了一个很温暖的怀抱里。她扭头一看,自己居然躺在沈野逸的怀里了,而沈野逸的脸色貌似有些不对劲,苍白的脸很红。然后唐皖看见沈野逸的衣服上,裤子上,甚至是自己的衣服裤子上都沾染了血迹,但是血迹最多的是沈野逸的袖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皖掀开了沈野逸的袖口,当她看见沈野逸的两个手腕都有多个被玻璃划伤的口子的时候,唐皖突然联想到沈野逸在给自己解绳子的时候,她感觉到有什么类似液体的东西一滴一滴的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衣服上,刚开始唐皖还以为是雨滴,没想到那居然使沈野逸的血。还有昨晚沈野逸明知自己手腕受伤了,却硬是背着自己走了一段路的时候,为什么自己就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异样呢?沈野逸,你个傻货。唐皖心里暗自的想到,但是她眼圈里打转的泪珠却真实地反映了她现在的想法,沈野逸,你个傻货,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根本都不顾及自己呢。

  泪珠一滴滴的不断地顺着唐皖的脸颊往下滴落着,其中一滴的泪珠滴在沈野逸左手手腕的伤口处,唐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眼泪居然能使沈野逸的伤口愈合。她用手抿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眼泪,抹在了沈野逸的手腕上,然后伤口真的奇迹的愈合了。唐皖看到伤口愈合,特别的开心,但是当她怎么也叫不醒沈野逸的时候,她好害怕,然后她无意之间把手放在了沈野逸的额头上,她这时才发现,沈野逸脸上的苍白红,是因为他此时此刻正在发高烧。她又抿了几滴眼泪在沈野逸的额头上,但是沈野逸的高烧并没有退,唐皖看着高烧不退的沈野逸,心里很是着急,但是她又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可以让沈野逸退烧。

  时间在唐皖的焦急中,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她用力地咬着嘴唇,可是无论怎么想,她也想不到让沈野逸退烧的办法。她这时特别的心里害怕,如果沈野逸接着这么的烧下去,情况不堪设想啊。想到这,她用力的咬了下嘴唇,娇艳的鲜血顺着唐皖的嘴角就流了下来。唐皖这时突然想到,既然自己的眼泪可以让沈野逸的伤口愈合,那么自己的血可不可以让沈野逸从晕迷中醒过来,并且退烧呢?想到这,唐皖俯下身子,亲吻了沈野逸的额头一下。当娇艳的鲜血滴在了沈野逸的额头上的时候,一股紫色的光顺着沈野逸的额头开始散发着光芒,这时唐皖把手放在了沈野逸的额头上,他终于退烧了,唐皖松了一口气。

  “唐皖,快跑。”沈野逸闭着眼睛,开始不断地挥舞着手臂,口中还不断的呢喃着这句话。唐皖看着沈野逸连做梦都在叫自己快跑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开始有了种叫做痛到心颤的感觉。

  “沈野逸,我在这里。”唐皖抓住了沈野逸不断挥舞着的手。她感觉自己的鼻子变得好酸,眼睛变得好湿,泪珠不自觉的又开始往下掉了。她不想哭泣的,可是却忍不住哭泣,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有这种心痛到颤的感觉,而且会因为眼前的男生的痛,而心会更加的痛。

  “唐皖!”沈野逸突然惊醒了。豆大的汗珠顺着沈野逸的脸不断地往下滴落着,当他看到满脸泪珠的唐皖的时候,他下意识紧紧地把唐皖拥抱在了怀里,唐皖被沈野逸嘞的都快喘不过气了。她用手不断地拍打着沈野逸的胳膊,当唐皖脸都快憋红了的时候,沈野逸才发现自己把唐皖嘞的太紧了,他急忙松开了自己胳膊。终于被沈野逸松开了的唐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我的手?怎么?”沈野逸惊奇的发现自己手腕上的伤口神奇的愈合了,可是他明明记得自己当时为了弄开绳子,用碎玻璃划绳子的时候,把自己的手腕划出了好几个口子的啊,怎么不见了啊?沈野逸看了眼捂着心口大口喘气的唐皖,他突然有个很荒诞的想法,自他三岁起的那次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了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的时候会不受自己的控制,然后做出一些自己不理解的事情,而且另一个自己有的时候可以和自己对话,他记得另一个自己和自己说过,他叫夜勋。但是最近的半个月以来,另一个像消失不见了一样,再也没和自己说过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