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打开禹王的意境,

  这里是姐姐幻世战场转移的那个鲜花如海、柳绿成荫的地方。一阵阵微风拂过,那波浪般的鲜花绿草齐动,美丽的让人难以抗拒。这里没有人与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也没有横尸遍野的硝烟战场,我有只是安静、美丽、搁浅的向往。

  我看见禹王站在花草丛中,他面向正西方,衣角在微风中抖动着,长发附和着衣角散扬着,我这才看清他的脸。

  他有着一张眉目清秀的脸,微微泛起一丝笑容,淡定优雅、飘逸宁人。只是不知为何在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缕哀伤,而眼角两道岁月摧残出来的痕迹使得他显得更加忧郁。

  “我的爱,埋葬在上界那座雪山的下面……。”禹王的脸上闪过一缕温柔,却透着无尽的悲伤。

  “静曼,我征战了一生,最后还是败了,始终未曾再见你一面。”

  “快,抓住他。一个声音响起,一群身穿白色雪袍的男子追逐着一个少年,少年在大雪山的山涧中奔跑着,最后昏倒在雪地里。

  哎呦,被绑在冰柱上的少年,发出凄厉的叫声。那群白袍男子抓着少年的长发,用力的撕扯着。

  看他的头发不是白色的,竟然夹杂这么多的蓝发,他一定是别的种族派来我们银狐族打探消息的探子。其中一个男子高声的说着,并且更加用力的撕扯少年的长发。

  我不是探子。少年反驳着,但回应他的却是一顿毒打。

  一个黑暗的冰牢里面,那名少年蜷缩着身体躺在几根稻草的上面,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被撕破的长袍,里面透出伤痕累累的身体,鲜血的痕迹染红了他的衣角。

  嘿,外族人。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虽然声音很轻但是男孩却听得清晰。男孩微微的睁开眼睛,在冰牢的外面,一个身穿淡粉色魔法袍的女孩正在看着自己。

  外族人,听的到吗?女孩见男孩没有反应,声音略微的提高了一些。男孩不耐烦的将身体转了过去,双手将耳朵堵了起来。

  这个男孩是上界仙族王室的长子,40岁那年,叛逆的他受够了王室的教育,一个人偷偷溜出了仙族的都城——未来之城,来到仙域的最南端南天界。

  仙族一个战斗的民族,在族民还是少年的时候,就进行各种战斗训练和思想的熏陶,他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少年,虽然他有着让人羡慕的灵力,但是他却讨厌战争和杀戮,为了反对父王的思想,他一个人偷偷跑到距离未来之城最远的南天界。

  我叫禹王,我就是那个男孩。当我无意坠入这片大陆之后,完全迷失了方向,最后进入了一片大雪山,这里风雪肆虐,对于这里的温度我完全不适应。饥饿的我总是吃一些杂草,进入雪山之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当我经过一个山涧的时候,发现一个营地,那里飘出烤制食物的香味,我偷偷潜入进去,当我刚刚触摸到食物的时候,被一群白袍男子发现,他们追出好远,最后饥饿的我昏倒在雪地里,当我清醒的时候,他们撕扯着我的头发,并且狠狠的痛打我,将我关在一座山峰上的冰牢里面。

  粉红色女孩多次来到这个冰牢看我,我讲述了我的身世和经历,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泛起了泪花,红润的脸颊微微抽动着。

  傻女孩,你哭什么。我多想用手去擦拭女孩脸颊上的泪,可是我不能,我只是一个阶下囚,有什么权利去擦拭她人的眼泪。

  冰牢,暗无天日的日子一天天的过着,我是未来仙族的王,我拥有着仙族最强的雷属性波动,可是这里漫天的飞雪,无论我如何施展灵力,也破不开着坚硬的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