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和他们分开后的柳言慢慢走在扬州繁华的道路上,心里一直在思考,那位大人物想必就是刘文清了,自己本来是想伪装后跟在他身边的,凭着他的身份,自己既能轻易知晓乾图的消息,又可以置身事外旁观这件事的发展。但是一看到刘文清的脸自己便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厌恶,竟有种想把眼前之人生吞活剥之感,这种感觉柳言以前从未有过,所以跟着他们行进的那几天柳言便一直都很安静,分开的时候也很干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做出什么事情来,现在静下心来思考这件事还是会让他感到不可思议,自己竟然会有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

  没错,这化名为柳言的人便是血鸢了,她下山后便想着跟在大人物的身边,以便打探消息,但是没想到自己遇上的刘文清竟让她生出成从未有过的感觉,她甚至都无法控制自己了,所以跟着刘文清的打算只能作罢。

  正在思考中的血鸢被一阵喧哗声打断了思绪,她抬头看向喧哗声处,只见一个小二模样的人正死死拉住一个红衣男子,嘴里叫嚷着:“吃白食的,快把钱交出来!”而那个红衣男子竟然还在嘻嘻笑着,无赖般说着:“你这小二,如此这般拉着我,可是看上我啦?可惜了,你我都是男子,要是你是女子我倒也不嫌你丑,便娶了你当十八房小妾也无所谓啦!”

  那小二哪里想到这个吃白食的男子如此这般脸皮厚,手急急忙忙放开,但又怕他跑掉,于是手在半空中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脸都急红了。

  那男子倒也不跑,看着小二这个样子笑得更欢了,继续无赖的说道:“哎呀,看到你这般娇羞的模样,如果是个女子倒也看得,可惜了啊,看在你如此青睐在下的份上,这顿饭就当你请了罢,要是你想请再多的在下可就不准了!”说完便拂袖而去。

  可惜本来应该很潇洒的背影却突然被醒悟过来的小二踢了一脚,“砰”的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然后便被冲出来的打手给包围住了。

  那红衣男子眯着眼看了看围着的满脸横肉的打手们,又瞟了瞟哄笑的人群,突然怪叫一声:“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啊,哥!呜呜呜,哥,都怪弟弟贪玩跟你走散了啊!哥,快帮我付钱吧!他们要打死我啊!“说完往外爬去,打手自动分开让了一条路出来,围观的人们也好奇地看着那红衣男子的行动。

  血鸢因思绪被打断,后来又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大脑就有点卡壳了,所以实际上她也是和围观群众一样好奇地看着那红衣男子的行动,只是当看着那红衣男子离她越来越近的时候才感到不对劲,可惜已经慢了一步,血鸢还没行动,便被那红衣男子一把抱住小腿。

  那红衣男子就这样抱着血鸢的腿嚎啕大哭了起来,倒让本来想一把踢开他的血鸢有点不知所措了,就这样呆呆站着让他抱着。红衣男子边哭还边说着:“哥哥啊!还好你找到我了啊,不然弟弟就要被打死了啊!我的哥哥诶!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啊!呜呜呜······“说着哽咽了一下,抓着血鸢的衣角就擦起了眼泪和鼻涕。

  血鸢本来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这男子的表演,但是当她看到那男子拿着自己的衣服擦鼻涕眼泪的时候,万年冰山般的脸就像裂开了一条缝,隐隐还有黑气散出,她眯了一下眼睛,终于还是没有发作,丢了一锭银子给旁边看着的小二,便径直饶过人群向前走去,只是没想到那红衣男子趔趄了一下便也跟了上来,嘴里还说着:“哥哥,我们去哪呀?哥哥,我再也不乱走了!哥哥······“

  血鸢走得飞快,那男子紧赶慢赶也一直跟在后面,等血鸢绕道一个死胡同的时候便猛地停了下来,那男子没料到血鸢不走了,一时刹车不住便往前扑去,可惜血鸢一个闪身,那男子便扑通摔了个狗吃屎。

  只见那男子揉着自己发红的鼻子,眼泪都快出来了,嘴里嘟嚷着:“哼哼,今天真倒霉,摔了两跤,痛死老子了!“

  血鸢冷冷看着男子,突然开口道:“你是谁?你从哪来?你去往何处?为何缠着我?“

  那男子听了血鸢的话,揉鼻子的手顿了下来,呆了下,便爆笑了出来,哈哈笑得震天响,笑着笑着便抱着肚子在地上滚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指着血鸢断断续续地说着:“你······你······哈哈哈,笑死我了!“

  血鸢看了没说话,手一动,红衣男子只觉得眼前一花,脖子上便传来一阵凉凉的感觉,他一摸,“啊!血啊!我死了!“说完便头一歪倒在了地上。

  这倒让血鸢有些纳闷了,她只是随便在他脖上一划,已经控制了力道了,就是出点血而已,不可能死掉啊,她默默走上前,伸出手想去探探那男子的鼻息,却不料那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地看着伸出手的血鸢,嘴里喃喃到:“哥,你怎么也死了啊?这里是仙界还是地狱啊?”说完还转着头打量了一下周围,“嗯?怎么和我死前一样啊?奇怪啊!难道我没死?”说完探了探自己的鼻息,“嗯,还有气,应该没死······”

  血鸢有些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人,收回自己的手,背在身后,思考还要不要继续问这个人的来历。应该只是个傻瓜,不杀也行罢,这样想着的柳言又瞄了一样还处在呆傻状态中的红衣男子,便准备走掉。

  谁知一只脚迈出去便直直地悬在了半空中,明显后面有人在拉着自己的衣角,正想将后面那人拂走,却听得细细的哭声,回过头一看,只见那红衣男子抬着头,两眼都是泪水,皱着眉,撇着嘴,无辜地看着血鸢,小声说道:“哥哥,你不要东东了么?”

  血鸢一个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因为这名叫东东的男子现在的表情让她想起了小时候一次做任务时看见的一人家的小狗,虽然,那只小狗最后还是被她杀了······想到这,血鸢瞬时收了笑意,冷冷看着自称为东东的男子,转过身去,丢下一句:“要跟你便跟着罢,死活可不关我的事。”

  那男子屁颠屁颠地跟在血鸢身后,嘴巴一直没停过,一会儿是“哥,我们去哪呀?”一会儿又是“哥,我饿了,你不饿吗?”絮絮叨叨地话语让血鸢差点想一剑灭了他,但是想着今天已经被这个奇怪的男子乱了好几次心神,便强压下心头怒火,权当是一只小狗在自己后面汪汪叫。

  在扬州城内逛了一圈,看出各舵头都在纠集人手,大量的人被派出去,大量的人不知从哪里回来,但很明显都没查探到关于乾图的消息,看了看天色渐晚,血鸢便打算找一家客栈休息,回过身一看,原来跟在自己身后的聒噪男子现在已经完全耷拉下了脑袋,神情萎靡,一个接一个的打着哈欠,想必他也是极累了,跟着自己走了整个扬州城,便在旁边随便找了个中等的客栈准备住下。

  吃晚饭的时候,看着对面红衣男子完全没有形象的大吃特吃,血鸢不自觉地也多吃了一点,虽然在她看来这饭菜完全算不上好吃。

  夜深人静的时候,血鸢换上夜行衣,蒙好面,从窗子滑了出去,来到红衣男子的房间内,血鸢当然知道这红衣男子绝对不是表现的那样痴傻无赖,于是她故意放重脚步,降低了自己的内力,想试试这红衣男子的深浅。

  来到他的床边,血鸢感觉到了他睡熟后加重了的呼吸声,她缓缓举起匕首,猛地向床上男子刺去,又硬生生停在了离他喉咙半寸处,听着男子一直都没有变化的呼吸声,血鸢摇摇头,翻身而出。

  床上,红衣男子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以前都是看到各种大大求推荐什么的,自己来求还是挺好玩的咧~新书各种求~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