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此时那四人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后,明苕和雪琰完全处于下风,而体力也明显开始透支,两道单薄的身形摇摇欲坠,再几息,二人就会倒在刘承德和青元尘的剑下。

  就是这个时候!

  血鸢身形陡地一动,如鬼魅般从后方贴近青元尘,“嘶”,血口子绽开,青元尘脸上还保留着那副发狂的龇牙咧嘴的表情,直直地向前倒下。

  看都没看青元尘一眼,血鸢下一刻已然贴到了刘承德后面,手起剑落,又一具尸体轰然倒塌。

  体力与精神力都处在最差状态的明苕和雪琰戒备地看着血鸢,不自觉地站到了一起。危险与恐惧总是促使团结的良方。

  不过血鸢现在可没心思管他们心里的想法,不过两个强弩之末罢了,只要不被他们看出她的虚弱就够了,她不主动对付他们,他们也就不可能主动来招惹上此时看上去淡定十足的血鸢。

  飞身至宁东篱身旁,轻轻道:“走吧,不要被他们看出我的状况。”

  看着脸色如纸般白的血鸢,宁东篱还是忍住了没有上前扶住她,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回头瞥了一眼跟上来的明苕和雪琰,将手中的短剑紧了紧。

  四人安静地走过石桥,到达漆黑的岸对面。

  宁东篱将挂在腰间的烛台拿下,掏出点火石点亮。微弱的火光摇曳在这黑幕中,丝毫不能给四人带来安全感。

  “我儿。”身后一道轻柔的声音传入血鸢耳中。

  血鸢一惊,转头一看,竟发现宁东篱三人均不见了踪影,而一位微笑着的妇人正对她招手,嘴里唤着“我儿。”

  血鸢看着那妇人和自己有几分相像的样貌,不自觉地挪动步子向她走去。

  来到那妇人的面前,妇人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血鸢觉得那笑容好温暖,嘴里喃喃道:“娘······”,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去触摸一下妇人的脸庞。

  就在血鸢的手要碰到那抹温暖时,只见那妇人猛地表情一变,飞快地掐住了血鸢的脖子,尖利地声音从她嘴里传来,“杀死他们!杀死他们!杀死那个畜生!毁掉他所有的一切!为你的姐姐们报仇!杀!杀!杀!”而她全身此时不知怎的不停地渗出血来,妖艳的鲜血盖住她的半边脸,看起来格外阴森。

  窒息的感觉侵袭了血鸢,脖子上的双手越收越紧,模糊地看着眼前那副可怖的脸,她慢慢抬起手,摸上那此时已经变得血淋淋的脸庞,轻轻地道了声:“娘······”表情满是幸福与柔和。

  那妇人掐住血鸢脖子的手一松,“砰”地一声,血鸢瘫坐在了地上,眼神涣散,喃喃道:“为什么留我一人在这世上······承受这么多仇恨呢······”

  一阵剑风从身后传来,一把将血鸢惊醒,她看着眼前昏暗的烛光与黑暗,顿时明白刚才的妇人不过是自己的幻想,心里顿时空落落地。

  闪身避过那道攻击,回身一看,却是雪琰对她出手了,美丽的脸上此刻写满疯狂。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若有似无的声音,“怨毒至斯,连地狱都不收······”

  血鸢猛地一转头,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跳,宁东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贴近她身旁,此刻正满眼怨毒地看着她,嘴里的话语一刻不停,重复着那句“怨毒至斯,连地狱都不收”。

  血鸢听着这话心里烦躁,一剑刺向宁东篱,下一刻,那道声音却从她另一边传来,她转头一看,宁东篱还是那副表情,嘴巴一张一合地吐出那些让血鸢头疼欲裂的话语。

  她心里一惊,难道那鬼魂一直留在宁东篱身体里?

  不及细想,雪琰那凌厉的攻击又向她袭来,她抽出剑来抵挡。

  两把剑接触,弹回,空中激起一阵火花。

  血鸢刚因为硬撑,利落地杀掉了刘承德和青元尘,此时后遗症立显,与雪琰交手竟连一点上风都占不到,内脏又受到冲击,“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余光扫过一处,血鸢一怔,明苕站在灯光的边缘,身影半明半暗,此刻正满眼悲悯地看着她。

  血鸢虽不爽那眼中的悲悯,但也有些诧异他竟然没有跟雪琰一齐出手对付她,要知道以她现在这个样子,只要明苕稍微一出手,她便会立马毙命当场。

  耳边的声音一直跟着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附身了的宁东篱不出手,而是一直重复那句话,但那句话对她又确实很有效,起码她现在心神一激荡,差点又要吐出一口血。

  一道亮光划过血鸢的脑海,她蓦地一转身,对着被附身的宁东篱吐出一口鲜血,果然,那被喷了一脸鲜血的“宁东篱”马上就又像上次一样,开始扭曲,颤抖,“砰”地倒在地上。

  又一次击退雪琰的进攻,血鸢连退几步才重新站稳,心中暗道不好,再一次她就无法支撑了。

  正兀自大口喘气,却见眼前出现一片阴影,血鸢抬头一看,原来是醒过来的宁东篱。

  只见他焦急地过来扶住血鸢,问道:“怎么样了?血鸢?你没事吧?”

  血鸢正想安慰他没事,却不想余光瞟到他脸上的古怪表情。

  还没细看,却觉得心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低头一看,那双熟悉的手正握着他那把短剑插在自己心脏上,而鲜血正从那里咕咚咕咚流出,只在别人身上看到过这情景的血鸢有些发愣,抬头想去看宁东篱的表情,却没想到宁东篱手一收,把口子拉的更大,鲜血顿时喷射而出。

  那种无力反抗的疼痛感让血鸢腾地倒在了地上,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

  看着冷冷望着自己的宁东篱,血鸢心中一片平静,宁东篱······绝对不会那样看着她。

  慢慢爬起身,血鸢表情淡然地看向“宁东篱”,见他脸上神情瞬间变青,但却没有再出手用他手中的剑刺向血鸢。

  血鸢冷冷地将软件送入眼前的“宁东篱”心脏上,见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倒下,心中一片清亮,转身不顾雪琰那插入自己腹中的剑,径直刺入她的心脏。

  倒下两具,还剩下一人。

  血鸢抖了抖软剑,默默走向明苕,看也不看他眼中的悲悯,直直地将剑插入他的心脏。

  一抽出,眼前景象顿时一变,还是那个山洞,还是那盏昏暗的烛火,还是那几个人,但此时他们却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动作,宁东篱脸上还带着泪,嘴里似乎还说着:“一路上都是假的吗?只是为了这个原因才带我进来的吗······”

  血鸢默默走过去,一记手刀砍过去,将他劈晕在地,然后又照样一一将雪琰和明苕劈晕,虽然在面对雪琰和明苕的时候她忍不住想一剑刺过去,就像在幻象中的那样,但想到下面不知道还有什么凶险,便压下了这个念头,只是将二人劈晕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