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个公司谁最大?当然是老板,但对于像你我这样的人那就恐怕不是这么回事,有句老话说的好:县官不如现管啊!拿你来说,现在谁对你特别有利,当然是带你的师傅,一个新人,没有特别的因数,老板哪里知道你是哪颗葱?哪根草?对于你来说谁最大?你师傅,对不。如果她要为难你,不断打你小报告,你恐怕要走人。”

  “对也,跟我一起上班的有个女孩就是因为与师傅合不来被迫辞职的。”楚柔也有点职场经验。

  “我当初刚到傲发公司,我是月月要请师傅吃大餐啊!平时天天买烟孝敬,那是不敢有丝毫马虎,足足跟了半年多,才挤牙膏般在他身上学了些专业经验。舍得、舍得不舍哪有得啊!出师后,对于你来说,你的顶头上司最大,为什么?因为他掌握着你施展才华的平台,你自认为很有才华是吧,但在你没做出成绩来之前是没有用的,那是你嘴巴上说的,没人会认可你,对不?如果你得罪了上司或者让他觉得你是他的威胁时,你基本上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做不出什么成绩来,因为他不会把重要的、能体现价值的事情交给你做,总要你做一些打杂的事,职场上俗称‘冷冻’!你想想你还能在这混吗?是不是你顶头上司最大啊?”白啸林接着说道,楚柔点点头,觉着有道理。

  白啸林喝了一口水,又说道:“但凡当官的有一门必修课,那就是抢功劳。你在下面能做事了,上司会用你,也会压你,你做的成绩他会抢一大半,因为他是你上司,跟上面沟通的是他,不是你。如果你不服,总想着越级表现,那你就麻烦来了。顶头上司肯定踩你,给你穿小鞋,如果你挺得住而且被上面重视了,你有可能会取代上司,这个前题是你的上上司想换掉你的顶头上司,但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他们俩一般来说是有一定关系的。或者被调升另一部门,这是上面觉得你有一定能力而且对他忠心的情况下,为了平衡才做的。多数情况是你会被你顶头上司干掉或者冷藏。在傲发,我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如此,我的顶头上司是创作部主管老刘,他跟侯经理有矛盾,但是他们俩都是公司元老,各有所长。老刘总想着取代侯经理,这种情况下侯经理就主动拉我上来打压老刘,这也是我出头的机会,这次意达雅美产品广告基本上是侯经理撇开老刘亲自指挥,所以我虽无心,但也得罪了老刘,已经成了他眼中钉。后来事情砸了,侯经理丢车保帅把我开了。老板虽说大发脾气,但他最主要的是觉的这单生意丢了恼火,当然我走了对他来说不划算,因为要发掘和培养一个好的创意人并不是很容易的,还有就是我的工资不高,对老板来说也是低成本,是一笔划算的生意,并不是小沈和你想的那样我对他很重要,要不然他还不亲自来接我,对不?这种情况下我回去,你想想,老刘会用我,但他一定会‘冷藏’我,他会拿这次事件做借口,不会要我再做客户讲解,而是他亲自出马,那就是说我做好创意,功劳要给他。侯经理也不敢再启用我,因为我已经成了他竞争对手攻击的把柄,他只会远离我。老板心里有数,他想的就是低成本使用我,这不正好满他的意。所以你想想我如果回去能好吗?俯首甘为孺子牛!难的事情我来做,功劳归别人,待遇还要低,升职也无望!这也太伟大了吧,我做不到啊!”

  楚柔听的并不是很明白,但她看到白啸林沮丧的神情安慰道:“如果是这样你离开也好,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现在不是有很多人为了高薪跳槽吗?说不定换个地方会更有发展前途!”

  白啸林感激地看了看楚柔,两手抱拳说:“借你吉言,但愿往后顺水顺风!”

  “一定会的,我相信你!不是说天生我才必有用吗?”楚柔很有信心地说道。

  白啸林咬咬牙,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说道:“我在傲发算是没抓到机会,反省起来也怪自己做事太马虎,以后这毛病要彻底改正!”楚柔一听,眼里马上就透出了内疚之色。

  白啸林见到,立刻转移话题,说道:“喔,快到中午了,我请你吃饭。”说着就单手掏钱包。

  “不,不……!应该我请,算是我给你道歉。再说你现在也不方便动,说吧,想吃什么?”楚柔马上拦住他说道。

  “好,你请就你请,不过我掏钱,你如果拒绝我就不吃了!”白啸林为了维护男人尊严竟像小男孩般闹起绝食。楚柔看他那样更觉可爱,笑眯眯地说道:“好的,好的,答应你,说吧你想吃什么?”

  “猪头饭!”楚柔听他一说,就立马跑出了病房,心想:偏不要你的钱,看你吃不吃。“诶!诶!钱还没有给了。”白啸林在后面叫唤着,可他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柔跑出去。

  片刻功夫,楚柔喘着气进来了。她手里拿着一个大包,她高高兴兴地打开,一边说道:“猪头饭一盒,清蒸排骨一份,乌鸡汤一碗,还有我喜欢吃的香菇炒肉一份。来,我们开餐了!”她把这些菜饭整整齐齐地放在病床边上的小箱柜上。

  白啸林盯着楚柔,有丝埋怨,更多感激。“吃,吃,看把我饿得!”他赌气般地说完,毫不客气拿起筷子就享用起来。楚柔在一边也小口吃着,但她更多的是看着白啸林吃。她心里彷如觉着她和白啸林是一家人在聚餐!有一种幸福感!

  白啸林大口吃了不少,觉着肚子垫了底,缓了缓口气,看到楚柔细嚼慢咽地吃着,眼却盯着自己,心里也明白,楚柔对他有意。他就一边慢慢吃,一边跟楚柔说起自己家乡的故事。楚柔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慢慢地品味着……

  下午白啸林出了院,楚柔陪着他在附近超市买了几大包烧烤吃的食物和一些啤酒饮料。一切备齐后就在市立医院等肥崽和小沈。

  小沈先到了,他一来就拉着白啸林说道:“你想清楚真的不回去了吗?”

  白啸林被他问得是苦笑不得,他就是这么个婆妈性格,为了让他死心,白啸林回答道:“小沈你不要担心我,我已经找到了更好的一家公司,等我站稳了脚,你要愿意,把你也挖过去,怎么样?”

  “真的?这样就好!”小沈总算没忧郁了。

  “一定会的!”白啸林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不一会而肥崽来了,他下车就笑眯眯地抱了抱白啸林。当他一看到楚柔就叫唤起来:“老同学,介绍介绍,这是……?”

  “喔,她叫楚柔,刚认识的朋友,这位是我同事小沈。”

  “幸会,幸会!真是仙女下凡啦!”肥崽没理会小沈,盯着楚柔嘿嘿笑着。弄得楚柔脸都红了,不好意思地向肥崽点点头。

  “这是我老同学,肥崽。他呀就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是我们全校的第一笑星。楚柔、小沈但凡他有什么奇怪举动,你们不要计较啊!”

  看到肥崽失态,白啸林马上提醒。肥崽听到这话,也觉着自己出丑了。但他皮厚,一点也不生气,自解自嘲地说道:“见了美女谁不会多看两眼,又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老天把人造的太美了。沈先生,你说是不?”他又回过头来拖小沈下水。

  “对,对,我第一次见到小楚也是惊呆了!”没想小沈随即附和。

  “你看,你看,我说什么来者,老同学你就不要说我什么奇怪举动了!”一听到小沈给他助阵,肥崽就得意忘形了,反嬉笑着责怪起白啸林。楚柔在一旁虽说有些尴尬,但心里还是很受用的。白啸林笑笑说道:“上车,目的地狮子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