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却见唐枫离开天机门,拦住他去路的正是南宫牧野。只见一身绿色秀服,一脸英气的南宫牧野眉头紧锁,问道:“唐少侠,为何要如此让劣徒呢?……”南宫牧野突然现在唐枫面前,听到他的问题,先是一惊,接着淡然笑笑道:“南宫庄主真是慧眼。家父有命,为侠不得争取虚名,以免祸乱缠身。故无礼之处,敬请见谅。”“原来如此。今唐少侠欲往何处?”“许久未下山,当好好游历一下。”“嗯,唐少侠保重。”“嗯……”说罢,唐枫转身离去,然南宫牧野的眉头稍稍舒展,但依旧是锁着眉头:方才承影的剑法,很熟悉……

  当夜,宁静的天机门内稀疏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是不少被招待在天机门留宿一夜的武林人士们对今日兵器排行榜之争的讨论。“唐枫不愧是今天少年英雄大会的少年英雄。今日他的新枪法在擂台上展现得淋漓尽致,可惜最后一刻被气劲冲下擂台……”“呃,唐少侠连一百二十九斤的霸王枪都能驾驭得如此纯熟,怎么会在那紧要关头连马步也扎不稳……”“虽然那时候我并不能看清楚台上的状况,不过总感觉唐枫在让赛……”“嗯嗯,对啊对啊……嘘!……李承影过来了……”

  天机门花园内,李承影一踏足,一众武林同道们戛然而止,唯有陆文渊和洛笔生依旧在比武切磋,每出一招,便吟诗作对起来。洛笔生见李承影过来,停下手中的折扇,对他说道:“李兄,有兴趣一起吟诗作对吗?……”“没兴趣。”李承影冷冷地答道。“呵呵……”洛笔生淡然一笑,说道:“我的意思是有兴趣切磋切磋吗?……”说罢,洛笔生凝聚内劲于折扇,挥舞了几下。李承影一愣,看了看洛笔生,然后瞧了瞧陆文渊,说道:“好!……”说罢,李承影提剑而来,直刺洛笔生面门。陆文渊见势,也不便打扰,退了几步。只见洛笔生稍稍向左侧了一下身子,扇柄卸去李承影的剑劲。李承影暗赞一声:哼,不错嘛。紧接着继续提起承影剑横风斫去。洛笔生继续四两拨千斤。

  一来一回不知不觉两人缠斗百招,洛笔生依旧没有还手。准确来说是虽然不至于落败,但是没有机会还手,李承影的剑法对于他来说密不透风。李承影见此也急了,突然剑锋一转,承影剑上泛起一丝紫光,在朦胧的夜色照耀下显得分外诡异。洛笔生完全感受到此剑法的凌厉,那股霸气让人窒息。一旁的陆文渊也为此着急起来,一鼓作气提起春秋笔架住李承影的剑锋,紧接着看着洛笔生。洛笔生惊愕的面容绽放出一丝微笑,淡淡说道:“李兄弟好剑法,洛某甘拜下风!真是英雄出少年啊!……”李承影收起承影剑,向洛笔生作揖,回过头,冷冷地看着方才那几位谈论今日比试的武林同道们,淡然离开。

  “绝对错不了!……这是昊天十三剑!……”不远处有一个高俏的身影远观着方才洛笔生和李承影的比试,叹道。只见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宫牧野。南宫牧野眉头紧皱:怎么李承影会李昊天当年所创的剑法,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种杀气,那股霸气……话说李承影的身世……

  一年前李承影拜入牧野山庄,南宫牧野好奇李承影的名字,他解释道:少时为孤,被人收留,只号李狗儿。后机缘巧合下得到承影剑,故以此为名。今日见到李承影的剑法,南宫牧野中窦地浮起疑云……

  次日,万里无云。洛笔生和陆文渊离开天机门共踏游山玩水之路。途中正遇唐枫,于是三人结伴而行。唐枫今日勤加练武,渐渐荒废文学。和洛笔生陆文渊游山玩水之途吟诗作对,不禁稍稍自惭形秽。所幸唐枫天赋异禀,文武双全,很快地就能再次上手,一路上和洛笔生,陆文渊游山玩水,吟诗作对,甚至自在。三人并结为异姓兄弟,生死与共。唐枫为长,洛笔生次之,陆文渊为弟。

  快乐的时光过的总是特别快。正当唐枫三人沉寂在这份悠然自得之时,一日,有两名身穿绿衣,年约为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拦住他们的去路。唐枫和洛笔生正欲问话,陆文渊大惊:“叔父,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两名中年男子厉声喝道:“文渊,你难道不记得杀父之仇了吗!?现在竟然和仇人之子把臂同游,若让你父亲知道,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叔父,冤冤相报何时了?”“一年前,我们派你下山潜入东方堡杀死洛笔生,如今,你却!……”说罢,两位中年人气得满脸通红。

  “两位前辈,我父亲也命丧你们陆家,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报仇。文渊在加入东方堡之时,我就已经查明他的底细。正如文渊所言,冤冤相报何时了?江湖的之所以乱,就是因为无休无止的恩怨情仇……”洛笔生此时发话道。原来当年陆家与洛家是世仇,“臭小子,你没资格跟我说话!”其中一名中年人怒吼,紧接着话锋转向陆文渊:“文渊,我问你,杀不杀了他?!……”说罢,他的指尖凌厉地指着洛笔生。“不!……”陆文渊铿锵有力地说道。“好啊!那就由我杀了他!……”

  说罢,两位中年人虎须一扬,化掌为爪,如饿虎扑食般扑向洛笔生。陆文渊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唐枫和洛笔生蓄势待发地迎了上前。“小子,此事与你无关,识相的就让开一边!……”“吾等即为兄弟,则必同生共死!……”唐枫义正言辞,手中的霸王枪锃锃发亮。“不知自爱!……”说罢,一位稍微年长的中年人一鼓作气势如虎地攻向唐枫。

  只见两位使出飞鹰十三式攻向唐枫两人,洛笔生的武功来自墨家,以守为主,短时间内其中一位中年人也不能伤其分毫;唐枫轻撩厚重的霸王枪,也拨开了对方来势汹汹的攻势。

  但是两位前辈岂是泛泛之辈?……只见刚刚过去三十回合,两位前辈的爪功更胜凌厉,速度更为迅捷。洛笔生的招式越来越手足无措,唐枫的枪法也越来越散乱。“啄目争珠!……”只见其中一位前辈大喝一声,刚劲有力的指尖如同鹰爪般刺向洛笔生双眸。洛笔生赶紧用折扇护面,身子向后一倾,双眸才幸免于难。但是眉心被狠狠地戳了一下,火辣辣的生疼。唐枫着急洛笔生的情势,一个不小心也被另一位前辈打了一掌,退了好几步。

  正当一位前辈的鹰爪苍劲有力地攻向洛笔生的咽喉时,一杆春秋笔划过他的肩膀。只见他迅捷地抽起手臂,怒视道:“文渊,你这是做什么?!……”“两位叔父,不要伤害二哥!……”“哼!既然和仇人皆为兄弟了?可笑!……”说罢,陆文渊的两位叔父气得脸更加红了,手上凝聚的内劲比方才更加凝重。

  陆文渊参加战斗,洛笔生和唐枫爬起身来一起与之迎战。只是陆文渊的两位叔父武功高强,不出十回合,三人败像大现:唐枫再次被击倒在地,洛笔生的左肩被一位前辈的鹰爪功拧得脱臼,左手已经施放不出力道,陆文渊则被扣住双腕,毫无反抗之力。“笔生,文渊!……”倒在一旁的唐枫心切地吼道。“余孽,留你不得了!……”只见其中一位前辈凝聚内劲于爪间,一股刚猛的力劲直扑洛笔生而来。

  眼见洛笔生马步虚浮,双手也凝聚不起内劲,正要坐以待毙之时,突然另一股内劲直往那位前辈冲击而来。那位前辈被迫卸下杀机,躲开这股内劲。洛笔生侧过头一看,正是东方烈阳。陆文渊的两位叔父顿时一惊,陆文渊趁机挣脱其中一位叔父的限制。“两位庄主,玉笔山庄久不涉足江湖,何以今日两位庄主同时大驾光临?……”东方烈阳质问道。“哼,东方堡主,陆家和洛家的恩怨,东方堡不必插手。”“洛笔生是我东方堡的人,就自然和东方堡有关系!”东方烈阳铿锵有力地说道。“看来,你一定是要趟这一趟浑水了?”陆文渊两位叔父突然眉峰一转,手上凝聚的内劲又猛烈起来,攻向东方烈阳。

  三十回合过去,东方烈阳和陆文渊的两位叔父不相伯仲。陆文渊关心一旁的洛笔生道:“二哥,没什么大碍吧?!……”洛笔生摇摇头,按住左肩说道:“没什么事……”唐枫接着也和洛笔生陆文渊二人聚在一起,展望东方烈阳和陆家两位叔父的斗争。

  又过了三十回合,东方烈阳的掌法渐渐散乱,两位前辈的爪功互相交织在一起,威力顿时增倍。“两位叔父,住手!我跟你走!……”突然,陆文渊嘶声力竭地说道。“不过,你们不许伤害二哥!……”两位陆家叔父看了看陆文渊,又看了看东方烈阳,只见他目光如炬,双拳紧握,于是说道:“好!……”

  陆文渊黯然地看了看洛笔生,洛笔生淡然地回过头,独自默默地离去。空气中泛着湿润的气息。是他的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