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哎呀,皖皖,我的宝贝啊。姥姥可死想你了。”一出校门,唐皖就被姥姥一把抱在了怀里。感觉到姥姥身上散发的熟悉温暖气息的时候,唐皖觉得再多的疲倦都被这股温暖一扫而光了。

  “姥姥,你快松开我啦,我都快被你给勒死了。”唐皖轻轻的拍拍姥姥搂着自己的胳膊。其实并不是姥姥搂得太紧了,而是再让姥姥搂下去,唐皖怕自己会忍不住哭鼻子。要是在家里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是在学校门口,她可不想有一天别人提起自己的时候,就是某年某月某日在校门口哭鼻子的那个女生,那得多丢人啊,她可不要。

  “啊,那姥姥可得松开我的宝贝啊,把我家小宝贝,勒坏了,姥姥可得心疼死了。”姥姥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唐皖。

  “姥姥,我爸妈怎么没来啊。”唐皖说着还四处看了看有没有唐爸唐妈的身影呢?不是说好了,唐爸唐妈会和姥姥一起来接自己回家的吗?怎么没看见他们的影子啊。

  “皖皖啊,这些天你军训的日子,你爸爸可忙得很呢,他和他以前生意上的朋友合开了一家物流公司呢。而今天你妈妈她正好加班,所以只能姥姥这个大闲人来接你了。”姥姥接过唐皖手中的小旅行袋,又想帮唐皖拿行李箱。可是被唐皖阻止了,她紧紧地握住行李箱的拉杆,不让姥姥拿行李箱,因为她不想让姥姥受累,她的重生,虽然没有让家里变得富裕,但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就不想再让自己的家人受累了。

  “皖皖,你和你姥姥还有沈野逸打算怎么回去啊?”江妈开着一辆白色的宝马停在了唐皖的身边,江妈慢慢的摇开车窗看着唐皖说道。

  “我们打算坐公交回去。”唐皖笑着回答道。唐皖不知道为什么自江妈带着江妮娜从韩国回来以后,就对自己愈发的好,好的有的时候,她都有点受不了了。

  “挤公交车多累啊,这点还都是学生。再说,你你姥姥和沈野逸还拎着这么重的箱子。听话,和江妈和娜娜一起回去吧。”江妈不由分说的就打开后备箱,把姥姥手中的小行李袋放到了后备箱里。唐皖看到这,只好帮让沈野逸帮着自己把其余的两个箱子也放到了后备箱里。

  “姥姥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快饿死了。”姥姥刚用钥匙打开房门,放下唐皖的2个大行李箱合1个小行李袋,就看见赵璐穿着身军训服,拿着杯奶昔嘟着嘴说道。

  “哼。”当赵璐看见唐皖也进来的时候,扭头就走进了客厅,不搭理唐皖。唐皖看着和莫名其妙的自己闹别扭的赵璐很纳闷,这妮子又抽什么风?而赵璐其实却是很嫉妒唐皖的,以前唐皖每天早上和沈野逸一起晨跑的时候,自己也曾经跟着他们跑过,可是不管怎样和沈野逸搭话,沈野逸就是不怎么爱搭理自己,而且自己每天起那么早实在是太难为自己了。并且最近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德安中学,居然还和沈野逸在一个班级。老姨夫最近开了公司以后唐皖肯定会事事压自己一头的,想到这让赵璐更加的羡慕嫉妒恨了。可惜不明所以的唐皖,就这么的赵璐再次讨厌上了。

  “铃铃......”电话铃声响了。

  “喂......已经帮我约好了?行,那就下午3点好了......不用啦,我自己过去就可以的,我能找到的......嗯,拜拜。”唐皖走到赵璐的旁边接了电话说道。挂了电话的唐皖,美滋滋的进去卧室,打开衣柜准备换衣服,到底穿什么好啊?唐皖迷茫了,去那种高级的美容中心,自己要是穿的很寒酸的,肯定很丢脸,可是穿什么呢?她看见衣柜的另一侧,摆的那么赵璐的衣服,她很想去借一件赵璐的衣服去穿,可是一想到,那会赵璐莫名其妙的和自己闹别扭的事情,借衣服的事情嘛.......还是算了吧。她衣柜属于自己的那一侧,拿出条唐妈之前给自己买的绿裙子。随便的换上了。又梳了个公主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才12:15,自己换那么早的衣服干嘛啊。唐皖笑着摇了摇头,心想着一会吃饭可别把新裙子给弄脏了啊。所以就又将裙子脱了下来,换回刚刚的休闲服。

  等唐皖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姥姥的饭菜已经做好了。一碗香喷喷的西红柿鸡蛋汤成功的将唐皖的味觉勾引了起来,吃了这么多天的难吃的菜,干干的白馒头,她都快想死姥姥做的家常菜了。唐皖刚坐在椅子上准备吃饭,却被赵璐没有拿住的一碗西红柿鸡蛋汤,弄湿了自己休闲服裤子,但是赵璐的左脚的运动鞋也被汤给弄湿了。唐皖心想这算不算是恶人自有恶报呢,其实唐皖很清楚赵璐的那碗汤是故意洒在自己的裤子上的,哎。这么多年了,她都不嫌腻味吗?一点新花样都没有。

  “呀,皖皖,你这裤子杂湿了?”姥姥刚从冰箱里拿了一碟酱菜回来,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就看见了唐皖的那条被弄湿的裤子。

  “姥姥,你只看见了唐皖,你都没看见我鞋都湿了吗?”赵璐嘟着嘴巴抢白道。

  “皖皖,璐璐,你俩这都是咋弄得啊?”姥姥从桌上的纸抽里,那了几张面巾纸递给了唐皖和赵璐。

  “姥姥,唐皖她刚才撞我,那么一碗热热的汤,都撒在我鞋上了。下午我还得军训呢,鞋都湿了,我咋穿啊!”唐皖抱着肩膀看赵璐自己一个人在这自演自导的老戏码,很无聊的打了个哈气。

  “姥姥,我就不吃了,我有点累,就先不吃了。”唐皖用面巾纸随意的擦了擦裤子,就往卧室里走去。

  “姥姥,你看唐皖她......”赵璐对唐皖无视自己卖力的戏码的这件事很不满意。不过,讨厌的人已经走了,自己也好开始吃饭了。想到这里,赵璐美滋滋的开始吃饭了。

  “啦啦啦啦.......”14:00分,唐皖设置的闹铃响了,她关了闹表以后,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爬下床,到厨房去找吃的。姥姥就是好!唐皖一打开保温饭盒盖就看见姥姥给自己留的西红柿鸡蛋汤,还有米饭。吃完饭,唐皖清洗了饭盒和汤匙和筷子后,换上裙子,看了眼墙上的表都14:45了,唐皖急急忙忙的关上房门往外跑去。从唐皖家到天华美容中心坐公交车的话,最少需要50分钟呢,怎么办啊?要来不及了。唐皖焦急的等着公交车,她很想打辆出租车,可是一想到车费是坐公交车的好十几倍的之后,她就打消了,自己这一浪费RMB的想法。

  “新一代抽象派大师。”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唐皖的面前,唐皖看着眼前的这个坐在车里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男的,觉得很陌生。但是他说的这句话,她貌似在哪儿听过啊。

  “忘记我了吗?我是张淼峰。”张淼峰一脸被抛弃的可怜样子看着唐皖,而唐皖在他说完,他是张淼峰的时候,她才想起来,这个人她好像在机场的时候遇见过面的。

  “哦,是你啊。你换了......就没认出来。”唐皖比划着那天张淼峰带着的鸭舌帽的形状说道。

  “呵呵,小丫头,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的可爱。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要搭个顺风车不?”张淼峰问道,其实张淼峰今天的工作行程安排的很满,他现在就是要开车去天华美容中心谈合作案的事情的。可是却在路口遇到了,这个让他记忆犹新的小丫头。他突然有种想罢工一天,陪这个可爱的小丫头玩一天的冲动。

  “太好了,谢谢你哦。我都快迟到了,我要去天华美容中心。”唐皖一边说着,一边上了张淼峰的车。但是以唐皖的风格是不可能上只见过两面的人的车的,但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在接到张淼峰的邀请的时候,她自己居然同意了。唐皖很诧异,但是诧异过后,她就被张淼峰车里放的钢琴曲吸引了,靠在车里软乎乎的椅背上,闭着眼睛欣赏着钢琴曲。张淼峰见唐皖闭着眼睛一脸陶醉的样子,就把自己刚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调转车头,往天华美容中心开去。

  “欢迎您,张总经理。”天华美容中心的部门经理和一些迎宾小姐,站在门口迎接张淼峰的到来。

  “小丫头,哎。”张淼峰叫了叫正在睡梦中唐皖,可是却没叫醒她,但是她貌似靠着椅背睡得不是特别舒服,动了好几下,直到头往张淼峰的肩膀上靠了靠,她才不动,继续接着睡了。

  “呵呵。”张淼峰小心翼翼的往后躲了下,打开车门,把唐皖从车里抱了出来。在门口那些人诧异的目光中,淡定的抱着唐皖走进了天华美容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