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再来看向洞壁,不再与第一次那般头晕目眩,迷离其中。布满了剑痕的洞壁像在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与世间的荒凉,这是独孤无痕尊者的道。这一勾一画之中暗藏着他的剑意,有如众星罗布般玄奥,又如云中仙山般飘渺。

  许久之后,沈星似乎捕捉到什么,但在一瞬间便消逝无踪,再也无法有所悟。

  沈星并没有因为一无所获而懊悔等情绪,洒脱起身,喃道:“境界还是不够,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我会悟得这里的一切。我且看看这剑法与步法有何奥妙之处。”说完便走向石桌那边。

  拿起无痕剑法,翻了开来,沈星不禁为之一怔,里面的剑法傲气冲天,招招玄奥,看着这些招式,感觉古籍之中的剑招都活了起来,招招穿眼而来。这不疑便是这天下间攻伐之法的最高秘典。

  越看越玄奥,之后的一些沈星根本看不懂,将其放了下来,微微思索。

  前程迷茫,不知多少凶险等着自己去闯荡,一不小心便身陷绝境,粉身碎骨。想及此处,沈星知道定要一个防身身法,可在绝境脱身离去,可在刀山来去自如。

  沈星看向另一本古籍,这是一本独孤尊者传承下来的身法,斗转星移!

  沈星拿起古籍,斗转星移四字活灵活现,似是沉稳立于书页之中,又像无踪可寻。沈星迫不及待地翻开古籍,无缺无暇的步法顿显眼前,沈星眼睛一亮,这便是自己想要的!

  书中步法轻灵有度,又沉稳有余,毫无暇纰。带着独孤之意,轻灵脚步似乎不存世间,看在近在眼前却远如天涯海角。

  这是一本修道中的瑰宝,岂能不练!沈星当下便临摹其中意境,比划其中形体。

  身法玄奥,形体繁多,沈星只演练前面几招。因为后面他都看不懂是如何演练的,施展起来只觉身体别扭,他知道这是他的境界等不够,不能够参透。

  演练完第一遍之后沈星已是汗流浃背了,这般圣典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假山施展第一遍只是形体有所相像,但不入精髓,没有丝毫的神意。估计在对敌时施展这样只有误了自己,混身破绽。

  只有一晚的时间,沈星不想浪费掉一丝时间,先将三本古籍硬记心中。现在的他,可谓过目不忘,一目十行都不止,但这可是修路中的瑰宝,玄奥无比,足足花了三个时辰才将三本古籍全部记了下来。

  记下来之后,沈星便一直演练斗转星移之法,不知疲倦,不辞辛劳。

  一遍、两遍、三遍……

  直到第二天清晨,沈星才停了下来,双眸微显倦意。经过一晚的苦修,他掌握了一丝的精奥。虽然不能全套地融合形意,但也有所成就,在关键时刻也许能逃过一劫。

  天下之极速,这不愧是鬼神之功,沈星感觉他的速度比之前足足快了一倍有余。这不禁让他暗喜,这种速度也许可比拟于突破星台的高手了吧。

  除了拥有极速之法外,沈星也将避闪练得有形有体,虽然尚未形意融合,但也可以用于战斗,将会给对手带了惊喜。

  沈星满意地浅笑出声:“虽然没有将独孤之意练就出来,但也使我实力大增,不愧是尊者的功法。以后还得多练练,将形意融合,成就天下之极速。时间已到约定之时,我且筑造一次星台,便到外面与他们起程。此次远行,不知何时能还,再临之时,我必定要将独孤尊者的剑意领悟。”

  之后沈星再次收心凝神,筑造星台。不久之后,筑造失败,同样的结果同样的收获,这已经成为沈星每天必修之道了,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撑到十多道紫金神光加注进星台再崩散了。

  等到神光修补身体,炼骨固神之后,力量已经达到了三万一千。沈星起来,再次看了看壁上剑痕,之后跨步走了出去。

  沈星回到地面,伍伯和阿牛等人已经齐聚于庭前,此次远行,留小艾一个人在家伍伯放不放心,所以小艾也一起。

  小艾跑了过来,亲切地道:“沈星哥哥,我们已经准备好一切了,我们现在出发咯。”

  沈星笑了笑,看向伍伯,伍伯点了点头,便带着他们走出门去。

  小艾高兴地拉着左相延跟了上去,道:“爷爷平时都不让我出远门的,这次是不是很好玩啊?”

  左相延笑道:“肯定好玩了,到时候带你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

  “嗯。”小艾甜甜地点了点头。

  阿牛在后面也学着小艾,对沈星笑道:“老大,你也带我去玩好玩的,吃好吃的。”

  “带你妹。”沈星想也没想道。

  “好啊,沈星哥哥带我玩,你说的哦。”小丫头回头笑道。

  “小妹不要理他,他骂人。”阿牛气道。

  “你才骂人呢,不理你了。”小艾哼声道。

  “……”阿牛左右相看,无语跟了上去。

  一行人辞别山村的村民,直奔靠近这边的南平城。

  两天行程便得以到达南平城,途中有伍伯在,众人纵马飞奔,神鬼避让。沈星料知,这是伍伯的威信,伍伯应该算是一方强者,要不不会如此顺利进到南平城。

  来到南平城最繁盛的街道,沈星等人耳目一新,熙熙攘攘的人群各自忙碌着,而小艾带着左相延左右观看,见到稀奇便驻足玩耍。

  就在这时,前面拥挤的人分开两边,一阵轻蹄声由远而近。一群守卫将人流分开,只见一位充满傲气的中年之年骑着健马向沈星等人缓步走来。

  旁边的众多城民见到后面色各异。有人惊声低呼:“这是城主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啊,这是为何而出动呢?”

  “看来对面的一行人要受罪了,南平城内可是城主独尊的。”也有人嗟呼。

  “看来有好戏看了,也许这南平城主讨不了好!”远处有人看出伍伯的不凡,摇扇观望。

  “不错,对面的之人绝对是一个高手,而且听说上任城主离去与他有关,此人深不可测!这韦德刚上任不久,此举可是大不妥啊。”旁边有人点头赞同。

  伍伯见到对面昂头邪笑的城主骑马而来,敌意不饰,不由轻笑出声。

  后面小艾紧张地抓着伍伯衣袖,有些许害怕,毕竟对方之人比她们多出好多,而且对方骑兵个个杀气腾腾,面目狰狞。

  伍伯回头握着小艾的小手,给了一个安心的笑容,而后望向前方,双眸神采尽显,杀气凝固。前方顿时无风而动,一群健马惊跳,马上之人连忙下马制住。

  城主也笑了一声,跳下了马,大声道:“前方何人,敢惊扰本座办事。”

  “让出道来,我且不计此嫌。”伍伯举手遥指城主韦德,如若亡魂利箭惊人魂魄。

  两边围观城民顿时炸开了锅,伍伯这般举止要是平常城民如此对城主说,一定死得惨不忍睹的,有的城民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低下了头。

  城主韦德面色铁青,但看着伍伯遥指的手指,打了一个冷颤,神魂不定,硬着头皮道:“我是此城之主,你有什么了不起的,让我给你让出道来?”

  伍伯霸气上前一步,冷漠地道:“你可知前任城主为何离去?我看你就任不足百年吧。”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但对于这种人却是最有效的办法。伍伯现在霸气逼迫与山村和蔼之时天差地别,这也是江湖无奈,如是心慈之人,也许早已长眠黄土之下,丧魂天涯。

  韦德听到后混身冷汗,对于前任城主他也所知甚少,只知是得罪了此地一位强大隐者,惨遭落马。

  韦德此时也知道了此举也许太过鲁莽,听信小人之计,落得现在上下不得,实属有失面子,但性命与面子相比,他不敢不小心。

  想及此处,韦德悻悻转身,对手下喝道:“我们走。”

  伍伯不去理会,带着几人走向前方。沈星回头望了一下,只见韦德队中一名白衣之人遮脸悄然离开队伍,投入茫茫人海,转眼不见。对于那个人的身影,沈星看起来有点熟悉,微微回想,点了点头,他想到了一个人,应该是葛伤无疑。

  沈星没有多去理会,他现在正想象着究南山究竟是什么样的圣地,那里会不会也有独孤尊者那样人物的传说与传承?

  此时,城主韦德怒气平息了下来,想到了是听信小人之计,招惹了不可招惹之人。他双目一怒,瞪向他的卫队之中,可是现在哪里还有那个身影。

  韦德被别人摆了一道,自是不忿,对着手下,怒道:“关闭城门,严加看守,发现葛伤马上给我抓起来。给我全力追捕葛伤,全部都去,抓不回来你们也不要回来了。”

  “还有,抓到他的赏银万两,官升一级,功劳大者可赏星晶。”南平城主韦德怒吼补上悬赏之词。

  一队队骑兵听到后整装散去,四处追捕葛伤。而周围四处身怀武艺也行动起来,抓到葛伤,讨好城主是一个美差,在城里办事定会更加顺畅。

  各位大大,记得收藏推荐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