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各位主事出了主将营便各自分头离去,仙子本想回自己的营帐补个瞌睡好迎接即将到来的恶战,却在不经意间发现淑灵小丫头正躲在不远的旗杆后面静静的看着自己。

  仙子知道她是在等自己又不好意思站出来,心中不由一笑。怕自己直接呼叫淑灵会叫她脸红,便瞅瞅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自己,移步来到淑灵跟前道:“小丫头,还没睡啊。”

  淑灵一双眼睛红扑扑的,鼓着眼珠子瞪了仙子老一会儿,出手掐住仙子胸口道:“死人头。叫你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你居然出拔拉玛阿将军的老虎毛,看我不收拾你。”————在帐外她都听见仙子在里面顶撞了拉玛阿,可见仙子当时的嗓门不小啊!

  “啊……。”毒手之下仙子五官都走形了,却不好出声怕打扰他人,苦着脸忍着。

  再使劲扭了两下,淑灵方才放手。抹了抹自己的鼻息,消消气道:“还好这次你没事,不然饶不了你。”

  仙子苦笑着揉揉胸口道:“那么真是谢谢师妹宽宏大量了。”淑灵不客气的拍拍手道:“那是一定的。……对了,你们在里面后来说了些什么?”

  仙子简单说了一下接下来的作战计划。淑灵吃惊道:“那不是你们天不亮就要出发了。”

  仙子微微点头道:“祝我好运吧!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场神妖大战马上就要结束了。”

  淑灵眉头皱起,忽而脸上一红,低声道:“仙子,一切小心为上啊!……。”仙子伸出食指打断了淑灵接下来的话道:“放心吧。不必多言,一切我都懂得。”

  什么啊?人家什么都还没说。不要乱猜啊!

  淑灵扯起半边嘴角掩饰自己脸上的绯红,撑出了一个无语的笑脸。随即苦笑着甩手拍了仙子一下道:“幽紫姐姐受伤之后你还没去看望过她呢!马上要出发了,快去看看她啊。”

  仙子微微沉默了下,同意道:“也是,你带路吧。”淑灵拉起仙子的手快步来到了伤员帐,悄悄探进头去,元天真人已经比他们早一步来到了幽紫的床位前。

  元老头静静的站在幽紫床位前,慈爱一笑,却不惊动睡梦中的幽紫。而是端详片刻后便要退出伤员帐,幽紫忽而一笑,睁开眼道:“父亲不想和我说点什么吗?”

  看来自己藏气的功夫确实不行啊。

  元天真人淡淡一笑,低下头低声道:“幽,好点了吗?”幽紫靠着枕头坐了一点起来道:“伤口已经愈合了,就是身子还使不上劲。”

  “哦。”元天真人微笑着整理了下幽紫脖子上的九玄项链,平静道:“没关系,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幽紫眼中闪过一丝敏锐的精光,沉声道:“最后的总攻马上就要开始了,对吧?”

  元天真人一愣,自己真心没想到幽紫会忽然这么说,一时开不了口了。

  “好厉害的洞察能力,和理树师母一样厉害哦。”仙子忽然从元老头背后闪了出来,咧嘴笑道。

  幽紫眼睑一跳,开心笑道:“但你如此出众的藏气功夫,可就远胜我父亲了哦。”“喂。”元老头故作生气道:“你俩拿我开刷啊!”两人附和着一笑。

  笑过,幽紫坠下好看的眼睫毛道:“仙子,谢谢你来看我。……。”

  “不止哦。”仙子得意的笑了笑,拇指指向元老头身后。小丫头开心的探出了一脸堆笑的小脑袋。

  “诶?淑灵?”幽紫一愣,随即微笑道:“哦呃,原来你们一起来的。”

  淑灵一把拉起幽紫的手道:“幽紫姐姐要快点好起来哦。”“恩,一定。”幽紫笑道。随即暗暗失神道:“可惜接下的战斗不能与你们并肩作战了。”

  “安啦,安啦。”仙子随意的甩手道:“我会出力把你的那份一块搞定的。”

  幽紫抬头望着仙子,眼中细细端详,不语。沉默片刻方道:“说定了哦。”这时已经有几个其他床位的伤员被他们吵醒了,几个人不敢再打扰下去,悄悄同幽紫告别。看着三人挥手出门,幽紫忽然扭过头去,眼中含泪,暗自神伤。

  ……一小时后。……当第一缕阳光破晓而出时,队伍已经出发好一会儿了。这支队伍有总指挥拉玛阿将军和奇袭队员四十八名,大炮五门。每门火炮由两名火炮手操控,由拉玛阿亲自负责指挥。

  由于之前的战事,最后剩下的这四十八名主力可以说是精英中的精英,不过估计敌人的数量是这个数目的二十倍左右,所以战事应该十分艰苦。

  拉在途中作下许诺:等仗一打完,他就请所有人喝个十天八天,吃他十来斤肉,醉个痛快,众人都笑着答应。

  幽紫等伤员由于伤势未复不能作战的,均没有参加这次最后的任务,但由于不知怎的大伙都知道这次的行动,所以所有人均提前两小时起了床。幽紫作为元天真人的女儿带领所有伤员和后勤队伍目送这批队员远去。

  “喂,加油啊!神族的未来就托付给各位了。”“狠狠的干掉那些杂碎啊。”“绝对不要留手,全力上吧!”“加油,努力。”“要杀得那些屁滚尿流啊!哈哈。”……。

  虽说是要奇袭敌方,大伙还是忍不住大声呐喊助威起来,一直到队伍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这种狂热的呐喊才渐渐消失于耳畔。神奇的是,拉玛阿居然没有制止这种可能会暴露队伍行踪的呐喊声。或许拉玛阿心里已经清楚妖族在面对自己最后的防线时我方的偷袭是没有用的,又或许拉玛阿是如此了解在这疯狂的战场上是不能在这一刻抑制住大伙的情绪的,更或者拉玛阿知道这些呐喊是多么的重要:因为这是一场打着偷袭名义的攻坚战,是一场少数神众对数量巨多的妖众的强攻战,是一场注定大多数人都会战死沙场的血腥之战。

  在这撕心裂肺的呐喊助威声中,奇袭队员们如注射了亢奋药一般忘我飞奔,狂热的脸庞浑然无视了即将要面对的血战,无视了自己正在奋力飞奔向死亡的深渊。

  仙子混在这些狂热的人们之中,感觉犹如一股热流包裹着自己,推动自己前进。这感觉既让人兴奋,又叫人恐惧。

  忽然不远处的坤庐身影一闪,身型活似一道冰冷的剑流滑过这道热流,来到仙子身边打断了仙子内心的感受。

  坤庐冷冷道:“怎么?心不在焉的。给我拿出斗志来啊!不尽全力的话会死的哦。”

  “切。”仙子扯起一个坏笑,打断了自己内心纷乱的想法。道:“还要你说。我现在可是准备要全力爆发啊。”

  坤庐嘴角微微一翘,笑道:“这样最好。集中注意力应付接下来的战斗吧!不要再多想什么了。”

  “恩。”仙子点头,再最后一次转头看看身后的军营:在那些狂热呐喊的伤员之中,幽紫微笑着静静的站在中央,向大伙微笑致意。其实,…………恐惧并不完全来自前方未知的战斗,仙子看着身后的众伤员,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但他随即打消了这种念头,面向前方,全力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队伍是轮流推着火炮小跑前进,不过20分钟的翻山越岭,已经可以看见敌方的营地了。透过矮墙还可以看见一些烧尽的木炭还在飘散着余烟,虽然不能直接看到对面的人马藏在哪里,但矮墙之下隐隐有无数妖卒的气息流动着,那些尸体般腐败的气味飘散在空中,压抑得叫人喘不过气来。另外明显可见的是矮墙内多了几架三米高,十余米长的大铁车,白铁箝乌钢,是上好的手艺。

  拉玛阿踩上火炮瞅了瞅,沉声道:“这些大铁车上头好像有个黑洞洞的炮口啊!这可不行。”拉玛阿指挥队伍暂时于一片草地里停下,召集了几个主将商议了一下。同时敌营的号角也吹响了,切,就说过成功偷袭的可能性不大啊!必定这是妖族最后的防线了。

  正商量着,一人从后方跑了过来,是淑灵。仙子一恼,抓头道:“我说刚刚出发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呢,原来一直躲在暗处跟踪我们啊!这是打仗呢,你蹭什么热闹啊!”

  “没,……没个医生,……伤了怎么办?”淑灵跑进草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敌人已经发现我们了,必须马上发动突击。拉玛阿心头一急,一把把淑灵捉到炮阵里面道:“没时间送你回去了。一会跟着我走,听我的话,不许乱跑。”

  敌军已在土墙后严阵以待了,无数长矛的枪头已经探出了矮墙。摆出偷袭的姿态却被人发现似乎有点尴尬,————不过随便了,这种血战和偷袭唯一一样的东西就是不需要开场白!拉玛阿直接一挥手,五门大炮同时点火,淑灵连忙捂住耳朵。

  轰、轰、轰、轰、轰……。正面的土墙应声倒塌,后边的妖军也倒了一遍。

  看清楚了,矮墙之后有七辆铁甲车,这一轮炮弹之后连忙全数开到土墙被轰开的位置填补住了防线,同时炮口伸出,却不见发炮。————“是射程不够吧。”仙子直接猜到了答案,必定妖族的各种工业实力均弱于神族啊!

  不过矮墙之后的妖卒可不会傻呼呼的等这边的火炮的把它们一个个的慢慢轰掉。一声牛角号长鸣,哇啦啦啦的吼叫声一片,上千全副武装的妖卒如潮水一般的越过矮墙扑了过来。

  拉玛阿可不想客气,又是一轮火炮招呼了过去,先搓掉了对方的锐气。

  “冲啊!”元天真人一声怒吼,带头冲出了草地,仙子、坤庐亮出武器一同跟上,其余人手也全数冲了上去。

  却不是如一支利箭直插敌军心脏,而是如五只手指一般迎向了这潮水一般的敌人,怎么?刚才的商议把总计划都改了吗?

  不,当然不是。但大铁车的存在确实是一个严重影响原计划的意外,所以必须先打一回合游击战破坏掉铁甲车。

  不过这样交战的话,…………奇袭队员在破坏大铁车之前就必须先进入大铁车的射击范围然后穿过如潮水一般的敌人。

  砰、砰、砰……。铁甲车开了炮,理树早有准备,眼神一厉,纵身而起。挥手作印“彩凤纷飞”。几道弧形气劲轰出,五发炮弹正空爆裂,一直盘旋在高空的卫空也打中了边上的一发,最后一发倒是打过来了,可奇袭队员早就凝神警戒,一阵躲避便离开了波及范围。看来打移动站的话对方的炮弹似乎不是威胁,不过……。

  不过矮墙后一道道凝集的金光倒是叫众奇袭队员心头一惊。

  ————是光维亚,只见他依旧头戴花纹金箍,身着黑色棉布缠身袍,手中弓弦上强烈的金色光芒凌冽的闪动着,一张马脸毫仍是毫无表情。只是他脸上的伤痕说明着他双目已瞎,再也没有了往日满是蔑视的眼睛。此刻他已经开弓拉弦,凭着别人指示的方向准备放箭了。————这一招必定是“百八亡死”。

  仙子一惊:不能让这家伙使用这种大规模的必杀招数,怎么办?

  ————一只兽爪一按仙子的肩头,仙子尚未反应过来,身后来人已经一个翻身,双臂一舒展,双腿一下压,竟站在了“斩龙剑”身上。

  是——————兽神丸。

  兽神丸毛发耸立,龇起一口的尖牙,卷起血红的舌头邪笑道:“扔我过去。”

  仙子一愣,随即咧嘴一笑,道:“好!”

  埋身弯腰,奋力挥手使剑,沙流翻涌中兽神丸乘势猛蹬双腿,两股力道相加使他如离弦之箭一般,直射敌军。

  “神狗们,死吧!”光维亚一松拉弦的右手,一道疾风同时掠过他的的身边,一片飞沙走石之间光箭却并未射出去。

  光维亚大惊道:“怎么回事?”

  自然是兽神丸只身来打妖族千军万马当中,闪身来到他身边,一兽手握住箭弦,叫光箭无法发射。旁边的妖卒们见得此神众犬面兽牙,快如流星般闯入妖族阵地飞到自己身边,均是吓得目瞪口呆,不敢多言。

  兽神丸坏笑道:“方向有误哦。”说着兽神丸扣住弓弦一转身,光箭全数对准了光维亚自己以及他身后的无数妖卒。————众奇袭队员听说广舍身救人的事后,又知维亚瞎眼后被骑兵救走,都暗自立誓要叫光维亚血债血偿,今天兽神丸就是要他死在杀死白面广的招术下。

  光维亚双目失明,不知何事,只得从黄金弓上的拉力感到自己的光箭并未射出。不由把弓抓的更紧,大喝道:“谁在搞鬼?”

  一个妖兵大喊道:“三将,快松手啊。”

  ——————什么?光维亚大惊。

  正欲放手时兽神丸却抢先先松了手。嗖、嗖、嗖……,霹雳弦惊之间无数光箭飞速射出。光维亚的身体可远没有白面广的硬实,一百零八支光箭箭箭穿体而过。光维亚不及叫喊,顿时灰飞烟灭,身后的妖兵也例了一片。

  敌军主将被杀,神军奇袭队员士气大振,以一当十,个个杀开血路冲入敌方战线一番撕杀,片刻便有几个队员在千军万马当中相互照应着杀到了矮墙跟前。

  铁甲车四周开启一排小孔,一些枪矛从里内刺出。枪刺刺杀收回有序,竟叫人靠近不得。

  “有意思!”卫界一抹鼻子,甩手扔开了手下抓住的妖卒,扭头道:“三弟,看你的了。”

  “好呢!”一直杀在第一线的卫地猛打履带转向,逼开了四周纠缠的妖卒。对准打铁车的方向,开足马力硬闯了过去,他身后的几个队员借他神勇一同穿过了外部战线,————包括仙子和卫界。卫界在卫地身上一蹬,跳上一辆铁甲车。眼神一轻佻,嘴角一笑,右膝一跪,右拳嚯的打下去,只听一声咣当大响。当即在铁甲车上开了一个洞。

  仙子一惊,卫地甩火炮放倒一片压制住向上前帮忙的妖卒道:“不用吃惊,大哥的右手可是全机械领域的顶级之作,十万马匹的力道,可以宣称世界第一的最强右手。”

  “没想到卫界叔的右手这么厉害。”

  “而大哥的左手,虽然力道只是中上水平,但可以发射五发粒冲击炮,几分钟的上弹时间后又可以再发一遍。”

  仙子闪身躲开一刀,挥手砍翻一个,持剑防守道:“厉害,不过现在不是讲课的时候。”

  卫界右手打了个洞后,立即把去了左手手掌的左肢塞了进去。豪气道:“再见!”火红烈焰从大大小小的孔内喷出,一辆甲车就这两下被搞报废了。

  另一面尚未杀到矮墙处的坤庐“半云雷”,“半天闪”齐用,一招之后便是一排妖兵倒下。

  同时,元天真人与理树玄女在不靠近大铁车的情况下合力将一辆铁甲车翻了个底儿朝天。

  一队骑兵从一侧冲了出来,身上一色的黄金胸甲,胯下千里名驹,手捉虎纹大刀飞奔了过来。仙子一喊道:“卫界叔,快点干。”一闪身独自迎了过去。

  为首的一骑衣着光鲜,一系金色花绒,想必就是妖族的亲王了。这相貌平平的亲王把手中大刀耍的如风车一般,却无甚章法。仙子眼神一寒,正面出击,大巧不工的一剑横削,首当其冲的挥剑把他砍下马来。

  亲王自地上翻身站起,扔了虎纹大刀,哇哇大叫着拨剑冲了上来,不远处的坤庐瞪大眼睛,心中不平道:就这身手真是浪费了一把好剑啊。

  仙子直接回手穿过他的剑势抓住了他的衣领,转身扔向一骑兵,大喊道:“坤,别再让骑兵冲进来了。”

  坤闪手收起手中两剑,冷冷地:“简单。”小盘龙出鞘。

  坤庐跳起一扫腿,并行的两骑兵顿时被剑锋扫下了马,坤庐落地一扫腿,后继的两匹翻了天。一直在坤庐身后为他打掩护的一个奇袭老队员看得连连咋舌。

  另一面卫界强力的机械双手大显神威,两招一辆铁甲车,两招一辆铁甲车,七辆已经全搞定了。

  一个使弓的队员射下最后一匹马背上的妖兵后,而为他守住背后的队员同时被一侧的妖卒用大锤砸碎了荐骨。不能在胶着下去了,元天真人大喊道:“列阵。”48名队员一声愤吼,甩开膀子一阵厮杀,迅速汇聚在一起,列成两排,向王室门杀去。

  “敌人攻门了”一妖兵大喊,所有妖兵全力攻来。

  时机到了。拉玛阿心头一亮,挥了一下手,五门火炮向两边各开了一排炮。接着一马当先,带领火炮队伍冲向大部队中间。

  “可恶,太多了。”仙子一哼。

  队伍列成条形,他这个冲头的一下子要对付五、六个,元天真人推出一排火劲帮仙子顶了一下:“卫空,到你了。”

  卫空拉上那个射箭的队员,直接飞过王室门,第一个进入了王石谷。

  妖兵们抬头望见卫空的身影,见了哇哇大叫道:“死守,死守啊!”一呼之下无数手斧扔了过来,仙子眼睑一跳,快速竖剑来挡。无数飞斧来袭,奇袭队员连忙挥动武器防守。靠着过硬的底子,一阵金属尖鸣之后,大多奇袭队员都安然无事。

  “反击。”一队员撤开盾牌大喊道。但他身边的队友立即阻止了他的鲁莽,沉声道:“不行。我们必须保持队形,不然火炮部队没法冲过来。”

  一轮飞斧之后神族部队居然不立即反击,众妖卒们微微一愣,随即展开了第二轮飞斧攻击。

  久守必失,飞斧之下,无数队员防守失手,整条战线血花一片。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元天真人暗暗咬牙道。

  “我来!”一白胡子老队员沉声大喝。反手就将手中巨斧插入地面,扎下马步,檀中运气,双手平放,脸色一红,身上斗气席卷扑腾。眼神一红,白胡子队员肉掌盖地,喝道:“斗气技:————百冰破!”

  轰、轰、轰强爆之中,白胡子老队员前方妖卒脚下的地面接连崩塌离析,众妖卒下盘不稳,一时撞在了一起。

  其余奇袭队员见此一幕,不由暗暗吃惊:竟是将斗气释放体外,化气伤人的武技,实在少见。

  理树玄女背靠老队员不远,瞟眼看见,微微一笑道:“也是,我们并不需要离开此战线杀敌。只要,————阻止对方进攻即可。”

  话落理树右手引为指剑,口中念咒。左手一背,挺身一立,横向一划剑指。——————“快哉风”出手了。

  呼————。一道细缝瞬间现于地面,接着细缝喷出强力细风,卷起漫天尘埃,叫众妖卒睁不开眼睛。

  轰——————。队伍后方忽然一声惊天巨响,接着雄浑火光冲天而起。————是拉玛阿手舞麒麟刀从妖族队伍薄弱处下手,从后面与主力部队接头了。接着大伙快速按照先前计划行动,两排队伍各向左右挺出一步,让火炮部队在这千军万马之中铺开的道路上前进起来。

  众妖卒见此战术不由心头一颤,立马想到神族接下来的打算,哇啦啦怪叫着持兵器猛扑上来,顿时全线一片兵器交响。

  是时候发动最后的强攻了,卫地发动履带一马当先,仙子紧随其后。

  渐近王室门了,仙子挥剑前进,抬头叹道:“王室谷大门好大啊!”————王室门高五、六余丈,宽两丈,据说厚过三尺,重百吨。朱红门面,上有拳头大的青铜圆钉,乌纹黄铜包边,威严异常,紧锁王室谷此处要道。远远看时已觉得此门世间罕见,走进一看才知此门天下无双。

  坤挡开攻向仙子的一击,愤愤道:“发什么愣啊?还不快杀。”

  敌人前赴后继,众奇袭队员要维持队形,颇感吃力。打头阵的卫界、卫地越靠近王室门越显吃力,眼见就要被截停了。

  元天真人见这样不是办法,大喊道:“仙子,你可以一剑斩断门栓吗!”

  王室门拴本是生铁,粗过老树树干。要一剑斩开恐怕…………。

  全看自己了吗?仙子收剑站定,仰视这高如巨人的王室门,眸子一亮,发梢飘摆。

  仙子一笑,露出尖尖的虎牙道:“相信。”

  也不知仙子说的是行还是不行。

  元天真人大吼:“赌了。”快步冲过来一把将仙子扔了上去。

  不等有妖兵反应过来,仙子已化身飞鸿越过他们头顶,祥和朝晖铺溅在他身上,神音伴着他的抡剑一斩,正中王室门门缝中央。仙子大呵着将剑斩入门缝,力劈直下。

  当,一声闷响,火光炸溅而出,仙子悬在了空中。

  “还是不行吗?”元一咬牙。

  仙子眼神一寒,忍着虎口剧痛,右手抓稳,左手一松,身旋半周,电光火石间成了右手伏于身后握剑的怪模样。左手解下剑架,安在斩龙剑锋上。

  “什么?”、“什么?”、“什么?”

  ————仙子尤有后招!

  只见仙子全身鼓力,左脚高抬,重重地轰在剑架上,斩龙立下,一声轻悠的尖鸣传出,门栓已一分为二。

  几个妖兵反应过来,大喊一声:“不好啦,快守城门。”一窝蜂地涌向仙子。

  元天真人呵令道:“列队前进。”卫地再次开足马力,队伍快速推进。

  拉玛阿在队伍后方看准形势,挥手下令火炮前进,这时大部分的妖兵都集在了队伍头锋阻止队伍前进,但到处跑动游斗的也不少。

  三十来个妖兵见火炮防守较弱,以为是个欺头,一伙冲了来,拉走到炮前横向一挥麒麟刀,火焰刀气挥散一片,三十来个妖兵成了焦炭,倒是吓得淑灵不敢正眼看。

  再说仙子见一大群妖兵冲向他,不但不躲,反而扎了进去,玩起了贴身战。险中求胜的解决了这几个敌人,一杆长枪是挨着仙子头发刺过的,吓得其他队员不轻。

  又一圈敌人围上来,仙子紧握斩龙,身型一弯,正是“旋斩”的起手式。

  呼————————。黑旋风过后,地面又横了几条支离破碎的尸体。更重要的是在一群妖兵中打开了一个空档。

  卫地看准机会,开足马力,强行撞了过去,无人能挡,一刹车,已是攻到“王室门”前了。

  仙子跳到卫地的坦克上,扫开左右麻烦的敌人道:“开门啊!”

  卫地用手顶上王室门,奋力一推。王室门一动不动,不及多想,又有无数的敌人涌了上来。

  如此关键时刻不得疏忽,仙子眼神一寒,斩龙剑寒风再起。唰、唰、唰大开大合的三剑之下只见得血肉横飞,一大片的妖卒被斩得支离破碎。

  卫界几步跳过来,双手撑住王室门大吼道:“一、二、三。一起用力啊!”仙子、卫地一同用肩头顶向王室门左侧门面,沉沉怒吼之下,沉重无比的王室门的一侧终于开启了一道门缝。

  仙子和几个队员乘王室门刚刚开了一条缝,就闪了进去。刚一落脚,上百利箭从王室谷左右两面悬崖上射来,仙子几队员个麻利地闪回去,可以说是悬之又悬。

  仙子对通讯器大喊道:“卫空叔,你怎么还没搞干净啊?”

  “你以为这是很轻松的事啊!再等五分钟。”话落间又传来一阵机枪声。

  无奈之下仙子操起斩龙向左边扑来的妖卒杀去,一提剑已将一妖卒一分为二。

  理树忧郁地望了仙子一眼心中暗道:何时何地,仙子已经变得可以直言杀戮,无视生命的意义,出手之时已不再诸多考虑……战争改变的,其实又何止一个民族的命运。一群人的生存价值呢?……以前的仙子……还会再来吗?

  理树心里一乱,推手震开两个妖兵,向另一面攻去。

  队员心领神会,两排队伍分别守住两边不断扑来的敌人,正是要为火炮————开一条通道。

  拉玛阿挥了几刀,带领五门炮和淑灵在这条由血肉与汗水为材料、在敌军中央铺出的大道中前进。

  随着火炮前进,战线尾巴上的队员立即连拢,不让敌人接近主将和火炮。

  面对着似乎杀不完的敌人,卫界焦急的一接通讯器道:“卫空,好了没有?”

  “还剩两排壁洞,一左一右。”

  卫界冲卫地一点头,十万马力的机械右臂奋力往门上一推,门又开了一点,冲了进去,百箭射来,两人一路狂奔,无数利箭擦身而过。卫界对着左边一边跑一边开炮,卫地对付右边,王室谷的崖壁上接连炸响,一排在崖壁上构造的碉堡————攻克了。

  卫界开启通讯器道:“元,让大炮进来,这边搞定了。”

  元冲火炮一挥手,五门火炮快速进了王室谷,同时所有队员向王室谷靠近。面对着最后一次机会,妖族部队发起了最猛烈的一次强攻,坤庐等人自觉断后,手中利剑迅捷无情,阵阵血雨四散开来。

  火炮进了王室谷又推进了500米(射程的长度)快速调头。

  “架炮。”“架炮。”“架炮!”

  十名炮手麻利地架好火炮。

  拉玛阿一下令,还有力气的队员鱼贯进入王室谷。

  几个受伤倒地的队员被妖卒团团围住,眼看已经命在旦夕了,理树玄女长袖一抖,一根小指粗细的红绳自袖口射出。红绳在理树手中如有生命一般,几个翻转已经拴住了这些倒地伤员的手腕。理树玄女发力将他们拉进的王室谷。元天真人把仙子推了进去,打出一道火墙,也进了谷。

  妖兵一个跟一个地冲了进来,仙子一笑:开战时节约下来的炮弹这下有用了,两发过去,刚进来的全数歼灭。十秒钟,新的两发又换上了。

  王室谷也就只有这么宽,管你有上千妖兵也得一个一个挨着进,失去了铁甲车和骑兵的妖兵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仙子在火炮后面一屁股坐下:“行了,休息时间到了。”

  卫空降落地面,走下一位受伤的弓箭手。卫界拍拍他的肩膀道:“行啊!你小子,卫空说你刚刚独挡一面呢。”

  那人一笑,无奈的看着手臂上的箭头道:“就是把手赔进去了。”淑灵连忙为他治疗。

  拉玛阿叫卫地、卫界帮火炮队守住王室门,自己清点一下人数,四十五个,只丢失了三名同伴,已经万分的幸运与战场上的奇迹了。然后拉玛阿接通了从十几分钟前就一直响个不停的通讯器,这个真是个吵死人的声音,按正常时的心情真想砸了它。不过拉玛阿还是想接通来看看是那个混蛋在这种紧要关头打扰自己。“喂!哪位……?”

  另一边,众队员对仙子夸耀道:“多亏小兄弟开门迅速。”

  仙子笑了笑,不在乎地吃起干粮。

  活下来的四十五个奇袭队员中,没受伤的当然是一个都没有,淑灵忙翻了天。

  “什么?”拉玛阿忽然同通讯器尖叫起来。元天真人好奇道:“怎么了?”拉玛阿眼睑一跳,望向元天真人,沉默片刻后平静的关掉通讯器道:“没事。现在最要紧的是攻下比卡圣殿。”元天真人点头同意。拉玛阿将军和大伙对了一下时间,沉声道:“大家休息一下,十五分钟后进军‘圣地’。”

  “得令!”全军回答。

  火炮声不绝于耳,但始终没让妖军杀过来。

  拉玛阿要留下来指挥火炮,卫界、卫地也得在这里帮忙,卫空得去看看西边来的上万大军到哪儿了。

  有十八个队员伤得实在不能再战了,最后将开赴圣地的奇袭队员只有二十四人。

  拉玛阿招呼大家活动身子,拱手道:“神域的生死就交给各位了。”

  大伙道:“放心吧,将军!誓死完成任务。”

  拉一笑,道:“没那么严重,圣地在妖界中地位非常高,一等以下的妖兵都不能进入,而那些王室成员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好了,反正一切保重。”再一次拱手。

  拉玛阿将军又单独对元天真人道:“万里征途最后一站了,凡事小心,不要让长老及整个神域失望,拜托了。”

  元天真人认真的一拱手,带领二十三人出发。

  王室谷有十四里路,但一路上再没有抵抗,所以前进很快,大伙心情也很好,不时有人哼起一两首不知名的调子。有人夸张的提出一会儿抽奖,抽中的人来解决十四世,完成神域历史上光辉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