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山谷上,一名身披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眼睛望着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身体犹如巨石一般纹丝不动,仿佛融入了大自然中似的,就连身后多了一名男子他也没有察觉。

  突然男子睁开了眼睛,声音仿佛出鼻子里传出似的:“羽墨,过来坐坐。”

  闻言,羽墨静静的走了过去,在羽怒的旁边坐下了。

  两父子就静静的坐着,谁也不说话,看这个架势,不懂的人还真会认为他们在一起看日出呢。

  不知道到时间过了多久,终于有人说话了:“羽墨,我们父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坐过了吧。”

  在羽墨的记忆里,从他懂事开始,就一直接受羽怒的训练,两人从那时候开始就没有一起静静的坐过,在他的印象中,说羽怒是他的父亲,到不如说他是一名很严格的师父呢。这可能也是羽墨为什么能在小小的年纪成为一名剑初期的修真的重要原因吧,普通人把自己的孩子的童年放在了玩耍,游戏上,而羽墨的童年却直接放在了训练上,不过物极必反,羽墨童年没有得到的东西,他就在成年的时候索取,而且这个索取还是无节制的。从这点看来,羽墨会变成一名人尽皆知的色狼,也不能全部怪罪于他自身,他的父亲也是负一定的责任的。羽墨点了点头,默认了羽怒的话。

  羽怒微微一笑,大手摸了摸羽墨的脑袋,脸上露出了亲切的笑容。

  望着羽怒的笑容,羽墨微微愣了下,在自己的记忆里,羽怒是从来没这样对自己过,莫非有什么事?

  想到这,羽墨终于说话了:“您有什么事要说的吗?”声音很轻,在羽墨看来却格外别扭,他特意省略了父亲两个字,就是不让自己太别扭的。

  闻言,羽怒笑了笑,手收回,他站起了,向悬崖走了几步,静静的站了会儿,突然道:“羽墨,我刚刚接到从皇宫传来的消息,他们说你已经掉入悬崖,生死不明了,在我看来这个结果是最好的,最少这样他们就不会追查到门派里来了,不过你最近以后就不能在帝罗帝国出现,原因你应该懂……”突然羽怒低头喃喃自语似的说:“最近独罗宗又开始招收徒弟了”。

  突然他的语气一转,身体也转了过来,面向羽墨:“你想不想去独罗宗修炼?!”此刻他完全没了刚刚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正经和严肃!

  独罗宗,在修真界里数一数二的大派,传说独罗宗是一名仙人所创,其虽然赶不上剑修门和体修门,但他们有一套独特的功法,功法的名字叫独尊诀!据说那副功法有毁天灭地之力,修炼到最后就可以羽化成仙,踏破虚空,所以这本书也被独罗宗誉为镇山之宝,一般人是没法见到的,而独罗宗也是靠着这个镇山之宝爬到了这个位置的,独罗宗主要的是剑修为主,他们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招收弟子,不过要加入独罗宗的人都要经过考验。

  第一自然就是引荐人,引荐人可以使独罗宗里的人,或者是某个家族的人,每一个家族可以推荐两个名额,而且进入之前都必须经过一个考验,虽然独罗宗每年都是遇到几百万或几千万的报名者,但能真正的进入独罗宗修炼的人就只要少数的几个,在独罗宗的记录中,有一次是遇到了将近一亿人的考生,但成功进入独罗宗的只有少数的一百人。

  而门派派人到其他门派修炼,到学有所成回自己门派传授知识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过令羽墨疑惑的是,什么时候微凌门有了引荐人呢?要有引荐人才可以进去考核,而引荐人需要是独罗宗的人或者是一个家族,莫非独罗宗里有微凌门的人?

  仿佛知道羽墨在想什么,羽怒咳了咳,微笑道:“微凌门早在几百年前就暗暗的培养了一个家族,家族里也派过人去考核过。”

  家族?几百年,这么说他们有尝试进入独罗宗?羽墨抬头:“那,独罗宗现在有我们的人吗?”

  羽怒摇了摇头:“没有,一个也没有,从家族成立到现在,我已经派出接近一千名微凌门的成员了,但一个也没有通过。”

  听到这里,羽墨脑中闪过一个修长的男子的身影:“大师兄也是?”在羽墨的记忆里,他的大师兄曾经出过微凌门一年多,然后第二年回来,不过第二年回来后,大师兄就天天把自己关禁闭,显然那次任务对大师兄的打击很大呀,羽墨也问过大师兄,不过大师兄只是随口说是任务,普通的任务,而当时的羽墨也还小,就没去怀疑,但现在仔细想来,大师兄出去的时间刚好就是独罗宗招收成员的时间,也就是说,他去了,不过没通过。

  果然羽怒点了点头:“没错,你的大师兄也去过,今年我想把这个名额交给你,你看如何?”

  羽墨点头略微思考,自己已经是有师父的人了,不过因为穿越的原因自己又多了一名师父,但现在如果又要去那个什么宗的呼,自己不就又多了一名师父了,不过随机想想他又释然了,师父又不一定只能有一个,再加上自己现任的师父都叫自己去,那自己还有什么好坚持的呢,何况自己现在对这个世界不怎么熟悉,如果能加入一个比较大的门派的话,自己的见识一定会更广点,也可以更好的了解这个世界,顺便学学这个世界的修真法决也是不是的。

  虽然羽墨想了很多,但这也是一瞬间的事,在羽怒看来,羽墨也只是低下了头,然后抬起:“好!”他只说了一个字,不过这一个字让羽怒笑了,笑得很欣慰,他知道羽墨小的时候自己有能力做他的师父,让他修炼,但现在不同,羽墨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荡剑期了,以自己的实力能教他的已经不多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他自己,但如果加入大门派则不同,这样羽墨就不需要绕太多的弯路了,不过开始时羽怒也有担心的事的,在以前羽墨的时候尚在剑初的时候,他就几乎不敬重自己这个父亲加师父的自己了,也开始脱离自己的束缚,所以开始时他非常害怕羽墨会拒绝,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高兴的羽怒脸上挂起了笑容,拍了拍羽墨的肩部:“那么,明天,你到大殿来,毕竟这件事,事关门派以后的生存大计,我和长老们都必须考研下你,不过以你的实力会很轻松的!哈哈……”当笑声落下,羽怒早已消失在地平线上了。羽墨微微一笑,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