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阵法师
作者: 天子无为
字体: 特大
颜色:          

  望着面前的女孩,雷宇的语气并不重,应为他神识没有发觉对方的敌意。

  少女瞪着大眼睛望着雷宇,脸上显得有些尴尬。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快就发现自己。

  雷宇并不着急,静静的打量着这位少女,刚才在大街上的时候就见到过她,是一位很天真的女孩。

  “你...你叫什么名字?”女孩有些拘束的问道,大眼睛里面露出一股期待。

  雷宇当即愣住,明明是对方在跟踪自己,现在被发现了,居然还反过来问自己叫什么名字。

  一阵无语!

  “要是没什么事情就不要跟着我。”雷宇淡淡的说道,他并不想回答对方的问题,并不是反感,而是这种天真的女孩一看就是那种大家族的千金小姐,可能是偷偷跑出来玩的。

  雷宇说完便转身,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你...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少女说完之后,又羞涩的低下头,小脸蛋一阵发红。

  “哼...”当她在此抬起头的时候,眼前那里还有人,空荡荡的一片。

  “你跑不掉的。”声音里透出一股不满,但是又带着一丝淡淡的得意。

  几个小时候之后,一家小酒馆。

  “两间上房。”

  酒店的老板抬起头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少年,随后看到他怀中还抱着一位小姑娘,心中一怔。

  面对老板那异样的目光,雷宇老脸也不免感到一阵难受。旋即冷声道:“两间上房。”

  老板浑身一震,回过神,连忙道歉道:“小二,赶快给这位客官准备两间上房。”

  “好叻!”

  雷宇点点头,随后丢下一些金币,便跟着小二向客房走去。而怀中的小女孩依旧昏迷,这是雷宇故意用神雷之力让她处于昏睡状态,这样有利于身体的恢复。

  面对老人临终所托,处于内心的良知他没有拒绝。

  来到房前,雷宇拿出一枚金币丢给小二,随后吩咐道:“为这位小姑娘两套合适的衣物,剩下的钱都归你。”

  小二目光一亮,随即打量了一眼雷宇怀中的女孩,兴奋的点点头。他一年的收入也就三枚金币,而现在给这位小女孩买两套衣物可花不了多少钱,那剩下的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谢谢客官,谢谢客官。”

  雷宇挥了挥手,对方很知趣的离开,离走前还为雷宇将房间的没关好。

  这一举动让雷宇心中一愣,旋即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在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小女孩,自嘲道:“我像色狼吗?”

  雷宇心中越发的感觉到自己变了,当初里看天雪宫的时候,就是被对方给喊作色狼,而现在呢?小二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看他的目光,雷宇就知道自己的形象全部给毁了。

  苦涩的摇了摇头,将小女孩轻轻的放到床榻之上,虽然看了看她那脏兮兮的小脸蛋,顿时感到一阵纠结。

  自己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帮她洗吧!最后索性帮她盖好被子,然后直接走出门。

  几分钟之后,雷宇回到隔壁的房间,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本书,这是从火老那里带出来的一些书籍,关于医术方面的。

  现在自己既然答应了那位死去的老人要照顾好他的孙女,那么自己就该有所行动。不久前,他用神识产看了一下女孩的体质,水性体质,适合修炼寒冰之力。同时还发现一个问题,她的体内还隐藏着另外一种木属性,很微弱。

  这便是血炼之体,而雷宇现在的知识并不知道这种体制的可怕之处。现在他只是在想如何将女孩的身体调养到最佳的状态。

  她的身体太弱了,长期的缺乏营养,倒是体质极差。

  雷宇一遍翻看着书籍一遍思考着,现在要是直接用五行之力为其疗伤的话并不合适。第一,小女孩不是修者,她体内没有任何的力量,要是直接用五行之法为其调养反而不好,可能会毁坏她的根基。

  那么,现在就只能使用药物,而药物这种东西是雷宇的弱项,毕竟自己拜入阵法门前后不到两年的时间,所接触的领域很有限。

  现在也不得不临时抱佛脚,体质衰弱,要调养起来并非一时一刻能成功的,人体需要温养,短则一年半载,长着终生需要调养,这得看当事人的体质。

  而在几个小时之前,北雪城圣殿发生一件诡异的事情。一位打扫的僧侣发现北雪公主的冰雕不见了,这件事情立刻上报了城主府。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秘密进行的,此等大事根本不能传扬出去,北雪公主的冰雕对于北雪城有着重要的意义,而且还关系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城主听到消息的一瞬间,差点昏倒,当即派遣亲信将消息送往首都寒冰城。以他现在的权限可不敢私自下达命令,为有耐心的等待水皇的命令。

  北雪城还有另外一个地方,天元坊也出现了一丝震动。刀疤男一脸惶恐的站在一位中年人面前,显得很拘束。

  “你说你看到一位女孩很像圣殿中的那冰雕?”

  刀疤男点了点头,他回来之后并未将今天所遇到的事情上报,因为按早主子的脾气,下属丢了这么大的脸一定会大发雷霆。

  中年人脸色阴沉,并未说话,而是目光望向门口似乎在等待什么。

  很快,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中年人目光闪烁,透出一股异光。

  “坊主,圣殿大门紧闭,而且小的还发现不少卫兵的守护在周围。”

  陈霄挥了挥手,报信之人恭敬的退了出去,而刀疤男这时候也走到门前,向外探了探随后紧紧的关上门。

  “此时,不可传扬,圣殿可能出现什么大事。”陈霄叮嘱道。

  刀疤男不傻,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老大,这件事我们要不是暗中调查一下,万...”

  陈霄微笑着点点头,很是满意这位小弟的脑子,很聪明很稳重。

  “这件事你去办,千万不能动那位少女,只要掌握她的位置就行。”陈霄心中总是有着一丝的不放心,北雪公主的雕像可是百年前形成的,而现在突然出现一位相似的少女,并且圣殿也出现异常,那就说明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