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且说姜尚和姬发带着大周众人一直向西逃去。忽然一只擎天衣袖将他们一袖带走。

  再次醒来之时,姜尚和姬发等人已经来到一座巍峨的高山之上。远见松篁一簇,楼阁数层,一时间看不出是观宇还是寺院。走到了近前,才看不尽那巍巍道德之风,果然漠漠神仙之宅,上写五庄观三个大字。

  众人看着“五庄观”三个大字,忽然沉迷了进去,仿佛这三个字书写出了天地大道。一时间众人连日来的疲惫都消失的无影无踪,狼狈不已的样子也焕然一新,神采奕奕。

  “吱”的一声,五庄观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两个树脂发髻的小道童虎头虎脑的从大门之后钻出来。

  “诸位,我家老爷有请!”

  姜尚和姬发等人跟随着两个小道童进入大殿,只见大殿正中央供着“天地”二字。

  姜尚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两个字。看他们的打扮也是道门之人,不敬三清,真是狂妄。

  两位小道童不知道姜尚的想法,否则早将他轰出去了。

  “老爷,大周众人来了。请您前来见客啊!”

  两个小道童调皮的喊道。

  “清风、明月,你们两个又调皮了。今天有客人在,你们回去颂些黄庭三百遍。”

  “老爷~~”

  两个叫做清风,明月的道童撒娇道。

  一个三绺美髯,貌似童颜,身着玄黄色道袍,道袍上一个大大的八卦图印在身后,手持一支玉拂尘的道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两个小道童看到自家老爷出现,也不敢在撒娇。连忙灰溜溜的跑出大殿。

  “各位见笑了,贫道管教不严!”

  “哪里哪里,道长果然心胸开阔,气度不凡。真乃道德真仙!”

  姬发赶紧说道,就要向大仙道谢救命之恩。忽然听到姜尚说到。

  “道长可是万寿山镇元大仙!在下是原始圣人门下弟子姜尚姜子牙,拜见镇元师叔!”

  镇元子和三清平辈,也是天地间少有的大能之一。虽然镇元子一向有老好人之称,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徒弟冲撞了这位大能,原始圣人还是和弟子详细介绍过镇元子。

  姜尚因为一时间发生太多事,没有注意到这些提示。

  “镇元师叔的话,当可以只拜天地,往大了说就连‘地’也当不起他一拜。”

  这就是地仙之祖,镇元大仙。

  “师侄不必多礼,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几日吧!几日之后,就会有人来接你们了!那是你们应该不会如此狼狈了!”

  姬发等人虽然不明白天地间发生了什么大事,也不清楚镇元子的地位。但是冲着镇元子的道德风范,也相信了他。

  果然几天后,广成子就来到五庄观,求见镇元大仙。

  “广成子拜见镇元师叔。”

  “好了,我这里不像玉虚宫那么多的规矩,随意就好!”

  “还有,我已命清风,明月前去请姬发等人了!”

  “多谢师叔!还有师尊还希望师叔出山,共同维护天道运行!”

  “此话以后再说,他们来了!”

  姬发和姜尚不消半刻就来到了大殿,广成子向姬发和姜尚讲述了这些天天地间的变化。

  姬发和姜尚两人惊讶于天地的变化。姬发更是丧失了信心。就连天皇伏羲也站在了纣王一方,现在自己是彻底失去了大义。

  “大王,不必担心。向伏羲陛下他们是不会直接站到人前的。天下众百姓是不会知道他们的。不说伏羲陛下,就连广成子师兄等人,天下之人也不会有太多人知晓的。”

  “是吗?”

  “是的,大王!只要您取得了天下,你就是天下的王。”

  “多谢亚父指点!”

  姬发重新燃起了斗志,现在不只要对抗纣王,还要对抗人族之皇。没有强大的心和旺盛的斗志是绝对不成的。

  现在姬发知道了自己现在有着十万天兵天将,信心大增,有些急不可耐了。广成子也得到了镇元大仙的许诺,必要时他会出手相助。也是放下了心中重担。

  且说申公豹在离开朝歌之后,遍访四山好友。得知大部分好友前往了朝歌,又想起原始老师说过自己会享一世荣华富贵,便也来到朝歌。

  得几个好友相荐申公豹得到了觐见纣王的资格。

  在人群中八成的人会被我们忘记,有一成的人会让我们厌恶,还有一成的人会让我们一眼就觉得欣赏。这就是俗话说的,缘分!

  申公豹和纣王的缘分到了,和大商的缘分到了。

  纣王很是欣赏申公豹的治国能力。现在纣王手下不缺强人,只是缺少了像闻仲那样的治世大才。一个闻仲就保了大商近三代,再来一个不下于闻仲的申公豹,大商必将走向辉煌。最重要的是申公豹不像闻仲那样让纣王感觉到又敬又怕。

  当即便封申公豹为国师,总领天下教事和巫妖之兵。

  立刻申公豹从一介修士成为天下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申公豹成为大商国师之后,对纣王是忠心耿耿,提出了很多的治国建议。一时间申公豹的贤名传遍大商天下。就连比干等人也认为申公豹是治世能臣。

  申公豹又整编巫妖势力,大大增强军队实力。随即将巫妖军团派往了北海,协助闻太师剿灭北海七十二路叛军。

  在巫妖军团的加入帮助下,闻太师一举将北海势力扫荡干净。就连前来相助的佛教中人,也是身受重伤。若不是闻太师不想招惹西方两位圣人,早就将他们斩杀在自己的雌雄鞭下了。

  闻太师率兵回朝,回朝之后听说自己的老友商容撞死在了大殿之上,也有许许多多的熟悉的面孔消失在了大殿之上。

  闻仲虽然十分欣慰纣王随后知耻而后勇,将大商从灭国的危机中解救出来,但是他不想原谅纣王残害忠良的行为。

  纣王被闻仲压在了祖宗灵堂面前,手持着先帝御赐的金鞭,一鞭一鞭的打在纣王的身上。

  妲己看的是心痛不已,忽然抱住纣王,用自己的身体去替纣王捱鞭。

  “美人,你闪开!”

  “妖姬,你让开!”

  “那都是我迷惑大王干的,你罚我好了,与大王无关!”

  “迷惑大王?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知道为什么我们不选大王的大哥为王吗?王的城府岂是你这个小小的妖孽所能了解的。帝汤一脉连妖皇也可以消灭,凭借你就想将王玩弄于手掌?”

  闻仲将妲己拉开。又是一鞭,御赐金鞭上有着帝汤一脉的帝气,专制大商的帝王和重臣。纣王也没有运用功法抵挡,鞭鞭入骨。

  “大王,微臣行刑完毕!请大王引以为戒,不要再犯!**之主不是微臣所能言语的,由大王自行决定。”

  妲己看着纣王,难道是纣王为了维护她,而任由闻仲处罚吗?妲己发现自己近日以来变得十分爱哭。

  闻仲轻叹一口气,看着纣王和妲己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