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圣皇路
作者: lee的笔记
字体: 特大
颜色:          

  黄帝轩辕帅众部在营地之外,相迎炎帝部族。

  一杆鲜明的黄边白底金龙的大旗从地平线下缓缓升起。黄帝等人立时感到大地的微微颤动,一排排身着青色木甲的士兵整整齐齐的迈着相同频率的步伐出现在轩辕等人的眼中。前方炎帝一身火红的帝袍,一条金龙在胸口盘旋,栩栩如生,驾着奇兽,威猛四方;身后四将一律黑色劲装,座下四头狰狞的凶兽,人四将充满了萧杀之气。

  轩辕不得不在心中感叹了句,果然强兵。

  看着轩辕等人惊讶的样子,炎帝(伏羲)满意极了。虽然自己在行军打仗上离这些古人还差的很远,但是自己的战争素养绝对要超过他们许多。毕竟自己也是将军训进行到底的人。现在只是花架子,很快自己就会学习到如何行军布局,将自己的大道磨练的更加圆满。

  “多谢帝兄前来相助,轩辕代天下人族谢过帝兄。”黄帝看到炎帝从奇兽上下来,上前说道。

  “蚩尤无道,我自当为人族出自己的一份力,为我族谋一个良好的前景。”炎帝(伏羲)轻轻飘的接过轩辕的话题。

  “请!”轩辕也不在客气什么,大手一挥,招待着炎帝到大帐中议事。

  炎帝属下祝融径直走向应龙,对着应龙说道:“上次的决斗没有分出结果,有机会我们再一绝高低。”应龙看着挑衅的祝融,不接祝融的话题,请祝融到大帐中议事。

  大帐内,轩辕邀请炎帝坐在主座上,炎帝(伏羲)也毫不客气直接坐到主位上。轩辕等到众人全部落座之后,也坐在炎帝左侧的主位上。直奔主题:“现在我们有了炎帝部落全力帮助,定能一举平定九黎部落的叛乱。”众人也是信心满满。轩辕继续说道:“全员备战。十日后,发兵讨蚩尤。”

  炎帝(伏羲)看着众志成城的众人,虽然对他们的一战而平的想法不太抱有太乐观的看法。因为伏羲记得黄帝先是九战九败,又被蚩尤困死在涿鹿,最后凭借指南车和夔牛皮制成的巨鼓,才能从迷雾中走出,攻击了蚩尤的不备,一举将九黎部落击败。从此蚩尤一蹶不振,被轩辕分尸。现在自己要做的是减少炎黄部落和九黎部落的损失,尽量保存人族的元气。

  十日后,大军出发。浩浩荡荡的部队向九黎杀去。飞廉和烛阴两人远远吊着炎黄的部队。看着大军行进,飞廉对着烛阴说道:“这下我们可有忙了。”然后两人阴阴的笑啦。

  “什么鬼天气,大晴天的居然会有大雾!”

  看着忽然雾气大起,炎帝(伏羲)心中警戒大生,立刻向黄帝说道:“轩辕,这个不正常的天气很可能是大巫施法作怪。让士兵做好准备。”

  轩辕也觉得这场大雾中有少量的法术痕迹。立刻命令全军扎营,防止被人偷袭。又传来前来相助的风后,看看她可不可以用大风驱散浓雾。风后看着大雾,思考之后肯定的说道,不可能,因为两人的级别差太多。不过她可以通过法术感悟到施法人的所在,如果能阻止施法人,也可以停止这场大雾。

  黄帝和炎帝(伏羲)对视一眼。就立刻让风后做法。风后指着一方说道:“在那里!”炎黄二帝立刻如脱弦之箭射向风后所指方向。到了地点却空无一人。两人又向四周探查了一番,毫无所得。

  看着大雾慢慢散去,炎黄二帝,却心情沉重。果然随后几天,大雾不时出现。炎黄二帝不但将前来相助的仙人全部守护在士兵身边,还不断的加强巡逻守备。看着大部队被几个人牵制住,炎黄二帝不由得苦笑。

  忽然伏羲想到了一个主意,对着轩辕窃窃私语到。轩辕听后立即赞同。立刻行动。

  飞廉感到大雾中不少人来回走动,一连几天如此。烛阴忽然对飞廉说道:“怎么没有去除你的法术?不会是我们中计了吧!他们已经金蝉脱壳了吧!”飞廉一听,也感觉到来回走动的人不像是人的气息。立刻撤去法术,赶到营地看到只有不少的树木被挂在高处,向巡逻的人一样来回摆动着。

  “可恶,他们果然金蝉脱壳了。”飞廉愤怒的说道。

  “没想到我们也会被耍啊!”烛阴说道。

  “你们没有想到的事还很多,我们开始一直在等你们啊!”空间一阵波动,一座大阵若隐若现,炎黄二人从中走出。

  “我们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离开这被迷雾包围地方。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而且不会再有后顾之忧了。”说着炎黄二人出手擒向飞廉和烛阴。

  烛阴和飞廉二人不敌炎黄二帝,就在将要被擒拿住的瞬间,烛阴忽然使用秘术将自己的法力燃烧,冲向飞廉,一下子抓住飞廉,把他扔出战场,对着飞廉喊道:“快走,我们两个不能都交代到这里。你比我重要,走吧!”

  飞廉看着烛阴一个人抵住炎黄二人,和从大阵中又走出了广成子、玄都等人,不想浪费烛阴为自己提供的逃生的机会,就要立刻使用遁术离开,广成子、玄都等人立刻向飞廉出手,飞廉借着被击中的惯例,留下一地的血迹离开了。

  “投降吧!飞廉已经逃走了,你可以不用拼命了!”炎帝(伏羲)劝烛阴投降。

  “哈哈哈,巫族只有战死的人,没有苟且偷生的人。”说着烛阴就要自爆。

  “退开!”轩辕大叫到。众人连忙闪开。

  “轰”的一声,烛阴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炸弹,将四周炸出一个巨大的坑。

  飞廉看着那巨大爆炸的,心里感到烛阴的阵亡。远在九黎部落的众多巫族,也是心中一紧,感到一位族人的离开。蚩尤更是愤怒的将大帐瞬间化为灰烬。

  炎黄部落的人看着不惧生死的烛阴,突然对战争的残酷性,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从部落出发时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彻底消失了。炎黄二帝重整旗鼓向着九黎坚定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