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话说皎洁的月色下,一串串人影掠过每间房舍的屋顶。史义带着几名捕快正如狮子搏兔般对前面一个黑衣人紧追不舍。但是没过多久,史义背后的几名捕头就气力不济,停了下来,唯有史义依旧坚韧地追逐着。只是那黑衣人轻功超群,史义也渐渐被甩了下来。正当那黑衣人为自己的轻功卓越沾沾自喜之时,一阵凌厉的霸气如利箭般射向他——正是唐枫的霸王枪朝他张着血盆大口!只见那黑衣人顿时凌空一翻,用超凡的轻功躲过了霸王枪凌厉的一击。只是黑衣人脸上裹着的面罩被霸王枪凌厉的内力枪刃划破,看着黑衣人痛苦地捂着脸的表情,看来他也受到了霸王枪的一点伤害。好汉不吃眼前亏,那黑衣人从唐枫那仅仅的一击就感受得到他的武功绝对凌驾自己,甚至史义之上,于是从怀中掏出两个烟雾弹。

  “砰!……”皎洁月色下的烟雾仿佛一朵朵绽放的鲜花,迷幻得史义和唐枫不明方向。待一阵清风略去这份光彩之时,那黑衣人早已经无影无踪。“哎!又让那采花贼跑了……”史义垂头丧气道。“史捕头切莫气馁,正所谓邪不胜正,这采花贼迟早会被逮捕的。”“呃……”对于唐枫的安慰,史义轻描淡写地点点头,然后又叹气起来:“这采花贼已经屡次作案,残害了数十条黄花闺女的性命。且多次盗窃达官贵人之财,如今已经悬赏五百两黄金捉拿采花贼了……”“史捕头,晚辈曾和师弟——百晓门的弟子学过些许追查,收集情报的功夫,兴许能够帮上你的忙。”“真的吗?!”史义听到唐枫的话兴奋不已。“若有唐少侠你的帮忙,一定能早日将采花贼绳之于法。”“警恶惩奸,江湖有志之士义不容辞。”

  “雄狮劲·火云盖顶!……”衡阳城野外,一名红袍年轻人和一名黑衣蒙面人正在交手,正是东方烨和山藏。只见东方烨一式凌厉的一击从天而击下,山藏灵活地翻身躲开了那一击。“砰!……”响彻平原的震动声,山藏感觉地面摇摇晃晃的。遥看方才站立的那篇土地,早已经面目全非。山藏挥舞着两把毒蛇般的匕首向东方烨攻来,只见右匕自东方烨左肩直划而下,东方烨却用左手上的钢铁护腕挡住了这一击,接着山藏的左匕从东方烨的腰间斫去,却被东方烨用右臂上的钢铁护腕格挡开来,右手凝聚着浑厚的内力,朝山藏的中门打去。山藏虽然眼疾手快地收起攻势,使出凌云步向后迅捷地退了几步,但是由于狮王拳的推劲,山藏顿时被推出几丈远,一把撞在了树上。

  “山藏大哥,没事吧?!……”东方烨收起掌劲,关切的问候那撞在树上的山藏。“哈哈哈哈……”山藏狼狈而欣慰地笑了起来,说道:“东方烨啊,你的武功这三个月来又进步不少啊!刚刚你的狮王拳加烈阳掌要是运足十成功力,我不多不少也要受点伤。”“呃,承让了。”“见你武功大进成如此,我也放心离去了……”“山藏大哥,你要去哪?”“首领下达任务,我明天就要启程了。逍遥谷的唐枫在衡州客栈已经查处当日那批武林人士是死于我们手下,接下来的日子你自己要小心些。”山藏对东方烨忠告道。“嗯……”当东方烨点点头之后,山藏便不知去向了。

  “呵呵,没想到当日在我手下游不过三十招的东方烨……如今已经能打败我了……”山藏踏着凌云步,欣慰地笑道。

  东方烨看着山藏远远地离开了,正要欣喜地离开,但是没多久便顿了下来——他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在他周围,一对洞人心髓的双眼正凝视着他。东方烨不禁摇头叹息,大吼一声:“伊贺,出来吧!……”“呵!既然能够察觉我的存在……”伊贺诡异地笑着说道。“你的杀气太浓烈,特别是在我身边的时候。”东方烨终于很不客气地对伊贺说道。“对。我是不信任你。我可没有山藏藤武他们这么随和。我有绝对理由怀疑你和之前几次行动失败有关。”“证据。”东方烨也冰冷地说道。“没有,但是我也不会让我有证据。因为我以后会好好盯着你,不会让你再阻碍首领的大业。识相的就好好为首领办事,别再想着那腐朽的武林。”伊贺冰冷的言语中带着劝说。“不,我会想着这腐朽的武林……”东方烨说道。“因为我要看着他们怎么在我们手中败亡,哈哈……”东方烨的奸笑声响彻整片天空,笑得比伊贺更加诡异。“哼哼……呵呵……”伊贺鬼魅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然后便和东方烨同行了。

  春风拂面,优雅的季节比寒冷萧杀的冬天少了一份平静,多了一份生机的洋溢。然而这只是对于大自然。衡阳城的春天,并没有沾上这点光——随着采花贼的降临,衡阳城添上一朵朵黄花闺女的冤魂。尽管唐枫和史义已经很努力调查,但是依旧没有调查出半点蛛丝马迹。唐枫已经修书回逍遥谷言明助史义追捕采花贼之事,于是丁晨知道后便收拾细软往衡阳城出发,助唐枫和史义一臂之力。

  丁晨千里迢迢来到衡阳,也没有多做休息,直奔衙门找史义了。他运用了当日和师兄莫晓峰寻查东瀛忍者的方法——在地图中标出对方的作案地点,然后寻求中间点,最后在该地方发散探寻。只是史义等人按照这个方法探寻了才一天,便得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同一天里,城东和城西同时有案情发生;城东是一富商家遭窃,城西是一黄花闺女被亵渎。而且两件事几乎同时发生,相差不到一炷香时间。

  衙门内,史义,唐枫,丁晨正对今晚的案情思索着。丁晨突然说道:“史捕头,大师兄,或者,我们一直都找错方向,采花贼是两个人呢……”“呃!……”史义和唐枫顿时点点头。丁晨继续说道:“从逍遥谷沿路来衡州,我常常听到什么‘李大仙’的名号。话说就是有一名神秘人常常救济穷苦村庄的人,但是又不愿意透露姓名,只言姓李,所以村庄的人都称之为‘李大仙’。按照那些村人描述,那位‘李大仙’的衣着和采花贼甚是相似,都是一身黑衣紧身装。”“嗯,那么看来,之前什么采花贼盗窃达官贵人财富之事,乃‘李大仙’所为。”唐枫说道:“史捕头,看起来那‘李大仙’应该是侠盗啊……”“侠盗?不过他盗窃他人财物,怎么说也是触犯大明律例,我们一定要将他绳之于法。”史义慷慨陈词。唐枫和丁晨表示非常无奈,便向史义说道:“史捕头,我们有办法捉拿‘李大仙’归案,至于采花贼之事,就劳烦你负责了。”“呃,好吧。多谢两位帮忙了……”

  “大师兄,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呢?”两人离开衙门后,丁晨妖媚地说道。“呵呵。看来师弟也是这样想的啊……”唐枫见到丁晨的表情,笑了起来:“衡阳城南外有好几个贫瘠的小村庄,在那里可能能够访查到‘李大仙’的所在。”“嗯,我也是这样想的。今晚先休息一宿,明日便前往城南外小村庄吧。”

  根据丁晨所给的情报,史义已经确定采花贼和侠盗是两个人,于是在地图上划分出盗窃案件和采花案件,确定采花案件事发点的中心,然后再发散人手搜寻。通过丁晨的方法,史义率领的捕头已经能够很有效地遏止悲惨的案件再次发生——每当听到有惨叫声传来,史义手下的捕头总能第一时间赶到,驱走采花贼,保证更多的姑娘不受侵害。

  第二天早晨,神清气爽。衡阳城南外,唐枫和丁晨找了个地势略高的土丘静静地守候着,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那片贫瘠的村庄。那村庄的屋子都只是草草地用木头,茅草搭建而成。那些摇摇欲坠的房屋看得唐枫和丁晨都为村民们担心。幸亏春天下雨的季节已经过去,风吹得也是温柔的。很难想象这种茅屋如何熬过凌厉的冬天。

  正午,烈日当空。村庄内的村民们都懒洋洋地回破旧的茅屋内,应该是睡午觉去了。春天的烈日特别容易给人一种困乏的感觉。盯了一上午的唐枫和丁晨正要昏昏欲睡,但是突然发生一件让他们非常提神的事——一道黑影在破旧的茅屋上跳来跳去,手里还投掷着一颗颗金光闪闪的东西,是金子没错。唐枫和丁晨顿时一下站了起来,飞一般朝村庄而去。

  村庄内,有些村民并没有休息。见到屋顶内有人在游窜,而且丢下一些银子,便欣喜若狂,想必那黑衣人就是劫富济贫的“李大仙”了,于是高呼起来:“李大仙来啦!李大仙来啦!……”那位李大仙正为村民们的欣喜而高兴时,他强烈地感受到那股熟悉的霸气朝他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