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花魂
作者: 嫦娥玉兔
字体: 特大
颜色:          

  随缘酒家不知何时烧了高香,今日不逢年不过节却是座无虚席,酒一坛一坛的搬出,银子一堆一堆的收进,掌柜乐的合不拢嘴,满面堆笑的招呼着小二上酒菜,生怕得罪了这群财神爷。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财神爷到更像是阎王爷,个个面带煞气,似乎是被人掘了祖坟,却找不着凶手似的,闷不吭声的猛灌着碗里的烈酒。

  整个酒楼都笼罩着一股萧杀之气,唯有靠墙一桌那着白衫的年轻人正悠然自得的持被啜饮,对室内的紧张气氛似未觉察。

  “喂!靠墙的小兔崽子!莫给老子装雅士,要报仇的尽管喝,这酒,我王胜龙请了!若是胆小怕死,又或是看热闹的,乘早给老子走人,别惹大爷我发火!”正中央那桌一个熊背虎腰,神情剽悍的中年胖子目光睥睨,斜瞧着他道。

  那年轻人只是微微一笑却不答话,依旧旁若无人的细品着杯中酒。

  中年胖子本就似有深仇大恨梗在心头,一脸煞气,此时见那年轻人神情淡然,嘴角含笑对他的盛怒置若罔闻,不禁火气暴涨,一把抓过一个恰巧经过的小二朝他扔去。

  那年轻人左手执杯右手拿筷,正夹起一只澄黄的大闸蟹放进嘴里,对朝着他飞来的小二不理不睬,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那种安然之态是非笔墨可以形容的。

  他虽还能对这飞来横物视若未见,但满楼酒客已然按捺不住了,有几人已惊呼出声,甚至有人已长身而起,只因在场之人无人不知这中年胖子的名号。他虽是满身肥肉看起来滑稽可笑,但功夫却毫不含糊,人称断魂鸳鸯锏。

  断魂鸳鸯锏王胜龙二十年前便已是关外屈指可数的高手,不禁一对鸳鸯锏耍的出神入化一身隔物传功的内家功夫也是练得炉火纯青。据说他曾随手提起一人扔向一头大象,结果那人完好无伤,那大象却当场毙命,而他便从此名声鹊起,威震江湖,不禁在关外无人敢惹,就算在卧虎藏龙的中原武林也是人人惧他三分。

  而今他一出手便是成名功夫,看家本领,其威力自然可想而知,在众人看来这英俊潇洒的年轻人顷刻间便要横尸当场,是以难免生出几分惋惜之色。

  然而他们若知这年轻人的来头就绝对不会为他担忧。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担忧确实多余。只见那年轻人筷子轻轻上扬便将小二夹住,临空转了两圈便向着王胜龙仍了回去。再瞧时他仍旁若无人的持杯浅啜,依旧那么气定神闲大气都未喘上一口,似乎方才的一幕与他毫无关系。

  再看那王胜龙,眼见小二被反扔回来,眼见着便要砸中酒菜唯有顺手去接,却不想这人此时却不是轻而易举便可接住的。他双手一伸欲将小二接住却不自主的猛退出七八步,晃了晃,最终还是强撑不住,双腿不听使唤的跪了下去。

  小二见此吓得噤若寒蝉,颤抖半晌方才回过神来,一骨碌爬起来,飞也似的跑了。

  王胜龙忍了忍竟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来,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而是多岁的年轻人,喃喃地道:“怎么可能?我隔物传功的功力分明已达第十层,怎么会有人胜过我!”

  那年轻人淡然一笑,道:“在下所用的并非是阁下的‘隔物传功’而是已斗转星移将阁下的内攻转回而已,若论强弱也是阁下的内功太强方才自伤。”那人虽胜的光彩,面上却无一丝得色,神情淡然如故,仿佛对什么事都不在乎,众人见之也不禁为他的气度所折服。

  “斗转星移?”王胜龙怔了怔,怆然悲叹一声,道:“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语声突顿,目光凝视着那年轻人道:“这位少年英雄不知大名可否见告?”

  “这个……”那年轻人微一迟疑道:“晚辈本是无名之辈,不提也罢!”

  王胜龙闻言惨然笑道:“阁下既然不愿相告,王某也不勉强,不过我王胜龙败在阁下手上,心服口服,今后自当退出关外,不在踏入中原一步。”

  年轻人愧然一笑道:“这…”

  胜龙抱拳一揖道:“就此别过!”毅然转身,神情已不复方才的剽悍,说不出的消沉落寞,一步一步朝楼下走去,脚步还算稳健,只是那一身肥肉再也抖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