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芒
字体: 特大
颜色:          

  叶青看了一眼那里的七血灵芝,顺手就把它整根挖了出来,用的正是那把还占有蛇血的短剑。

  挖出七血灵芝后叶青不再停留,速度离开了这个山洞,离开的时候看了看那个比较大一些的岔路口,想了想还是等等再来吧,毕竟自己现在的体力有所下降,而且身上沾满了血腥味,手里还捧着一颗七血灵芝,实在是不适合就这样回到广场上。

  所以叶青一路小跑离开了这里,远远地看了一下广场,发现比斗还在进行,隐约可以听到兵器的碰撞声和人们的喝彩声,想必那边的比斗已经进入高潮了。

  叶青没有停留,直接往下山的路走去,山路盘旋而下,在这样的夜晚里似乎变得越发的幽长,但修士毕竟与常人不同,千丈高峰,不过是半个时辰的光景他就已经走到了山脚之下。

  叶青看了看天,稀稀拉拉的隐约可以看到天上有几点星光闪烁。浮云峰的方向依旧被浓雾覆盖着,在夜晚显得分外幽暗。叶青心里隐隐打了个寒战,裹了裹了身上的长袍,转身往药峰走去。

  药峰并不高,叶青回到药峰的时候,看到路旁的树下都有了一层薄薄的落叶,不由感叹一声,原来是秋天到了。

  回到药峰后,他立刻出去了一趟,将那株七血灵芝找了个隐秘的洞穴藏好。七血灵芝是惊世奇珍,他不想让别人看到。

  第二天朝阳初升,叶青早早的醒来,伴着日出向浮云峰跑去,他的步伐轻快,步速极快,心情莫名其妙的大好,他行走间所用步法还夹杂着在密室秘籍中学来的神秘步法,身形时而飞快时而缓慢,前行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律。

  等到他来到浮云大殿前的广场上的时候,这里的看客大多都在吃着一些东西,现在的浮云派上很少有人能够辟谷。几个浮云峰本峰的弟子在山道上边走边说,时而传出爽朗的笑声。

  这几人远远地看见叶青过来,都是停下了正在说的话,一起朝他看了过来。

  这几人中正有一个是那日和玲珑一起登山的弟子,柳向云。柳向云远远地对着叶青打了个招呼,等叶青走过来,便笑着说道:“叶师弟怎么来的这么早,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笨鸟先飞。”

  叶青不由面色一变,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对方眼里尽是轻蔑和敌视的神色。

  这个人他也有过一点印象,知道是玲珑的追求者之一,但是他竟然对自己一个“孩子”冷嘲热讽,真是人作孽,不可活,另外,叶青大有深意的向柳向云身后不远处瞄了一眼。

  叶青回道:“那可要恭喜师兄了,我听闻你一身奇功甚是了得,特别是有一招叫做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的十分的厉害,今天可要为我表演一下?”

  柳向云一愣,随即疑惑道:“什么屁股向后。。。。”

  他话还没说完,叶青就猛地扑了上来,伸出一脚向他踹去。柳向云一时不备,急忙伸手抵挡,但情急之下一身修为施展不出,竟然被叶青一脚踹翻,屁股落地。

  可算是真的应了那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了。

  一时间柳向云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他从地上爬起来,双目血红的冲过来,想要将叶青直接暴打一顿,让叶青知道他也是不好惹的。

  突然一声威严的大喝声传来,“住手!”

  一群人皆转身看去,只见一个面色严厉的老人站在那里,脸上还有着一丝训斥的意思。

  来人一身蓑衣,头戴斗笠,白发白须,气势凌厉无比。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特地来看新弟子比试的浮云掌门。

  叶青先前也正是看到了浮云掌门向这里走了过来,才敢当面反击柳向云的羞辱。毕竟从身份地位来看,对方根本就无法与自己相比,对方敢于羞辱自己,多半也是因为看自己年龄小的缘故。

  情敌之间当然可以互相竞争,叶青毫不客气的还对方一个下马威。

  浮云掌门喊住柳向云后亲切的与叶青聊了几句家常,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对话,早在之前叶青就多次和浮云掌门有着一丝暧昧的关系。他们说话间甚至浮云掌门还开口问了问叶青最近的修炼情况,并且表示了对叶青的肯定以及对他的未来的美好期盼。

  这一下不得了了,柳向云再也不敢冲过来了,在那边呆了半天也不知道坐起来好还是站下去好,他上一次只是觉得叶青得罪了掌门肯定要失势的,谁知道掌门来了竟然还和叶青聊的那叫一个热乎。

  这下不用想也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柳向云郁闷的抬头看了看叶青,眼睛里透出一丝懊悔的目光,但他随即又想到了玲珑,不由更是生气。突然他恶向胆边生,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叶青你给我去死。”

  然后就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拽来一把大刀握着朝叶青捅了过来。

  一旁看着的几人这下都乐了,柳向云这样做不是找死吗?明知道叶青得势还送死一样的冲上去,没见浮云掌门在一边看着的吗?

  叶青郁闷的看向疯狂扑来的柳向云,根本就没有躲,因为他知道有人肯定会出手的。果然浮云掌门实在看不下去了,神速出手在柳向云砍中叶青前将他拦了下来,一掌拍晕了省得聒噪,接着浮云掌门吩咐那几个和柳向云认识的弟子将柳向云带走,这才和叶青道别赶紧离开了。

  叶青在原地等了一会,吃完饭的人渐渐增多,终于新一天的比试就要开始了,这一天的比试一样的充满激情,叶青盘坐地下闭眼用神石观看,顺便呼吸着修炼。

  就这样好几天过去了,终于到了第七天比试了,叶青终于等到了出场的时候。

  他自己登上了擂台的那一刻,却发现自己心里竟有着一些奇异的感觉,些许的激动,一点点的期待,以及几乎可以忽略的淡淡不安。对手,到底会是谁呢?

  叶青闭上眼睛,仔细感悟空气中的灵气,一样是有点模糊的感觉。这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赢得比试进入前十,毕竟比试之后,按照规则,他应该就可以得到一件属于自己的灵媒,从此踏上修仙之路。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得到一件属于自己的灵媒!

  像柳向云这样的内门弟子在门内比比皆是,他们仙根淡薄,根本就没有求得真仙大道的机会,或许修炼一辈子都不能突破练气期。

  叶青和他们不同,叶青是有机会冲击筑基期甚至更高境界的弟子,叶青的仙根浓厚。也只有叶青这样的弟子,才能被称作是有仙根的,所以叶青才能得到青云长老的庇护,得到掌门乃至整个门派的庇护。

  像叶青这样的弟子,是浮云派的希望所在。

  台下长老们咳嗽连连,即将说出与叶青比试之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