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咳咳,王沁悦女士,你是否和钱**先生表白了呢?’唐皖捏着嗓子用奇怪的腔调对王沁悦说道。‘讨厌啊你,你都看出来了,你干嘛还问。’王沁悦松开了拉着唐皖的手,坐在椅子上,回想她刚刚和钱**表白的场景。自己在操场上找到钱**的时候,钱**刚抽完一根烟,身上带着浓浓的忧郁,王沁悦想了想,最初吸引自己的就是钱**身上的这股忧郁,让自己情不自禁想要去驱散的忧郁。王沁悦捂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红着脸,慢慢的走到了钱**的面前。她轻声的喊了句,‘Hi,钱**,我,我......’王沁悦在看到钱**看着自己的时候,一时间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脑一片空白。‘你怎么了?想说什么?’钱**的嘴角勾起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弧度。‘我,我......’王沁悦很想说我喜欢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舌头在一大脑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时候,开始了打结进行时。钱**见红着脸的王沁悦不敢说出她喜欢自己的这句话,就替她说了出来。‘你喜欢我?是不?’‘啊?’还没等王沁悦反应过来,钱**的嘴就凑了过来,吻在了王沁悦的唇上,王沁悦感觉此时此刻的心跳得更加的快了,感觉马上要蹦出来了一样......接下来的王沁悦就没有告诉过唐皖了但是唐皖看王沁悦支支吾吾红着脸的样子也不好意思非让她说出来了,反正肯定就是恋爱的那些事呗。唐皖看着此时幸福的快要飞上天的王沁悦,有点很羡慕。

  “呵呵,当然是钱**喜欢王沁悦,王沁悦喜欢钱**啊。”唐皖用勺子盛了一口巧克力味的冰淇淋,冰淇淋进入到唐皖口中的时候,丝丝滑滑冰冰的,唐皖很好奇王沁悦和钱**在接吻的时候是什么滋味呢?吻得味道和巧克力味的冰激凌到底哪个好吃呢?

  “额,谁告诉你的啊。我告诉你哦,钱**之所以会和王沁悦交往完全是因为......”张淼玲贴在唐皖的耳边对唐皖小声地说道,她自己了解到的钱**愿意与王沁悦交往的真正原因。

  “什么?”唐皖惊叹了。因为张淼玲告诉她,在大上周张淼玲自己去女生厕所上厕所的时候,就听到旁边的男生厕所有男生说话的声音,当时她并没有在意,而是上完厕所之后,就像往常一样向厕所外走去。但是当她听到男生厕所里有个女生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她诧异了。她很好奇,男生厕所里怎么可能会有女生呢?然后她就听到了下面的这些对话,‘哎呦喂,钱**,光棍节和哪个妞子约会去啊。该不会又是网吧通宵吧?’一个声音里满是调侃的男声的出现,让张淼玲更加好奇了,因为这个声音里满是调侃的声音貌似是于色的(俞赦,因为俞赦是德安中学高中部公认的又黄又暴力的人士,所以大家一般都称呼他为于色。)。钱**呸了一下,然后说道,‘靠,哥今年肯定找个妞去晴空(酒店)通宵。‘呦,钱**,这话让你说的,姐咋这么想笑呢,你该不会打算叫只鸡陪你通宵啊。’那个让张淼玲的女声再次出现了,张淼玲很仔细的听了听,才感觉到那个女声貌似是属于俞晴的,于色的姐姐,他们姐弟俩一向都是以色在德安中学出名的,曾经有句话在德安中学特别出名,那就是:于色一天不色,顿时天崩地裂。而于色的姐姐,俞晴是个标准的双性恋。听完张淼玲说的这一切以后,唐皖突然联想到,王沁悦和钱**表白的那天正好是光棍节当天的上午,而且钱**在之前并没有和那个女生表现出特别暧昧的样子,估计是钱**不知道该对哪个妹子下手,挑花眼了吧,正巧赶上王沁悦那只温顺的小绵羊自己送到了他的狼口面前,他岂有不吃之理。唐皖想到这里,又想到刚刚张淼玲对自己描述的那句钱**的话,她很担心,但是她突然又想到自己担心有什么用,光棍节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王沁悦十有八九已经......唐皖觉得自己很对不住王沁悦,不该主动鼓励她去表白。

  “臭婊子,你居然敢勾引我对象。”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生气势汹汹的朝王沁悦的脸重重的扇了过去,王沁悦因为不知道会有人打她,所以躲闪不及,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巴掌,她右侧的脸颊,顿时红肿了起来。眼泪像不受控制了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米雪,你大白天的发什么疯啊?都把我的心肝宝贝都给打成猪头了。”钱**一脸心疼的轻抚着王沁悦右侧高高肿起来的面颊,但是他的眼神里却显示出了对王沁悦此时此刻丑陋的面容的厌烦感了。

  “我发疯?!呵,今天是我的生日,你不去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反而在这里陪这种光着身子站在大街上都没人想草的货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米雪此时正在气头上,根本都没有想到自己在贬低王沁悦的同时,也贬低了钱**。也更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呵,米雪我这段日子是不是太宠你了,太给你脸了。”钱**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很浓的怒火的味道了,但是米雪并没有意识到此时的钱**已经生气了,而是像往常一样和钱**耍自己的千金大小姐的脾气。

  “钱子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小姐愿意浪费自己的青春陪你,是看得起你。可是你居然不乐颠颠的陪本小姐,反而还跑去陪什么下......”米雪还没等发完她的大小姐脾气,钱**就一巴掌的打在了米雪的脸上,米雪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此时已经高肿的脸颊,她很诧异,之前对自己宠爱有加的钱**去哪儿了,肯定是眼前的贱人把钱**的心给勾走了,不然钱**怎么可能这么用力的自己呢?

  “**,最好快点滚出我的视线范围内,不然我等下,就叫一堆哥们让他们在德安中学的门口把你给**了什么的,可就怪不得我了。”钱**看似笑得温和的笑容下,却让米雪感觉到透心的冷,因为她很清楚钱**的为人,要是有人敢惹前钱**不爽,那肯定就是在找死。想到这里,米雪立刻捂着脸,狼狈的跑了。而此时在钱**怀里的王沁悦则是感觉到莫名的恐惧感,她突然觉得此时此刻的钱**好陌生啊,他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个忧郁王子吗?

  “皖皖,外面怎么了,我怎么听到吵架的声音了?”张淼玲咬了一口披萨后,一边嚼着披萨一边问道。

  “不知道啊。”唐皖喝了口咖啡,靠在椅子背上,很惬意的晒着太阳,根本就没有兴趣去理会教室外面发生了什么。更何况她和张淼玲打开了迷你音响,正在大声的播放爵士乐,Thisloveofmine(阳光爱情,TommyDorseyandFrankSinatra,汤米·道尔西和法兰克·幸那屈。)。根本的听不清走廊里发生的一切。

  “谦,我的脸好痛,是不是破相了?”王沁悦捂着脸,一脸痛苦又担忧的问道。因为现在没有镜子,王沁悦只能靠自己脸上传来的火辣辣的感觉,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脸一定特别难看,而且那个泼妇的指甲那么的尖,自己的脸要是花了怎么办啊?但是,王沁悦突然心里美滋滋的想到,还是谦对自己最好了,看到自己受了委屈,立刻一巴掌打还给了那个泼妇。

  “离我远点。”钱**一脸嫌弃的对王沁悦说道,然后貌似刚刚被王沁悦摸过的衣角像是有都脏似的,很用力的抖了抖。因为此时的王沁悦的右侧脸颊高高肿起样子,难看的都可以和母猪媲美了,再加上她哭了之后,脸上化得妆都花了,别提多难看。难看到钱**觉得今天自己的午饭没吃,真是做了件太对的事情了。不然对着这么个女人,自己非吐了不可。更何况钱**在和王沁悦发生了几次关系以后,就觉得柔柔诺诺的王沁悦这个女人一点情调都没有,根本都让他感觉不到刺激。

  “嗯.....这些就算是这些日子,你陪我的酬劳吧。松开。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钱**从钱夹里拿出一张支票,拍在了王沁悦的身上。然后对王沁悦想要拽自己的衣服的动作很反感,反感到他恨不得立刻就离开这个狼狈不堪的女人,很难想象几分钟之前他貌似很深情的亲吻王沁悦的脸颊来着呢。

  “谦,你,你这是在做什么?”王沁悦难以置信的看着钱**,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此时的钱**好冰冷,好陌生。很不像自己印象中的钱**,那么温柔,体贴的谦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