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七日后,西南方传来消息,拥立宁君临为皇,国号为归一。

  天下哗然,这宁君临为何人,竟是皇姓?

  爆炸性消息再出,据一宫中老人说,原来这宁君临才是当初被定下的皇位继承人,结果被歹人加害,流落在外,一直找寻不到,这才是当今皇上继的位,现在人家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了。

  众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皇宫那位对此有什么说法,但是传来的是平静,一片平静。

  宁东篱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人看热闹的心态的,他现在有一大堆事情要忙,而且他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皇叔又如何?你说你是当年的宁君临你就是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假扮的?

  他唯一想过的就是血鸢来暗杀他的可能性,不过如果是血鸢的话,一定能无声无息间就夺去他的性命罢,那样自己倒是能解脱了,也许死之前还能再见到血鸢一面?

  自从这次回来以后,宁东篱变了很多,那个会肆意大笑的少年再也不见,也许某天会再出现,但是现在的宁东篱是一国之君,威严与权利的代表。

  他可以笑,但是一笑就会引得众人猜测,这是讽刺?还是赞赏?抑或是杀意?所以他不想笑了,但纵使他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也会被人说成圣心难测,所以他干脆不去理会别人的想法了,皇帝要想的太多了,所以历来的皇帝都活不长罢。

  虽然是在服丧期间,但是考虑到先皇没有子嗣的前例,众大臣天天在他耳边念叨着要策后纳妃,但是这**连个操办的人都没有,他父皇那一辈的妃子全部死尽了,而他皇兄更甚,纳了几名妃子在**作门面,从来没去看过她们,活生生把人家姑娘逼得自缢身亡了。

  他不由得有些庆幸起来,他一点策后纳妃的想法都没有,子嗣的事虽然他会考虑,但是却绝不是现在。

  宁东篱有些自嘲地想,要是父皇或者皇兄突然冒出个私生子来,倒是考虑让他作为继承人,其实便是这万青山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他真的是宁君临的话,但是想到宁福泽生前的嘱咐,他还是把这想法掐掉了。

  每到夜晚,寂寞来袭,看着偌大的宫殿,他只觉得悲伤,高处不胜寒有谁能懂?每天都在为苍生忙碌着,但是这茫茫苍生中又有人是他真正挂念的呢?

  他真的很羡慕万青山,虽然他位居高处,但身边一直都有血鸢陪伴不是么?万青山······真是个幸福的人啊,能让血鸢陪伴着······

  现在他都已经当“皇”了,也许下一步就是册封血鸢为后吧······想到这里,心中一痛,他实在无法想象血鸢凤装霞帔与万青山携手的样子,那景象太残忍,残忍到让他再也无法坚持下去,坚持扛着这付重担······

  事实上此时的万青山确实是在考虑着将血鸢册封为后,但是面前的反对声让他犹豫了,这些人都是他父亲埋下的“地雷”,但是他很清楚,既然这些人能把他硬生生地封成“皇”,自然也能把他拉下来,而且不费吹灰之力,只需说一声发现他是假的就行了。

  站在“地雷”中间,敌人虽然不敢进来了,但是一个不小心也会把自己炸了,而他现在,承担不起这个风险。

  看着眼前还在指责血鸢身份“贱卑”的老头,万青山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缓缓开口道:“策后之事暂缓,众爱卿先退下罢。”

  那些人本欲将自家的女儿推荐给万青山,但见他这幅冷淡的样子只好作罢,先后告退。

  下了朝,万青山缓缓走进血鸢的房间,见她闭着的眼微动,却不睁开,知她不想搭理他,也不气恼,慢慢坐到塌边,手不受控制地伸了出去,却在就要摸向她脸颊的时候拐了个弯,替她拢了拢头发。

  收回手,满意地看着血鸢不自在地多转了转眼,血鸢从小就不喜别人的触碰,就连万青山,也是不喜的,只是一直都忍着罢了。

  每次万青山无意间碰到她时,都会看见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自此万青山便多了一项捉弄她的趣味活动,并且每次都会对着她那副强忍着的表情笑很久。血鸢脸上的表情实在太少了,少得让人觉得无趣,因此多一点其他的表情对他而言是一件宝贵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血鸢会是这种冷淡的性格,捡这孩子回来只是一时兴起罢了,他也没期望她能成为他最有力的帮手,因此对她一直都只是放养着,虽然不闻不问,但听着手下照顾血鸢的人传来的消息却是他的乐趣之一:这孩子整天整天地不说话,老师让回答问题也不说话,害得老师以为她是哑巴,宽容地放了她一马;这孩子不跟其他孩子一起玩,喜欢偷偷跑去看别人练武,每次看别人练武的时候眼睛都会放光;这孩子开始自己练武了,每天都会绕着自己的小院子跑上几十圈,每天都往上加十圈,有时跑着跑着太累了直接就晕倒了,被人抓回床后又偷偷跑出去把剩下的跑完;这孩子被一群小孩围住找麻烦,默默地将那些人全部扔进了水池中,望雪楼的池水冷入骨,那些小孩再不敢靠近她;这孩子今天在房里抛下一把叶子,还未等叶子落地她便全部抓了回来······

  等她惊人的天赋被发现后他才把他接到自己身边来,日夜看护,亲自训练,欣慰地看着她变成世上第一杀手,而她也帮他扫清着一个又一个的障碍,成为他最大的王牌。

  但随着她武功的增高,她的美貌也一天天显现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就连天天看着她的万青山也会在看她时看得呆了,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时间已不知时间去了几许。

  于是他对他看得更紧了,再不许任何一人看到她,让她杀掉每个看过她相貌的人,只告诉她是怕那些看过她相貌的人将她的消息透露出去,因此才会这么长时间在外流传的关于血鸢的消息均为零。

  当他发现自己的不正常时,他已深陷其中了,因此她才将血鸢派下山去完成乾图的任务,并且让她不用再杀了那些看过她相貌的人,因为她已不用再隐瞒下去了,他们要站在光明下受人膜拜,他们,他和她。

  从回忆中醒转,看着血鸢的睡颜,万青山默默在心里道:再等等罢,等我将这天下纳入囊中,便扫清一切障碍,让你站在最光明的地方受世人景仰!

  转身悄然出门,血鸢睁开眼睛看着他消失的背影,转了个身,默默算着自己还有几天才能伤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