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依然是陡峭如削时不时出现断岩裂缝的悬崖,甚至很多地方因为山上积雪冰川融化的水流过而变得湿滑难攀,但是赵毅爬的很轻松。

  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这一夜之间,力气大了不少,更何况手里还有两件攀岩利器,所以赵毅很轻松的就到了谷底。

  谷底很潮湿也很温暖,却是一片很原始很原始的森林,需要几人才能合抱的参天巨木随处可见。

  尽管已近正午,天光大亮,峡谷上空正当顶的太阳,在谷中云雾偶尔散开之时,也会将那么一束两束阳光穿云而下照入峡谷;但森林中高大挺拔的树木四面撑开交错在一起的树枝树叶如伞如盖,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所以显得相当昏暗。

  地面上堆积着厚厚的枯枝和落叶,人踩上去,深可及膝。

  枯枝和落叶因潮湿而腐烂,散发的气味闻之使人直欲作呕。

  那及膝的、叶片如同锯齿般锋利的茅草,和遍地长满尖刺、也不知有毒无毒的荆棘,使得赵毅前行的道路变得艰涩难行。

  其间更有一些不知名的蛇虫蛙鼠时不时突然出现,更是给赵毅带来了不少危机和麻烦。

  赵毅前行一段之后便停下了脚步,仰头看着这些树木盘算了一阵,果断的爬上了树干。

  树枝与树枝交错,树叶与树叶互叠,绵绵密密交织成一层层绿色的空中地毯。

  赵毅便行于这天然形成的空中地毯之上,间或有些枝干不按规矩横亘于前,赵毅便凭借短剑的锋利开出一条通道;又有因沟涧巨石溪流而中断,赵毅便借助护臂弹射金属丝而客串蜘蛛侠。

  奔行,跳跃,缓行,破障,绕路,赵毅马不停蹄,一路向南!……

  当初从垭口一推而下的大包裹,在峡谷山风的带动之下向南而坠,包裹里面放了一些赵毅在崖下五到六天的必需之物;更重要的是,这个包裹参照了赵毅他爹的体重和身高,包裹所落的位置,很可能便是赵毅他爹坠崖之后落地的位置。

  当前赵毅的首要任务便是要找到这个包裹,然后以这个包裹所在地为中心展开搜索。

  森林里越来越暗,赵毅知道,夜色快要降临了。

  向南看去,枝叶渐渐稀薄,隐隐有显眼亮色,看来很快便能跑出森林了。

  赵毅加快了行进的速度,他要赶在天黑之前跑出这片森林。

  之前赵毅一边赶路一边四处观察,以期找到那个大包裹;却一直没有发现包裹的踪迹,却看见了一些巨大的或新鲜或陈旧的骨架,成群结队的狼群,踽踽独行傲啸山林的斑斓猛虎,一口吞下巨大猎物的大蟒蛇,在腐叶烂泥堆积中优哉游哉的巨大蜥蜴,甚至不止一次的差点遭遇盘踞在树上伪装成树枝的毒蛇。

  不知道是昨晚在魂府中和神兵合体带来的好处,还是因为吸收了周离邪本命精气使神魂壮大的缘故,除了力量之外,赵毅觉得自己的感知能力也比以前强大了好几倍;在危险来临之前,总能提早发现而采取必要的手段离开。

  白昼的森林就已经充满了危险,更不要说夜晚了。

  赵毅跃下树枝,连蹦带跳地紧跑一阵,眼前一亮,便已经跑出了这片可怖的原始森林。

  眼前不远处,长满青草的缓坡渐起,形成一道纵贯巨大峡谷的山包,自己要寻找的包裹便静静地躺在缓坡青青草甸之上。……

  赵毅跑过去仔细看那包裹,只见上面除了磕碰的痕迹之外,还算完好。

  从山上垭口处推下的包裹,居然能被山风吹到此处,想想真是挺神奇的。

  赵毅拎起包裹准备爬上缓坡;一拎之下,向后就是一个趔趄。

  赵毅意外的发觉包裹轻了很多。

  当初为了模拟赵毅他爹的体重,除了必备之物外,很是往里面装了不少的石头,少说也有一百五十来斤。现在拎在手里的感觉,好像只有三十来斤的样子。

  赵毅忘了一夜之间自己力量大增的现实,还是按照原先的感觉去拎,用劲过大,一个趔趄之后,向后退了好几步。

  赵毅咧嘴笑笑,将包裹扛上肩头,踏着柔如地毯的青草登上了缓坡之顶。

  这一登上坡顶,放眼望去,不由的喝一声彩。只见眼前分外空旷,不再是刚下崖时抬头便是云雾的窄窄天空;站在坡顶,一能看见远处碧蓝如戏的天空。

  缓坡的另一面是陡峭的石壁,石壁下是一个巨大的碧湖,有几只白鹤在碧蓝的湖面上飞舞,碧蓝的湖水随着习习微风在微微荡漾,令人心旷神怡,不自觉便陶醉其间。

  在黑乎乎的森林树枝通道中爬了半天,此刻一见如此美景,怎不令赵毅心怀大畅?

  ……

  看了一会儿,眼见天色便要黑下来,赵毅转头往回走,坡的那边是湖,只有在这边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晚了。

  在森林边不远的地方,赵毅找到一块独立的大岩石爬了上去,岩石四面如削,岩顶平坦如坪,分了三级,每一级约莫相差一人高的样子;

  赵毅在中间的石坪上停了下来,这级石坪差不多有两张八仙桌大小,面朝碧湖、中间略略凹陷,足够容身休息之用了。

  打开包裹,拿出干粮和水填饱肚子后,赵毅躺在巨石上看着天边那最后一抹光亮开始想心思。

  包裹落在这个地方,后面是凶险莫测的森林,前面是深深的碧湖,明天该怎么办呢?

  如果当时老爹落在这块缓坡上,那铁定是摔死了;如果落在森林里的话,森林里的那些树木枝叶茂盛,只要能挡上一挡,减缓落地的冲力,或许会有几分活路;如果落在湖里的话,看这湖水的深度,只要不淹死,活路会更多几分。

  但如果死了呢?

  如果是落在森林里,森林里野兽众多,铁定尸骨无存。如果是落进碧湖里,碧湖如此之深,更加没法找啊!

  思来想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找了个舒适的地方,抖开掏空的包裹钻了进去。赵毅决定不再纠结,先好好休息一晚再说。

  昨夜的惊魂,加上今天一天绷紧神经匆忙赶路的疲劳,赵毅很快便睡着了。

  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很少做梦的赵毅,刚刚睡着便有各种各样的梦纷至沓来,他梦见了前世的父母、妹妹、战友;梦见了老太爷、道长、三叔、娘;梦见了虎子、胖子;还梦见了那印象模糊的爹。

  爹摸着赵毅的头,微笑着说道:“毅儿,你怎么到这里来啦?”

  赵毅看着爹,也笑着说道:“我来找你的呢。”

  爹又笑着说道:“这么高的山,真是难为你了,你娘这么多年独自撑着家,也苦啦!以后有爹在,你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赵毅高兴地说:“好啊,好啊。”

  爹拉着赵毅的手,微微笑着;脚下忽然腾起一朵云,把赵毅和他爹驮着向天屏山山顶飞去。

  越飞越高,看见三叔正在山顶微笑着看着他们,等待着他们。

  赵毅就举着一只手,向三叔摇啊摇啊,开心的很。

  突然,三叔的脸庞上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张着嘴指着赵毅他们直打哆嗦。

  赵毅刚刚奇怪的当口,感觉到脚下踩的云朵在不停地抖动,天上突然乌云密布,雷声隆隆。

  赵毅惊慌的看向正拉着他手的爹。却发现爹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周离邪。

  周离邪紧拽着赵毅的手,恶狠狠满脸狞笑地说道:“我看你现在还往那跑?你以为就你有雷吗?我也有!”

  说着一挥手,狂风骤起,隆隆雷声大作,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将赵毅从云上击落下来;周离邪站在云上,看着急速坠落的赵毅猖狂大笑。

  赵毅觉着自己正往天沟中飞速的坠落,越来越快,雷声围绕着自己不断的隆隆作响,赵毅不禁浑身发抖,愈抖愈烈;不禁大叫一声:“啊!”

  赵毅猛地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身上一阵冰冷,原来是出了一声冷汗。

  抬眼往碧湖远处一看,月在中天,正是半夜时分。

  耳边确实有隆隆声传来,赵毅使劲地摇摇头,隆隆声不绝于耳,虽然不太清晰,但确实存在。

  这声音,应该是从森林里传来的。

  赵毅爬出权当睡袋的包裹,站起身来,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眯着眼睛仔细分辨,以期找出声音的源头。

  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近,间杂着噼里啪啦的树枝折断声,“嗷嗷”狼嚎声。

  是狼群!

  站在赵毅这个位置上,借助着明亮的月光,能看见大部分森林的外缘,赵毅盯着森林的东面,声音便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森林边缘的树木一阵震颤摇曳,有烟尘冲天而起,嗷嗷狼叫声此起彼伏。

  一大群野狼从森林中一冲而出,好家伙,少说也有五六十头狼啊。

  赵毅紧紧地盯着狼群,只见狼群从东面冲出来后,一步不停,便向西面赵毅所在的方向冲过来。

  赵毅连忙蹲下身来,单膝跪地,拔剑在手,防备着任何的意外。

  近了,更近了。

  赵毅已经能看到野狼张大狂嚎的嘴巴,幽蓝深邃的眼睛。

  不过赵毅感觉很是奇怪,这些野狼尽管冲的飞快,但是队伍排列依然有序,前面的几头狼分外强壮凶悍,左顾右盼不断四处观望,奔跑之中显然是压制了速度;在它们后面是七八头小了很多的幼狼;幼狼后面跟着的几头,从它们腹下垂落发胀的rufang,或是鼓胀的肚子就能看出来,这分明是几头母狼,再后面又是几头强壮凶悍的成年野狼。应该是狼群在迁徙。

  不过看它们这幼狼母狼一起跑,而且前面没有什么猎物可以捕猎还跑的这般迅疾匆忙的情况看;与其说它们是在迁徙冲刺,不如说是在仓皇逃窜。

  前面的狼群已经冲到了赵毅所在的巨石之下,赵毅清楚地看到,跑在最前面的几头狼很显然发现了蹲在巨石之上的他,不过这些狼只是翻了翻眼睛看看赵毅,丝毫没有停留围困捕猎于他的意思,一步不停的从赵毅所在的巨石下疯狂的冲了过去,跑出一段路,转向又冲进了森林,顿时又是树枝摇曳,鸟飞尘起。

  赵毅盯着这群野狼跑过去之后,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听到东面似乎还有声音,便回头看了过去。

  这一看,赵毅顿时目瞪口呆,石化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