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阿牛见到左相延坐在地上,嘴角残血,飞扑过来,扶住了他。

  “左大哥,没事的,没事的,你还有我们两个兄弟,不要想不开……”阿牛半拥着左相延哭道。

  “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沈星也是心中沉重,走了上来拥着左相延。他认为是他窥探天地之秘,召来了惊天之雷,让左相延入道受阻。

  “放开我,我快憋死了。”左相延看着两人,推着两人道。

  沈星与阿牛有点愕然,阿牛摇晃着左相延,道:“左大哥你没事吧,你不是筑星台……”

  “谁告诉你我失败了,虽然当时情况十分危急,但最后还是有惊无险。是谁召来了那惊天之雷的,害死我了,让我知道的话,放阿牛去拔了他的皮!”左相延推开两个擦了嘴角残血,神色飞扬。

  “我靠,想驱使我啊,而且能召来惊天之雷的人是我咬得动的吗?你丫的成就了星台强者了就以为自己牛逼了啊。”阿牛哼道。

  沈星嘿嘿一笑,道:“阿牛肯定咬不动那人啦。对了左大哥,你筑星台时是怎么回事的,你嘴角有着残血,应该也受伤了吧。”

  “幸好我身上流淌着强大的血脉,之前没和你说过,我祖上有好几位攀登上尊者之位,虽不是至尊尊者,但也是傲然一方。”左相延对沈星道。

  阿牛点头道:“左大哥祖上也是了不得的人物。”

  “那只是无比久远的年代了,现在早已没落不堪了,还好就是我的血脉继承了祖上的。”左相延感叹道。

  随后他对着两人道:“刚才我筑造星台到了最后时刻,突然这一声轰鸣,天地皆颤,而我星台之地快要成形的星台也是跟着一颤,气血发生了逆转。情急之时,我强行调动了全身血脉,围堵而上。最后堪堪抵挡住气血,将它再次归位,完成了星台的筑造。”

  “因为我强行调动全身血脉,所以受到了一些内伤,但不足以虑。也因为我以血脉推动气血,使气血也混合了我的血脉融入了星台之中,不知是好是坏。”左相延平静说道,但从他眼中还是可以看出一些忧虑。

  “那你有没有其他不适?”沈星追问道。

  “全身舒泰,放心吧,我感觉星台加入我血脉之力后,应该是变得比普通的星台强上一分。”左相延爽快笑道。

  “那就好,走,我们去酒馆畅饮一杯,庆祝我们所得。”沈星心中欣然,笑道。

  “现在哥有钱,随便两位大爷喝,什么样的酒都行。”阿牛拍着胸口道。

  “哥你个头,走了土鳖。”左相延笑道,拉着他直奔向上次那个豪华酒馆。

  左相延筑星台有成,心中苦结不再纠缠,自然开朗起来。他不再惧怕一切,他相信他不会比任何人差,他会踏上巅峰然后回去向伍伯……

  三人心中畅爽,痛快豪饮,直至午夜,三人都是酩酊大醉,相扶着回到了院落。

  第二天起来之时,沈星还觉得有那么一些酥麻,走出房屋。

  “杯中之物还是少饮为好啊,贪得一杯,醉倒在床,起来竟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外面左相延正舒展着四肢,看到已是正午时分感叹着。

  “昨晚一时兴趣,竟然喝了那么多,然后就是沉沉睡去。怪不得心伤之人借酒消愁,我看是借酒麻醉自己,让自己没有知觉,活在梦里。”沈星也是感叹道。

  “喝了我几块中品星晶!”阿牛也走了出来,心疼道。

  “才这几块中品的,你昨天不是整理出一大堆吗?那一堆都值几块上品星晶了吧。”左相延看着阿牛笑道。

  “也就值三块上品星晶多点,加起来都不够四块上品星晶多呢。”阿牛昨晚仔细数过星晶数量,道:“再说了,这东西是越多越好,到时候腰缠万贯多豪气啊。”

  “他丫的就这两点爱好,财迷,色迷。”沈星也是笑道。

  “人有七情六欲,哪能不好呢,哼哼。”阿牛得瑟道。

  “对了,左大哥,你筑得星台,也算星台强者了,比之以前,感觉怎么样?”沈星问着左相延道。

  “现在的我一个可以打十个以前的自己!星台之地聚集着恐怖的力量,这星力可供与我加强全身防御,身体比之前坚韧了不少,星力也可以助我抗敌,攻击力飙升。”左相延体悟着身体变化道。

  “之前一些不能领悟的招式,现在也逐渐清晰,豁然开朗起来。这星台之地,时刻吸取外面不可捉摸的星力逐渐壮大,而我的精气神也得到了倍增。”左相延继续说着星台之秘。

  沈星拿出一本书,递给了左相延,严肃道:“伍伯曾说过我们要是筑得星台便回去一趟,我估计就是叫我们传承秘法。而这本书是我操写下来的,里面有着无上功法,无双极速,你先记下,看完之后,把它马上销毁。切记!”

  “嗯。”左相延慎之又慎地将书本收好,他知道这个定是非常珍贵的秘法,不可泄漏,否则他们都性命难保。

  “接下来是七十二峰主招徒还有全院弟子试练,我等这两件事完成之后再回去找伍伯。”左相延看着远处巍峨群山,无限神往。

  “左大哥可不要忘了我哦,我一定要在这一两个月中筑得星台,与你踏上回去的路。”阿牛展现无边的自信,在这条路上他比任何人都努力,不会被谁远远甩在后面。

  “好!有志气,接下来就该去实现了,我现在过去演武场那边。我感觉我的对敌经验还是有所欠缺,每次都只是靠坚韧身躯御敌。这样对上宵小还行,但是碰上强者,便凶多吉少。”沈星召唤来祥鹤,准备过去演武场之地。

  “我要御敌于千里之外,无伤之法只是防备所用,不是御敌首法!你们去不去演武场,去的话就现在走了。”沈星看着两人道。

  “我正想试试星台之威呢。”左相延也召唤来祥鹤踏了上去。

  “我也想向众多英杰讨教讨教,伙计,过来,咱们开始征战了。”阿牛对着他祥鹤道。

  看着巨大的演武场,沈星三人从祥鹤背上跳了下来,向一个演练之地走去。

  那里有着成千上万的弟子在比拼,正切磋着自己得意招式,轰隆声回荡四野。

  有的动了真格,当成生死之争,各种凌厉之招尽施展而出,打得昏天暗地。

  有的嘻哈相对,放缓手脚,演示各种攻防姿势,但看起来徒具花梢。

  “哟,那是何人,竟然有祥鹤相送,似乎没见过啊,是新生吧,一会让你得瑟得瑟。”有人关注到踏祥鹤而来的三人,不屑地道。

  这种人对着高高在上的人都是不屑一顾,总是自命不凡,但是实际实力差强人意。如果有机会把高高在上的人物踏上一脚,他们会第一个冲上去无情践踏。

  “是他们三个!你们等着,我会追上你们,超越你们,踏上巅峰之路。”有的新生认识了沈星三人,握紧拳头漠视着。

  他们日夜兼程,拼命追赶,也许能坚持下去的人,会实现他的目标,会踏上巅峰之路。

  “同为少年,为什么他们有着如此优异的体质和神魔之力?我如何追赶啊。”有些人看着高高在上的巨身,身疲心累,无尽感叹。他们也去努力过,但总似是在做无用的功,只是发现对方将他甩得更远。

  有些人,永远不可能与你有交集,他只是仰望你的存在!

  沈星三人走来,也不是神威显现,只是在入门考验之时少数人看到了他们的优异考验结果。当然,与他们有着同样伟力的大有人在,甚至比他们更强的也不在少数。

  这时有几位青年迎了上来,一位肥胖的上来道:“站着实在没意思,敢不敢来比试一番?”

  这个肥胖青年正是嘀咕道要让沈星三人得瑟得瑟的那位,他见到沈星三人,直接挑衅地看着他们。

  “胖子你妈叫你回家吃饭了。”阿牛指着肥胖那人笑道。

  肥胖青年有点茫然,左右看了一下,而后一怒道:“小子休狂,敢不敢和我到挑战台上比比?”

  “刚见到一位大妈在那边叫道‘胖子回来吃饭了。’我还以为是叫你呢,不好意思,既然不是你,那么请让开路,让俺过去。”阿牛一脸憨厚地道,像极了受委屈的孩子。

  阿牛现在已经越来越像一个活宝,有时沈星两人都感到头疼。

  阿牛也不是鲁莽行事,对方一见他们就围堵而来,心中不爽。而且几人脚步虚夸,一看便知道是一些没有作为,堕落颓废之人。也许下一次考核,他们就会被扫出究南山。

  对于这种人,不要怕招惹,因为他们永远没有对付你的力量。

  沈星见到对方都是快要三十岁之人,而且都未筑得星台,这种人大多数是注定庸碌一生。

  他上前看着对方几人道:“你们想挑战我们三个是吧,可以啊,你们先上挑战台等着我们。”

  那个肥胖青年看着后方几人,于是几人走到一个挑战台上,道:“混战敢不敢,我们三个人,你们三个人。”

  沈星摆着手道:“随你了,快上去。”

  之后肥胖青年带着两人跳上了挑战台上,指着沈星道:“上来受死。”

  沈星看着几人,邪邪一笑,跟阿牛左相延步入演武之地,不再理会他们。

  这些人他只是当作是跳梁小丑,让他们跳上挑战台上,一是糊弄一下他们,再就是让他们自动让出道来,以便走入演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