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缘
作者: 帝麟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叫静曼,是银狐族东央宫的婢女,你叫什么名字?粉色魔法袍的女孩站在冰牢的外面笑着说道。

  我叫禹王,来自上界。

  这是我们第一次对话的场景,在我心里银狐族的族人都是邪恶的,我对他们并没有恶意,他们却把我关在这个冰牢里,心情不好就会闯进来毒打我。直到静曼的出现,改变了我的看法。

  冰牢,坐落在一座山峰的峰顶之上,这里时常会刮着风,风中夹杂着如刀片一样的雪花,触碰到我身体的瞬间,刺骨的寒冷游走我的全身,我习惯躲在冰牢的角落里,侧躺着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维持着体温。

  “禹王”我听到这个声音,全身的细胞如同冲满电了一般,翻身坐了起来。穿着粉红色魔法袍的静曼,怀中抱着一张带着血迹的熊皮,她的脸上绽放着笑容,但是我看见了她颤抖的双手。

  这是静曼第一次用她的魔法杀害一条生命,并且在她美丽的魔法袍上留下了血迹。

  围着熊皮,身体暖了许多,我的心也暖了许多,我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四散的月华,照射在无边无际的雪原上,净白的雪将月华破碎,折射回遥遥的夜空。

  就这样原本空虚无聊煎熬的日子,有了一许温暖的阳光,每天我都会将目光锁定在冰牢的出口,盼着那个粉色魔法袍的女孩出现。

  时光飞逝,这一年我九十九岁了,还有一年我就可以脱变,身体内的雷属性波动就会爆发,那时就没有人能将我留在这里了,我盘坐在冰牢的地面上冥想着,我身穿一件貂绒缝制的皮袄,一双厚底熊皮的鞋子,这都是静曼为我做的,这六十年里一直都是静曼在照顾我,吃的、喝的、穿的……只要看见她的笑容,我的心就像是开满花的树,如果呆着这里可以天天见到她,我宁愿永远成为她的阶下囚。

  我习惯了坐在冰牢内欣赏雪景,雪,仙域不曾拥有的,只有这赤炎大陆的大雪山才会看得到。风在经过镂空的山巅,会留下飒飒的声音,如同一声声炫美的长笛,又如天边一抹惊鸿,美丽透着哀怨。

  静曼的出现,让我知道什么是美丽,那天,静曼穿着一件长长的雪袍,裹着她动人的娇躯,耳垂挂着两条如小蛇一般的坠饰,头上插着凤钗雪白色长发在身后飘散。她缓缓的向冰牢走了过来,那一颦一笑我几乎窒息了一般。

  “傻小子,不认识姐姐了?”是她,那个我梦见无数次的人,没想到她成人之后的样子,比梦中的还要美。

  接下来的日子,静曼总是用魔法偷偷打开牢门,然后我们坐在峰顶,迎着雪花,看着遥远的天边,虽然什么也看不见……。

  我轻轻站了起来,绕到静曼的身后,她坐在峰顶的边缘处,两腿自然下垂不停的摆动着。

  “我爱你,跟我走好吗?”我从身后轻轻抱住静曼。在耳边轻轻的说道。

  静曼如同触电一般,她的身体瞬间僵住,甚至我感觉不到她的呼吸。我看见一颗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坠下凄寒的深渊。

  “禹,你走吧。我们是不可能的。”静曼的声音抽泣着,但是我却听得出她的心里还是开心的。

  “为什么?因为你是狐族,我是仙族?”

  “不,不是……。”

  “那时因为什么?”我轻轻转过静曼的身体,她的泪早已经滂沱。

  “我不喜欢你。”静曼的声音突然变得坚定,仿佛瞬间结冻的冰山,冷漠、无情。

  “不喜欢我?因为我是一个阶下囚?”我的声音接近嘶吼,我的头脑中全都是曾经在一起的画面,音容笑貌,她的好,她的照顾……。

  “难道曾经都是假的?”我拉着静曼的手,而她只是痛哭。

  “到底是因为什么?”

  “因为,她是我的妻子。”这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声源处我感到了一缕骇人的杀气,一股旋风盘旋而过,我的衣角长发全部被吹的上扬。

  “宫主……”静曼的声音颤抖着,她猛然站起身来,将我挡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