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清风吹拂而过,白袍飞扬着,一名男子怀抱着一名衣服有些破烂的女孩,眼睛却投向了眼前的古楼,这个古楼的门牌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百峟客栈”,这是百峟城里唯一一家客栈,在男子的记忆里百峟客栈一向都是热闹非凡,就算是夜晚就是一样,但此刻却静的离奇,两个巨大的月亮在空间悬挂着,此刻才刚刚进入深夜,客栈就已经关门了,也不知道是何缘故?

  这名男子正是刚刚越狱成功的羽墨,羽墨望着客栈冰冷的大门,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第一次想自己尝试住宿就遇到这种情况,的确挺无奈的,轻轻的叹了口气。羽墨低头观察了下怀中熟睡中的冷翎,他笑容格外的温柔。他想让她好好的睡一觉,不过现在该怎么办呢?

  突然羽墨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了家!

  想到家自然就联想到羽墨此刻所处的门派,微凌门,想到门派的羽墨就自然想起了自己的便宜父亲,记忆中家里的床好像挺舒服的,不过他瞬间摇了摇头,现在的羽墨还是有些不想那么快面对这具身体的主人的父亲的,怎么说他都不是自己的父亲,见面的话叫父亲怪别扭的,所以羽墨根本不想那么快就见到他,突然怀中的女孩动了下,羽墨低头,怀中的女孩微微皱眉,他温柔的一笑心道:既然一定要见那就无所谓什么时候,晚点也一样早点也无所谓,那还在意这些干嘛呢?想到这羽墨手一动一把长剑便出现了手中,长剑看起来很平凡,不过当羽墨把长剑放在地上的时候就变得不平凡了!

  刚触碰到地上,长剑便缓缓的飞了起来,羽墨的身体奇妙的一转,脚轻轻的踏在剑身,长剑也适时的升起了,飞到一定的高度,长剑突然加快,一道优美的弧线在天际划过,一眨眼的时候,羽墨二人便化为了一颗流星,消失在天边了。

  在离百峟城数百里开外,无不是高耸入云的高山,而在这些高山中有一座是最为雄伟,最为危险的山,名曰:微凌山。此山得名于一位微凌仙子所创的微凌门,微凌门坐落在微凌山上,占据了微凌山四周的多个小型山,被占据的小山就成了微凌山的两翼,只要有人攻打其中一个山脉,其他的山就可以调出人手来帮忙,如果攻打主峰的话就更不言而喻了,其中微凌山本身就是易守难攻的地形,又有专人看守个个险隘关口,想攻打凌波门的对手想到达山顶最少也得损伤大半!想当初凌波门也是修真界首屈一指的大门派,但此刻凌波门也就只是一个踏迹红尘,在世俗混迹的小门派罢了,虽说他在帝罗帝国是一霸,但事实上,它在修真界也只能算上三流修真门罢了,这主要的原因谁都知道,那就是原本呆在凌波山的龙脉转移了!龙脉一转灵气大减,灵气一减一个门派就就此没落了,至于龙脉为什么转移到哪去,谁也无法知晓。

  此刻在这个已经没落的门派外有一群人站着,这群人身上都穿着白色的长袍,眼睛望着微凌山的路口,仿佛在等待什么人似的。

  “师父,二师哥他们到现在都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低低的声音中掩藏不住深深的忧虑和担心,这是个小女孩,看她的样子最少也就比羽墨小上两三岁,没错,此人就是羽墨的师妹,怜梦,她是的皮肤雪白如玉,那不堪盈盈的一握的小蛮腰上系着淡绿色的腰带把那傲人的身材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胸前两个未发育完全的椒乳也傲人的突起。有了这幅美丽的身躯难怪她能成为微凌第一美少女,也难怪她会被攞纤派的大师兄看上。

  听到怜梦的询问,站在最前边的白发中年人轻轻的道:“出了事又怎样,活该那小子倒霉!谁不调戏偏偏去调戏公主!”说道调戏,中年人的身体轻轻的颤抖起来,显然他还非常的生气。

  怜梦一见师父的心情不好,她马上道:“师父,这不能怪师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她才不相信自己的师哥会是那种人呢,他对自己那么好……。想到好,宜心的小脸微微的变红了,动作也有些扭捏了。

  中年人偷偷的望了下怜梦,见到怜梦的摸样后,他也只能微微一叹,心道:羽墨啊羽墨,也不知道你父母在天之灵会怎么看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想着想着,中年人有些精神有些恍惚了。

  突然有人急急的跑了过来,急忙道:“师叔!我二师兄回来了!”中年人猛地一震!整理好了衣服,转头对后面的人道:“都散了吧!今天我要好好的教训那小子!……你去告诉他!回来后到我房间里,我在等着他!”声音有掩不住的愤怒!

  闻言,怜梦娇小的身子轻轻的一颤,碎步的跑到中年人前边:“师父,师哥他……”

  “废话别多说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还有怜梦,你一定护着你的师哥,他还这样也有你一定的责任,我罚你去断思阁面壁思过去!直接明天你才可以出来!”中年人低低的说,他声音中有掩不住的愤怒,或许他根本就不想掩住。

  怜梦望着一直一来都对自己很好的师父,小嘴微微撅起,眼睛出现了水雾,低头轻轻的应了声:“是。”,莲步微移,动作有些慢,偶尔的还转过头看看自己朝思暮想的师哥有没有回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中年人轻轻的一叹,怜梦的心谁都看到出来,但是他的那个儿子太不争气了。

  这个中年人名叫羽怒!他就是羽墨的父亲,微凌门的掌门人,本身就是名凝剑期上阶的高手,他既是羽墨的师父又是羽墨的父亲,由于他是一派之主的原因,导致他在修炼上对羽墨非常的严格,而那时的羽墨也挺争气的,小小的年纪就一脚踏入了剑初期,进入了修真者的行列,当时的羽怒也还为羽墨能或得这种成就而感到自豪,但在现在的他却是后悔,有了修炼上的天赋,羽墨就一直骄傲无比,再加上羽怒不怎么管理羽墨生活上的事,有了父亲这个巨大的后台在后面支撑着,这就使羽墨在生活上很放任,所以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少女之类的就一直没有少过,当他实力到达剑初期的时候,行为就更加猖狂了,就连一些惊人的事都做了。

  最终还惹到贵族少女去,不久羽怒就听到羽墨被贵族送进监狱的事,他为了让羽墨出来还大费周章的亲自向国王求情(虽然说只是动动嘴皮子威胁下国王而已……),再他将羽墨领出来后便回家,便对羽墨一顿臭骂,大发雷霆,被训了一顿的羽墨还真的静了几年,不过刚羽怒的眼睛刚一转就又出事了,这个事情比什么时候都要大,那就是现在的调戏明玥公主……。

  就在羽怒在想事情的时候,外边有脚步声传来了。

  一位少年怀抱着一个美丽的少女,慢慢的出现在他的眼中,少年那有些修长的身体慢慢的走了过来,少女的身子的体重对少年行不成一点障碍,走路的时候有些轻飘飘的,给人一种没有完全踏地的错觉。看到这里羽怒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他静静的望着在自己面前停下来的羽墨皱了下眉头:“羽墨,你跟我到我书房来!”

  羽墨愣了,这个老头怎么一见面就叫人跟他走,羽墨感觉有些怪怪的,算了,既然我把你的身体给占了,那么就听你父亲一次话吧,想着想着,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了。